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明士 正文 第六百六十章 心大的陆家

正文 第六百六十章 心大的陆家

目录:明士| 作者:黄石翁| 类别:都市言情

    求订阅!

    *

    “老哥。”罗信淡淡一笑道:“我的功劳已经很多了,而你更需要这份功劳。我的处境你知道,你的处境我也知道,我们哥俩就不要客气了。”

    胡宗宪还有选择吗?

    他心中知道罗信是因为已经功高盖主了,所以不敢再获得功劳。但是这有如何?罗信不想再要功劳,就偏要给你胡宗宪吗?而且如果罗信不把这个功劳给他胡宗宪,他很可能就会被嘉靖帝一刀杀了,所以罗信让出这个天大的功劳,可不是给他一条光明未来那么简单,而是救了他一命,这个人情他不能不领。当即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朝着罗信深施一礼道:

    “不器,老哥多谢了。至此以后,你我就是过命的交情。”

    罗信上前一步,双手将胡宗宪扶住道:“老哥,我可是有条件的。”

    “讲,什么条件老哥都答应。”这个时候胡宗宪十分的豪迈。

    “首先,那四百士兵必须得到重赏,你分配军功的时候,要把他们放在首功。”

    “这个没有问题。”

    “其次,我大哥和我堂兄也要分一杯羹。”

    “这个是题中之意。”胡宗宪认真地点头。

    “还有,我大哥和戚将军的军队还要调拨给我。”

    “这是自然。”

    罗信一拍手道:“好了,我没有问题了。”

    “就这么点儿要求?”胡宗宪瞠目结舌地问道。

    “是啊!”罗信微笑道:“这里的事情交给老哥你了,怎么写折子是你的事情了,我回去了。”

    话落,罗信便大步离去。

    “不器!”

    胡宗宪在身后唤了一声,罗信却头也没有回地摆了摆手,来到自己的亲兵面前,从亲兵的手中接过马缰,翻身上马,带着十个亲兵风驰电掣地离去。

    胡宗宪望着罗信离开的背影,轻轻叹息了一声:“盛名之下无虚士,果然是一代军神。”

    随后他的脸色又兴奋了起来,看着这满地的尸体,立刻对自己的亲兵喝道:

    “立刻去请罗将军来……”

    胡宗宪的奏章送了出去,上面写的是,他识破了倭寇在狼儿岛的诱敌之计,然后将计就计,表面上帅军进攻狼儿岛,实际上却偷偷返回,在钱塘江埋伏,一举歼灭三万倭寇,取得大捷……

    不说胡宗宪那边,罗信返回了杭州市舶司,刚回到衙门,贺年便前来求见。罗信原本以为贺年是前来请他一起去海宁勘察地形的,但是却没有想到,贺年进来的第一句话就是:

    “大人,吴县陆家请您去做客。”

    “吴县陆家?”罗信接过了请柬,迅速的看了一遍,然后望向贺年道:“这个吴县陆家可是锦衣卫大都督的本家?”

    “是!”

    罗信微微皱了皱眉头,看了贺年一眼道:“这陆家也应该是走私中的一家吧?”

    贺年压低了声音道:“是,而且还是最大的一家。”

    说到这里,贺年神色犹豫了一下道:“大人,陆家势大,不宜招惹。”

    罗信轻哼了一声,将手中的请柬轻飘飘地扔到了桌子上道:

    “如今不是我招惹他陆家,而是他陆家招惹我。”

    “那大人?”

    “去,当然要去。不去怎么能够知道他们打的是什么心思!”

    第二日。

    罗信乘坐着马车向着吴县陆家而去,在马车的周围是万大权带着一百亲兵护卫。罗信打开车窗向着外面望去,二月的天气依旧寒冷,但是那寒冷的风却是令罗信精神一振。从远处收回了目光,便看到万大权沉着一张脸骑在马上,便不由笑骂道:

    “阴着脸干嘛?”

    “大人偏心!”万大权低着头说道。

    “哦?”罗信好奇地问道:“我怎么偏心了?”

    “现在满大街都在传胡宗宪大破倭寇!”说到这里,万大权不屑地撇了撇嘴道:“但是我知道那是大人的功劳。大人把那些功劳都给了胡宗宪,也顺便给了那四百士兵,当初大人为什么不带我们去?”

