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明士 正文 第六百七十八章 陛下

正文 第六百七十八章 陛下

目录:明士| 作者:黄石翁| 类别:都市言情

    万分感谢宋宋儿同学的打赏!

    *

    罗信便笑道:“如此说来,这流放对你也是一福,让你懂得了治国之策。”

    方自根的老脸便是更红。罗信站起来朝着方自根拱手为礼道:

    “方先生,你就是台湾岛的刑部尚书,刑部就交给你了。”

    方自根脸上神色激动,跪倒在地呼道:“臣方自根拜见吾皇陛下。”

    罗信伸手扶起方自根道:“方尚书,我希望你能够守住本心。”

    “是!陛下。”方自根严肃地说道。

    周围的人都用羡慕的目光望向了方自根,从一个被流放的罪人一下子变成了刑部尚书,这真是一步登天。罗信此时听到方自根叫他陛下,心中也美滋滋的,突然心中就浮现出来一个念头,要不要将大明的江山给夺了?一想到战乱中的百姓,罗信强自将这个念头压了下去,又将目光望向了剩下的两个人,其中一个人开口道:

    “陛下,学生认为仅仅有制度还不够。秦的灭亡与他只重法家分不开,制度再完善,再严酷,锁不住人心。所以就需要德来补足。法是悬在人头上的利器,德是教化人心的春风。法的刚,德是柔,刚柔相济才是治国之本。”

    罗信的心中不禁又惊讶了,没有想到花钱救了这一百多人,捡到宝了。但是,如果他依旧要全力树立儒家,在罗信的心中是不可取了。

    在罗信的心中,诸子百家都有它的重要性,独尊儒术的李朝历代的一种失败。

    比如农家,那就是立农治本。墨家,那就是科学家。纵横家,那就是外交官。兵家,那就是军事家。阴阳家,那就是地理学家等等。而在历史上只有法家,道家和儒家被当做了治国大家。

    秦以法家为本,虽然最终以失败告终,但是秦是强国,这没有人能够否认。在秦时,秦将外族打得落花流水,不敢正视大秦。也就是说秦被灭于内,而不是被灭于外。由此可见,法家也是一个强国的思想体系。

    汉以道家为立国之本,便出现了历史上闻名的文景之治。武帝刘彻虽然号称独尊儒术,似乎是汉武帝就是儒家兴盛的源头。但是你如果认真去看看汉武帝刘彻身边的大臣,儒家的人在朝堂之上很少,非常之少,反而是其它的诸子百家,特别是道家和法家的臣子非常多。所以,汉武之前,文景之治的立国之本是道家,汉武之时是一个以法家,道家和儒家为主要思想体系的治国思想。而且儒家在汉朝拥有的话语权很小。真正起到主导作用的是道家。

    汉朝的强大不用多说,历史上有一句话说的就是汉朝,诸朝都是因为弱而亡,独汉因为强而亡。汉当年将匈奴驱离大漠,可见汉有多强。匈奴畏惧汉已经到了骨子里。所以汉依旧是亡于内,而不是亡于外。可见道家是一个强国的思想体系。

    到了宋朝,诸子百家已经消失不见,满朝堂的官员都是儒家子弟,孔子被尊为圣人。但是宋朝最后却是被金所灭,是典型的亡于外,而非亡于内。至于明朝,儒家已经达到了鼎盛的地位,但是最终却被清所灭,又是一个亡于外,而非亡于内。如此可见,儒家是一个致使国弱的思想体系。所以,如果眼前这个人提出独尊儒术的话,罗信虽然依旧会用他,但是却不会重用。于是凝声问道:

    “如何立德?”

    “儒家是一个立德的重要思想,但是对人的束缚太大,特别是朱熹的理学思想。所以仅有儒家是不够的,还应该加上道家。将道家和儒家思想相融合,才是立德之本。”

    罗信对眼前人大感兴趣,拱手为礼道:“先生如何称呼?”

    那人急忙还礼道:“回陛下,臣叫周贤。”

    “周先生之前?”

