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明士 正文 第六百六十八章 杀意凛然

正文 第六百六十八章 杀意凛然

目录:明士| 作者:黄石翁| 类别:都市言情

    求订阅!

    *

    一阵脚步声传来,却是贺年和王梓任走了进来,两个人一左一右站在罗信的面前,刚才他们也参加了宴席,看到和听到了罗信的强势,再想到罗信之前一直在跟他们说,不要着急,这才知道之前是自己误会了罗信,罗信一直没有妥协,是在一直计划着什么,虽然他们不知道罗信的计划,但是却知道罗信一定是在谋划一件大事。

    罗信没有抬头去看他们两个,目光依旧有些呆滞低望着对面的一棵树,半响,声音有些低沉地问道:

    “你们说,如果我把东南变成一片血海,东南百姓会怨恨我,还是会感激我?陛下会赞赏我,还是会杀了我?”

    贺年和王梓任面面相觑,难道大人真是想要向世家豪门举起屠刀?这事情可就大了,两个人不敢随意回答,而是低下头用心思考了起来。半响,王梓任涩声说道:

    “恐怕东南百姓会怨恨大人。”

    “为什么?”罗信的眼睛依旧盯着对面那棵树道。

    “因为东南的百姓几乎都在为那些世家豪门干活,只是这杭州城内就有数万机工,如果大人将世家豪门都给杀了,这数万机工自然就会没有活干,他们自然就会怨恨大人,说不定还会聚众闹事,而这些机工一向是东南的挠头事,他们一旦闹事,就没有小事。那个时候,就算陛下不会杀了大人,恐怕也不会让大人再在东南干下去了。”

    罗信摆摆手道:“你们也坐下吧。”

    贺年和王梓任便各自坐在石凳之上,三个人之间沉默了下来,目光都紧盯着中间石桌的中心,仿佛那里有什么宝贝一般。

    后花园静悄悄,那些下人都不敢进来,远远地站在大门之外,等候着传唤。贺年终于打破了沉默道:

    “大人,那些世家豪门未必有着鱼死网破的决心,也许大人只要打痛了他们,他们就会放低姿态和大人合作。只是这要有一个前提,那就是大人愿意既往不咎。”

    “为了东南,为了大明,我自然会既往不咎。只是结果未必尽如人意。”

    王梓任和贺年纷纷点头,然后叹息了一声。然后贺年道:“大人的胆子真大,非我等所及。”

    罗信不由笑骂道:“少拍马屁,你们心里恐怕再骂我傻大胆吧?”

    贺年和王梓任不由齐声呵呵而笑,笑完之后,贺年认真地说道:“大人想要将此事做的圆满,就必须万事拿捏得恰到好处。既让豪门世家胆寒,又不会将他们逼迫到绝境,还给他们一线希望。”

    “说来容易,做起难啊!”罗信叹息了一声:“这些豪门世家贪婪成性,偏偏又想既当****又想要立牌坊。我既要断了他们成为****的路,又要砸了他们的牌坊,这个火候很难拿捏啊。

    一旦这火候拿捏不对,局势便会如同江河决口,依法而不可收拾,不但会迎来豪门世家疯狂的反扑,还会激起民变,我的仕途也就到此为止了,说不定还会掉脑袋。”

    “那大人为何……”

    “这事总要有人来做,否则东南就会彻底糜烂,百姓的日子会越来越苦,将百姓逼到了绝路,他们便会揭竿而起,那就是大明的灾难。”

    贺年和王梓任的眼睛便红了,两个人异口同声低说道:“卑职与大人一起来做。”

    罗信左看看贺年,又看看王梓任,见到两个人脸色潮红,一脸正气,便摇了摇头道:

    “这件事你们还是不要参与了,随时都会粉身碎骨!”

    “我们不怕!”

