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明士 正文 第六百五十章 计议

正文 第六百五十章 计议

目录:明士| 作者:黄石翁| 类别:都市言情

    求订阅!

    *

    向前走了大约一百多米,罗信便走进了一家酒楼,要了一个包厢,坐了进去。万大权站在了窗户边,向着下面的街道望去。酒楼的伙计很快上了四菜一汤,外加一壶酒,大约两刻钟之后,对面的街道上走过一个人,朝着楼上窗户后面的万大权露齿一笑,轻轻点了点头,然后便慢慢离去。万大权脸上露出了笑容,回到了罗信的面前低声道:

    “那些跟踪的探子都杀了。”

    “嗯!”

    罗信轻轻点了点头,他知道跟踪自己的人很多,那些人中不仅有东南的豪强世家,还有胡宗宪的人,甚至还有倭寇的人。但是罗信毫不迟疑地将他们都杀了,哪怕是胡宗宪的人也不例外。他不需要知道那些探子是谁的人,只要跟踪自己,那就全部杀掉。

    在东南,不露出獠牙,会被人吃得连渣都剩不下。

    “没有留下痕迹?”

    “不会,都是老手!”万大权露牙一笑。

    “坐吧!”

    “是,侯爷!”万大权打横坐下。

    又过了不到一刻钟的时间,包厢门响起了敲门声,万大权站了起来,来到门前,将房门打开,便见到外面站着一个长相十分普通的中年人,那中年人见到万大权,轻声道:

    “遥想公瑾当年,小乔初嫁了。”

    万大权也低声回道:“使我不得开心颜。”

    那中年人脸上就是一喜,挤身走进门,万大权在身后将房门关上,心中还在琢磨着。

    “侯爷不愧是大明状元,这诗就是作的好。那小乔美人嫁了,作为男人自然不得开心颜。”

    而这个时候,那个中年人已经向着罗信施礼道:“小人侯德利拜见侯爷。”

    “起来吧。”

    “谢侯爷。”

    “坐!”

    “是!”

    侯德利规规矩矩地坐在了椅子上,罗信望着他道:“我问你一个问题,是东南为大明粮仓,但是如今我却看到大街小巷遍布丝绸店铺,这些丝绸都是从哪里来?”

    “回侯爷,如今东南百姓多种桑树,而少种粮食。”

    罗信便微微皱起了眉头道:“为什么?”

    “因为养蚕。”

    罗信略微思索了一下便明白了,造成这个结果的唯一一个原因就是海上贸易。

    “看来这东南走私猖獗啊!”

    “是!”侯德利轻声道:“这里的世家豪强没有不走私的,就是本朝阁老徐阶家里最主要的产业也是丝绸。”

    “呵呵……”罗信笑了起来,声音中充满了冰寒。

    “还有什么消息?”

    “侯爷,您别看这东南表面上富,实际上百姓苦得很。这里的管没有一个不贪的,百姓苦不堪言,却又告状无门。前些年还好,出了一个海瑞海大人,不过海大人当初因为上本弹劾严嵩,被抓了起来,如今还没有放出来。”

    罗信的心中便苦笑不已,那海瑞何止是弹劾严嵩,要只是弹劾严嵩,这个时候早就被放出来了。他简直就是谩骂皇上,所以如今关在大牢里面,没有人敢为他说情。不过,罗信心中也清楚,历史上的海瑞一直被嘉靖帝关着,但是却也没有杀他。一直等到嘉靖帝死了,海瑞才放出来,而且官渐渐地做大了。轻轻地摇了摇头道:

    “继续说。”

    “是,侯爷……”侯德利说了大约两刻钟的时间,然后脸上露出了尴尬之色道:

    “侯爷,苏州的镖局刚刚建立起来,收集消息的渠道还没有完全建立好,只能够收集到这些消息。”

    罗信点点头道:“要加快收集消息的渠道,最好能够在倭寇和海盗中埋下几个暗探,我要知道他们的行踪。”

    “是,侯爷!”

    “还有那些世家豪强,包括总督府,尽快埋下暗探。”

    “是,侯爷!”

