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明士 正文 第六百五十三章 激励

正文 第六百五十三章 激励

目录:明士| 作者:黄石翁| 类别:都市言情

    万分感谢醉寻芳同学(100),《火之意志》的文文同学(100)的打赏!

    *

    众人的脸上不由现出了尴尬之色,便听到罗信又道:“既然你们都不愿意来,但是却又来了,这就证明你们都是一些没有背景的人,也就是说,你们都是被排挤的人,我说的也没有错吧?”

    众人的神色就更加尴尬了,因为罗信说中了他们的伤疤,这些人都认为自己是怀才不遇,自己绝对有才,只不过没有人赏识他们罢了,或者是说他们没有背景罢了。

    看到众人的神色,罗信再次笑道:“我想问一个问题,你们来到市舶司,和原来的品级相比,没有提升的请举手。”

    众人都将目光望向了罗信那张年轻的脸,想要从他的脸上看出一些端倪,但是他们失望了,因为罗信的脸上一直挂着微笑,仿佛这就是在和大家闲聊,而且聊得还开心的模样。

    “如此说来,大家的品级都得到提升了?”罗信继续含笑问道。

    众人不禁一起点头,罗信便又是一笑道:“那么,本官要问的第二个问题是,如果没有市舶司,那么还在你们原来的位置,凭着你们的背景,你们觉得需要多少年才能够提升到现在的品级?”

    众人神色都是一愣,随后一个个都沉思了起来。

    毫无疑问,以他们的背景和关系,恐怕是一辈子就在那个品级上蹉跎了,说不定哪天还会被上官找毛病将他们降职,甚至罢官,给有背景的人让位置。

    而如今呢?

    不管怎么说,品级提了一级,有的人甚至不止一级。完成了也许一辈子都完不成的希望,想到了这一点,心中的郁闷似乎少了不少。

    看到众人的脸色变换,罗信淡淡地笑着说道:“如今市舶司的结果无非就是两种。一种是越办越好,如此各位就会不断地得到提升。一种是越办越差,最终关闭,如此各位便会成了没有位置的闲散官员。也就是说,各位有着一半的机会继续升官,而且这种机会把握在各位自己手中。因为只要我们做好,不使市舶司关闭,这便是各位升官的基础。”

    “对啊!”众人心中都是一动:“我们最起码有一半的机会让市舶司不关闭啊!虽然这一半的机会很脆弱……那些世家豪强……”

    “人生就是一场搏!”罗信淡淡地说道:“实际上从我们县试的时候就是在搏,一直到殿试,都是我们从万千考生中搏杀出来的。如今又是一场搏摆在了各位面前,莫非各位已经失去了搏的勇气?”

    众人的神色一怔,罗信的声音继续响起:“想想你们的过去,想想你们的十年寒窗苦,想想你们过去因为没有背景所遭受的经历。市舶司也许是你们最后一次搏的机会,失去了这次机会,也许你们的余生将会庸庸碌碌。”

    众人的心中掠过一幕幕他们被排挤的日子,一种不平的气息渐渐地从内心散发了出来。

    “各位还等什么?和本官联手,将市舶司越做越好!”

    众人的目光都集中的罗信的身上,是啊,如今他们还有退路吗?

    没有!

    如今他们只有一条路,那就是将市舶司做好,不管是谁,如果敢破坏市舶司,那就是在破坏他们的前程,如同杀他们的父母,和他们拼了。贺年只觉热血上头,激动地朝着罗信拱手道:

    “愿追随大人。”

    “愿追随大人!”众人也都齐声呼道,这个时候在他们的身上再无颓废的气息,反而充满了斗志。

    罗信心中松了一口气,实际上他当初一进入市舶司就感觉到了这种颓废的气息。如果带着这种情绪投入到工作之中,别说市舶司还面临着世家豪强的阻击,就是没有世家豪强的阻击,这市舶司也不会有什么希望。

