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明士 正文 第六百七十七章 人才

正文 第六百七十七章 人才

目录:明士| 作者:黄石翁| 类别:都市言情

    “嗯?”

    徐阶的目光便望向了张居正身后的那些人。那些人都是在京城的东南六大世家的代表,见到徐阶望了过来,他们便各自取出了一封信,放在了徐阶面前的桌子上,徐阶拿起那些信,一封一封地看了起来,紧锁的眉头慢慢舒展开来。

    心中的内容很简单,这次倒是客观地解释了这次事情的始末,让徐阶得知罗信杀的那两个官员真的是贪官,而杀的那数百人也真的都是六大家族的人和海盗,在这件事情上,根本就告不了罗信。

    当徐阶看到这里的时候,徐阶心中陡然升起一股怒气。

    这六大世家想要干什么?那我当枪使?

    当时,当他看到了后面罗信竟然私自送给胡宗宪五十万两银子,他的眉头舒展开了,脸上也浮现出笑容。但是随后他又收敛了笑容,凝声问道:

    “罗信真的送给了胡宗宪五十万两银子?”

    “千真万确。”

    徐阶点点头,微微垂下眼帘,坐在那里进入到思考之中。张居正轻声道:

    “老师,我们是不是再次弹劾罗信?”

    徐阶抬起眼帘,微微摇头道:“不,回去让我们的人都写好弹劾罗信的奏章,我们等着罗信的银子送到京城之后,再弹劾。”

    杭州。

    城外的庄园,罗信迎来的唐壮,唐壮如今在大明也是一个举足轻重的人物,特别是在江湖上的地位很高。他不仅拉起了自己一批老兄弟,还在江湖上招揽了一群高手当镖手。他这次来,一方面是给罗信再次送来两千余老兵,另一方面是给罗信送来一百八十九位读书人,这些读书人都是从流放之地花钱买出来的,明码实价,每个人五千两银子,总共就花了唐壮九十四万五千两银子,这还不算人吃马喂,总共加起来也有一百万两银子。

    还有招揽各地的各种工匠,也话了十万两,这一百一十万两银子流水般的花出去,镖局都快陷入瘫痪状态了。所以唐壮也是不能不来,他要请教一下,镖局以后怎么办?

    罗信看着两千多老兵,一百八十九个读书人,八百多个工匠,心中高兴。特别是那八百多个工匠,镖局竟然偷偷挖了朝廷的造船工匠,将他们全家都偷偷地送进了罗信的庄园。

    罗信将这些人分别安排在庄园内。他首先回见了那两千多老兵,这些老兵都是从北方千里迢迢来的,他们都见过罗信,参加过罗信主持的历次大战,他们对罗信有着一种盲目的崇拜,所以当他们见到罗信的时候,每个人都十分激动。罗信望着这些人,心中的底气就更加足了。他已经先后交给了罗胜近四千久经沙场的老兵,再加上罗胜手下的五百人,已经超过了四千能征善战的老兵,还有罗胜收服的海盗,罗胜如今的兵力已经超过了八千,在加上如今的两千多人,罗胜的兵力已经过万。有着这过万的兵力,已经完全可以横扫台湾岛。还有罗胜俘虏了一万以上的海盗家属,这些人也完全能够担负起传授台湾土著农耕。可以说罗胜已经具备了建设台湾的底气。

    “各位袍泽!”罗信的语气激昂:“你们在来这里之前,还应该不知道我让你们去哪里,去做什么。但是,你们却义无反顾地来了,不器在这里感谢各位袍泽的信任。”

    “愿追随侯爷,赴汤蹈火,在所不辞。”两千余人齐声低声呼道。

    声音虽然低,传不出庄园之外,但是在庄园之内还是能够听到,那一百八十九个读书人不禁面面相觑,他们心中浮现出一个念头。

    “难道罗侯想要造反?”