    罗信笑骂道:“就算带你们去又如何?大人我都不要功劳,难道还能够给你们?”

    “大人为什么不要?”

    罗信摇了摇头,叹息了一声,将车厢门关上。靠在车厢上,罗信陷入了沉思。那四百士兵罗信没有带回来,而是留在了钱塘江岸,想必如今已经回到了戚继光和罗青那里。等着朝堂封赏下来,那四百士兵说不定就会分散在东南各个军营,这四百人就是罗信洒下的种子。罗信坚信,这四百人中有的人很可能会依旧效忠戚继光,但是绝大部分人将会效忠自己,因为自己带着一千二百人大胜倭寇三万人,已经镇住了他们,获得了他们崇拜。其次,自己给他们带来的大功,让他们得到了升迁。以后只要继续和他们来往,这四百人中的绝大多数便会成为自己的追随者,他们升官之后,每个人手中都会有一支队伍,集合到一处,就是一股强大的力量。慢慢地,在东南就会有属于罗信的真正力量,就如果在北方边关,在京城三大营,都有一支属于自己的力量一般。

    罗信笑了,他发现自己来到大明只有十年的时间,如今的自己才只是十七岁,但是却在北方,东南,京城都经营出来的势力,如果现在自己造反的话,登高一呼,不说是从者云集,但是却也可以与朝堂一争。

    近中午时分,罗信来到了吴县陆家。鲁大庆上前递交的拜帖,门子立刻飞报进去。不一会儿,陆府中门大开,一个老者率领着全家男丁走出大门迎接,朝着罗信施礼道:

    “老朽见过罗大人。”

    罗信急忙回礼道:“下官见过陆大人。”

    此人虽然如今不再为官,但是曾经做过陕西布政使,如今称病还乡。所以罗信便以下官相称,名为陆鼎。

    罗信客气,陆鼎便更客气。他可不敢以上官自居。毕竟如今他已经不在位了,而且罗信也不是普通的同知,而是有着一代军神和大儒称号的同知。当即客客气气地将罗信迎进了大门。一路漫步走过,看得罗信眼中现出了追忆之色。这陆府在后世成为了一个旅游胜地,在后世的时候他也来过,但是后世旅游的时候,园子里到处都是人,而此时却是只有他们这些人,才真正体会到了人间仙境般的布局。

    小山,古木,流水……

    沿着曲折回廊行走,两边俱是古木苍苍,空气中飘荡着草木的清香,不由令罗信感叹:

    “这陆家还真是富有啊!”

    罗信和陆鼎一边走一边谈,两个人的脸上都带着笑意,气氛十分融洽,不知不觉中便来到了陆府的大堂之上。

    陆鼎这个时候,便令家中的男丁一个个前来拜见,待那些人都拜见罗信之后,便挥手令他们退下,大堂上便只剩下了罗信和陆鼎两个人。

    时间已经到了中午,陆鼎便安排下人摆宴。一道道丰盛的佳肴上来,陆鼎在一旁为罗信讲解着每一道菜,在陆鼎的口中,这每一道菜竟然都有一个典故,令罗信吃得过瘾,听得也过瘾。

    席间两个人谈论的都是各种典故,风花雪月,没有涉及到半点儿市舶司之事。直到酒足饭饱,换上了茶水之后,陆鼎才开口道:

    “罗大人,听说你准备将码头建立在海宁?”

    “只是有了这个想法,还没有实地勘探,一切还要等勘探之后才能够定下来。所以,具体在哪里建码头,还没有定下来。”

    “这样啊!”陆鼎的神色现出了一丝意外。但是随后又道:“据说,这次陛下让你来建市舶司,并没有给你足够的金钱。”

    罗信便苦笑了一声道:“大人的消息不对。”

    “哦?”陆鼎神色一愣道:“难道陛下给了你足够的金钱?”

    “没有!”罗信摇头道:“陛下不是没有给我足够的金钱,而是根本就没有给我金钱。”

    “那如何建立市舶司?”陆鼎惊讶地问道。

    “只是单纯的建立市舶司倒是没有什么困难,市舶司在杭州府有着现成的衙门,建立码头和一些房舍都可以从杭州府的工房出。”

    “但总是需要一些周转的银子吧?而且哪怕是从杭州府的工房出,也是需要一些银子的。”

    “这个就是杭州知府的事情了,陛下早有旨意,建立市舶司由杭州知府负责。”

    “呵呵……”陆鼎笑了笑道:“宋知府也不是那么好说话的,呵呵……”

    “到时候再说喽!”

