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明士 正文 第六百四十三章 行路难

正文 第六百四十三章 行路难

目录:明士| 作者:黄石翁| 类别:都市言情

    万分感谢花笑云同学(500)的打赏!

    *

    那个商人后退了两步,然后便转身离去,脸上露出了讥讽之色,心中暗道:

    “真是胆小如鼠!”

    “大权,靠边!”

    “是,侯爷!”

    万大权命令队伍靠到了队伍的旁边,此时罗信已经下了马车,站在路旁。万大权来到了罗信的面前,期期艾艾地想要说什么,但是却是一副不敢说的模样。罗信便道:

    “有屁就放!”

    “是,侯爷!”万大权的神色依旧期期艾艾道:“侯爷,如果前方真的有盗匪,我们让那些商人探路,是不是……是不是……”

    “是不是本侯心黑,草菅人命?”罗信脸一****。

    “不是……只是……”

    “放心吧!”罗信走到车厢旁取过了一个木盒,打开木盒,里面躺着那个张道源当初送给他的千里镜,将千里镜拿在手中道:

    “就算那里有人伏击,也不是盗匪。”

    “不是盗匪?”

    “嗯!”罗信点头道:“是专门伏击我们的人,他们不见到我们,是不会出击的。所以我让那些商人先走,免得跟在我们的后面,一旦打起来,殃及池鱼。”

    罗信拿起了千里镜向着道路两旁的山上张望着,两步的山头并不高,大约也就百多米高的样子,在两扇包夹中的道路有大约五百米长左右。两侧的山上都是茂密的树木,罗信看了半天,直到那些商人安全地通过了那条路之后,他也没有发现什么。

    但是,罗信却知道,自己没有发现什么,却不意味着那上面没有人,因为树木太茂密,那些人如果躲在里面不动,就算自己有千里镜也不会发现。

    “侯爷,我们怎么办?”万大权轻声问道。

    “大权,如果是你在这里伏击本侯,你会怎么做?”罗信望着前方漫不经心地问道。

    万大权脸色就是一紧道:“属下怎么敢伏击侯爷……”

    罗信哭笑不得地说道:“我只是打个比方,赶紧说,怎么离开了战场,胆子都变小了?”

    “是,侯爷!”万大权想了一下道:“火攻,等侯爷的队伍走到中间,然后用火攻封住道路的两头,之后就可以任意射杀了。”

    “不错!”罗信也严肃地点头。

    此时,已经穿过了那条路的商人,回头望向了罗信的队伍,见到罗信他们还没有动,他不由讥笑了两声道:

    “还真是胆子小啊!这样的人除了起伏百姓,还能够干什么?”

    道路的这边,罗信望着万大权道:“如果此时在两旁的山上真的有人像你那样伏击我,你觉得应该怎么办?”

    万大权立刻就严肃了起来,他知道这是罗信对他的考核,如果能够通过考核,他跟着罗信会前途无量。如果通不过考核,就算现在罗信不把他换来下,等着发现了新的人才,也会把他给换下来,认真思索了一下道:

    “走山脊,先把那些人给赶出来。”

    “不错!”罗信欣慰点头道:“去做吧,把人都带走。”

    “侯爷你……”

    罗信淡淡一笑道:“只要我不进入伏击圈,他们还不能够把我怎样。大庆,马!”

    “是!”

    鲁大庆牵过来两匹马,罗信翻身上马,又接过了长刀。鲁大庆也翻身上马,手中握着铁棍,此时那里还有一个书童的模样,威风凛凛,杀气腾腾。

    万大权只是犹豫了一下,便没有再劝罗信。他对罗信十分敬佩,而且也认为只要罗信不进入伏击圈,就凭一些乌合之众,没有人能够威胁到罗信。所以,他很快便将一百个士兵分成了两队,每队五十个人,向着两个山脊进发。

    罗信骑在马上,站在山路的中央,向着前方望去。见到王大全等人很快便来到了山脚下,手持盾牌,飞快地向着山脊之上逼进。

    山顶寂静无声,当万大权他们来到了半山腰的时候,上面突然射出了箭矢。

    “果然有埋伏!”

    罗信淡淡地一笑,他对万大权他们并不担心。一方面,万大权他们都是久经沙场的老兵,作战的经验十分丰富,根本就不是乌合之众能够相比的。甚至罗信认为,在东南就是真正的官兵也不是万大权他们的对手,或者只有戚继光的戚家军可以和万大权他们一拼,如果双方人数相等的话,就是戚家军也未必是万大权他们这些老兵的对手。另一方面,罗信可是在这些护卫的身上下了本钱,盔甲和兵刃都是高级货,只有对方的人数不超过一千人,万大权这一百人就可以战而胜之。

    而且,罗信也不相信这里会有埋伏一千人。

    果然,万大权他们借助树木的掩护,飞快地接近山头。那些箭矢射在了盾牌上,便纷纷地被反弹了出去。

    很快,万大权他们就距离山头不超过十米,便听到山头发了一声喊,那些人竟然从山头的另一边逃跑了。

    “驾!”

