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明士 正文 第六百五十四章 摸底

正文 第六百五十四章 摸底

目录:明士| 作者:黄石翁| 类别:都市言情

    万分感谢鄙人南山竹同学(100)的打赏!

    *

    此时,在大堂之上,三班衙役都已经站定,六房书吏到齐,罗信穿过二堂,进入大堂,目光一扫,心中便也升起了一种乾纲独断的之念,这简直就和皇上上朝没有什么区别,唯一的区别也就是这里等待着罗信的官员品级太低了,无法和皇上上朝的那些官员相比。

    罗信中中间走过,走上高出地面的方台之上,在那方台之上摆放着一张宽大厚重的桌子,上面摆放着文房四宝,还有签筒。罗信坐在了椅子上,便听到下面的官员参拜道:

    “拜见大人。”

    这绝对给人一种视觉和听觉冲击力,让人飘飘然。罗信不仅心中暗道,怪不得那些封疆大吏做得时间长了,都被称之为土皇帝,恐怕就是他们自己也在心中把自己当成了土皇帝吧?

    目光扫过下方所站之人,罗信并没有因为只是负责市舶司,就简化了自己的衙门。当初他在离开京城之前,可是和嘉靖帝说好了,该有的衙门他都要有,因为市舶司将来会涉及到方方面面,比如粮捕,理刑,税课,照磨、籍帐、军匠、驿递、马牧、仓库、河渠、沟防、道路等等这些衙门口都有,此时看着下面站立的一群人,罗信不仅点头,不管这些人的能力如何,这宋大年总是给你凑了一副班子,没有偷工减料。

    “各位,如今你们应该已经知道,我们主要的任务就是市舶司,所以你们回去都好好想想,你们如何将你们负责的事情能够很好地辅助市舶司,写完了,都送到二堂,这也算是对你们的一个考核。”

    “考核啊!”

    众人心中都是一紧,都说是新官上任三把火,没有想到这第一把火就烧到了他们的头上。一个个都锁着眉头一边思索着一边回到了自己的衙房继续思考怎么写。

    “大人!”当其他人都离开了之后,负责刑部的七品推官王梓任却留了下来。罗信看了他一眼道:

    “何事?”

    “大人!”王梓任脸上露出了一丝苦笑道:“上任同知离开之后,到目前为止已经有一百多刑案,大人您看?”

    罗信微微皱了皱眉头道:“此时之前都如何处理?”

    “通常的做法是,能够让各县处理的刑案就发下去,能够上交省里的就交上去。留下的那些刑案就看大人的意思了。”

    罗信不由皱起了眉头道:“怎么叫做看我的意思?”

    “这……”王梓任神色犹豫了一下道:“令大人为难的刑案就可以压下来。”

    “这就是做官之道?”罗信淡淡地说道。

    王梓任神色讪讪地道:“如今东南就是这个风气,老百姓苦啊!大人,你说哪个老百姓不是被逼到了不行了,才会来告状?但是……他们不知道,就算是他们告状,也未必能够告赢。”

    罗信闻言,也不由摇了摇头。脸上现出沉重之色道:“这种风气不除,就算能够剿灭倭寇又如何?”

    “那大人的意思是?”

    罗信无力地摆摆手道:“你将说有的案子都收拾一下,然后派人送到知府那里去。陛下给我的旨意是,我这个同知只管市舶司,余下的任何事情都不允许我插手。”

    王梓任的眼中便现出了一丝失望,不过想了想也是,陛下已经给罗信画了范围,就算罗信有着天大的能耐,还敢抗旨不尊不成?

    想到这里,心中满是失落,无精打采地朝着罗信拱拱手,便下去了。罗信坐在椅子上也是一阵无趣。

    这大明真是从南到北都烂到了根子了!

    站起身形,走出了大堂,来到了二堂。将地图铺在了桌子上,鲁大庆为罗信沏上茶,站在一旁侍候着,罗信拄着下巴看着海图,心中暗道:

    “等着占领了台湾岛,是不是把日本也给斩了?”罗信微微皱了皱眉头道:“想占日本,这王直是一个大问题啊!”