    罗侯在武人的圈子里是一个军神的地位,在读书人的圈子里地位也相当高,是大儒的地位,所以这些读书人在来到这里之前,只知道是有人花钱救了他们,却不知道是谁,心中还一直忐忑不安。但是,当他们在庄园内看到了罗信,得知眼前的人就是罗信的时候,他们的心激动了,是罗信救了他们。

    但是,激动的心还没有平静下来,却听到了那些老兵的呼声,这不禁又让他们心中忐忑了起来,虽然他们在被流放的时候,饥寒交迫不说,还受到无尽的羞辱,身心都受到了重创,平日里在心中也想过造反。但是那只是想想,连说出来都不敢。如今却意识到罗信是要造反,这不禁又让他们心中恐惧了起来。

    罗信望着眼前这两千多老兵,真诚的说道:“你们只是知道来到这里要追随我,但是还不知道不器会让你做什么,今日不器就和你们坦诚相待。不器要把你们送到海外的一个大岛,那里非常大,你们要在那里征服土著,建立家园,以后也许就回不到大明了,因为我,罗信,罗不器要在那里建国。你们都将成为开国功臣。”

    这两千多人立刻就激动了起来,在哪里打仗不是打?跟着罗信就是开国功臣,有着无数的荣华富贵,至于能不能大得多那些土著,这些人就完全不会考虑,因为他们坚信他们可以横扫那些土著。

    罗信又和这些老兵聊了一会儿,便离开了这里,来到了那一百八十九个读书人的园子里。坐在他们的面前,看着站在他面前,脸上露出忐忑的读书人,罗信温言道:

    “各位学兄。”

    只是这一句学兄,就让这一百八十九个读书人眼睛都红了起来,他们已经很久没有被人称呼为学兄了,失去的东西才觉得珍贵。一百八十九个人一起躬身施礼道:

    “多谢大人搭救。”

    罗信摆摆手道:“大明你们已经呆不下去了,如果一旦让人发现了你们,你们又会被抓回去,而且还会牵连本官。”

    一百八十九个人脸上便现出了悲戚之色,这方面他们已经想到了,此时被罗信提起,心中除了悲戚,还有着惶恐,大明待不了,那罗信会把他们送到哪里?

    “去会把你们送到海外一个大岛,我的堂兄在那里,你们去那里帮助我堂兄。”

    众人都松了一口气,不管怎么说他们有了一个落脚地,而且也不是在大明造反。他们在流放之地早就被磨去了棱角,再度朝着罗信躬身施礼道:

    “多谢大人。

    “你们……”罗信沉吟了一下道:“你们去了那里之后,要将建立一个国家那样建立那里。”

    众读书人精神一震,虽然有平静了下来,因为这也不算是造反,而是另建立国家,紧接着他们又兴奋了起来,他们这也算是开国功臣了。

    看着他们兴奋的神色,罗信悬起来的心又放了下来,这证明这些人的心还没有死,还有着野心和*,如此就能够保证他们尽心尽力办事。不过,罗信可不想自己辛苦建立的国家和大明一样,最后不可避免地走向衰落和灭亡。在他看来,不仅仅是大明,历史上所有的朝代走向灭亡都有一个共同点,是每个朝代走向灭亡的一个主要原因,那就是权贵的免税。

    比如现在的大明,凡是考中举人之后,便可以享受免税政策,拥有的土地便不用交税,于是便有大量的农户带着土地投奔那个举人,随着时间的推移,一个国家的举人会越来越多,最后免税的土地越来越多,国家能够征收税收的土地越来越少,如此对农户的摊派就会越来越多,逼的农民吃不上饭,继而揭竿而起,一个帝国便轰隆隆的倒下。

    当然,罗信也会重视商税,只是在这个时代农税是不可忽视的主体,想要用商税完全代替农税,商业还需要发展。所以罗信必须现在就告诉这些读书人他的决定,以防他们到了台湾之后,罗胜不懂这些,被这帮子读书人一忽悠,完全照搬大明的政策。