    罗信很是没有所谓的说道,陆鼎看到罗信一副混不吝的样子,不禁也有些头疼,沉吟了一下道:

    “罗大人,如果你有困难,我们陆家可以帮忙,无论是出钱还是出力。”

    “哦?”

    这次轮到罗信惊讶的了,不由寻思道,没有道理啊!这些世家豪强不是一直反对建立市舶司吗?害怕自己抢他们的饭碗吗?怎么这陆鼎如此积极?

    看到罗信惊讶的神色,陆鼎淡淡一笑道:“罗大人,既然陛下下令重建市舶司,我等自然会遵从陛下的旨意。”

    罗信毫不掩饰自己眼中怀疑的目光,直直地盯着陆鼎。陆鼎干笑了一声道:

    “当然,一旦市舶司建立,谁抢了先,便具有了优势。而落后的家族,说不定就会因此而没落下去。罗大人,不会不给老朽这个机会吧?”

    罗信心中知道陆鼎说的完全正确,但是这一切都要建立在市舶司能够有能力垄断海上贸易,一旦市舶司能够做到这一点,你们东南局势必定重新洗牌,能够抢先和市舶司拉上关系的家族势必得到质的飞跃,而没有和市舶司拉上关系的家族,没落将是不可避免,甚至在将来会被其他家族彻底瓜分,消失在历史长河之中。

    这也是罗信有底气来东南的原因,只要自己能够控制海船的进出口,便掐住了那些世家豪强的脖子,到时候那些世家豪强就会来求自己。没有了走私渠道,他们就唯有通过市舶司做正常的声音。

    所以,即便是罗信手头无钱,他也不着急。只要掐住市舶司这个口子,钱已经不是问题,那些世家豪强会赊货给他。

    但是……

    罗信如今别说还没有控制沿海船只进出口,就连市舶司都还没有完全建立起来,他不明白陆鼎为什么就肯在他的身上下这么大的注?

    罗信的眼睛微微眯了起来,淡淡地说道:“老大人,您不会白白帮助我吧?”

    “其实也没有什么,罗大人想要什么,只要列出来一个单子,我们陆家一定会全力以赴。要人,我们陆家给你派最能干的人。要钱,我们陆家也绝不含糊。只是有两个小小的请求。”

    “老大人不妨说来听听。”

    “是这样!”陆鼎老神在在地说道:“我们陆家出人出力,希望将来市舶司建立之后,在运营方面的政策能够向我们陆家倾斜一些。”

    罗信心中瞬间明白了,陆家这是想要插手市舶司。心中不由一怒,这陆家把他们当成什么了?就因为有陆炳在,就可以如此嚣张?市舶司是罗信的禁脔,他们陆家竟然像插手?

    他的心中虽然愤怒,但是脸上却依旧平静,而且也没有言语,只是静静地望着陆鼎,等待着他说出他的第二个请求。

    看到罗信平静的神色,陆鼎的心中就是一喜,他就怕罗信勃然而怒,那样便没有了谈下去的可能。而且他要的可不是单单的参与到市舶司内,他的心大着呢。他不仅要在市舶司分一杯羹,还想要继续走私。

    因为如今他们这些世家豪强虽然也在走私,但是因为海上贸易都被王直垄断,所以王直将他们的价钱压得很低,但是市舶司一开,局势就不同了。到时候岸上的货物会被市舶司垄断,就算是王直想要经营海上贸易,也要到市舶司求货,需要喝市舶司合作,到那个时候,价格就会比现在高很多。

    但是,他心中明白,到时候价格是提升上去了,但是市舶司抽税也会很高,如果在这种局势下,自己的陆家还能够走私,那就赚大了,他之所以心如此大,不依仗其它,就是因为朝中有陆炳。陆炳是锦衣卫大都督,权倾朝野,没有人不给陆炳面子,如此也就造成了没有人不给陆家面子。

    更何况……

    陆炳是嘉靖帝最亲密的心腹,陆炳的母亲是嘉靖帝的奶妈,有着这层关系,谁还敢不给陆家面子?

    *

    求月票!求推荐票!

    *

    *(未完待续。)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