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明士 正文 第六百六十二章 消息

正文 第六百六十二章 消息

目录:明士| 作者:黄石翁| 类别:都市言情

    求订阅!

    *

    “原来是这个事儿啊!”罗信淡淡一笑道:“不会少了奖励,本官不会食言。”

    “呼……”

    贺年长长地送了一口气,有钱就好。贺年因为没有背景,平庸了半辈子,如今遇到了罗信,再见识到罗信的手段,他认为自己到了命运改变的时机了。他一心一意地辅佐罗信,就希望罗信能够越走越高,如此他也能够水涨船高。

    “还有什么事儿?”

    贺年刚刚开朗的笑容又是一凝,神色间有些犹豫。罗信便道:

    “贺大人,我们也合作不短的时间了,我的为人你也了解,有什么话,但说无妨。”

    如今贺年已经下决心跟随罗信,所以他不能够看着罗信出事儿,最终一咬牙道:

    “罗大人,最近有很多关于你的传闻。”

    “嗯?什么传闻?”罗信微笑问道。

    “说您……贪财,而且粗鄙不堪。不喜文雅,只喜铜臭。”

    罗信闻听不由失笑,贺年便不由苦着一张脸道:“我的大人啊,你还能够笑得出来?要知道一旦您获得了这个名号,您的名誉就臭了,士林便会鄙视您,以后您就很难升迁了。”

    罗信摆摆手,脸上的笑容渐渐地收敛了起来,轻轻叹息了一声道:

    “我这也是没有办法啊,如今市舶司还没有运转起来,陛下有没有给我一分钱。我如果不把那些礼物送到典当行抵押,我拿什么来给市舶司的官吏分发奖赏?”

    贺年的脸上便露出了羞愧之色道:“大人,您……竟然自掏腰包给市舶司官吏分发奖赏?”

    “不这样又能够如何?”罗信抬手揉了揉眉心道:“如今整个杭州都知道我制定了奖罚制度,不仅是市舶司的官吏在看着,他们之所以能够如今认认真真兢兢业业的工作,就是等着月底分发奖赏,如果到时候没有钱给他们,我们的努力就会在顷刻之间白费。再想要重新拥有如今的局面,便不可能了。因为我已经失去了信誉。而且杭州知府衙门也都在看着我们市舶司,或者是说他们再等着看我的笑话。

    他们是绝对不会相信我能够拿出钱来奖赏市舶司官吏的,他们就在等着看我如何收场。你不觉得我们市舶司建立码头,知府衙门在全力支持吗?没有半点儿刁难,这要是放在平时,你觉得那些知府衙门的蛀虫可能这样吗?”

    “这……是陛下的旨意,还有大人您的威名……”

    罗信摆摆手道:“你说的有一部分原因,但是最大的原因却不是这个。”

    “那是什么?”

    “那是因为他们不想要给我留下把柄,到时候我一旦拿不出钱,把问题怪罪在他们身上,他们就是不想要让我抓到他们半点儿把柄,然后看我的笑话。如果我没有推测错的话,当他们看到这个月底,我发出了奖赏之后,下个月他们就会刁难我们。”

    “他们敢?”贺年吹胡子瞪眼。

    “他们有何不敢?”罗信嗤笑道:“当知府衙门那边看到市舶司的官吏能够拿到那么多钱,而他们却只能够拿到那点儿俸禄,很可能连俸禄都拿不全,他们怎么能够不眼红?一个眼红的人都能够做出令人震惊的事情,更何况是一群眼红的人?他们会觉得市舶司就是一块肉,恨不得人人都上来咬一口。”

    “那……我们怎么办?这个月底码头根本就建不完,而且还要建造一些房舍。”

    “凉拌!”

    “凉拌?”

    “就是该声明办就这么办。”

    贺年沉默了,半响才道:“大人,市舶司总不能一直依靠您私人出钱分发奖赏吧?”

