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明士 正文 第六百七十二章 杀

正文 第六百七十二章 杀

目录:明士| 作者:黄石翁| 类别:都市言情

    求订阅!

    *

    一阵马蹄声传来,随后传来了急促的呼喝声:“让开!滚!”

    “啪啪……”马鞭抽打在人身上的声音。

    被抽打的人回头刚想怒骂,甚至有脾气暴的人想要动手,但是一看抽打他们的人是六大世家的人,一个个人立刻抱头鼠窜。

    “罗信!”六大世家的人看到了罗信,眼中露出了不屑之色,见到罗信站在衙门口挡住了他们的去路,便厉声喝道:

    “让开!”

    这六大世家此时已经不害怕罗信了,他们认为罗信就是一个可以随意拿捏的人。站在罗信身后的万大权便将右手握住了刀柄。而就在这个时候,从大门内走出了一脸不耐烦的杨文修,杨文修一出门,便随意的朝着罗信一拱手道:

    “罗大人,卑职和你说过多少次了,没有知府大人的手谕,卑职不敢调拨资源。”

    “当真不行!”罗信认真地问道。

    “当真不行!”杨文修脸色一沉。

    崔家家主催马来到了罗信的跟前,不耐烦地说道:“罗信,你怎么如此不明事理,知府大人不在,他一个小小的推官如何做得了主?你这不是难为他吗?我看你还是离开吧,别耽误我们正事。”

    罗信根本就没有去看崔征,而是望着杨文修再度认真的问道:“你确定?”

    “我确定!”杨文修讥讽地望着罗信。

    “拿下!”罗信猛然喝了一声。

    便见到从罗信的身后冲出来万大权,他早就忍不住了,所以不等他手下的兵动手,便一个健步冲了上去,一把抓住杨文修的脖子,用力一按,那杨文修便“噗通”一声跪在了罗信的面前。

    “罗大人……”

    “罗信你……”

    杨文修和崔征一起呼道,剩下的六大世家也纷纷催马上前。罗信喝了一声:

    “本官办事,闲杂人等退避,上前者斩!”

    那些六大世家的人不由一顿,罗信继续喝道:“念!”

    站在他身后的王梓任立刻从那一叠纸中抽出了一张,宏声念道:

    “杨文修,嘉靖三十五年,贪墨一万五千两。嘉靖三十六年,私通倭寇,接受倭寇金一千两,银五千两,嘉靖三十七年,为争二百亩地,害死吴姓一家四口……”

    一桩桩一件件从王梓任的口中念出,周围的百姓脸上现出了怒气,更是有人了解杨文修害死吴姓一家四口的事情,在人群中悄悄传播着,让为官的百姓义愤填膺,不知道谁先喊出来。

    “杀了狗官!”

    随即便有无数人附和喊道:“杀了狗官!”

    “杀了狗官!”

    “…………”

    六大世家的人愣住在那里,罗信自从来到杭州,便是一副温吞水的性子,他们还从来没有见到罗信如此严肃的模样。

    “他这是要干什么?难道他还敢杀了杨文修不成?”

    “罗大人,你这是污蔑!”杨文修梗着脖子大声嚷着。

    这个时候,六大世家的人才从震惊中反应了过来,一个个眼中露出讥讽之色,心中暗道:

    “罗信还是太年轻了,太嫩了。以为调查出来一些罪证就能够把杨文修如何吗?你又没有权利杀他,也不敢杀他,最多将他抓起来,但是给宋大年运作一番,杨文修还是得给放出来,到时候会把罗信的脸打得啪啪响。他还是不了解东南,东南是他们这些世家说得算。”

    陆鼎嘴角弯了起来,刚想要开口,便听到罗信充满杀气的声音:

    “证据确凿,杀!”

    “锵!”

