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明士 正文 第六百六十六章 联盟

正文 第六百六十六章 联盟

目录:明士| 作者:黄石翁| 类别:都市言情

    求订阅!

    *

    “黄公公在开玩笑,如今您的身份和地位,可谓一人之下,万人之上,如何来问不器您的局势?只要是人都知道您的身份和地位,就是当初权倾朝野的严嵩严阁老对您也十分敬重,不敢有丝毫轻慢。”

    黄锦的脸色一沉道:“不器,我看你才是在开玩笑,老黄我真心实意地待你,你就如此待我?”

    罗信沉默了下去,他再次感觉到了黄锦的诚意,知道自己如果还是这般敷衍,两个人也就不会再有交集了。说不定黄锦还会在嘉靖帝面前进谗言,当即脸上便现出了苦笑道:

    “黄公公,你是不是想要我说你局势堪忧?然后你又会问我,你为何会局势堪忧?”

    “不错!”黄锦目光灼灼地望着罗信。

    罗信脸上的苦笑愈侬道:“不能够说啊!”

    “为何不能够说?”黄锦的心中一跳。

    “因为大逆不道啊!”罗信苦笑地说道。

    黄锦心中就是一跳,心道,果然不只是我一个人知道嘉靖帝寿元不久。连罗信都知道,想必陆柄,高拱和徐阶也知道了。想到了陆柄,他的心情突然好了一些,因为他知道陆柄和他的境遇是一样的,新帝不可能信任陆柄,将锦衣卫这个重要的部门交给陆柄,而且陆柄比他黄锦的境遇还要危险,因为他掌握着锦衣卫这个强大的力量,新帝必定要杀他。摇了摇头,将陆柄从脑海中甩去,真诚地望着罗信道:

    “不器,既然你已经知道我的局势,想必也就不用我说为什么会如此待你了吧?”

    罗信默然不语,半响,见到罗信依旧不语,黄锦便长叹了一声道:

    “不器,我不求别的,只求你在将来帮我一把。”

    罗信这次没有再沉默,而是开口凝声道:“黄公公,我帮不了你太多,一个管家太忠心主人,当换了主人的时候,新主人是不会信任老管家的。我只能够尽力帮助你过上一个平常富翁的生活,不能够帮你继续拥有权力,哪怕是一丝一毫的权利。”

    黄锦的脸上就现出了激动之色道:“不器,老黄我不求其他,只是这些我就已经十分满足了。”

    罗信定定地望着他道:“你就这么信任我?”

    黄锦点头道:“不器,如果你承诺将来帮我依旧保有权利,我反而不会相信你。而且,我也观察过你,凡是你应允的事情,都尽力做到,所以我信任你,毫无保留地信任你。”

    罗信展颜一笑道:“黄公公,如此说来,我们的合作关系已经开始了?”

    “是,已经开始了。”黄锦的脸上也露出了轻松的笑容。

    “好!”罗信的神色严肃了起来道:“既然我们是联盟,那么不器也就不客气了。”

    黄锦也识趣地说道:“有什么事情,你尽管说。”

    “我希望黄公公能够将皇宫之内的消息传递给我,特别是关于陛下的消息,他对朝中大臣的看法,对裕王的看法,对我的看法,事无巨细,我都要知道。”

    “这没有问题,但是我要如何才能够将这些消息传递给你?”

    “在京城东市有一个王记茶楼,茶楼的老板叫做王辉,你去和他说但使龙城飞将在,他回六宫粉黛无颜色,你便可以将消息传递给他。”

    “不器,你这诗……”

    罗信便笑道:“如此才会避免被人偶然蒙到。”

    “说的也是!”黄锦哭笑不得地点头道:“只是这诗有些大逆不道啊!”

