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明士 正文 第六百六十四章 演戏

正文 第六百六十四章 演戏

目录:明士| 作者:黄石翁| 类别:都市言情

    万分感谢书友160911014823515同学的打赏!

    *

    水军营寨。

    每日水军都会派出一艘船在营寨周围的海域转转,实际上就是走个形式,大家在附近的海域转转,抓些鱼虾,然后返回。

    今日,是轮到罗胜那艘船出去巡逻,罗信带领着五百手下,驾驶着一艘大船离开的营寨,驶入了海域,然后就消失在海域之中。

    是夜。

    钱塘江岸。

    罗信带着一千二百余北方老兵潜伏在岸边,而且还扛着一些箱子,那些箱子里面装的是制作出来的霹雳弹。

    一艘大船在夜色之中靠近岸边,然后抛锚停了下来,一条跳板从船上放了下来,罗胜和梁波涛从船上走了下来,静静地站在岸边。

    岸上的树林沙沙作响,罗信带领着一千二百多人从树林中出来,向着罗胜走了过去。

    “堂兄!”

    “信弟!”

    罗信来到了罗胜的面前,两只大手握在了一起。罗信朝着身后的那些北方老兵挥了挥手,那些老兵便迅速地顺着跳板向着船上行去。罗信轻声对罗胜道:

    “你们先不要去台湾岛……”

    罗胜一边听着一边点头,最终是重重地一点头道:“信弟,你放心。我让梁兄留两个人在这里,我就在梁兄他们隐藏的那个地方等着你的消息。”

    “好!祝你们一帆风顺。”

    夜色中。

    罗胜的大船缓缓地离开了水岸,消失在远方。

    罗信趁着夜色回到了自己城外的庄园,第二日又便服回到了杭州,从后门进入到市舶司衙门。上午,不仅仅是贺年来了,很多市舶司的官员都陆续来找罗信,向他抱怨知府那边掐断了市舶司所有的物资,码头的建设已经完全停了下来,罗信只是让他们不要急,将他们打发了出去。但是他已经感觉到,市舶司的气氛变了,之前好不容易凝聚起来的士气开始散了,一个个官员的脸上又开始显露出颓废的神色。

    此时,在市舶司内,一个个官员都在愁眉苦脸,不时地低声议论着。

    “唉……好不容易感觉自己有个盼头,如今看来我是想多了。”

    “是啊,大人看起来不是个怂货啊,怎么就这样任由知府欺压啊?”

    “不任由欺压又如何?大人只是五品同知,知府可是正四品。俗话说,官大一级压死人啊!”

    “哼,我看咱们这个大人也就是窝里横,整治我们倒是有着很多手段,遇到知府就怂了。”

    “我们是没有希望喽……”

    “…………”

    罗信坐在书房内,也是紧皱着眉头,他也知道市舶司的事情不能够再拖下去了,再拖下去,人心就都散了。但是,如今他却没有丝毫办法。他的手中虽然有着圣旨,可以斩杀三品以下官员,就连杭州知府都能够斩杀,但是这个圣旨却未必有用。

    东南这个地方乱得很,因为常年闹倭寇,这里已经糜烂到了根子。那些官员已经不像朝堂的官员,一个个都如土皇帝一般。如果自己拿着圣旨去拿人,杀人。那些官员,比如知府宋大年说不定就会把他罗信给杀了,然后编造一个理由,说罗信被倭寇杀了。所以,如今的罗信不能够妄动,除非他有了自保的实力,也就是说戚继光和罗青带着兵回来。到那个时候,他要圣旨有圣旨,要兵有兵,才能够按照自己的意愿行事。

    “朝堂的封赏也该到了吧?”

    “侯爷!”

    罗信正想着心事,便听到鲁大庆的声音,抬头望去道:“何事?”

    “部堂大人派人来见您。”

    “快请!”

    罗信心中就是一喜,心中暗道,难道是朝堂的封赏下来了,或者是……=胡宗宪已经得知罗胜失踪的消息?

    “罗大人!”

    罗信抬头一看,是胡宗宪手下的一个将军,他也见过两面,便站起身形道:

    “赵将军,请坐。”

    “不坐了!”赵将军摆手道:“部堂大人请罗大人去总督府,有要事和你商议。”

    “何事?”

