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明士 正文 第六百四十八章 毛海峰

正文 第六百四十八章 毛海峰

目录:明士| 作者:黄石翁| 类别:都市言情

    求订阅!

    *

    “嘿嘿嘿……”罗青和罗胜一起干笑着。

    罗信便摇头苦笑道:“我现在哪里有那个心思?”

    闻听到罗信的话,两个人神色一整,罗青压低了声音道:

    “小弟,事情真的有那么言重?”

    罗信略微沉吟了一下道:“也没有那么言重,不过也不可掉以轻心,要时刻做好准备。你们两个的手下有多少人是心腹?”

    罗青和罗信对视了一眼,罗青低声道:“一千,我能够拉走一千人。”

    “好!”罗信精神一振道:“有了这一千人,最起码能够保证你们两个人安全。”

    “可是……”罗青皱着眉头道:“我们这里距离草原十分遥远,如果一旦出事,我们想要前往草原很困难。”

    罗信点点头,眉头也深深地皱了起来,突然他心中一动,他想起来一个大岛。

    “台湾!”

    这个时候台湾岛应该还没有被发现,就是被发现了,大概也就是一些海盗。如果能够把台湾给占下来,罗家便有了一个真正的落脚地。

    不过……

    想要占据台湾,那就必须要有海船,大明的海军就不要想了。罗信不可能插手海军,一旦插手海军,嘉靖帝恐怕会立刻对付他。大明的海军不能够动……

    那就是只有抢海盗的船了!

    如此说来,我还真是要参与到胡宗宪的抗倭之中了。

    罗信不仅有些头疼地揉了揉眉头,望向了罗青道:“你那一千人会水吗?”

    罗青便笑道:“住在东南的人,怎么可能不会水?”

    “会使船吗?”

    “这个……好像不会……不过也说不定。”

    “你明日在你那一千人当中调查一下,谁会使船?”

    “好!”罗青立刻点头,他也没有问罗信原因,他已经习惯了罗信说什么,他就去做什么。

    “你们认识海盗吗?”

    罗青和罗胜便是一愣,随后一起摇头。罗信又问道:

    “那你们两个知道那些海盗的分布吗?就是他们的落脚地吗?”

    “倒是知道两个!”罗青道。

    罗信心中一喜道:“哪两个?在什么地方?”

    “那是两个小股海盗,每股海盗也只有几百人,几条船。距离海岸大约几百里外的两座小岛上。实际上在那一片有很多岛屿,还有很多小股海盗盘踞在那里,只不过我们还没有摸清楚他们盘踞的具体位置。”

    “你们又不是水军,怎么会知道的如此清楚?”罗信好奇地问道。

    “我有一个朋友在水军。”

    罗信沉吟了一下道:“这件事情先放放吧。”

    “小弟,你准备什么时候开海?”

    “不急!”罗信笑道:“现在还没有出正月,按照惯例,要出了正月才开衙,这些日子我先了解一下情况。大哥,能够弄到海船吗?”

    “这个……要是花钱买倒是能够买到,不过很贵。”

    罗信点点头,心中有些为难,此时的罗信身上也没有多少钱。心思转了一下道:

    “你那个水军的朋友是做什么的?”

    “是一个水军裨将,掌管一条船。”

    “把他的具体情况说说。”

    “他也是老军户,原本水军的日子很不好过,不过胡部堂掌管东南之后,大力整顿水军,如今日子好过多了。”

    “嗯!”罗信点点头道:“找机会多和水军接触,看看能不能拉一些人过来。找那些没有家眷的破落户。”

    “好!这件事并不难,虽然如今水军的日子好过了一些,但是也就是那么回事儿,还是苦的紧。”

    三兄弟一直喝到了晚上,罗信这才回到了自己的府中。第二天还想着等着戚继光来,看看这位抗倭英雄长得什么样,但是一大早便有胡宗宪派来的人,请罗信前往苏州。

    罗信当即便明白,这是胡宗宪安排好了,要见王直的干儿子毛海峰,便收拾了一下,乘坐着马车,带着卫队直奔苏州而去。

    一路畅通无阻地进入到总督府,进入到大堂之内,便见到大堂内只有两个人,一个是胡宗宪,一个是一个三十岁左右的大汉,省得十分高大魁梧,见到罗信进来,胡宗宪便站了起来,见到胡宗宪站了起来,那毛海峰也不情不愿地站了起来。

    “不器,过来做!”胡宗宪热情地打着招呼。罗信和胡宗宪打完招呼,便落座,然后望向了毛海峰,而此时的毛海峰也在上下打量着罗信。然后皱起了眉头道:

    “你就是京城派来掌管市舶司的官?”