    “你立刻给我办一件事情,通知唐壮,将有战斗能力的人给我送到杭州。”

    侯德利吞咽了一口口水道:“侯爷,我们镖局拥有战斗能力的人并不多,这些人还得护镖,如果这些人都离开了,这镖局就开不下去了。”

    罗信便紧锁起了眉头,侯德利说得没错,唐壮招揽的人原本就是从战场上受伤退下来的老兵,那些老兵哪个没有伤?还拥有战斗能力的人肯定不多。

    看到罗信锁着眉头,侯德利轻声道:“侯爷,也不是没有办法?”

    “什么办法?”罗信眉毛一扬。

    “侯爷,自从我们八方镖局建立以来,袍泽们的日子都好过了,家里也都能够吃饱饭了,而且还能够接济一下还在军中的袍泽家属。这事儿便传到了军中那些袍泽的耳中,那些袍泽听说唐镖主创立的镖局,都想着从军中逃出来,加入我们镖局。只是唐镖主没有同意。这还只是他们知道这镖局是唐镖主开的,若是知道背后有您在,他们早就逃出来了。侯爷需要一批能够有战斗力的老兵,不妨从这方面入手。”

    罗信陷入了沉思,如今在北方已经没有战事,实际上从军中招揽一些老兵也不影响边关的防御。而且北方边关陈兵百万,别说少个几千人,就是少个几万人,也没有什么了不起。看到罗信在那里沉思,侯德利便又道:

    “侯爷,军中的兄弟们过得苦啊,军饷被上官七扣八扣,到手里的没有几个,很多人连老婆都讨不到,就是讨了老婆的兄弟也养不起。而且就算侯爷不去招揽他们,每年也有数万逃兵。”

    “数万逃兵?”罗信神色一紧:“怎么这么多逃兵?每年就有数万,那数年下来,边关哪里还有兵?那些将官就不害怕吗?”

    侯德利的脸上便现出了愤怒之色道:“他们巴不得逃兵越多越好,那样他们就可以吃空饷。”

    罗信闭上了眼睛,脸上现出了痛苦之色。这大明真是烂到了根。

    “侯爷……”

    罗信睁开了眼睛,目光中现出了坚定之色道:“以最快的速度通知唐壮,从军中给本侯招揽五千能战之兵。要求是,首先是要做过水手的。其次是要会水的,这两项都没有了,再招揽其他人。”

    “是!”侯德利点头道:“不过,侯爷,想要招揽到做过水手的恐怕不多,最多是招揽一些当过渔民,驾过渔船的人,会水的倒是应该不少。”

    “去吧,让那些人陆续进入杭州,我会尽快给他们安排。”

    “是,侯爷!”

    侯德利站了起来,轻轻地开门走了出去。罗信朝万大权招手道:

    “吃吧。”

    “是!侯爷!”

    万大权也不是第一次跟着罗信吃饭,倒是也不拘束,甩开腮帮子吃了起来。不到两刻钟的时间,两个人就吃完了饭,走下了楼梯,沿着大街向着总督府走去。

    第二日。

    罗青和罗胜便风尘仆仆地赶来,罗信没有在总督府招待他们。而是带着两个人来到了一家酒楼,要了一个包厢,万大权站在包厢外面,不让任何人进入。

    包厢内。

    罗青望着罗信道:“小弟,你这么急着叫我们来做什么?”

    罗信便将和胡宗宪合作的事情讲述了一遍,罗青寻思了一下道:

    “小弟,这件事不妥啊!”

    “有何不妥?”

    “你是想要我们带来的那五百兵成为水手,然后驾驶着两艘海船出海做海贸?”

    “怎样?”

    “目标太大啊!”罗青皱着眉头道:“如果只是做一次还好,次数多了,难免会被人发现背后是你。不,一定会被人发现。到时候那些人在朝堂上弹劾你,陛下他……”

    “我只做一次!”罗信笑道。

    “那就好!”罗青送了一口气,然后又奇怪地问道:“只做一次,也不用将我们自己的人训练成水手啊,就算你用部堂大人的兵,只是做一次,部堂大人也不会说什么。”

    “实际上,我并不是做海贸!”罗信一边说着一边将桌子上的碗碟搬到了一边,然后从怀里取出了一张纸铺在了桌子上。

    “这是海图?”罗胜望了一眼桌子上的图纸,惊讶地脱口而出。

    “嗯!”罗信轻轻点头。

    “你从哪里弄来的?”

