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明士 正文 第六百六十九章 传言

正文 第六百六十九章 传言

目录:明士| 作者:黄石翁| 类别:都市言情

    求订阅!

    *

    “好!”戚继光一拍桌子道:“我就跟着不器你做一回,两日后,我们就大开杀戒。”

    “不!”罗信摇头道:“两日后我不会大开杀戒,会依旧任由他们走私。”

    “你……”戚继光愕然道:“这是为何?”

    罗信淡淡一笑道:“两日后,东南那些豪门世家一定不敢像往常那样走私,他们会减少货物,说不定只有之前的两三成货物。这是他们对我的试探,如果我悍然动手,他们损失的也不多,完全不会伤筋动骨,然后便会联手对付我。这不是我想要的结果,我不动手便罢了,一旦动手就一定要打痛他们,让他们伤筋动骨。”

    “不器的意思是?”

    “放过两日后的走私,我会在下个月月中他们走私的时候动手。那个时候,他们的交易将会是把两个月的货物集中在一起,就算他们是豪门世家,恐怕这一次也会伤筋动骨。”

    罗青闻听不由一竖大拇指道:“小弟,我喜欢。”

    戚继光倒吸了一口冷气,他可以想象,罗信真的这样做了之后,会将东南世家豪门得罪到什么程度,心中不禁为罗信担心。

    “真的要这么做?”

    罗信点头道:“我给了他们合作的机会,只要他们不走私,和市舶司合作,刚开始的时候也许赚得会比走私少一些。但是,随着市舶司对海外的影响,会有越来越多的藩国海商前来交易,到那个时候,他们赚的恐怕要比走私多出数倍,即使是多出十倍也不意外。但是他们被眼前的贪婪眯了双眼,看不到未来的前景。如此便没有了合作的基础。

    既然没有了合作的基础,那就要比出一个结果,不是我罗信压他们一头,逼迫他们听从我的号令,就是他们把我赶走,甚至让我身败名裂。既然如此,我还和他们客气什么?从今往后,只要他们敢走私,我就敢杀。”

    “好!”

    戚继光,罗青和贺年纷纷点头,将此事定了下来。贺年又想起了码头之事,便开口问道:

    “大人,那码头之事怎么办?”

    “杀!”罗信杀意凛然地说道。

    贺年的脑门上就窜起了几缕黑气道:“大人,你要杀官?”

    戚继光和罗青也愣愣地望着罗信,罗青突然笑了起来道:“小弟,你这是要造反?”

    “造什么反?”罗信笑道:“不就是杀几个贪官吗?”

    “但是,他们是官啊!你没有杀他们的权利啊!”

    “我有!”罗信淡淡地说道:“我有圣旨!”

    “真是?”书房内的人眼睛俱是一亮。

    “真的!”罗信点头道:“就是宋大年如果太不识抬举,我都照样杀了他。”

    “那大人为什么这些日子一直没有举动,任由码头停工,而不拿出圣旨?”贺年不解地问道。

    “钱可使人疯狂!”罗信目光变得深沉道:“那个时候戚兄和我大哥还没有回来,我手下无人,贸贸然就拿着圣旨去知府衙门,说不定就被他们给杀了,然后把的死推到倭寇的身上,说是倭寇杀了我,那我岂不是冤死?”

    书房内沉默了下来,他们知道罗信说的不错,这样的事情还真可能发生,过了一会儿,贺年开口道:

    “那我们明天去知府衙门?”

    “不急!等下个月再说。”

    “下个月?”贺年急道:“还要停工一个月?那我们市舶司还开不开了?”

    “不急着开!就近海域的岛屿上还有着海盗,两日后我会去苏州求见部堂大人,让他在这一个月内,将附近岛屿的海盗驱离。当然,这不是我不去找知府衙门的主要原因。主要原因是,如果我现在对知府衙门动手,便会让东南世家豪门警惕了起来。他们警惕了,我又怎么能够杀得痛快?又怎么能够杀痛了他们?又怎么能够快刀斩乱麻?

    东南拖不起,大明拖不起了!”