    但是如今不同了,众人的气势完全被罗信给激励了起来。内部的隐患已经完全解除,剩下的就是面对外部的困难了。

    “各位!”罗信的脸上充满了笑容:“说一千道一万,我们市舶司总要有一个开始。经过本官的思虑,准备将码头设置在海宁,各位看看如何?地图。”

    便有书吏上来,将地图铺在了中间的桌子上,罗信从位子上站了起来,众人也都纷纷站了起来,围在了地图的周围。罗信将手指指着地图上的海宁道:

    “这里就是海宁了,诸位都在东南任职不短,对于海宁的地势应该有所了解。”

    “嗯!”一旁的贺年道:“海宁市位于中国长江三角洲南翼、浙江省北部,东邻海盐县,南濒钱塘江。境内有上塘河和运河两个水系,又不直接在海岸,是如今最恰当的建立市舶司的地方。”

    有的官员还有些不明白,为什么市舶司不建立在沿海,但是略微一寻思,便想到了倭寇,明白了罗信将市舶司建立在此处的原因,一个个不由点头赞赏,罗信不愧是军神,考虑得周全。

    不过,贺年的脸上却现出了一丝忧虑,神色间显得犹豫。罗信看到了他的犹豫神色,便道:

    “今日在此群策群力,大家畅所欲言。”

    贺年的神色就是一定道:“大人,属下听闻大人这次前来杭州任同知,权力只限于市舶司,杭州其它一切政务都归知府大人管理?”

    “不错!”罗信点头道。

    贺年的脸上就现出了失望之色道:“大人,如此一来,大人的权力便被局限了,说实话……大人是杭州史上权力最小的同知。市舶司接触方方面面,不可能不涉及到其它的衙门,到时候大人的权力受到了束缚,别说开海,就是建立市舶司恐怕都困难重重。”

    “怎么说?”罗信含笑问道。

    贺年叹息了一声道:“比如我们总要在海宁建立码头,而且还要在那里建立办公的衙门,这些都需要杭州的户房,工房,只要他们给我们拖一拖,我们市舶司就难以建立。诸如此类,我们以后会遇到很多。我们……都是一群没有背景,不被看好的官员。不用想就知道,等我们去办事的时候,那些人的嘴脸。而且……大人应该知道,很多人不喜大人来到此处,建立市舶司。”

    罗信淡淡地笑道:“贺大人,你只是看到了我的权力只局限于市舶司,权力似乎是缩小了,比不上之前历任的同知。但是我的想法却正好和你相反,我认为我的权力比任何一任同知都大。甚至……我认为整个杭州府的官员,包括知府大人在内,都是为我市舶司服务的。”

    “哦?”众人都惊讶地望着罗信。

    “陛下让本官来经营市舶司,那么一切与市舶司有关的事情,哪怕只是有一丝牵连,那都要以市舶司为主。”

    众人立刻就明白了罗信的意思,那就是我市舶司不管遇到了什么问题,杭州的一切官员,包括知府在内就必须帮助解决。这不是请求,而是命令。

    但是……

    这能够做到吗?

    落在摆摆手道:“大家坐下来说吧。”

    众人便纷纷落座,罗信严肃地望着那些官员,凝声说道:“你们给我记住,在和其他官员打交道的时候,你们要强势,要理直气壮。有解决不了的问题,告诉本官,本官会亲自出面。”

    此时,在知府大堂呢,也聚集着一些官员。

    一个个官员的脸上都带着笑意,知府宋大年坐在主位上也是满脸笑容。任何一个地方,主官和副官都存在在竞争关系。所争者不过是权力。就比如杭州上一任同知,就喝宋大年争斗得厉害,一度让宋大年十分尴尬。

    但是如今不同了。

    那个同知被调走了,来了一个罗信。刚刚接到通知的时候,宋大年是那个头痛啊。

    罗信是谁?

    那是一代军神,纵横草原,把草原鞑子打得落花流水,这样人一定是个暴脾气啊,一定是个难缠的主啊。作为一军之主,一定是做惯了主的人,能不争权夺利吗?

    而且罗信还是本朝状元,一代大儒,在文人这方面的身份,如果不算官位的话,那绝对超过他宋大年啊!