    罗信便望向了胡宗宪,胡宗宪便耸了耸肩,那意思是告诉罗信,他并没有和毛海峰说过罗信的身份。罗信心中便觉得好笑,看来这胡宗宪对自己还是不服啊,上次给了自己一次下马威,但是经过自己的一番说辞,不仅化解了他的下马威,还让胡宗宪在自己的面前显得气势不足。这让胡宗宪心中十分不舒服,感觉到在他和罗信之间,似乎他胡宗宪并没有掌握主动,一个强势习惯的人,自然是想要掌握主动,这是想要借着海盗来给自己的一个难看,夺回主动权,最起码在气势上要压倒罗信,让罗信知道,这是在谁的地盘上。

    明白了胡宗宪的心思,罗信好笑之余,也决定认真对待这件事情,此时他的观点和之前已经不同,之前对于抗倭之事,他只想有多远就躲多远,但是昨日想起了台湾之事,便想着做一些布局。对于海盗,罗信前世也有着研究,特别是研究过大明时期的海盗,因为抗倭这一段历史在大明事情是非常重要的一段历史。所以,他对于这个时期的海盗十分了解,别看他们凶恶,但是终年漂泊在大海上,他们对于陆地有着无法想象的向往。而且因为大明这个时期对于读书人的过分渲染,就是海盗对于读书人在潜意识中也有着一种尊重,特别是对于大学问家,甚至有着一丝畏惧。所以,罗信并没有接他的话,只是有些倨傲地轻轻地点了点头。

    毛海峰之所以有些看不上罗信,那就是因为罗信实在是太年轻了,在他看来,罗信还只是一个小孩子,如果在船上,想罗信这个年龄,还是最低等的水手。这样的年纪放在大明官场,又会是一个多大的官?

    但是,罗信倨傲的态度反而让毛海峰的态度认真了一点儿,在他心中认为,越大的官就应该越倨傲。不倨傲的人会是官吗?

    但是,罗信的年龄实在是太年轻了,这样年轻的年龄,实在是让毛海峰感觉不到信任。不由将目光望向了胡宗宪,心中暗道:

    “难道是胡宗宪随便找了一个人糊弄我?”

    他为人虽粗,但是却不代表他笨。更何况,他的义父王直已经提醒过他,大明官员狡猾的很,不要轻易上当。而且他也知道当初正是他的义父上了当,曾经差点儿死在了大明官兵的手中。所以他的心中立刻怀疑了起来。不过,他倒是不怕,因为他的义父王直和他说过,只要王直没有上岸,被大明官府抓住,毛海峰就算是在岸上再嚣张,也不会被抓。所以,当他看到胡宗宪老神在在的模样,心中便有气,只是胡宗宪毕竟位高权重,虽然他知道王直只要不被抓,胡宗宪也不会把他怎么样,但是心中还是有些畏惧。一旦胡宗宪最终撕破脸,那个时候就不会在乎他。便将目光望向了罗信,眼中毫不掩饰自己的轻视道:

    “把官印给我看看。”

    “你不够资格!”罗信淡淡地说道,一个破海盗就想要看罗信的官印,把罗信当作了什么?

    毛海峰便坐直了身子,拧着眉头道:“那就是没得谈了?”

    一旁的胡宗宪便皱起了眉头,他没有想到毛海峰这么盛气凌人,以前见到自己也不是这个样子啊?眼看着事情就要谈崩,他的心中便焦急了起来,刚想要开口,便听到罗信淡淡地说道:

    “谈也由你,不谈也由你。什么时候想谈了,就来找我罗信。”

    毛海峰神色就是一愣,他感觉罗信这个名字太熟悉了,只是一时想不起来。不过,只是几个呼吸的时间便想起来罗信是谁了,腾的一声站了起来,望着罗信道:

    “你就是那个写过《孔孟合璧》的大儒,大明的军神?”

