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明士 正文 第六百七十三章 圣旨

正文 第六百七十三章 圣旨

目录:明士| 作者:黄石翁| 类别:都市言情

    万分感谢《火之意志》的文文同学(500)的打赏!

    *

    蔡集的身子又抖了起来,呵斥罗信的声音越来越低,最后闭上了嘴巴,仿佛是一个等待命运审判的羔羊。

    站在他周围的那些三班衙役也都紧张了起来,脸色也都变得苍白。压力随着王梓任的声音越来越大,让他们都有一种窒息感。

    不知道什么时候,王梓任的声音停了下来。

    这一刻,仿佛连风都停了下来,气氛异常的压抑。整条大街都寂静无声,所有人的目光都汇聚在罗信的脸上。

    在知府衙门内的二堂内,躲着宋大年等一些官员,他们都在听着外面的动静,当王梓任的声音停下来之后,二堂内的官员神色都紧张了起来,而就在此刻,一个干脆的声音远远地从大门外传了进来。

    “杀!”

    大门内外,所有的人都是一愣,没有人想到罗信在这种情况下还敢杀人,难道他没有看到对面有二百多人吗?难道他想要将这二百多人全杀了吗?

    蔡集的脸色变得苍白,失声喊道:“给本官顶住,他们只有一百人,我们有二百多人。”

    但是,那些三班衙役的脸色比他还要苍白,自己家知道自己家的事情,他们的人数是比罗信的人多,但是他们的战斗力能够和万大权他们相比吗?

    他们欺负欺负老百姓还行,和正规军作战……那和寻死有什么区别?

    如今唯一还让他们站在这里的理由就是他们还在怀疑罗信敢不敢把他们一起杀了。

    罗信的脸色变得冷冽,沉声喝道:“本官要诛杀罪犯蔡集,闲杂人等立刻退去。”

    见到罗信没有大开杀戒,蔡集和三班衙役是都松了一口气,心中暗道:

    “他终究不敢将所有人都杀了……”

    但是,他们的这个念头刚刚浮起,便听到罗信的声音再度响了起来。

    “三声之内,立刻退去。否则与罪犯同罪,定斩不饶。弓上弦,待本官数到第三声之时,还站在罪犯采集周围的人,悉数射杀。”

    “轰……”

    万大权那一百人动作一致,一看就是久经沙场之人,整齐划一地弓上弦,当箭矢对准了对面的那些三班衙役的时候,他们的腿开始哆嗦了起来。

    “一!”

    罗信的声音响了起来,对面的三班衙役不仅是腿抖,整个身子都开始抖了起来,六大世家却是神色平静,他们认为这就是罗信在虚张声势。站在罗信身后的王梓任和贺年脸色都苍白了起来,他们没有想到罗信竟然强势到如此地方,竟然连三班衙役都想要全杀了。

    “二!”罗信的声音再度响了起来。

    “当啷……”

    一个衙役再也忍受不住心中的恐惧,手中的兵器掉在地上,然后撒脚就跑,他这一跑,一下子带动了所有的人,向着四面八方跑去。蔡集眼中现出极度恐惧之色,掉头就向着大门内跑去。

    “嗖……”

    万大权搭在弓弦上的手指一松,一支利箭便射在了蔡集的腿上。

    “噗通……”

    蔡集一个狗吃屎摔倒在地上,万大权大步向前,弯腰抓住蔡集的头发,将其拖到了杨文修的尸体旁,一刀将他的脑袋砍了下来。

    “正六品的官他也敢杀!”六大世家的心中就是一颤。

    罗信的目光又望向了那个护卫,那个护卫此时满脸苍白,冷汗淋漓,浑身都在颤抖,都快要吓尿了,此时见到罗信的目光望了过来,“噗通”一声就跪在了地上。

    “通判死了,让佥士来见我。”罗信淡淡地说道。

    知府衙门二堂的佥士郑通身子就是一哆嗦,脸色变得苍白。此时就连宋大年也怕了,他生怕罗信等不到郑通闯进来,看罗信今天的疯劲儿,说不定真的会杀他,便将目光望向了郑通,郑通“噗通”一声就跪在了地上呼道:

    “大人……”

    大门外,那个门禁护卫提示体似筛糠,想要爬起来,却偏偏爬不起来。而就在这个时候,大街上响起了一阵马蹄声和密集的脚步声,随后听到一声暴喝:

    “官兵平叛,闲杂人等退避。”

    知府二堂内的宋大年精神就是一振,腾地站起了身形,脸上现出喜色。

    “候总兵来了。”

    那郑通也不哆嗦了,从地上爬了起来,宋大年望向郑通道:

    “郑大人,你出去代表本官,待候总兵将罗信抓起来,你将他押进大牢。”

    “大人……”郑通又哆嗦了。

    “怕什么?”宋大年脸色一沉道:“若不是本官已经说出不再衙门,本官就自己出去了。如今有候总兵在,罗信还能够嚣张什么?”

    “大人……”郑通继续哆嗦。

    宋大年恨铁不成钢地瞪了郑通一眼,挥手招来一个衙役道:

    “去看看候总兵带来了多少人?”

    “是,大人!”

    那个衙役匆匆而去,来到大门口探头望去,此时便见到罗信依旧站在大门前,而万大权那一百人则是将罗信围在了中间,布下了一个战阵,弓上弦。

    而在他们的外面,那些围观的六大世家和百姓都退得远远的,候总兵带着五百兵丁将罗信和万大权他们包围在中间,也是一个个弓上弦。

    那个衙役掉头就跑回了二堂道:“大人,候总兵最少带来了五百人,此时已经将罗信他们包围在中间。”

    宋大年神色彻底地放松了下来,瞪了郑通一眼道:“现在你还怕什么?”

    郑通也不哆嗦了,苍白的脸色也有了一丝血色,朝着宋大年一拱手道:

    “大人,卑职这就去把罗信抓回来。”

    “好!”宋大年朗声道:“本官就在这里等你凯旋。”

    知府大门外。

    罗信淡淡地望着候总兵,那候总兵坐在马上,居高临下地望着罗信,脸上露出了讥讽之色道:

    “罗信,你竟然敢杀朝廷命官,这形同造反,还不跪下受擒!”

    罗信的嘴角微微弯起,说实话,就以候总兵这五百兵丁,罗信并没有放在眼里,别看他这边只有一百人,但是这一百人可都是经受过无数次血的洗礼,身经百战的将士,绝对不是候总兵这些虾兵蟹将能够相比的。东南也有相对较强的将士,只不过那些将士都掌握在胡宗宪的手中,这候总兵的兵也就是吓唬吓唬老百姓还行,一旦双方对冲起来,万大权这一百人杀起对方五百人就如同砍瓜切菜一般。

    罗信之所以要一直等着戚继光和罗青回来,就是不想大开杀戒,如果他将这五百人杀了,那就是*,事情就闹大了,就算嘉靖帝不想追究,朝堂中徐阶一党也不会放过他,到时候弹劾的奏章会像雪片一样淹没他,说不定嘉靖帝就挡不住这些压力。嘉靖帝已经老了,不再是年轻的时候了。

    他只是杀了两个贪官,而且品级不高,又有着圣旨,就是徐阶想要找他的麻烦也找不到。

    而就在这个时候,郑通从知府大门内走了出来,望着罗信,趾高气昂地喝道:

    “罗信,跪下受擒!”

    罗信转过头看了他一眼,那冰冷的目光就让郑通身子一哆嗦,脸色又变得苍白。

    “踏踏踏……”

    大街上又传来了一阵马蹄声和密集的脚步声,众人纷纷散开,便见到又有两支队伍从大街的两头涌了过来。那脸色苍白的郑通精神就是一振,他看到了两边来的将士加起来绝对超过五百,和候总兵的人加起来,就超过了一千人,就算罗信浑身是铁打又能够打多少钉儿?当即朝着候总兵一拱手道:

    “侯大人,还请抓捕罗信。”

    候总兵脸上露出了狞笑,他刚想要下令,却猛然听到有人高喊:

    “侯建,放下兵器,否则按造反论处。”

    候总兵神色就是一愣,不由将目光循着声音望过去,他刚才没有细看来的兵是谁,此时才看到来人是戚继光,又将目光向着另一头望去,却是罗青。此时戚继光和罗青的队伍已经将候总兵的人反包围在里面。候总兵神色一下子就变得苍白,冷汗就从额头流了下来。他此时忽然想起,戚继光是胡宗宪派给罗信的,是听从罗信调遣的,而罗青就更不用说了,那是罗信的大哥。

    无论是戚继光,还是罗青,侯建心中都十分清楚,这两个人手下的兵在东南那就是强兵,自己这五百人在他们的面前就是被砍的菜。此时他手下那五百兵也都哆嗦了起来,自己知道自己的事儿,自己绝对不是戚继光和罗信手下兵的对手,一双双祈求的目光便望向了侯建。侯建此时已经汗透衣衫,强自冷静道:

    “戚将军,你这是要造反吗?”