    “卑职不知!”说到这里,神色犹豫了一下道:“不过,毛海峰来了。”

    “哦!”

    罗信的心中有些失望,毛海峰既然来了,就说明钱塘江附近几个小岛上的海盗都被剿灭了。但是,毛海峰来了,胡宗宪让自己过去干什么?

    不过想起了自己的计划,还必须胡宗宪点头,便爽快地说道:

    “好,我们即刻启程。”

    总督府。

    大堂之内只坐着三个人,上首坐着胡宗宪,下首左右各自坐着罗信和毛海峰。胡宗宪如今对罗信更加的热情,一脸笑意地望着罗信道:

    “不器,海峰如今已经把钱塘江附近岛屿上的海盗都消灭了,这次海峰回来,就是想要问问,市舶司什么时候开始正式运转。”

    罗信便微微皱起了眉头道:“恐怕还需要不少的时间,如今市舶司遇到了一些麻烦。”

    “麻烦?”毛海峰脸色就是一变道:“是皇帝不开海了?”

    “当然不是!”罗信摇头道:“陛下金口玉言,说出来的话怎么可能不算数?”

    “那是为什么?”毛海峰神色一呆。

    “是有人眼红市舶司,想要在市舶司分一杯羹,所以他们停了一些建造码头的物资,等着我主动找他们妥协。”

    “那就有钱大家一起赚嘛!”

    毛海峰双手一摊道,在他的心里,才不管大明这些官员和商人如何分配利益,只要大明开海,他们九州岛一定会赚大头,因为没有他们九州岛在海上保驾护航,大明开海就是一个笑话。又多少货物出海,就会被抢多少。

    罗信淡淡一笑道:“但是,皇帝陛下是给我下了指标,让我今年必须上交一定的银子,如果让那些人分去一杯羹,那就是要提价了。如此,毛壮士那边就必须损失了。”

    “那可不行!”

    毛海峰的脑袋立刻摇得如同一只拨浪鼓,罗信也不以为意地道:

    “所以这件事情要拖一段时间,你们也不要急,好事多磨嘛!对了,我可知道,即使我们市舶司没有开海,你们也没有损失,我知道你们和岸上的人一直在走私。”

    毛海峰又摇头道:“罗大人,您说得不对。”

    “哦?本官哪里说的不对?”罗信好奇地问道。

    “我们之前是和大明岸上的人走私,而且还是最大的走私船队。但是,自从我上次回去率领兄弟们为大人消灭海盗的时候,家父就下达了命令,我们九州岛五峰船队停止走私,我们准备正正当当地和朝堂合作。”

    “哦?”罗信的眉毛一挑道:“这么说来,如今东南已经没有走私的了?”

    “这么会没有?”毛海峰苦笑道:“海上又不止我们一家。”

    “但是你们是最大的一家,你们都不走私了,还有人敢走私?”

    毛海峰神色犹豫了一下,露出一丝尴尬道:“其实在海上还有一支海盗,比我们差不了多少。”

    “谁?”

    “徐海!”

    “徐海?”

    “嗯,徐海外号徐和尚,心狠手辣,打仗也很厉害。是一个凶残的主,就是我干爹也不愿意招惹他。”

    罗信微微皱起了眉头道:“如果市舶司开海之后,那徐海要来抢劫如何?”

    毛海峰一拍胸脯道:“有我干爹在,那徐海还不敢放肆。”

    罗信点点头,又将目光望向了胡宗宪道:“老哥,市舶司这边有些麻烦,拖部堂大人的后腿了。”

    胡宗宪便摆摆手道:“不器不要说这种见外话,需不需要老哥帮忙?”

    罗信沉吟了一下道:“还真是有个忙需要老哥帮一下。”

    “不器你尽管讲,只要是老哥能够办到的,一定给你办。”

    “多谢老哥!”罗信一拱手道:“老哥,这次我大哥和堂兄会得到朝堂的什么封赏?”

    胡宗宪含笑道:“不器你放心,我把这次功劳分给你大哥和堂兄很多。你大哥应该能够提升到四品,而你堂兄也能够提升到正五品。”

    “是么!”罗信的脸上露出了喜色道:“老哥,朝堂封赏下来之后,我希望老哥还能够将戚将军和我大哥派到杭州,帮我办事。”

    “这没有问题!”

