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明士 正文 第六百六十七章 宴席

正文 第六百六十七章 宴席

目录:明士| 作者:黄石翁| 类别:都市言情

    求订阅!

    *

    众人心中都是一愣,这话说得不对啊!大家正在齐心合力与罗信较力,这个时候东南第一家族的陆家怎么怂了?反倒是宋大年若有所悟地问道:

    “老大人准备捐多少啊?”

    陆鼎伸出了一个巴掌豪爽地说道:“五十两!”

    “噗哈哈哈……”

    众人纷纷大笑了起来,一个老者笑道:“我家不如陆家家大业大,但是为市舶司捐款却也不甘人后,我捐四十五两。”

    “我捐四十两!”

    “我捐三十五两!”

    “我捐五两!”

    “哈哈哈……”

    “…………”

    夜!

    市舶司后花园,摆放了数桌酒席,酒是好酒,菜是好菜。只是赴宴的这些家主每日吃的还要比这个好,所以大家的精力都没有放在酒菜上,而是望着第一桌居中而做的罗信。

    见到众人都望向自己,罗信却也坦荡地望向众人道:“大家先吃饭吧,我今日带给大家的并不是什么好消息,如果先说了,影响大家的食欲,还是先吃。”

    话落,罗信率先举杯,众人交换了一下眼神,也都纷纷举杯,一饮而尽。放下酒杯之后,罗信便不再言语,而是大口吃饭。众人刚才听闻罗信带来的不是好消息,心中便认定罗信一定是想要他们捐款,让他们从自己兜里掏钱,这对他们自然不是好消息。只是他们心中都已经有了准备,今天来这里就是为了看罗信出丑,所以一个个也放开心怀,大吃了起来。一时之间,整个宴席的气氛出奇的好。

    看着他们的做派,罗信的心中也十分纳闷。自己都告诉他们自己带来的不是好消息,这些人竟然还能够如此有胃口,这不禁令罗信心中感叹。

    “他们的心真大!”

    因为大家只是喝了一杯酒,然后都是吃饭,饭间又少有言语,所以大家都吃得很快,也就大约两刻钟的时间,大家便都停下了筷子,目光再度汇聚在罗信的身上。罗信淡淡地笑着问道:

    “各位都吃好了!”

    “多谢大人,我们都已经吃好了。”

    “好,既然大家都吃好了,我们就来说正事!”

    众人的精神都是一振,目光灼灼地望向了罗信。罗信的神色变得严肃道:

    “我想各位都应该知道,在我来到东南之前,朝堂是禁海的。什么叫禁海?那就是片板不可下海,就更不用说是走私了。”

    众人的心中就是一跳,一个个暗道,难道今天不是罗信要像他们化缘?而就在这个时候,罗信又说出了一句令他们心惊肉跳的话:

    “但是,我却知道,在座的诸位都在走私。”

    众人神色俱是一愣,他们没有想到罗信会说得如此公开,这不禁令他们的脸色不好了起来。他们都是一些什么人?

    他们是世家豪门的家主,是书香门第的主人,书香门第吧钱看作什么?

    看作铜臭!

    书香门第怎么可能沾染铜臭?去做走私的事情?

    那么,他们有没有走私?

    当然有!

    他们需要钱,和那些在大明地位最为低下的商人一样喜欢钱,也需要钱。但是,他们却不能够承认自己喜欢钱,更不能够承认他们走私,因为他们的读书人,他们是有风骨的人;有风骨的读书人怎么可能沾染铜臭?

    通俗的讲,这些人就是既想要当****,又想要立牌坊。

    事情可以做,但是不能够说,更不能够让别人说。别人说,那就是再打他们的脸,如今罗信就是在打他们的脸,这些人当即就不愿意了,一个个如同被羞辱到了极点的模样,纷纷言道:

    “大人,你这是在污蔑……”

    罗信摆摆手止住了他们道:“我不管你们是真糊涂,还是揣着明白装糊涂,我今晚在这里要告诉你们的是,你们之前走私的事情也就算了,本官既往不咎。但是从今晚起,本官郑重提醒各位,走私是杀头之罪。到时候别悔之晚矣。”

    “大人……”

    众人见到罗信竟然开始威胁起他们了,一个个心中愤怒。在他们看来,罗信这就是在给他们一个下马威,然后再提出捐款之事。这是想让他们大出血啊!这必须和罗信争,不能够承认走私,否则就会被罗信抓住把柄。

    但是,这些人刚刚卯足劲想要和罗信争的时候,却见到罗信站了起来,喝道:

    “送客!”