    “自然不是!”罗信淡淡笑道:“等着市舶司运转起来之后,自然财源滚滚,那个时候我会把典押的东西都赎回来。”

    很快,市舶司的书吏就都知道了,自己的大人竟然不顾自己污名,将收到的礼物都典押出去,就是为了给他们分发奖赏。一时之间,市舶司的官吏都感动了,每一个人的心中都兴起了士为知己者死的心念,市舶司空前团结,罗信的威望也在市舶司达到了不可取代的地位。

    知府衙门。

    宋大年和一些官员,还有杭州府有名是士绅名流正在后花园举办文会,说是举办文会,不过是这些人借着举办文会的名义聚在一起,谈论取消罗信罢了。

    “呵呵……我真是盼着早点儿到月底,看看我们大明的军神怎么变出钱来。”

    “不过是一个粗鄙之人,满身铜臭之辈,到时候一定会引起市舶司混乱,说不定他会是大明历史上上任最短的同知。”

    “我真弄不明白,像他这种满身铜臭的粗鄙之人,怎么能够考中状元?怎么可能成为大儒?我真的怀疑那《孔孟合璧》不是他写的。”

    “…………”

    一阵脚步声传来,却是宋大年的总管,宋大年看了他一眼道:

    “何事?”

    “大人,从市舶司传来消息说,罗大人之所以典当了所有的礼物,就是为了月底给市舶司的官吏分发奖赏。”

    “什么?”宋大年霍然色变:“他疯了吗?”

    众官员的眼中也都流露出罗信疯了的目光,在他们看来罗信就是疯了,那个官员会那自己的钱给属下分发奖赏?

    这样做纯粹是损人不利己。

    首先是罗信自己没有丝毫的好处,而是把属于自己的好处分发了出去,这不是不利己是什么?

    其次,他这么做,让其他的官员这么办?让宋大年这么办?

    从来都是上官贪墨下官的功劳和金银,哪里有上官掏自己的钱给手下官吏分发奖赏的?

    罗信肯拿出自己的钱给官吏分发奖赏,而知府衙门这边连俸禄都发不全,这让宋大年的手下这么看他?

    这就是损人!再加上之前说的,就是损人不利已。

    而且罗信这样做会得到整个杭州府的官员,甚至整个东南,继而整个大明的官员。他罗信就不怕千夫所指吗?

    说什么罗信满身铜臭,不懂风雅。如今这种传闻一出来,罗信的那些缺点都变成了优点。再也没有人拿罗信典当东西说事。

    “我就不信他罗信能够一直用自己的钱分发奖赏,就算他有万贯家财,也不够他如此挥霍的。”一个官员愤愤地说道。

    “他不必一直用自己的钱分发奖赏,只要他度过了这段艰难时光,将市舶司运转起来,自然会财源滚滚,那个时候他还会将那些典当的东西赎回来。”

    “呵呵……市舶司想要运转起来可不是他说的算,而是我们东南人说的算。他们就一直走私,根本就不通过市舶司,看罗信怎么办?到时候他的市舶司就是一个空架子。”

    “妙,我们必须给罗信一个教训,给他套上笼子,让他乖乖地为我们做事。”

    罗信来到杭州市舶司已经一个月了,终于到了月底,市舶司的每一个官吏不仅拿到了全额的俸禄,而且还拿到了不菲的奖赏,一个个喜笑颜开,口中纷纷赞赏罗信,罗信却是坐在屋子里唉声叹气。

    贺年好笑地望着罗信道:“大人真的确定知府衙门会刁难我们?”

    “一定会的。”

    “那我们怎么办?”

    “唉,我是真的不想把东南搅乱成一锅粥啊!也不想得罪同仁啊,只是他们逼我啊!我本将心向明月,奈何月光照沟渠。来人。”

    “侯爷!”鲁大庆立刻走了进来。

    “唤王梓任前来见我。”

    “是,侯爷!”

    过了不到半刻钟的时间,推官王梓任便走了进来,躬身施礼道:

    “卑职见过大人。”

    “让你做的事情如何了?”

    “大人是问知府衙门那边?”

    “嗯!”罗信轻轻点头。

    王梓任从怀里取出了厚厚的一叠纸,双手递给了罗信道:

    “大人,都在这里。”

    “怎么多?”

    罗信心中一惊,一页一页地快速看了起来,越看脸色越阴沉,重重地将那叠纸往桌子上一摔道:

    “这些都属实?”

    “完全属实。”

    罗信紧紧皱起眉头道:“如此众多的贪污官员,整个知府衙门没有一个人幸免,你怎么可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调查的如此清楚?”