    “这不是怕不怕的问题!”罗信也收起了笑容,严肃地说道:“在我来东南之前,你们都是被排挤之人。这一方面是因为你们没有背景,但是从另一方面来说,也是因为你们不肯同流合污的结果。”

    罗信这句话说进了他们两个人的心底,两个人的眼睛都有些湿润,激动低说道:

    “大人……”

    “你们就是东南的正气,不能够因为我一个人受到连累,然后让东南仅存的这点儿正气全军覆没。如果真是这样,才是我罗信最大的罪过。”

    “大人,我们刚才已经在外面和所有的官员合计过了,誓死追随大人。如果真的出现了不可挽回的局面,一切由我们来承担。大人要比我们这些人重要的太多,您一个人的智慧和能力顶得上我们一百个,所以大人您一定不能够出事。”

    罗信的脸上现出了感动之色。

    “吾道不孤啊!”

    罗信心中感叹,不过随后脸上又现出了苦涩道:“你们不明白,如今盯着我的可不是仅仅东南这一隅,京城朝堂之上,上至陛下,下至百官,都在盯着我。所以,一旦出事,我是躲不掉的。你们替我抗不了,也扛不起。所以,一切还是由我来抗吧,将你们这些正气之人保存下来,留待以后。”

    “大人,我们必定生死相随。”

    罗信轻轻摇了摇头道:“看以后局势的发展吧。”

    第二日。

    罗信换上便服,从衙门后门出去,带着万大全和鲁大庆两个人微服私访。整个杭州依旧和昨日一样,没有丝毫的变化,茶坊酒肆内也没有关于昨日宴席上罗信说的那些话的谈论,想必是那些家主并没有宣扬此事。也不知道是这些家主意识到事情的重大,还是根本就没有把罗信放在眼里。

    逛了一上午,中午在一家酒楼内吃了午饭,回到了衙门,来到了二堂,便见到贺年正坐在那里,见到罗信从门内走进来,便气呼呼地站起来道:

    “这帮孙子也太不给面子了,一上午竟然没有一个人来求见大人。”

    罗信却是笑着坐下,慢条斯理地给自己倒了一杯茶,饮了一口道:

    “面子不是别人给的,是自己挣的。”

    贺年一屁股坐了下来,看着罗信悠闲的神态,心中便感叹了一声:“这就是浩然正气吧。”

    看到贺年坐在那里,不在咋咋唬唬,罗信有道:“再说了,这本就是预料中事,他们不来才正常,来了就反而不正常了。你让他们来说什么?承认他们走私?这不可能嘛!既然来了又不能够说什么,他们来干什么?而且……”

    罗信淡淡地笑容内蕴藏着一丝杀机道:“恐怕他们还没有把我放在眼里吧!”

    “那大人……”

    “侯爷!”

    贺年的话还没有说完,便听到鲁大庆的声音,罗信转头看去,便见到鲁大庆正匆匆走来,在他的身后是戚继光和罗青两个人,正含笑向他走来。

    罗信腾的一声站了起来,高兴地向着两个人走去道:“戚兄,大哥,你们两个来得怎么如此之快?”

    戚继光大步走来,将罗信伸过来的手一把用力握住道:“封赏之后,我和罗贤弟便连夜赶来。”

    说到这里,戚继光游目四顾,罗信便知他意,此时在院落之中,只有戚继光,罗青,罗信,贺年和鲁大庆五个人。于是,罗信便道:

    “戚兄,贺年是我信任之人。”

    一旁的贺年脸上就现出激动之色,这是罗信第一次对别人说他是新人之人,而且他能够看出来,戚继光是有什么绝密的事情要和罗信讲,而罗信却没有避开他,这说明罗信已经完全接受了他。而此时戚继光闻听罗信所言,便朝着贺年点点头,然后压低着声音说道:

    “不器,实际上东南诸将都知道这次斩杀数万倭寇的大捷是你做的,只是把功劳让给了部堂大人。部堂大人兴师动众,远赴狼儿岛,却不妨被倭寇戏耍了一番,扑了一个空。如果不是不器你早有预料,截杀了数万倭寇,恐怕苏杭两府在空虚之下,便会被倭寇攻破,到那个时候,生灵涂炭,。不器,你不愧为是大明军神。所以,我和罗贤弟都觉得跟着你才有仗大,跟着你才有功劳,所以我们两个就迫不及待低来了。”

    罗信闻言便连连摆手道:“戚兄这是在开玩笑,你一个正三品将军,谈何跟着我一个五品小官。”

