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明士 正文 第六百四十九章 合作

正文 第六百四十九章 合作

目录:明士| 作者:黄石翁| 类别:都市言情

    求订阅!

    *

    胡宗宪的心中又不平衡了,想之前自己做了多少许诺,这毛海峰都不信任自己,没有想到罗信一来,这毛海峰就完全信任了。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将心中的不平衡压了下去,脸上挤出一丝笑容道:

    “那毛公子看到了我们的诚意了吧?”

    “看到了!”毛海峰连连点头。

    “那是不是你们也应该拿出一点儿诚意?”

    毛海峰的眼中现出了一丝谨慎道:“部堂大人要我们拿出什么诚意?”

    胡宗宪将目光望向了罗信道:“不器,对于市舶司你可有计划?”

    罗信点点头道:“有了一些打算。”

    “那你准备在哪里建立码头?”

    “海宁!”

    胡宗宪略微寻思了一下道:“不错!”

    一旁的毛海峰却是一愣道:“为什么不在海边建立码头?”

    罗信淡淡一笑,倒是也没有瞒着毛海峰道:“安全!”

    毛海峰闻言脸上便露出了讪讪之色,然后不再言语,而就在这个时候,胡宗宪取出了一幅地图在桌子上展开,手指在几个海岛上点了点道:

    “这些岛屿都在进出海宁的要道上,所以想要在海宁开海,这几个海岛上的海盗就必须消灭。我们大明水军也不是消灭不了他们,但是我们要看到你们的诚意,当然也想要看看毛公子一直说的实力。我们之间合作没有问题,但是你们总得拿出实力证明一下。”

    一听到胡宗宪在怀疑他们的实力,毛海峰当即眉毛就拧了起来,站了起来道:

    “部堂大人,罗大人,你们放心。我这就回去,在最短的时间内将那里的海盗消灭,将航道给你们清理出来。”

    “好!”胡宗宪的脸上露出了笑容道:“只要你们消灭了那些海盗,本官也就有了理由向陛下进言,到时候你父亲一个水军总督的官跑步了。”

    一听到可以做官,毛海峰立刻又激动了起来道:“就这点儿事儿吧,那我就告辞了。两位大人就等着听好消息吧。”

    胡宗宪哈哈大笑道:“本官在总督府摆下庆功宴等你凯旋。”

    毛海峰匆匆地走了,胡宗宪心情大好,立刻命令下人准备酒席,要与罗信畅饮。罗信当然也不能够推辞,但是还没有等到酒菜上来,便又有人前来禀报,说那毛海峰又来了。胡宗宪和罗信神色都是一愣,胡宗宪便命人请毛海峰进来,不一会儿便见到毛海峰走了进来,满脑袋就是汗,朝着罗信就是一礼道:

    “大人,您老能给海峰写几个字吗?”

    一边说着一边双手将一把白面扇子递到了罗信的跟前,罗信看着他满头大汗,一脸渴求的模样,不由莞尔。想必这毛海峰离开了总督府之后,便是一路奔跑去买了这把扇子,想他一个海盗,却拿着一把扇子,心中更是觉得好笑,便转头对胡宗宪道:

    “麻烦部堂大人了。”

    胡宗宪的脸上也露出了笑容,拍了拍手,立刻命人笔墨侍候,罗信便在扇面上写了一首诗,然后对毛海峰道:

    “毛壮士可还满意?”

    “满意!满意!”毛海峰如获至宝地将扇子捧在手里,向着罗信和胡宗宪告辞,兴冲冲地向着门外走去,嘴里还忍不住地嘟囔着:

    “震死那帮日本孙子!”