    话落,便是一甩袍袖,想着后堂走去。这一下所有的人都愣住了。

    罗信邀请他们赴宴,不是要求着他们捐款吗?

    先是点出他们都在走私,不是吓唬他们,好让他们多多捐款吗?

    这怎么还没有开始谈,罗信就送客了?

    难道罗信根本就没有让他们捐款的那个念头?

    那他是什么意思?

    把人请来,就是为了吓唬一下?

    这些人带着迷惑不解离开了,他们没有各回各家,而是找了一家酒楼聚在了一起,想要弄明白罗信的葫芦里究竟埋得什么药?

    知府衙门。

    宋大年的管家匆匆而入。

    “大人!”

    宋大年放下手中的书卷,淡淡地问道:“罗信的宴会结束了?他募捐了多少银子?”

    管家擦了擦汗道:“一分银子也没有募捐。”

    “嗯?”宋大年眼中露出了一丝惊讶。

    “那罗信根本就没有模具,据那些离开的人讲,罗信出面之后,只是敬了一杯酒,然后就宣布吃饭,席间一句话也不说。等到宴席结束之后,却指出在座的世家豪门都在暗地里走私,而走私在大明律法中是死刑,是株连九族的罪行。他告知那些是嫁豪门,以前走私的事情他就不管了,既往不咎,但是以后谁还敢走私,他罗信定斩不饶。”

    “然后呢?”宋大年的脸色不由变色。

    “然后他就送客了,直接离席回到了后堂。”

    宋大年愕然道:“他这是什么意思?”

    然后陷入了沉思,喃喃自语道:“难道他还真敢开杀戒不成?他就不怕东南的势力将他给分尸?东南这边的势力错综复杂,有官员,有世家,有豪门,有天下最多的商人,有海盗,有真倭,有假倭,你罗信真的以为你浑身是铁?

    你一旦侵犯了这些人的利益,让这些人汇聚到一起,那你可真是死无葬身之地了。”

    宋大年站了起来,走到窗户前,将窗户推开,外面的冷风扑面而至,他的双眸变得深沉。

    “罗信啊!罗信!想当初我刚到东南的时候,也抱着一腔热血,想要在东南立一番事业,但是却发现这里就是一座泥潭,只会越陷越深。只有你变成了烂泥,才能够在这里生存,如果你不肯变,就只有沉入泥潭窒息而死。

    罗信,你这是要深陷泥潭吗?

    可叹啊!可悲啊!”

    宋大年站在那里叹息了一阵,回过头望着管家道:“那些世家豪门呢?”

    “他们聚集在太白楼。”

    “呵呵……”

    “老爷,我们……”

    “我们什么也不要做,就在一旁看着。看看究竟是罗信挖了泥潭,还是泥潭淹没了罗信。明日我就离开杭州,到下面各县视察,你留在杭州,将这里的消息传送给我。”

    “是,老爷。”

    “呵呵……真想知道那些豪门世家现在是何等嘴脸,他们应该没有想到罗信如此强硬吧?”

    “老爷,您说那罗信会不会是虚张声势?”

    宋大年沉吟了一下道:“这也不好说,还有三天就是这些世家豪门走私的日子,我们站在一旁静静地看着就是。”

    太白楼。

    “我看那罗信小儿就是虚张声势。”崔家家主不屑地说道。

    “如果不是呢?”

    “好了,不要再议论了。”陆鼎拍拍桌子道:“不管罗信小儿是不是虚张声势,我们试一下就知道了。”

    “如何试?”

    “还有三天就是我们走私的日子,我们走私说是走私,实际上整个东南没有人不知道。但是那又如何?连手握重兵的胡宗宪都不敢管我们,我就不相信他罗信敢管?”

    “那我们正常走?”

    “不`!”陆鼎摇了摇头道:“三日后我们各家只走私以往三成的货物,如果罗信敢出现,那么他不仅得罪了我们整个东南世家豪门,也断了倭寇和海盗的财路。如此我们就可以和倭寇海盗联手,彻底将罗信从这个世界上抹去。”

    “那如果罗信根本就没有出现,只是虚张声势呢?”