    这次反倒是轮到罗信一愣道:“你看过我写的《孔孟合璧》?”

    毛海峰登时满脸通红,手足无措,呐呐地说道:“没……没看过……听说过……”

    罗信心中轻叹了一声,这大明实在是把文人捧到了一个极高的位置,就连一个海盗见到自己,第一个提出来的也是自己的文人的身份,而不是自己武侯的身份。只是他脸上的神色依旧淡淡地说道:

    “好了,既然毛壮士今日不想谈,那就改日吧。”

    话落,罗信便准备站起来,却见到那毛海峰连连摆手道:“不不不!谈……谈……”

    罗信将刚刚抬起的屁股有坐实了下去,抬手一指椅子道:“那就坐下谈吧。”

    “哎!”

    毛海峰有些局促地坐下,目光敬畏地望着罗信。一旁的胡宗宪此时心中很不是滋味,按道理说,胡宗宪如今可是一品大员,而罗信才是五品,但是他却从来没有在毛海峰的眼中看到过此时流露出来的那种敬畏。他心中知道毛海峰对罗信的敬畏,不是因为罗信是军神。这些海盗十分悍勇,如果罗信只是有着军神的身份,毛海峰还真就不怕,海盗的信念就是,你说厉害,不行。一切都要打过再说。

    毛海峰之所以对罗信敬畏,那就是因为罗信大儒的身份。这是胡宗宪无法相比的,虽然他也是进士出身,但是却不是状元,更不是大儒。只是心中这份嫉妒很快就隐藏了下去,他知道此时需要罗信的帮忙,便平静了情绪坐在一旁观看。毛海峰此时的神态已经完全不同,再也没有了嚣张和对罗信的不屑,换上了敬畏的神色望着罗信道:

    “早知道是您老,我哪里敢说那样的混账话,还请您老赎罪。”

    罗信总觉得奇怪,就算大明重文轻武,一个海盗也不会这么敬畏文人吧?便问道:

    “你们在海外也经常听到我吗?”

    “当然啊!”毛海峰一下子又激动了起来道:“您老可不知道,如今您的名声早就传到了日本,特别是您的《阳林诗词集》在日本可是家喻户晓啊!”

    罗信点点头明白了,别看在大明闹倭寇,但是日本还是异常地崇拜大明文化,而自己的那些诗词无一不是经典,能够在日本引起轰动,也不稀奇。

    罗信的心中一松,看来这次谈判,自己的身份倒是起了很重要的作用。只是自己之前已经和胡宗宪说过,自己并不想参与到抗倭之中,来这里也只是给胡宗宪撑场子,告诉毛海峰大明确实要开海了。看如今毛海峰的样子,是已经相信了,如果自己直接参与谈判,反倒是令胡宗宪产生怀疑,便转首望向了胡宗宪道:

    “部堂大人,如今下官已经证明了朝堂开海的决心,下官的任务也完成了。”

    看到罗信有离开的意思,胡宗宪连忙摆手道:“不器,不要急。你坐着,我和毛公子谈谈。”

    罗信便点点头,微微垂下眼帘,不再言语。那边的毛海峰看了看罗信,又看了看胡宗宪,再度将目光望向了罗信道:

    “罗大人,您……不和他们谈?”

    罗信抬起眼帘,淡淡一笑道:“毛壮士,本官来杭州只是为了开海,其余的事情不在本官职权范围之内。当然,毛公子和部堂大人谈完之后,想要和本官谈开海之事,本官欢迎。”

    “好吧!”毛海峰愣怔了一会儿,然后才转向胡宗宪道:“部堂大人,海峰已经和您说过,只要朝廷开海,我们愿意归附,并且全力协助朝廷消灭倭寇。”

    胡宗宪眼睛微微一眯道:“毛公子,如今罗大人已经来了,就是带着陛下的旨意来开海的。想必罗大人的身份你应该信得过。”

    “信得过,信得过!”毛海峰连连点头,还没有忘记转头朝着罗信露齿一笑。

    *

    求月票!求推荐票!

    *

    *(未完待续。)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