    午饭后。

    六房书吏等官员便陆续地将他们写的建议送到了二堂,罗信便一张一张地看起来。他的嘴角渐渐地浮现出一丝笑容,这些建议也有几条不错,但是更多地在罗信看来是非常幼稚。只不过从字里行间,罗信却能够看出这些人的认真和热情。

    认真和热情就好啊!

    罗信终于放心了,俗话说,攘外必先安内。如果自己衙门内的人都不能够齐心,不能够富有激情,做事不够认真,那这市舶司也就不用开了,不用外力,只是内耗就足够市舶司关闭的。

    当然,罗信也坚信在市舶司内有探子,这些探子或者来自世家豪强,或者来自知府宋大年,或者还有其它的势力。

    罗信靠在椅子上,眼睛微微眯了起来,眼缝中闪过了一丝杀意。

    “不要让我抓住你,否则你只有死亡这一条路。”

    就在这个时候,便见到王梓任又走了进来,躬身施礼道:

    “卑职见过大人。”

    “何事?”

    “卑职……卑职……以后做什么?”

    “嗯?”

    王梓任苦着脸道:“这案子都交给了知府那边,那我们刑房以后干什么啊?”

    罗信一听乐了,原来这王梓任是害怕自己没事儿干啊。

    也是啊!

    不管是大官还是小官,一旦没有事儿干了,那就是一个散官,没有了权力,自然也就没有了地位。

    今天上午还刚刚给他们打气,所有的官员都一包子劲儿在那里忙乎,就他王梓任一个人没有事儿,恐怕他那些手下此时也都在埋怨他吧?

    不能够打击人家的积极性,必须给人家找活干。罗信略微寻思了一下,脸上露出了微笑道:

    “老王啊,过来坐。”

    “卑职不敢。”

    “让你坐,你就坐。”

    “只要大人给卑职安排工作,站着就行。”

    “好,那你就站着吧!”罗信苦笑道:“我就给你说说你的工作。”

    “哎!”王梓任精神就是一振。

    “老王啊,你不仅有活干,而且任务还很重啊!我心中还真是有点儿害怕你当时候应付不过来,或者不够公正,或者胆量不够啊!”

    王梓任被罗信说得心中一凛,但是一想到刚才同伴望向自己怜悯的眼神,想起了自己手下望向自己不甘的眼神,想起别人都忙忙活活,就自己闲着无事。便将心一横道:

    “大人放心,卑职有胆,卑职一定做到公正。”

    “好!”罗信神色一肃道:“坐!”

    “谢大人!”这次王梓任倒是立刻坐了下去,神色也极为严肃。

    “明日就要开始建立市舶司了,这里外都会有很多事情发生。在内,本官不允许任何贪官污吏的存在,所以这一块就要交给你了。这些人都是你的同僚,你能够做到公正吗?”

    “能!”王梓任立刻点头,不过随后又神色犹豫道:“大人……”

    “你说!”

    “是不是请大人先申令一番,这样也能够起到警示作用,让他们少犯一些错误。”

    “这个是题中之意!”罗信点头道。

    “卑职一定尽心做事。”王梓任开始表决心。

    “嗯!”罗信点点头道:“在外,我们建立市舶司肯定会涉及到方方面面的事情,碰触到各方面的利益,只要谁敢侵犯市舶司,就必须严判,这方面的事情要交给你了,你有这个胆量吗?”

    王梓任神色间闪过了一丝犹豫,罗信淡淡地望着他道:“怎么?没有那个胆量?”

    “不是!”王梓任摇头道:“我是担心一旦和其它的势力发生冲突,比如世家豪门,就凭我们这点刑房的人,根本就不够看。”

    “这个你不要担心!”罗信摆摆手道:“不要忘记了,我手下还有五百士兵。如果五百士兵不够的话,东城西城那里还有近五千士兵。”

    王梓任的眼睛就是一亮道:“这卑职就放心了。大人,您放心,卑职一定完成任务。”

    “去吧,先把你的刑房好好整顿一下,打铁还需自身硬!”

    “是,大人。”王梓任起身施礼,向着门口退去。

    “对了!”罗信又唤住了王梓任道:“通知各房,半个时辰之后,到大堂等我。”

    “是,大人!”

    不一会儿,贺年走了进来。

    “大人!”

    “坐!”

    “是,大人!”