    “我想问你们一个问题,希望你们能够认真回答我,也算是我对你们的一个考核!我罗家不养闲人,如果你们中有的人没有本事,就算把你们带到台湾岛,你们也只能够和普通人一样,得不到我的任用。”罗信凝声说道。

    这一百八十九个人心中就是一凛,他们好不容易从流放之地被罗信救了出来,如果没有罗信,他们就会在两三年内被羞辱鞭笞而死。罗信就是他们的救命恩人,他们已经决定用这一生来报恩,却没有想到罗信会给他们一个如此广阔的舞台,让他们成为开国功臣。如今听到罗信要考核,如果通不过考核,他们连报恩的机会都不会有,这不由让他们紧张了起来,而且也认真的了起来。

    这些人中也有着竞争心理,谁都想在罗信的过度里成为一个重要的角色,这就需要展露自己的才华,一个个不由屏住了呼吸望向了罗信。

    “我想问你们,大明如今的局势如何?”

    众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首先由一个中年文士道:“不好。”

    “不好!”其他人也是纷纷点头说道。

    “如何不好?”罗信紧接着问道。

    “贪污*!”

    “贪官污吏满天下!”

    “文人贪财,武人怕死。”

    “当朝内阁无能。”

    “皇帝昏庸。”

    “…………”

    众人纷纷抢着发言,但是罗信的心中却满是失望,这些人说的都对,但是却没有看到根本。或者是说因为他们是读书人,所以也属于读书人的既得利益者,人都是看到别人毛病,而看不到自己的毛病。

    人群中只剩下了三个人没有出声,这三个人都是近四十岁的年龄,紧锁着眉头在那里思索着。他们都看到了罗信眼中的失望,知道罗信要的不是这个答案。此时众人也都沉默了下来,罗信的目光他们也看到了,所以他们也都沉下心思索起来。罗信将目光望向了那三个一直没有出声的人。那三个人感觉到罗信的目光,站在左侧的一个人凝声道:

    “制度,一个国家必须有完善的制度,如今的大明律还存在许多漏洞,而且仅有制度是不够的,如今的大明律如果能够认真的执行下去,也不会出现那么多的贪官污吏,也不会出现那么多的冤假错案。当官的往往是吃了原告吃被告,千里做官只为财。最后不是百姓想造反,而是官逼民反,民不得不反。所以,除了建立制度至关重要之外,制度的执行力也非常重要。儒家在这方面做的不够……”

    说到这里,他有些担心地望向了罗信,因为罗信是一代儒学大家,他害怕引起罗信的反感。便停顿了下来,罗信心中是有些惊讶的,自宋以来,天下似乎只剩下的儒家,其它诸子百家都销声匿迹了,在如此如今的统一思想下,眼前这个人的思维可谓离经叛道,而且他刚才还再说儒家在这方面做得的不够,难道他想要说法家?这可是太令罗信震惊了,便凝声问道:

    “先生如何称呼?”

    听到罗信唤他作先生,那个人的心中就是一喜,这证明罗信对他的话是赞同的。当即朝着罗信施礼道:

    “学生方自根。”

    “你接着说。”罗信脸露笑容道。

    方自根的心中立刻受到了鼓舞,神色更加镇定地说道:“如果说法律,还是要看法家。实际上自汉以来,各个朝代一直沿用的依旧是秦时的法律,只是略有增补。但是法家厉害的不仅仅是形成了律法制度,而是他的执行力。”

    罗信点点头,他自然是知道一个国家的制度有多重要,甚至有时候超过税收的重要性,只是他没有想到在儒家这个统治世界中,会有人想到这个问题。看来还真是被流放之后,才意识到这个问题。

    “方先生以前是?”

    方自根神色一暗道:“我之前在刑部。”

    罗信心中恍然,怪不得对律法有着独到的想法。不过他还是很好奇地问道:

    “方先生,你是在刑部的时候就有这种想法,还是在流放以后?”

    方自根的老脸就是一红道:“是流放以后。”

    *

    求订阅!求月票!求推荐票!

    *

    *(未完待续。)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