    “呵呵……反正你知我知,没有人会知道。”

    “不说这个!”黄锦摆摆手道:“不器,我关心你如今的处境,正如我刚才所讲的那样,理财是你最后的机会,如果你这次在东南经营市舶司失败了,陛下就有了杀你的借口,而你如今修建码头都停工了将近十天,这可不是好事。你有什么困难,和老黄我说,我来帮你。”

    “真的没有什么困难!”罗信摇头道。

    “不器,以如今我们两个的关系,你可不要和我客气。我相信我出马,宋大年不敢不听。”

    “黄公公,我自有办法。”

    “你还有什么办法?”黄锦吹胡子瞪眼道:“你有办法会码头停工?你不要说了,这件事情我管定了,我现在就去知府衙门,咱家还就不信了,他敢不给我面子。”

    话落,也不再等罗信开口,从椅子上站了起来,大步想着门外走去。

    “黄公公……”罗信不由起身唤道。

    “不器,你就等我的好消息吧,这也算是我老黄来到东南送给你的一份礼。”

    罗信无奈地看着黄锦离去,脸上露出了苦笑,喃喃自语道:

    “老黄啊老黄,你说你至于吗!只要你能够做到将皇宫内的消息都给我传递出来,我罗信就已经非常感谢你了,定不负你。你由何必偏偏施恩于我?

    只是……

    你不了解东南的官员,这些官员的胆子可是大得很,还真就未必给你面子啊!你能够看出来陛下活不了多久,我也能够看出来,你以为宋大年他们会看不出来?他们此时还真的不太把你当回事啊!”

    果然,大约一个时辰之后,黄锦气哼哼地回来了。一屁股坐在椅子上,愣怔了一会儿,又拿起桌子上的茶杯,咕咚咕咚地一饮而尽,重重地放下茶杯,坐在那里不吱声。罗信便含笑道:

    “如何?

    黄锦的脸上便现出了一丝尴尬道:“宋大年不在,说是出城查看庄稼了。别人品级太低,我也犯不上找他们。不器,你不要急,等明天,明天宋大年回来,我一定让他老老实实地将修建码头的材料调拨给你。”

    此时,罗信知道劝黄锦也没有用,便只好拱手道:“那就多谢黄公公了。”

    第二天.

    黄锦一大早就去知府衙门堵宋大年,却被告知,宋大年没有回来,可能从别的县去了其他县了。黄锦便问,何时能够回来,却被告知不知道。

    这个时候,就算是傻子也知道宋大年是在躲他,只要黄锦一天不离开东南,宋大年就一天不会杭州,让黄锦不知道他在哪里。

    黄锦那个气啊!但是却毫无办法,垂头丧气地回到了市舶司,罗信将他迎进了书房。那黄金狠狠地一拍桌子吼道:

    “欺人太甚!”

    罗信平静地给黄锦倒了一杯茶,如何坐回了椅子也不言语。看着罗信平静的神色,黄锦便有些泄气。他之所以如此积极地去帮助罗信,就是为了给罗信恩惠。他不想和罗信平等相交,总想让罗信欠他人情,否则他的心中总是不托底。

    “怎么欺人太甚了?”罗信平静地问道。

    看着罗信此时平静的神态,黄锦忽然有一种错觉,眼前的罗信仿佛变成了年轻时代的嘉靖帝,那个时候嘉靖帝也和罗信一样的年轻,那个时候嘉靖帝初登大宝,那个时候嘉靖帝被朝堂士大夫压制,他的旨意出不了皇宫,很多时候,他的旨意都被内阁封还,但是那个时候的嘉靖帝却依旧平静,就在这种平静中解决了一个个在黄锦看来,就是无法解决的难题,解决掉了一个个敌人,终于开始了他的独裁生涯。

    黄锦的心剧烈地跳动了起来,气势不知不觉地弱了下去,肩膀也耷拉了下来,腰都习惯地弯了下去,弱弱地问道:

    “你早就预料到了结果?”

    罗信淡淡地说道:“黄公公,难道你现在还想不通吗?”

    黄锦也是饱读诗书之人,此时被罗信提醒,不由静下心来思索了起来,慢慢地,他的脸色变得越来越难看,然后脸色又变得苍白,双目之中流露出恐惧之色道:

    “不器,你的意思是……他们也推测出陛下他……所以已经不把陛下和咱家放在眼里?”

    罗信默然片刻道:“不把陛下放在眼里有些过了。”

    黄锦失神儿地喃喃自语:“那就是不把咱家放在眼里了,这要是陛下……那咱家还不被这些人整死?”