    胡宗宪爽快地答到,这根本就不算什么,原本戚继光和罗青就调拨给了罗信,如今不过是物归原主罢了。

    “老哥,我大哥既然升官了,那他的兵是不是可以多一些?”

    “这个他自己去招,我可以让他拥有三千人。”

    “谢谢老哥。”

    “部堂大人!”门外传来了一个声音。

    “进来!”

    一位将军走了进来施礼道:“大人,水军统领来了,说是有事向您汇报。”

    “让他进来。”

    不一会儿,水军统领走了进来,看到罗信也坐在那里,神色就是一变,期期艾艾地说不出话来。胡宗宪脸色一沉,眼中现出不悦道:

    “何事?”

    “大人……大人……出事了……”

    “出了什么事?”胡宗宪微微皱起了眉头。

    “丢了一条船……”

    “丢了一条船?”

    “是……是……昨天早晨出去巡逻,然后就再也没有回来。”

    胡宗宪锁紧了眉头,将目光望向了毛海峰。毛海峰腾的一声就跳了起来道:

    “大人,和我们没有关系,绝对不是我们干的。一定是徐海干的。对!就是他,一定是徐和尚干的。”

    胡宗宪心中是不高兴,一条船,好几百水兵就这么没了,损失可是不小。但是没了也就没了,在胡宗宪看来,这只是小事,只是依旧沉着脸道:

    “以后本官不希望再发生此类事情。”

    “是,卑职明白。只是……”他又看了罗信一眼,实际上如果只是丢了一条船。他完全不必来想胡宗宪汇报,他有的是办法自己就给处理了,就是因为这次失踪的是罗胜那条船,而且罗胜也随着那条船消失了。

    罗胜是谁?

    罗信的堂兄。

    罗信是谁?

    抛开罗信的其它身份,作为水军统领他怎么可能不知道这次大捷是罗信打下来的,只不过罗信把这个功劳让出来了,就连他都沾光得到了一些功劳,如今罗信的堂兄失踪了,他怎么敢隐瞒?

    如果他真的隐瞒了,将来暴露了出来,别说是罗信,恐怕胡宗宪就能够撕了他。所以,看到罗信坐在那里,他哪里还敢隐瞒,结结巴巴地说道:

    “只是……那艘船是罗胜的船……”

    “谁的?”胡宗宪楞了一下,不相信地问道。

    水军统领吞咽了一口口水,艰涩地说道:“是罗大人的堂兄,罗胜。”

    “咣当……”

    罗信腾的一声站了起来,屁股底下的凳子倒在了地上,脸色变得苍白道:

    “你说什么?谁失踪了?”

    水军统领的脸上现出了羞愧之色,涩声道:“是大人的堂兄!”

    罗信的身子便摇晃了两下,胡宗宪站了起来,关切地唤道:“不器!”

    罗信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望着水军统领道:“失踪多久了?”

    胡宗宪也厉声喝道:“究竟是怎么回事儿?”

    水军统领都快要苦了:“昨日早上,按例轮到罗胜出去巡逻,和往日没有什么不同。但是……到了晚上罗胜依旧没有回来。”

    “你们有没有出去寻找?”胡宗宪厉声问道。

    “找了,没找到。”

    “大人,我要出海!”罗信转身朝着胡宗宪躬身一礼道:“我要去寻找堂兄。”

    胡宗宪听到罗信都称呼自己为“大人”了,便知道罗信是真的急了,只是略微沉吟了一下道:

    “我陪你去!”

    “老哥!”罗信的脸上现出了感激之色道:“您千金之躯……”

    “什么千金之躯,我们是兄弟,你出海,我不放心。”

    “谢大人!”

    罗信脸上现出焦急之色,没有再推辞,胡宗宪立刻吩咐下去,很快一支军队护卫着胡宗宪和罗信,向着水军飞驰而去。

    茫茫大海。

    水军出动了一半船只在大海上寻找罗胜的船只,在一艘大船的甲板上,罗信,胡宗宪和毛海峰站在船头,向着茫茫大海张望着,此时已经近黄昏时分,罗信的脸上满是焦急。胡宗宪的脸色也十分不好看,看了几次罗信,最终还是忍不住道:

    “不器,天色已晚,该返航了。”

    *

    求订阅!求月票!求推荐票!

    *

    *(未完待续。)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