    万大权一手按着杨文修的头,一手将长刀抽了出来,只是一刀,便将杨文修的脑袋砍了下来。鲜血从脖腔内喷了出来,落了一地血红。

    陆鼎的脸色登时就变得苍白,其余的家主也都嘴唇哆嗦,他们从未见过罗信如此强势,罗信只是静静地站在那里,却从身体内散发出冰冷的杀气,仿佛周围的温度都下降了几度。知府门前一片寂静,就是刚才高喊“杀了狗官”的百姓也是一片寂静,他们虽然在喊“杀了狗官”,但是却绝对没有想到过,罗信会真的就在知府门前杀了杨文修。

    罗信缓缓转动目光,依次从六大世家的脸上扫过,六大世家的家主心中一寒,那陆鼎究竟是做过官的人,胆气要壮一些,最先反应了过来,沉声道:

    “罗信……”

    “罗信是你叫的吗?”罗信目光一凝,目光如同利箭一般射向了陆鼎,陆鼎干涩的吞咽了一下喉结,脸色难看地道:

    “罗大人……”

    “闭嘴!”罗信凝声喝道:“本官办事,闲杂人等退去。”

    陆鼎的神色就是一滞,他也曾经做过官,而且官比罗信大。在东南,不管是谁,就是知府宋大年见到他也要称呼一声老大人,却没有想到罗信在大庭广众之下如此呵斥他,一张老脸不禁胀得通红,刚想要开口训斥罗信,却见到罗信的目光已经从他身上移开,望向了那个通知杨文修出来的护卫,那个护卫此时脸色苍白,呆滞地站在杨文修的尸体后面,双腿都在哆嗦着。

    “宋大人在吗?”罗信淡淡地问道。

    “不……不在……”那个护卫还是习惯性地回答。

    罗信的目光一动,他看到了一个护卫偷偷地挪到了门内,然后向着里面飞快地跑去,他的眼中露出了一丝讥讽,又将目光落在了那个护卫的脸上道:

    “宋大人不在,主管工房的官员是谁?”

    “是……杨大人……”这个时候,那个护卫才意识到杨文修已经被罗信给杀了,不由打了一个哆嗦。

    “杨文修的上官呢?”

    “是……是通判蔡集大人。”

    “让他出来见我。”罗信淡淡地说道。

    “是!是!是!”

    那个护卫口中连连称是,却是挪不动腿,好不容易挪动了腿,却是一个踉跄,差点儿摔倒在地上。

    “轰……”

    周围的百姓发出了一阵哄笑,那个护卫连滚带爬的跑进了大门。

    此时在后堂,宋大年脸色铁青,望着蔡集和一个兵丁喝道:“你们说什么?罗信杀了杨文修?”

    “是!”蔡集哆嗦着说道:“他……杀了杨文修,还要我出去见他……”

    宋大年面沉似水道:“那你就出去见他,看他究竟想要干什么?竟然敢杀了七品推官,他哪来的胆子,他哪来的权利?他以为这里是北方边关的蛮夷之地吗?”

    “大人……”蔡集哆嗦着说道:“下官出去,他要杀了下官怎么办?”

    “他敢?”

    “他都杀了杨文修……”

    “杨文修只是七品,你是正六品。他杀了一个七品官,运作一下,也许还不会有事,如果杀了一个六品官,天王老子也救不了他,他不敢,你放心去。”

    “大人,要不您就亲自见见他……”

    宋大年将眼一瞪:“已经说我不在,在县里巡视,如果我此时出现,怎么解释?你出去将他打发走。”

    “但是……但是……那罗信一旦狂性大发……他会不会一路杀进衙门内?反正他都杀了一个人,会不会杀一个是杀,杀一百个也是杀?”蔡集哆嗦得更厉害了。

    宋大年的神色也是一滞,眼中也现出了一丝恐惧。这个时候宋大年才想起来罗信可是被草原人誉为杀神,是一个杀性很重的人,这样的人一旦发起疯来,什么事做不得?如此他的心也慌乱了起来,伸手将自己的管家叫过来道:

    “你立刻从后门出去,去寻候总兵,告诉他罗信造反了,杀了杨文秀,此时还要杀了我。让他赶紧前来平叛。”

    “是,老爷!”那个管家匆匆地向着后门跑去,宋大年望向了蔡集道:“蔡集,你带着三班衙役出去,拖住一会儿,等候总兵到了,就是他罗信倒霉之时。”

    “大人……”

    宋大年摆摆手,脸上露出了自信,望向那个护卫道:“罗信带来了多少人?”