    闻听到罗信的话,罗青更加惊讶地问道,他在东南也呆了一段时间了,可是知道弄到一张海图很不容易,那些海盗之所以纵横海上,就是因为他们的海图更全,更细。但是,他看到罗信放在桌子上的海图包含的面积很大,而且很详细。这不由他不吃惊。

    “这是我画的!”

    “你画的?”罗青和罗胜两个人就更加惊奇了。

    罗青吞咽了一口口水道:“小弟,这个可是开不得玩笑,如果画错了,那事情就大了。”

    “放心,非常准。”

    罗信笃定地说道,心中暗道,这能够不准吗?这可是我按照后世的比例画出来的。伸出手指指着一个大岛道:

    “这个岛我给它起名为台湾。这个岛还是一个未开发的岛,海盗都应该没有发现它。所以在它的上面应该连海盗都没有,只有一些土著。我们就算要把这个海盗给占下来。”

    “占据一个海盗?”罗青和罗胜惊讶地望着罗信。

    “是!”罗信点头道:“大哥,堂兄。你们两个也应该知道,我们罗家在大明是没有什么根基的。我们不比那些世家,无论大明是不是改朝换代,朝堂那些当官的都是从那些世家中产生。而我们罗家,只要陛下一发怒,恐怕我们罗家就彻底消失了。

    你们也应该知道我如今的情况,说不定哪天,陛下就会下令把我给斩了。到时候我们罗家……”

    “小弟,陛下真的会?”

    罗信叹息了一声道:“陛下寿元不久,很大的可能是他不会将我留给他的儿子,他害怕他的儿子掌控不住我,让我也上演一出黄袍加身。”

    “那你占据这个岛是?”

    “作为我们罗家一个安身之地,也作为我们罗家一个兴旺之地。这么大的一个岛,而且岛上也有着土著,我们罗家完全可以在那里建国。”

    “建国?”罗青和罗胜的眼睛都亮了起来。

    “不错!”罗信点头道:“我已经招揽了五千能战之兵,随后便会陆续来到杭州。在他们来到这里之前,我需要你们两个在最短的时间内将那五百人训练成水手,能够掌控那两艘船,在开春的时候,王直会剿灭这个,这个,还有这个,这个……”

    罗信指着几个海岛道:“这些海岛上的海盗。我相信在剿灭的过程中,一定会有漏网之鱼。你们的目标就是将这些漏网的海盗堵截,抢了他们的船,将他们抓起来,编成自己的水军。然后便不再回来,然后你们就在海上成为一支新的海盗,在最短的时间内收编小股海盗。等着那五千能战之兵到达之后,你们就载着他们前往台湾岛,在那里建立我们真正的势力。所以,今日我要征求两位哥哥的意见。这个台湾岛必须牢牢掌握在我们罗家的手里,所以两位哥哥中必须有一个留在台湾,两位哥哥哪个肯去?”

    “我去!”罗青和罗胜几乎同时开口。

    罗信沉吟了一下道:“那就堂兄去吧。大哥也不会在东南呆太久,待我在东南站稳脚跟,我会将大哥调到北方。然后大哥便前往草原,将草原掌握在手中,让草原成为我们罗家的另一个势力。”

    “好!”罗青和罗胜的眼中都充满了兴奋。

    “大哥,你明日就回杭州。堂兄你和那五百袍泽留下,明日我会和胡宗宪打招呼。”

    “信弟,你放心。我这五百兵都是会水之人,只要胡宗宪的人肯教,我保证在半个月内将他们训练出来。只是……”

    “只是什么?”

    罗胜的脸上现出了为难之色道:“只是就算将那五百兵训练成了水手,也都是一些刚刚熟悉船只的水手,特别是他们对于海战还不熟,而且我们还只有一艘船。这如果碰上海盗的船只,只怕……只怕……”

    他说到这里,罗信和罗青心中都明白了,罗信的脸上也不由现出了忧虑之色。这五百兵可都是他和罗胜的心腹,一手训练出来的,如果就这样死了,这对罗家绝对是一个巨大的损失。不由目光忧虑地望向了罗信,却见到罗信的脸上带着自信的微笑,精神便不由一振。

    *

    求月票!求推荐票!

    *

    *(未完待续。)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