    “砰!”黄锦的身形猛然站起,两步就迈到了罗信的面前,伸出手抓住罗信的胳膊,惶急地说道:

    “不器,你可要救咱家!不器,你说什么,咱家就做什么,只求不器帮咱家找一条活路。”

    罗信抬起手拍了拍黄锦抓住自己胳膊的手,然后站了起来,将黄金按在椅子上,然后落座才道:

    “黄公公,如今我们已经是同盟,我自然会帮你。”

    “谢谢,谢谢!”

    “但是……”罗信的神色变得严肃了起来。

    “但是什么?”黄锦如同受惊的兔子一般又站了起来。

    “但是我得能够活到那一天。”

    黄锦自然是知道罗信说的活到那一天指的是哪一天,就是嘉靖帝死亡的那一天。如果嘉靖帝活的时候,将罗信给杀了,也就谈不上罗信帮助黄锦了。黄锦闻听之后,重重点头道:

    “咱家明白!咱家回宫之后,一定多在陛下面前为你美言,一定将皇宫内的消息,事无巨细低给你传递出来。”

    “黄公公,你只要能够做到这些,就已经是帮我的大忙了。不器将来定不负你!”

    黄锦豁然抬头,定定地望着罗信道:“真的?”

    罗信点点头道:“我罗信从童声开始,你可曾听闻一件我说话不算数的事情?”

    “没有!”黄锦心中一松,朝着罗信躬身施礼道:“谢谢!”

    罗信急忙扶起黄锦道:“黄公公,我们是相互帮忙,说不上谁谢谁。”

    黄锦点点头,坐了下去,又喝了一杯茶,情绪渐渐地稳定了下来,随后眉宇之间又锁上愁绪道:

    “不器,你如今的局势并不好,你要如何应付?”

    “黄公公说的是码头?”

    “是!”黄锦担心地望着罗信道:“宋大年连我都不见,可见他下定决心要针对你,不器,如果你在东南栽了跟头,你完了,我也就完了。”

    “黄公公多虑了!”罗信含笑道:“我说过码头的事情只是小事。”

    “你真的能够解决?”黄锦将信将疑低问道。

    “当然!”罗信笃定低说道。

    “那我回去之后,如何对陛下说?”

    “实话实说!”

    “实话实说?”

    “对!就是实话实说,当然也要捎带上我的态度,告诉陛下,我认为码头停工只是一件小事情。不会耽误为陛下赚钱。”

    “好!”黄锦点头道:“那我明天就离开杭州回京。”

    “到时候我送你。”

    “好!”

    黄锦离开了,回京城了。

    这一天距离每月中旬还有三天。罗信突然撒出了大量的请柬,邀请东南各个世家豪门的家主赴宴。时间就是在当天晚上。

    知府衙门。

    世家豪门的家主汇聚在这里,他们不知道罗信邀请他们赴宴的目的是什么,便聚集在这里合计商议。

    陆鼎笑眯眯地望着宋大年道:“宋大人,听说前些日子黄锦求见你多次,你都没有见他?”

    宋大年也笑眯眯地说道:“真是遗憾啊,我也想见黄公公一面,只是不凑巧的很,那个时候我正好下到了县里,失去了和黄公公见面的机会,每次想起,都觉得遗憾。”

    “呵呵呵……”

    众人都笑了起来,待笑声落尽,崔家家主言道:“你们说那罗信究竟卖的是什么关子?码头就那么停工,他也不着急,根本都不在知府衙门露一面。刚开始市舶司还有人每日来催,现在倒好,市舶司的人也不来了,仿佛他就要放弃码头一般。而在这个时候,他却邀请我们赴宴。这个时候不是应该邀请宋大人赴宴吗?对了,宋大人,罗信可邀请了你?”

    “没有!”宋大年摇头笑道:“看看邀请的人中没有一个是官员,这说明他这次邀请的就是东南世家豪门的家主。”

    “这是为什么?难道是……他想要我们捐款?”

    众人神色一愣,继而都思索了起来,随后便一个个纷纷点头,认为罗信的目的有很大的可能性是向他们捐款。

    陆鼎笑道:“如果罗信真的想要我们为市舶司捐款,作为东南的世家豪门,我们一定要响应,我今晚就会带着银子前去,如果罗大人开口,我一定第一个捐款。”

    *

    求月票!求推荐票!

    *

    *(未完待续。)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