    吴县陆府。

    东南豪门世家齐聚于此,一个家丁匆匆走进大堂,大堂内的声音就是一静,所有人的目光汇聚在那个家丁的身上,那个家丁神色就是一窒,随后又上前一步,朝着陆鼎躬身一礼道:

    “老爷,戚继光和罗青回来了,两个人前去拜访罗信。”

    大堂内的气氛就是一窒,众人目光闪动。半响,崔家家主道:

    “各位,那罗信不会真的动手吧?”

    “哼!”陆鼎冷哼了一声道:“我倒是希望他罗信动手。如此我们只不过损失了三成……不,通知下去,这次我们只运送两成货物。只要他罗信敢动手,我们只是损失了两成货物,却能够让倭寇和海盗为我们出力,到那个时候,海盗和倭寇在东南流窜劫掠,我们在一起哄抬物价,那个时候东南便会乱成一团,然后我们让宋大年给陛下上奏章,言道这一切都是罗信所作所为引起,我们也动用我们所有人的关系,让京城那些关系一起弹劾罗信,我看那罗信还能够在东南呆得下去?”

    “好,我们就用这两成货物换罗信身败名裂。”

    “老爷!”一个家丁又走了进来,躬身施礼道:“戚继光和罗青离开了市舶司了。”

    “罗信呢?”陆鼎凝声问道。

    “还在市舶司。”

    “继续监视,并且严密监视戚继光和罗青的一举一动。”

    两日后。

    午时。

    陆府大堂内,东南世家豪门又齐聚于此。一个家丁匆匆而入,躬身施礼道:

    “老爷,罗信离开了市舶司,向着苏州而去。”

    “苏州?”陆鼎微微皱起了眉头:“他这个时候去苏州做什么?戚继光和罗青呢?”

    “他们两个依旧在营寨之内!”

    “继续监视!”

    太阳渐渐西沉,那个家丁再次返回道:“老爷,戚继光和罗青依旧没有离开营寨。”

    众人的目光此时都汇聚在陆鼎的身上,陆鼎紧缩的眉头舒展开来,朗声道:

    “出货!”

    “陆兄,你确定无事?”大堂内那些家主纷纷问道。

    “我确定不了!”说到这里,脸上现出不耐烦道:“不就是两成货物吗?而且我就不信他罗信敢向我陆家动手。”

    众人一想到陆家的那位陆柄,一颗悬起来的心也放了下去,纷纷吩咐自己的家丁通知出货。

    一夜无事。

    罗信夜宿在总督府,根本就没有会杭州市舶司,戚继光和罗青也都在自己的营寨内,根本就没有一点儿动静。而东南的世家豪门也走私顺利,这让他们一边嘲笑罗信只是口中厉害,实际上却没有什么能耐,就是一个嘴把式之外,却也后悔没有出十成货物,只是出了两成货物。剩下的这八成货物可是要在库里压一个月,还要采购海商需要的一个月的全额货物,这几乎就是两月的货物,让这些世家豪门的资金一下子就紧张了起来。

    第二天.

    罗信依旧留在苏州没有回来了,三天后,戚继光和罗青拔营起寨,离开了杭州,向着苏州而去。随后便随着海军出海。而罗信三日前前往总督府的目的也流传了出来,原来是罗信认为在近海岛屿上还有着很多海盗,如此要是开海,根本就没有安全感,出海的货物都会被海盗和倭寇抢走。所以请求胡宗宪在未来的一两个月内,将附近海域的海盗和倭寇清剿。而戚继光和罗青就是被胡宗宪征调去清剿海盗和倭寇了。

    罗信依旧留在苏州总督府,此时正与胡宗宪对饮。胡宗宪喝下一杯酒,放下酒杯,定定地望着罗信。罗信不由摸了摸自己的脸道:

    “老哥,你这么看小弟做什么?难道小弟的脸上又菜渍?”