    “不器,你如果这样说,那我可不敢称呼你为不器了,而是要称呼您为侯爷了,您侯爷的爵位品级可是比我高。”

    “我们不说这些,我们去书房谈。”

    罗信,罗青,戚继光和贺年走进了书房,鲁大庆沏了一壶茶放在桌子上,然后退了出去,将房门掩上,站在了门外。

    书房内。

    罗信,罗青和戚继光相互讲述着这段分离日子中发生的事情,从罗青的话中得知,此时罗青手下却是已经有三千兵,和戚继光的三千兵加起来,已经拥有了六千兵。这六千兵可不是大明那些老爷兵,那些兵痞,而是被戚继光和罗青一手训练出来的强兵。有了这六千兵在手,罗信的信心爆棚。

    “小弟!”罗青眼中散发着愤怒说道:“我可是听说了,你的码头已经停了十天了,那知府竟然断了你的物资。小弟,只要你一声令下,大哥就去把那个狗知府给杀了。”

    罗信翻了一个白眼道:“杀知府?你这是要造反?”

    罗青也翻了一个白眼,心中暗道:“你整天安排这个,安排那个,不就是在准备造反吗?”

    “不器!”一旁的戚继光也担心地问道:“我听说你昨晚请客了,而且当面指出那些世家豪门走私,还勒令他们以后不准走私,否则杀无赦,这是真的吗?”

    “嗯!”罗信轻轻点头。

    “不器你莽撞了!”戚继光叹息了一声道:“那些世家豪门是在走私不错,但是却也书香门第,是要脸面的,你如此直面揭破,又是勒令,你得罪了整个东南豪门世家。”

    罗信撇撇嘴道:“既然想当****,就不要立牌坊。”

    “不错,他们就是既想要当****,又想要立牌坊。但是偏偏他们在东南势大,各种关系盘根纠结,一旦他们联起手来,把你赶出东南并不是很难的事情,甚至让你身败名裂,或者死亡也不是难事。你说你还不莽撞?”

    罗信淡淡地说道:“那我就先杀好了。”

    “先杀?”戚继光心中一惊:“你要像东南世家豪门动手?”

    “他们犯了杀头之罪,而且我还给了他们机会,他们不知道珍惜,我杀他们也不为过。”

    一旁的贺年又激动了,他这些年在东南,没有少受那些世家豪门的气,而且看到那些世家豪门掌控东南,连东南官员都要看他们的脸色。就别说知府宋大年了,就是胡宗宪也要给那些世家豪门三分情面。如今看到罗信要向世家豪门动手,他激动地身体都在轻颤,忍不住开口道:

    “大人,两日后我们可是要大开杀戒?”

    “两日后?大开杀戒?”

    戚继光和罗青神色一愣,继而反应了过来,脸色便是巨变道:

    “不器,你想要在两日后抓捕那些走私的人?”

    “怎么?不行?”罗信淡淡地问道。

    戚继光急得搓着双手道:“这不行啊,你如果真是这样,会激起东南大乱。是逼那些世家豪门联合起来,你一个人是斗不过他们的。”

    罗信的眼睛微微眯了起来,眼缝中闪烁着杀气道:“那我就杀到他们怕为止。我只问你们,敢不敢跟着我做上一回?”

    罗青毫不在意低笑道:“小弟,你怎么说,我就怎么做。我那三千兵听从你调遣。”

    罗信的目光望向了戚继光,戚继光苦笑道:“不器,我跟着你做上这一回倒是没有什么,反正我是陛下调给你的,我一切听从你的命令。就算将来出了事情,也有你顶着,我不会受到丝毫处罚。我最多是得罪了东南世家豪门,使我无法在东南立足,那我就换个地方就是了。这是这一招棋太过凶险,很可能会令你粉身碎骨啊。不器,你可要考虑好了。”

    “我考虑好了!”罗信目光变得锐利道:“东南的事情必须解决,市舶司必须运转起来,如今大明国库空虚,如果再不能够赚到钱,大明有崩溃的趋势,到时候还是百姓苦。这些年,东南这些世家豪门也太贪婪嚣张了,必须给他们一个教训。”

    *

    求月票!求推荐票!

    *

    *(未完待续。)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