    站在罗信两侧的王梓任和贺年也都是汗透衣衫,他们两个心中非常清楚,如果罗信和侯建真的打了起来,罗信便死定了,他们两个也死定了。

    “要造反的是你!”

    罗信的声音响了起来,侯建的目光不由又望向了罗信。便见到罗信伸出了手,站在他身后鲁大庆将怀中一直捧着的一个长匣打开,从里面拿出了一个卷轴,双手递给了罗信。罗信将那个卷轴在手中展开,高声喝道:

    “圣旨下!”

    “嗡……”侯建的脑袋就是一阵嗡鸣。

    “嗡……”远处六大世家的脑袋就是一阵嗡鸣。

    “嗡……”站在知府衙门台阶上的郑通脑袋就是一阵嗡鸣。

    “嗡……”躲在二堂内的宋大年和那些官员的脑袋就是一阵嗡鸣。

    “还不跪下接旨!”罗信喝道。

    “呼啦啦……”

    四周跪了一地,只有罗信一个人站着,罗信的声音在大街上响起。

    “奉天承运……”

    知府衙门内的二堂,宋大年提示筛糠,圣旨的内容他已经听清楚了,罗信竟然有着先斩后奏的权利,而且是三品以下的官员都可杀。如此说来,他这个正四品的知府,罗信就可以向砍萝卜一样将他的脑袋砍下来。

    “怎么办?怎么办?一会儿罗信进来,发现他在知府衙门内,怎么办?”

    此时他的心已经完全慌乱了,当罗信进来看到他在府中,而罗信又连着十几天,天天来求见他,他却让罗信吃了闭门羹,这不是羞辱罗信做什么?被羞辱了的罗信要砍他的头怎么办?

    “罗信啊罗信,你这麻子不叫麻子,叫坑人啊!你有这样的圣旨为什么不早拿出来,你早拿出来,我哪里还敢刁难你?”

    猛然间,他心中一跳,他猛然想起,如果罗信真的早早地将圣旨拿出来,自己和六大世家还真是说不定联手将罗信给暗害了,然后推到倭寇的身上。

    “这罗信狡猾啊!他忍了这么久,就是等着戚继光和罗青回来,有着戚继光和罗青在,又有谁能够暗害了他?”

    宋大年心中升起了一丝悔意,早知道罗信如此狡猾难缠,自己何苦趟这个浑水,坐山观虎斗不好吗?

    还是罗信可恨,如果罗信来到东南之后,不是那样的软趴趴的样子,而是表现出来强势,自己哪里会判断做局势?

    而就在这个时候,罗信已经收起了圣旨,递给了鲁大庆,鲁大庆又将圣旨放进了长匣内。

    “大人,卑职冤枉啊……”

    “闭嘴!”

    罗信厉喝了一声,罗信知道他要说什么,以罗信的智慧怎么可能不知道宋大年一定在知府衙门内?又怎么可能不知道这侯建是宋大年派人叫来的?

    但是他不能够让侯建说出来,如果他一旦说出来,罗信就必须杀了宋大年,否则他好不容易树立起来的强硬姿态就会轰然倒塌,会让东南各方势力知道罗信还有惧怕。而实际上他真的不能够杀宋大年,最起码现在不能。杀了宋大年,东南就会群龙无首,而京城徐阶一党便会利用这个机会,到时候联合东南势力,搞出一些事情,让东南乱起来,罗信就会吃不了兜着走。

    最关键的是罗信如今得不到嘉靖帝的信任,如果他能够得到嘉靖帝的信任,他会毫不犹豫地打开杀戒,不仅会杀了宋大年,他会将整个东南的官场杀掉一半以上,还给东南一个晴朗的天。

    *

    求全订!求大神之光!

    *

    *(未完待续。)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