    罗信从毛海峰的背影收回了目光,摇头笑道:“这毛海峰倒是一个妙人。”

    “哼,不过是一个目光短浅的人罢了。”胡宗宪冷哼了一声道。

    “不过,那王直可不是毛海峰。”如今罗信心中有了想法,便想要套套胡宗宪的计划。

    “不过是一个海盗头子罢了!”胡宗宪轻蔑地一笑道:“只要他灭了那几股海盗,他就走向了灭亡。”

    “哦?”罗信望向了胡宗宪。

    这个时候,各种菜肴已经流水一般地送了上来,胡宗宪得意一笑道:

    “如今王直是什么身份?可以说他就是海盗的大哥,类似盟主的身份。但是他一旦灭了那几股海盗,我立刻便会宣扬王直已经投奔了朝堂,协助朝堂灭掉海盗。那王直的身份便会立刻从海盗的大哥转变为朝廷的鹰犬,那些依附王直的海盗,立刻便会和王直反目成仇,海盗一旦内乱,那就是我们的机会。

    而且自从我担任总督以来,就大力整顿水军,如今我大明水军已经可堪一战,剿灭海盗和倭寇只是时间问题。”

    罗信此时也不由对胡宗宪心生敬佩,不由赞道:“好计谋。”

    胡宗宪收敛了脸上的笑容,诚恳地对罗信道:“不器,等我灭掉了海盗和倭寇,恐怕也就是我离开东南回京之时,到时候还希望不器在陛下面前为老哥美言几句。”

    罗信闻听,沉吟了一下道:“不妥,我看到时候不器还是弹劾老哥你一本吧。”

    胡宗宪闻言一愣,继而便反应了过来,嘉靖帝最讲究平衡,罗信弹劾他,证明他和罗信之间有矛盾,这让嘉靖帝只会高兴。如果罗信真的为他美言,恐怕他和罗信都危险了。当下大笑道:

    “对!对!弹劾,一定要弹劾!不器,老哥敬你一杯。”

    “不器敬老哥!”

    “请!”

    “请!”

    两个人一饮而尽,接着便放声大笑。此时胡宗宪对于罗信完全放下了戒心,他知道以如今罗信功高盖主的身份,就是自己送给他功劳,罗信也也不敢要。所以对于自己的计划倒是没有丝毫的隐瞒。

    两个人谈谈说说,酒过三巡,胡宗宪突然道:“不器,这市舶司虽然是一滩浑水,会遭受到豪强世家,甚至是朝中大员的抵制和暗算,但是却也是一块肥肉啊,不器就没有想过从中分一杯羹?”

    罗信望向了胡宗宪,他从胡宗宪的眼中看到了贪婪。心中不禁摇头,胡宗宪从东南已经搜刮了不知道多少银子,如今又看上了市舶司,他就不想想他未来的命运?他就不想想嘉靖帝会杀他?

    罗信不可能让胡宗宪插手市舶司,但是也不能够不给胡宗宪一点肉吃,略微思索了一下,便道:

    “市舶司,陛下盯得紧啊,不器小心翼翼都怕有所失误,哪里还敢在市舶司上分一杯羹?”

    胡宗宪的目光中就现出了失望,随后便听到罗信接着说道:

    “不过,给自己提供一点儿便利倒是应该的,呵呵……”

    “什么样的便利?”胡宗宪目光就是一亮。

    罗信心中一动,一道亮光从心中闪过,立刻朝着胡宗宪拱手道:

    “这件事情还要麻烦老哥你啊!”

    “什么事,你说!老哥能够帮到的,绝不推辞。”

    罗信压低了声音道:“老哥,造船的工匠都掌握在你的手中吧?”

    胡宗宪略微沉思了一下,紧接着就是目光一亮道:

    “不器,你是想要做海上贸易?”

    “当然做啊!”

    “我们合作如何?”

    “如何合作?”

    “我出船出人,你出钱出货,负责和那些藩国打交道,我们五五分成。”

    罗信心中便鄙视胡宗宪,如今水军都在胡宗宪的掌握之中,出船出人,这都是顺手的事情,却让自己又出钱,又出货,而且还负责和藩国打交道,最后还五五分成,便宜都让他赚去了,这个人真是贪婪的很。

    罗信自然不会答应,不过胡宗宪提出了合作,却让他心中一动,轻声问道:

    “老哥,你能够出几条船?”

    胡宗宪略微寻思了一下,伸出了一个巴掌道:“五条大船。”

    罗信沉吟了一下道:“大哥,你也知道我罗家的家底,可以说就是没有家底,几年前我罗家还在上林村务农,可谓一贫如洗。壮大家族一直是不器心中所想,所以不器需要独立的生意。你看这样好不好,你送给我两条大船,我负责出人,你负责帮我训练水手,然后我们各自做各自的生意。当然,大哥不用出钱,也不用出货,更不用和藩国打交道,你那三条船的生意,不器会派人给你打理好,大哥只要等着收钱就好。”

    胡宗宪直直地盯着罗信道:“不器,那些大船都是属于水军,闲时的时候用它们做些生意未尝不可,但是彻底送给你,这个老哥可不敢啊!”