    “学生在礼部!”周贤也是老脸一红道:“学生只是礼部一个微官,之前也只是想着如何升迁,这些感悟也都是被流放之后所得。”

    罗信点点头,心中甚喜,向周贤拱手为礼道:“周贤,以后你就是礼部尚书,你的任务会非常重。台湾岛如今还是一个未被开发的蛮夷之地,教化土著的任务就交给你了。”

    周贤也同样跪下道:“臣周贤谢陛下,定位陛下鞠躬尽瘁。”

    “周尚书请起!”

    罗信双手扶起了周贤,然后将目光望向了最后一个一直没有出声的人。那个人见到罗信望过来,拱手为礼道:

    “税收!税收才为立国之本。一个家没有钱了,就只能够卖儿卖女,再没有钱了,便连自己都卖了为奴。一个国家如果没钱了,民众必定造反。如今的大明就已经显露出衰落之势,从他已经发不出俸禄就能够看得出来。”

    罗信的眼睛就是一亮,总算有人说到税收了,便立刻问道:“如何解决税收?”

    “大明的问题是已经无处收税了,因为天下能够收税的土地只剩下了两成,其余的八成都已经在权贵和读书人的名下,是被大明免税的群体。想要不出现这个问题,就必须取缔免税这个国策,不以人头收税,而以土地收税。不管是什么人,他是什么地位和身份,你拥有多少土地,就要缴纳多少税收。”

    罗信欣然点头,这就是万历年间张居正的一条鞭法,但是张居正最终没有斗过那些世家,以为读书人免税的国策已经根深蒂固,张居正一个人斗不过一个团体。

    但是……

    如今的罗信不同。

    台湾岛就是一张白纸,根本就没有什么世家名门,罗信想要怎么画,就怎么画,根本就不会有丝毫的抵触。

    耳边听着那个人滔滔不绝地说着,罗信的心中越来越惊讶,这简直就是张居正一条鞭法的翻版,虽然还有些差异,但是相距也不远。当即问道:

    “先生如何称呼?”

    “学生崔浩。”

    “你和崔家?”

    “我和崔家没有关系。”

    “你之前?”

    “学生之前在户部混日子。”崔浩尴尬一笑道:“这些税收的方法都是我在户部的时候,闲着没事自己琢磨的。”

    罗信心中更是惊讶,这崔浩大才啊,并不是因为被流放才开始思索这些东西,而是在平时就已经有积累,于是便问道:

    “崔先生,那有如此才学,为什么不向你的上官反应这税收的方法,或者直接给陛下上奏章?”

    崔浩憋了半天道:“不敢,这种税收的方法如果能够执行下去,自然能够国富民强。但是想要执行下去,就必定得罪全天下的权贵,全天下的权贵世家会将我碾压的粉末。我只是在一次酒后将我的想法和同僚讲起,那些权贵世家便视我为洪水猛兽,给我弄了一个罪名,将我流放宁古塔,我的妻子和儿子都死在了宁古塔……”

    说到这里,崔浩已经泣不成声。他这一哭,其余的人也想起了自己的伤心事,也都哭了起来。罗信没有逐个去问他们为什么被流放,这里面的人一定有罪有应得的。但是如今罗信缺少读书人,哪怕没有什么能力,能够教书也行。因为罗信占据了台湾岛之后,教化土著,而且将来的官员都要从土著中挑选,毕竟从大明去台湾岛的人和台湾土著比起来,还是太少,所以需要他们去教书。

    而且这些人经历了这次流放之后,他们的思想一定有所转变,会更加珍惜现在的机会。罗信便朝着崔浩施礼道:

    “崔浩,从此刻起你就是户部尚书。”

    “臣崔浩拜见陛下!”崔浩跪下谢恩。

    罗信将崔浩扶了起来道:“你从今日开始将税收的方法整理出来,你需要多少时间?”

    “三天!”崔浩沉吟了一下道。

    “三天后我会再来此处,将你整理的书稿给我看。”

    “是,陛下。”

    罗信又将目光望向了周贤道:“周尚书,你将立德的方法整理出来需要多少时间?”