    胡宗宪摇了摇头,脸上现出了一丝苦笑道:“不器,你的胆子太大了。”

    “胆子太大?怎么大了?就因为我要对东南那些世家豪门动手?”罗信淡淡地说道。

    胡宗宪脸上现出了一丝忧虑道:“你不知道东南这些世家豪门的底蕴和能量,他们在大明盘根纠错,你千万不要以为他们的势力只有在东南,他们在京城也有着很大的势力,他们有很多族人都在京城为官。”

    “比如说陆柄?”罗信似笑非笑地说道。

    “不错!”胡宗宪点头道:“你如果真的和他们死磕,京城弹劾你的奏章都能够把你给埋了。而且你在京城还有着徐阶那个大敌,到时候陛下一道旨意,便会罢了你的官,你一旦失去了官身,那些世家豪门想要弄死你,轻易而举。”

    说到这里,胡宗宪叹息了一声道:“我在东南小心翼翼,虽然也时常敲打他们,但是却不敢得罪他们,这其中的拿捏让老哥我都愁白了头发,而你如今却是要和他们死磕,你想到后果了吗?不器,听老哥一言,现在收手还来得及。”

    罗信默然片刻道:“老哥,你让我如何收手?知府宋大年敢如此对待我,断了我建立码头的物资,仅凭他一个敢吗?很明显这里有东南世家豪门的参与和支持,这是他们先向我动手,而不是我先招惹他们。还有,他们走私如此猖狂,就算我建立起市舶司,那还不是一个空架子?哪里会赚到一分钱?赚不到钱,陛下会饶了我?这是他们在断了我的前途。

    不!

    不仅仅是断了我的前途,简直就是要了我的命。如今我命在旦夕,哪里还顾及到那么许多?他们想要我的命,那我就要他们的命,这很公平。”

    “算了,我不劝你了。我已经劝你多次了,你根本就听不进去。实际上,你完全可以向东南世家豪门低一下头,大家瓜分利益就是了。”

    罗信苦笑道:“你以为我不想啊?你以为我不想过平安的日子啊?但是我做不到啊!首先,如此瓜分利益之后,我赚的钱根本就不够向陛下交差的,陛下便会罢了我的官,正如老哥你所讲的,我失去了官身之后,便保不住性命。其次,东南这些世家豪门已经贪婪成性了,我一旦向他们低头,他们便会步步紧逼,最后我只能够是市舶司的傀儡,真正主事的便会是东南世家豪门,如此利益他们拿,陛下的怒火却由我来承担。老哥,你看我像傻子吗?”

    胡宗宪沉默了,最终化作了一声长叹道:“不器,我怎么看,怎么觉得你都进入了一个死局。和东南世家豪门合作,你便是那个背黑锅的倒霉蛋,和东南世家豪门死磕,我觉得你根本就斗不过他们,别说到时候京城弹劾你的奏章如同雪片一般,就是陆柄那座大神就能够将你吃得连渣都不剩。”

    罗信突然笑了起来道:“老哥,不管我将来和东南世家豪门碰撞的结果如何,对老哥你都很有利,这些年来,我想老哥你也没少被东南世家牵扯,如果我能够将东南世家豪门收服,老哥你也少了很多羁绊,可以专心对付倭寇。就算我失败了,但是我可以肯定地告诉老哥,以我的牙口,绝对不会完败,而是会和东南世家豪门两败俱伤,那样同样对你有利,所以老哥你应该帮我。”

    “停!”胡宗宪竖起了手掌道:“你的事情我惨呼不起,你惹的事情都是大乱子,老哥我老胳膊老腿,陪你折腾不起。我只是配合你这一次,替你为戚继光和罗青打掩护。其他的事情我不参与。而且我还要把丑话说在前头,如果你最终失败了,我会出面澄清,当初我是征调戚继光和罗青去剿灭倭寇,不过被你半道私自调走了,一切与我无关。”

    罗信淡淡地笑着说道:“行啊,不过,我留在老哥哥这里多呆你天没有问题吧?”

    “你愿意呆多久,就呆多久。”

    “还是算了吧,我明日就回。”

    罗信回杭州了,码头依旧停建,罗信也不去找宋大年,倒是每日都拍市舶司的官员去知府衙门的工房去催,只是每次都是无功而返。

    渐渐地,不知道是从哪里传出来的消息,说是罗信在胡宗宪那里哀求了很久,想要胡宗宪出手帮忙,但是却被胡宗宪拒绝了,所以如今罗信整天都憋在市舶司衙门内发愁,听说罗信的头发都全白了。

    *

    求月票!求推荐票!

    *

    *(未完待续。)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