    这直让他感叹,走了一匹狼,来了一只虎。

    但是……

    随后他得到了消息,罗信这个同知只负责市舶司,其它的事情不管,换句话说,就是限定了罗信的职权范围。

    高兴啊!

    这让他兴奋啊!

    有了这个限制,这罗信还怎么和他争权?

    这个消息散播出去之后,杭州府的官员立刻就明白了自己应该怎么做,原本那些官员在听到罗信来了之后,还想着靠向罗信,特别是之前得罪过宋大年的人。如今是看明白了,一个个都向着宋大年靠了过来,这能不让宋大年高兴吗?

    所以,今日是罗信开衙的日子,没有人去祝贺,反而都聚到了宋大年这里。这让宋大年的心中更为高兴。

    不过在这些人当中也有神思不属的,宋大年的心腹,推官严成便坐在那里,脸上不时地闪过一丝忧虑。这让宋大年心中有些不悦,大家都在这里高高兴兴的,怎么就你不高兴?于是,便转头对严成道:

    “严大人,可是心中有事?”

    “大人,卑职在忧虑今年的收成。”

    “嗯?”

    “大人!”严成严肃地说道:“从今年的天气来看,应该是一个多雨水的年景,而我们杭州原本就是一个多水的地方,卑职害怕会引起涝灾。”

    宋大年闻听,心中也是一跳。

    着啊!

    如今是没有人和他争权夺利了,但是一旦发生涝灾,这也都是他一个人的责任啊!罗信可只是负责市舶司,杭州就是发生了天大的事情,也与他无关,所有的责任都是他宋大年的,正想着,便又听到严成说道:

    “还有更为重要的事情。”

    宋大年的心中就是一抖道:“还有何事?”

    “机工!”严成神色严肃地吐出了两个字。

    宋大年的脸色就是一阵苍白,如今的东南各地已经和之前大为不同。之前被称为鱼米之乡,虽然如今也被称为鱼米之乡,但是又多了另一个名字,叫作丝绸之府。

    也就是说,如今在整个东南,已经有了工业的雏形。就拿整个杭州来说,已经有丝织作坊近两千家,全杭州几乎七成的人都在丝织作坊做工,而且这些人还远远不够,有着大量的外地人涌入了杭州,进入到各个作坊内,这些外地人的总人数已经超过了五万。这些人都被称之为机工,这些人都是生活在社会底层,但是这些人偏偏非常团结,心很齐。只要是一个人有事,便是数万人呼应,杭州城曾经出过这样的事情,上一任知府就是因为这些机工发生了暴力事件,而被罢官。所以严嵩一提此事,宋大年的脸色也凝重了起来。

    “明日大家都下去吧,按照各自的分工,将自己的工作做好,特别是河提和机工方面,要格外注意。”

    “大人,罗同知要建立市舶司,他如果需要我们帮助,您看……”

    宋大年微微皱了一下眉头道:“尽量提供方便吧。”

    “他如果提出要钱?”

    “没钱!”宋大年立刻说道:“陛下并没有说让我们分出一块税负给市舶司。”

    说到这里,宋大年寻思了一下道:“余下的就尽量满足他吧。”

    宋大年这边散了,罗信那边也散了。

    今日只是在面见了十几个主要官员,到了第二日,便是罗信要召见市舶司所有官员的日子。

    天微亮。

    罗信便起床,来到了院子里,先是打了一套太极拳,又练了一套扇功,出了一身细汗,这才洗漱了一番,吃了早点,准备今日的第一次排衙。

    排衙可是京官得不到的排场,京官不管做到多大,手下有多少人,也不能够像皇帝早朝一样,摆出那种排场。他们只能够坐在自己的房间里,想要见谁,便会派书吏去召唤,绝对不会出现所有的手下人一起来拜见他,如同皇帝早朝一般的模样。

    但是外官则是不同,他们的所谓排衙几乎就是皇帝早朝的山寨版,会让外官过足瘾。这也是所有京官最羡慕外官的地方。

    *

    求月票!求推荐票!

    *

    *(未完待续。)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