    王梓任苦笑道:“这是因为整个东南都糜烂了,那些贪官污吏根本就无所顾忌,他们根本就不掩藏他们的行为,贪污已经成为了东南的风气,只有贪污的人,才能够得到晋升,不贪污的人反而被排挤,甚至最终被罢官,或者被污蔑流放的。他们就是公开的勒索,公开的送礼,公开的受贿,完全没有顾忌。”

    “好!好!好!”

    罗信连道了三声好,面沉似水。

    时间一晃又过去了三天,这一天,罗信正在二堂喝茶,便见到贺年匆匆地走了进来,脸上带着激愤之色。见到罗信便道:

    “大人,果然不出您所料,知府衙门的户房不肯给我们调拨物资,说是库房内没有,让我们等。”

    罗信微微点头道:“那他们有没有说让我们等多久?”

    “没有!”贺年摇头道:“他们只说让我们等,等有了物资,会通知我们。”

    “哦!”罗信微微点头道:“那就每天派人去看看,去吹吹。”

    “大人,这分明就是户房的人在刁难我们,并不是库房内没有物资。”

    “我知道,这件事不急,你先派人每天去吹吹。”

    “在怎么能够不急?”贺年急道。

    “我说不急就不急,没事了,你先下去吧。”罗信淡淡地说道。

    贺年恨恨地一跺脚,转身走了出去,罗信的眼睛渐渐地眯了起来,眼缝中闪过锐利的光芒。慢慢地眼中的锐利隐去,罗信从椅子上站了起来,来到窗户前,望着窗外贺年的背影渐渐消失,口中轻叹了一声,低声道:

    “在东南这个地方,没有实力,便贸然出手,那只有死路一条。先让他们嚣张几天,我想陛下对大哥他们的封赏也就快到了。”

    一阵脚步声传来,在罗信的视野中出现了两条人影,罗信的目光就是一喜,那两条人影,一条是鲁大庆,一个赫然是梁波涛。罗信回到了椅子上坐下,门外脚步声传来,鲁大庆带着梁波涛走了进来,还为等两个人开口,罗信便站了起来道:

    “你随我来吧。”

    罗信带着梁波涛来到了书房,将房门关上,梁波涛单膝跪地拜道:

    “拜见家主。”

    “起来吧!”罗信伸手将梁波涛扶了起来道:“给我详细说说。”

    “是!”

    梁波涛站了起来,刚想要开口,罗信又示意他坐下,然后亲手给他倒了一杯茶,梁波涛感激得一饮而尽,便娓娓道来。

    “大人,我们拥有了三十几条船,然后便开始在海盗的带领下,去他们的老巢。到了海岛之上,发现那些海盗真的没有留下多少人,而且几乎都是一些妇女儿童,就是有几个轻壮,也被我们瞬间击杀。我们一共清剿了七个海盗的老巢,当我们开始向着第八个老巢行驶的时候,发现了王直已经开始占据了那些海盗,我们便匆匆逃离,若不是我们投放了三百颗霹雳弹,好险被王直的船队给追上。”

    “那你们如今躲的地方安全吗?”

    “安全,绝对安全。那里是一个荒芜的岛屿,上面没有人迹。只要我们不频繁的出入,短时间内应该不会被发现。”

    “好!”罗信点点头道:“收获怎么样?”

    “收获很大,清剿了七个海盗的老巢,我们获得的物资和金银无数。卑职计算了一下,将物资也折合成金银,如今我们应该拥有大约四百万两银子。”

    “好!”

    罗信的心中充满了欣喜,有着这四百万两银子,最起码可以开始在台湾岛上能够登陆的地方修筑一些防御工事,如此即使被其它看到发现了台湾岛,也抢不走。

    “而且对那七个海盗上的妇女儿童,我们也没有杀,而是都把他们装到船上带到了如今的那个岛屿上。”

    “有多少人?”

    “总共有五千多人。”

    “好!”罗信兴奋地站了起来道:“如今我们就需要懂得农桑之事的人,那些人都会吧?”

    “嗯!都会!”梁波涛点头道:“我问过她们,她们都是被抢到海盗老巢中的,在被抢之前几乎都是大明的农家女儿,懂得农桑。”

    你暂时在府中住下,明日你和我出去一趟。

    *

    求月票!求推荐票!

    *

    *(未完待续。)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