    “贺大人,你觉得士气尚可?”

    “尚可!”贺年脸上露出了笑容道:“大人一番训话,立竿见影。只是我刚才和王大人聊了一下,有些话不知道当说不当说。”

    “说吧,我正等着你的指教呢。”

    “不敢当!”贺年看了罗信一眼,见到罗信正真诚地望着他,便道:

    “大人,东南官场已经糜烂到了根子,大人不允许贪官污吏的存在,但是以那点儿俸禄……倒不是过不下去,只是实在太苦了。看着其他官员大鱼大肉,咱们这边吃糠咽菜,没有人能够坚持下去。到那个时候,恐怕士气大低,没有人会为大人尽心效命。”

    “我明白!”

    罗信点点头,实际上罗信非常清楚这一点,大明从朱元璋开始,也不知道朱元璋是个苦出身还是怎么的,他给官员定下的俸禄非常低。如果指着俸禄,大明大部分官员过的都是苦日子,恐怕一个月都吃不上几次肉。

    “但是……”贺年神色忧虑地说道:“如果任由官员贪婪,这也会让市舶司一团糟。”

    罗信略微思索了一下道:“那就形成一个制度吧。”

    “什么样的制度?”贺年问道。

    “让我想想!”

    罗信微微眯起了眼睛,看到罗信在思索问题,贺年便也不再言语,默默地坐在那里。不知道过去了多久,一阵脚步声传来,罗信睁开了眼睛,便见到王梓任走了进来施礼道:

    “大人,人都到齐了。”

    “嗯!”

    罗信“嗯”了一声,从椅子上站起,向着大堂走去,贺年和王梓任紧跟在了身后。来到大堂之上,在上首位子上坐下,下面便响起了一阵呼声:

    “拜见大人!”

    “起身吧!”

    罗信淡淡地说道,待众人都站直了身子,分列两旁,罗信的目光依次从每个人脸上扫过。脸上露出了一丝淡淡地笑容,将手中的一叠纸在身前晃了晃,然后仍在了桌子上道:

    “我看了你们写的东西,你们的认真和激情我都看到了,本官很高兴。”

    众人闻听,心中都是一松,脸上都现出了笑容。但是,随后罗信的脸色就是一沉道:

    “但是,你们的建议中还是有着很多私心,或者是说,你们还没有从以前的为官之道中拔出来。”

    众人闻言心中有是一紧,他们中有人还真是像罗信所说的那样,私心作祟。但是大部分人确实是没有从之前的为官之道的惯性中走出来,所以当听到罗信所言的时候,脸上便现出了茫然之色。

    “今日我在这里告知大家一件事情,从即刻起,你们以前的所作所为,本官既往不咎。但是从此刻起,在市舶司不允许有贪官污吏的存在,对于监督和处罚这一块,我交给了刑房的王大人。凡是被抓到的贪污的官员,轻者罢官,重者杀头。”

    话落,罗信神色威严地扫过每个人道:“也许你们认为本官还没有这个权利,但是今日本官在这里认真地告诉你们,本官有这个权利,如果你们不相信,你们可以试试。”

    众人心中俱是一凛,罗信的话他们不敢有丝毫的怀疑。罗信的手中一定握着嘉靖帝的什么旨意,能够杀他们头的东西。

    “不会是尚方宝剑吧?”

    众人的目光不由向着罗信的腰间望去,见到罗信并没有挎剑,心中才松了一口气。

    “当然!”罗信神色一缓道:“我也知道朝堂给你们的俸禄有点儿少,总不能够又让马儿跑又不给马吃草。所以我会在俸禄的基础上增设一个奖励制度。”

    “奖励制度?”

    众人都是精神一振,说实话,刚才听到罗信不允许贪官污吏的存在,而且一旦发现,轻者罢官,重者杀头,这些人都不想在这里待着了,哪怕是降几个品级也想要找门路调走。

    但是……

    关键是……他们没有门路啊!

    所以一个个都像是喝了黄莲水一般,从心底苦。如今又猛然听到罗信说起了奖励制度,一个个都向打了鸡血一般地望着罗信,心中琢磨着怎么个奖励法,能够奖励多少。

    *

    求订阅!求月票!求推荐票!

    *

    *(未完待续。)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