    罗信便淡淡一笑道:“大哥,不器想要壮大家族,就必须拥有属于自己的力量,这方面我想老哥一定理解。”

    “理解是理解,但是……”

    “老哥!”罗信打断了胡宗宪的话道:“军中的那些事儿,您就不要糊弄我了。只要出趟海,然后说那些船被海盗抢了,又有谁会说什么?老哥,我只要两条船,这份情不器记下。”

    胡宗宪微微皱起了眉头,事实上正如罗信所说的那样,如今胡宗宪在东南一手遮天,别说是两条船,就是五条船送给罗信,也能够遮盖过去,没有人会发现。而且他久在东南,对于海上贸易非常清楚。一旦罗信的市舶司运转起来,那绝对是财源滚滚。到时候罗信给他出货,和藩国打交道,那绝对会在顿时间内成为巨富。

    但是,他有一点想不明白,他原本是准备出五条船,有这五条船就可以形成一个船队了,行驶在海上,倒也不怕海盗。而且到那个时候,或是已经将最大的海盗头子王直打残了,或是招降了王直,无论哪种情况,都不会再有危险。

    但是,罗信只要两条船,两条船能够干什么?就算帮助罗信训练了水手,到了海上,还不是给海盗抢的?

    但是他看到了罗信的神色十分坚定,他搞不清楚罗信究竟想的是什么,可是又不舍得拒绝罗信。他可以想象,一旦拒绝了罗信,两个人合作不仅结束了,而且两个人之间会产生隔阂,他如今非常清楚自己的局势,明面看着是他在东南一手遮天,封疆大吏,但是随时会被嘉靖帝罢官,甚至杀掉。而罗信却能够在嘉靖帝的忌惮中游刃有余,所以他需要罗信的帮助。想了一下,竖起了一根手指试探道:

    “一条!”

    罗信摇了摇头道:“老哥,一条船出海,那不是给海盗送礼吗?”

    胡宗宪心中暗道:“两条船那也是给海盗送礼。”

    当下有沉思了一会儿,心中也升起了一丝无奈。他在东南是搜刮了很多银子,但是这些银子的绝大部分却都在当初都送给了严嵩,如今他的身上并没有多少钱财了。但是他有必须给朝中大员送礼,送大礼。只是为了那些朝中大员能够在嘉靖帝面前为他美言,让嘉靖帝给他留一条后路。这就需要大量的钱财,而且如今再在东南搜刮已经不现实了,东南已经被他搜刮得差不多了。想要在短时间内获取大量的钱财,唯有海上贸易,而做海上贸易,罗信这个掌管市舶司的人,有着得天独厚的优势。最终一咬牙道:

    “好,老哥就送给你两条大船,并且为你训练水手。”

    “多谢老哥!”

    罗信没有立刻返回杭州,住在了总督府。他写了一封信让万大权派人去送给罗青和罗胜,让他们两个立刻带着五百心腹前来总督府。然后穿着便服离开了总督府,走上了苏州的街头。

    万大权也是一身便服跟在罗信的身后,给人感觉,就像一个书生带着一个家丁在游玩。在他们的身后,身前,身左,身右还有着数十个士兵扮作了普通人的模样,一副和罗信不认识的模样。

    大街上人流熙熙攘攘,各种门店一间挨着一间,罗信走马观花,他发现在苏州卖丝绸的门店很多。如此多贩卖丝绸的店铺,这些丝绸从哪里来?

    罗信走走停停,路过了一家大门,大门敞开,门上一块匾额,上面四个大字:

    八方镖局。

    罗信的嘴角便浮现起一丝笑容,回头对万大权低声说了几句,然后继续向前走去。万大权隐蔽地坐了个手势,走在旁边的一个商人便若无其事的靠了过来,万大权脚步不停地低声说了几句,两个人便迅速地分开。

    *

    求月票!求推荐票!

    *

    *(未完待续。)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