    “那就证明罗信也没有什么了不起,我们各使手段将他赶出东南就是。”

    “我看罗信小儿就是虚张声势,宋大人都断了他将近十天的物质,他不也是龟缩在市舶司内,连个屁都不敢放?”

    “别说,前几天黄锦来了,那罗信便像是找到了爹似的,求黄锦去管宋大年要物资,也不知道那罗信是怎么求黄锦的,给了黄锦多少好处,那黄锦还真是去了,但是却被宋大人演了一场空城计,哈哈哈……”

    “哈哈哈……”

    众人都大笑了起来,待笑声落尽,又有一个言道:“我看罗信小儿就是在宋大人那里碰了钉子,然后想要把他们当着软柿子来捏,恐吓我们一下,如果我们害怕了,自然便会求上他的门,将金银乖乖的奉上。但是,他还是太年轻了,也太不了解东南了。那宋大年和我们比起来,他宋大年才是软柿子。”

    “哈哈哈……”

    众人再次放声大笑,一个个心情都放松了下来。此时他们已经有八分断定,那罗信就是吓唬他们,然后等着他们求上门。陆鼎也神情放松低笑着说道:

    “不管怎么说,我们三日后还是出三成货吧。”

    “陆老爷,如果我们三日后只出三成货,剩下的货物怎么办?”

    陆鼎笑道:“告诉那些海商,让他们下次多来几条船,我们将这剩下的七成货和下个月的货物一起出售给他们。”

    “下次?”

    “不错!如果罗信敢动真的,我们只不过损失了三成货物,却驱使海盗和倭寇痛恨罗信,我们只要提供消息,在作出一些计划,将罗信引出杭州,那些倭寇便可以杀死罗信。就算那罗信勇武,我就不信数千甚至上万倭寇会杀不死罗信小儿。一个月的时间,足以将罗信杀死,不会影响我们下个月和海商的交易。如果罗信只是吓唬我们,那我们就弄出几件事情,让罗信在东南身败名裂,将他赶走,如此也不会耽误我们下个月和海商的交易。”

    “善!”

    一个个世家豪门心情轻松地离开了太白楼,陆鼎坐在马车上,在他的对面坐着陆家的一个幕僚。那个幕僚神色有些忧虑道:

    “家主,我们带领东南世家豪门如此做,会不会?”

    “你担心为陆家招来祸患?”

    “我……”

    “不用担心,大明朝除了皇帝陛下,没有人敢招惹我们陆家,因为我们陆家有陆柄。”

    市舶司后堂。

    罗信呆呆地坐在一棵大树下,浑身的力气仿佛被抽空了一般。他今日作出了一个重大的决定。如今黄锦带着嘉靖帝的封赏来了,又走了。如此再过最多七天的时间,戚继光和罗青就会回来。那时候戚继光有着三千满员士兵,而罗青因为升迁,也可以拥有三千士兵。这加起来就有六千士兵。手中有了兵权,又有圣旨,罗信想干什么都没有问题。

    但是,他不想挥起屠刀,毕竟那些世家豪门也都是大明子民,一旦开了杀戒,恐怕整个东南会血流成河。所以,他今日邀请东南世家豪门赴宴,给了他们一个警告,如果那些世家豪门能够在三日之后不再走私,而是主动和市舶司合作,罗信会给他们一条生路。而且带着他们一起发财。

    但是……

    如果他们一意孤行,罗信便只好大开杀戒。因为必须杀住走私这个口子,否则市舶司根本就是一个摆设,能够不要交税去走私,而且还没有危险,谁还和市舶司合作啊?

    而且罗信还知道,一旦自己大开了杀戒,就收不住手了,那些东南世家豪门必定不会甘心,向自己报复,东南的血只会越流越多,所以罗信和黄锦一直说,码头的事情只是小事情。恐怕罗信以后在东南会留下恶名。而且这个事情一旦控制不好,被朝堂的徐阶一党利用,也许罗信便会粉身碎骨,所以说这对罗信也有着极大的危险。

    *

    求月票!求推荐票!

    *

    *(未完待续。)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