    “大概一百人的样子。”那个护卫道。

    宋大年笑了,站起身形拍了拍蔡集的肩膀道:“蔡大人,不要那么胆小。你是朝廷六品命官,他罗信不敢杀你,而且三班衙役加起来也有二百多人,你都带着出去,我们人数都比他多,你还怕个什么?你不需要直接面对罗信,只是站在三班衙役群中和他理论,凭什么杀了杨文修,拖延时间,等到候总兵一来,一切都没有问题。”

    “大人……”

    宋大年再次止住蔡集道:“就算他罗信胆大包天敢杀你,但是你躲在三班衙役之中,他想要杀你,就必须杀了二百多衙役,难道你真的认为他罗信有那么大的胆子?”

    蔡集想想也是,就算罗胜再嚣张,也就敢杀一两个官员,难道他还敢乱杀无辜,造成*?想清楚了原由,他的胆子也大了起来,身子也不哆嗦了,朝着宋大年深施一礼道:

    “下官就去拖住他一段时间。”

    宋大年欣慰地点点头道:“蔡大人,待此时平定之后,本官一定上表为你请功。”

    “谢大人!”

    蔡集心中一阵激动,转身雄赳赳地向着大门外走去。

    大门外。

    一片寂静。

    所有的人都在等待蔡集出来,看看究竟是蔡集恐惧,将物资分发给罗信,还是依旧顶住罗信的压力。同样也想要看看,罗信敢不敢杀蔡集。

    此时,六大世家都退到了一边,就连陆炳也不例外,在这个时候没有人去触罗信的霉头。他们也知道此时不可能见到宋大年,便站在一旁观看,他们不信罗信敢一路杀下去。同时他们今日看到了罗信的强势,心中不由怀疑他们的货物是不是被罗信个抢走了,但是想想又不可能,就凭着罗信身后的那一百人,怎么可能抢了他们的货物?

    罗信依旧负手站在知府大门之外。

    风渐起……

    吹得罗信衣服猎猎作响。

    一阵杂乱而急促的脚步声从知府大门内传来,一条条身影从大门内冲了出来,每个人手中都拿着兵器,足足有二百多人,蔡集就站在人群之中,身穿六品官服,凛然地望着对面的罗信,朝着罗信一拱手,凝声喝道:

    “罗大人,你为何杀了杨大人?”

    蔡集打算得很好,他已经在出来的路上想好了计策,他出来就问罗信为什么要杀杨文修,只要罗信解释,就会消耗一段时间,然后他再反驳罗信,即使杨文修有罪,他也没有权利直接杀了杨文修,如此争来争去,时间也就过去了,候总兵也就来了。

    罗信淡淡地望着躲在三班衙役人群中的蔡集,沉声道:“宋大人不在?”

    “罗大人,你为什么要杀杨大人?”

    见到罗信没有回答他的话,蔡集也聪明地不回答罗信的话,而是揪住之前的问题。他才不管罗信问什么,只要拖住时间就是。但是,他没有想到罗信也依旧没有回答他的话,而是继续问道:

    “杨文修死了之后,工房之事可是由你掌管?”

    “罗大人,杨大人何罪?令你将其斩杀在知府衙门口?”

    周围的百姓就寂静无声,六大世家也都神色古怪,看着罗信和蔡集两个人你说你的,我说我的,他们不知道蔡集打着什么主意。

    罗信深深地看了蔡集一眼,凝声喝道:“念!”

    便见到站在罗信身后的王梓任又抽出了一张纸宏声念道:

    “蔡集,嘉靖三十二年,掠夺梁氏工坊,害死梁家一十三口。嘉靖三十八年……

    一桩桩一件件从王梓任的口中念出,蔡集的脸色就变得苍白,他倒不是害怕他的罪行大白于天下,而是想起了刚才罗信就是让王梓任念了杨文修的罪状之后,一刀把杨文修给杀了。如今又在念他的罪状,这是不是预示着王梓任念完他的罪状之后,就会把他个杀了?

    他的身子有哆嗦了起来,但是当他看到周围有着二百多三班衙役的时候,胆气又壮了起来。扬声想要打断王梓任的话。

    “你这是污蔑!我要告你!”

    但是,王梓任却没有停,依旧抑扬顿挫的在那里念着。而罗信也没有阻止蔡集的呼喊,脸上带着淡淡的讥讽,仿佛让王梓任念蔡集的罪状只是为了走一个形式,只等着念完,就将他的头给砍下来。

    *

    求全订!求大神之光!

    *

    *(未完待续。)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