    周贤沉吟了一下道:“我的心中已经有了相对成熟的方法,三天时间我把它们书写出来。”

    “好!”罗信点头,又将目光望向了方自根,方自根急忙开口道:

    “陛下给我三天时间。”

    “好,三天后我来看你们的书稿。你们三个人先把刑部,礼部和户部的架子搭起来,剩下的这些人你们分一下,归你们三个领导。到了台湾之后,有适合某方面的人才,你们可以向罗胜推荐,将六部的架子都给我搭起来。开国初期,万事艰难,希望你们能够携起手来,共同建立一个万世太平的国家,实现我们的理想。”

    “谢陛下!”所有的人都跪了下去。

    罗信离开了这个院落,又来到了那些工匠的院子,将那些工匠召集在一起,看了花名册之后,对唐壮非常满意,这些工匠之中几乎囊括了各行各业的人才,就连京城的火药局都挖了一些工匠过来,这些工匠可了不得,其中有两个人还会制作火枪。

    罗信没有对他们说得太多,这些人之中也有认识罗信的,必须京城的那两个火药局的人,还有东南能够造船的几个人。他们都见过罗信,所以当他们一进入庄园,看到罗信的时候,心中震惊得无以复加,他们没有想到雇佣他们的竟然是罗信。

    他们不知道贵为武侯,贵为一代大儒的罗信雇佣他们干什么,而且雇佣的人数如此多,他们的心中既有着激动,也有着不安。罗信看到了他们的神色,脸上露出了温和的笑容道:

    “我想你们之中有人认识我,而如今也都知道我是谁了。”

    “拜见大人!”

    呼啦啦跪下了一片人,罗信摆手让他们起来道:“你们暂时住在这里,我罗信在这里答应你们,我不仅会给你们很高的俸禄,而且还会给你们相应的地位,各位安心住下。这里有没有识字的?”

    从人群中走出来两个人,躬身施礼道:“大人,小人识字。”

    “哦?”罗信看了他们两个一眼,在这个时代,工匠能够识字并不容易。略微寻思了一下道:

    “程度如何?”

    那两个便道:“我们两个是兄弟,家里祖上也是读书人,只是到了我们这一代不争气。我们两个的水平应该可以相当于童生。”

    罗信心中大喜,相当于童生,那便意味着两个人基本上认全了字,而且还能够懂得字的含义。

    “好,从此刻起,你们就是他们这些的头领,给你们兄弟二人一个任务,在接下来这段时间,你们两个人不用做别的,就是教剩下的这些工匠认字,认得越多的人,本官在将来会越加重用。”

    “是,大人!”兄弟两个心中欣喜,自己这也是当老师了。

    “你们两个叫什么名字?”

    “小人李继斌。”

    “小人李继武。”

    “好好干。”

    罗信站了起来,拍了拍两个的肩膀,然后走了出去,吩咐人立刻去采买笔墨纸砚和启蒙读物给那些工匠送去,这才回到了自己的书房,将唐壮唤到了跟前道:

    “唐壮,辛苦你了。”

    “不辛苦!”唐壮摇头,继而神色有些犹豫。罗信便笑道:“可是因为金银之事?”

    唐壮脸上般现出尴尬之色,点头道:“侯爷,镖局已经难以为继了。”

    “总共花出去多少银子?”

    唐壮便急忙从包袱里取出了一个账本递给了罗信道:“前前后后已经花了一百零三万千六百三十二两银子。”

    罗信现在发了横财,就在这个庄子里就有二百三十万两银子,自然是不会再为银子发愁。闻言便笑道:

    “唐壮,不要着急,我已经给你准备了一百三十万两银子。而且解救流放的读书人和招揽工匠的事情也可以停下来了。除非遇到有招揽真正的大工匠的机会。如此便也不会有什么花费了。至于当初你答应我的要招揽八千北方有经验的老兵,如今还差四千多,应该花费不了多少。”

    唐壮的眼睛一下子就亮了起来,激动地站了起来道:“侯爷,有了这一百三十万两银子,属下能够在三年的时间内将镖局南开到岭南,北开到大漠。到时候不仅是财源滚滚,天下消息尽入侯爷耳中,而且还会形成一股巨大的力量。到时候侯爷登高一呼,不说响应之者如云,就是手下猛将也不会少于百名。”

    *

    求订阅!求月票!求推荐票!

    *

    *(未完待续。)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