    罗信猛一催马,向着山道就冲了过去。他已经看到,那些伏击他的人逃跑的速度很快,分明就是江湖人的身法,如今万大权他们没有马,根本就追不上那些江湖人。所以罗信便催马冲了上去。

    罗信分析得没有错,伏击他的就是一些江湖人,他们看到自己射出的箭矢竟然没有伤到万大权他们一个人,而且见到万大权他们动作的迅速,身上散发出来的杀气,便知道不是对手,而且他们人数有不多,加起来也不过六十几个人。在这种情况下,还如何不跑?

    在上面的人逃跑不到三息的时间,万大权他们已经冲上了山头。万大权也是一个经验丰富的人,只是看了一下,便知道自己等人追不上,但是却不慌不忙,摘下了弓箭,向着那些逃跑的江湖人****而去。与此同时,那些老兵也都纷纷射出了箭矢。

    “嗖嗖嗖……”

    “啊啊啊……”

    弓弦响处,发出了一声声惨叫,瞬间便有十几个人摔倒了地上,顺着山道滚了下去。剩下的人更是发疯地向着山下跑去,把吃奶的劲儿都使了出来。

    山下的罗信听到了山上的弓弦声,脸上现出了赞赏之色,待他冲出了山道,便见到跑下山来的人也只剩下十几个人,余下的都被万大权他们射杀了。

    此时那些商人早已经跑到了路边,战战兢兢地站在那里,一些护卫手持着兵器,戒备地望着那十几个人。但是,那十几个人此时哪里还有时间搭理他们,如同风一般地向着山下的一处树林跑去。

    “砰……”

    罗信催马已经冲到了一个人的身后,他没有用刀刃去砍,而是用刀背在那个人的腿上一扫,耳边就听到“咔擦”一声,那人便惨叫了一声,倒在了地上,哀嚎翻滚。而罗信的马已经冲了出去,连续地击倒了五个人,剩下的九个人便已经冲进了树林,罗信艺高人胆大,催马也冲了进去,这才发现在树林里面藏着一群马,剩下的那九个人纷纷跳上马,然后向着树林外冲了出去。但是最终冲出树林的只有五个人,剩下的四个人都被罗信打在了马下,甚至有两个人还没有来得及跳上马,就被罗信打倒,一个人刚刚跳上马,还没有坐稳,便被罗信一刀扫了下来,另外一个则是刚刚跑了几步,便被罗信追上扫了下来。

    罗信催马冲出了树林,却见到树林外面,鲁大庆已经打倒了三个人,只剩下两个人已经跑出去五十多米。罗信冷哼了一声,一催战马向着那两个人追了过去。

    罗信胯下马那可是真正的良驹,岂是那两个江湖人胯下的破马可比?

    只是十几个呼吸的时间,便追了一个首尾相连。此时那两个杀手一前一后,在山道上狂奔,听到背后的马蹄声,后面的那个杀手将牙一咬,眼中释放出凶光,反手一刀向着罗信劈了过去。他手中的拿的是短刀,罗信手中拿的是长刀,他刚刚转身,那一刀还没有完全劈下去,眼前便是一道寒芒,罗信的身形已经从他的身旁冲了过去,轮起手中长刀向着最后一个杀手劈了下去。

    那个杀手已经有了准备,翻身举刀向着罗信迎了上去。

    “当……”

    他手中的刀便被劈成了两半,罗信一刀斩下,身形便从一侧冲了出去,在他的身后,最先被罗信斩杀的那个人的脑袋这个时候才从脖颈上滚落,无头的尸体从马上掉落了下来,第二个人都眉心处出现了一道血线,然后那道血线迅速的蔓延,身体从中间裂成了两半,掉落在马下。

    罗信勒住战马,向着两边的山上望去,便见到万大权他们在这个时候才冲了下来,便宏声喝道:

    “把没死的抓过来。”

    万大权应了一声,便带着人去抓那些没有死,但是却已经残废的人。罗信望着路边的那些商人道:

    “你们可以走了!”

    那些商人闻言便是大喜,一个个纷纷上车的上车,上马的上马,很快便走了一空。而这个时候,万大权已经将没有死的人抓到了罗信的跟前,除了罗信打伤的人,还有几个是被万大权他们射伤,竟然有十七个人。罗信目光扫过他们,对万大权道:

    “把他们分开审问!”

    “是,侯爷!”

    万大权一挥手,便将十七个人分开开始审问。大约两刻钟之后,万大权来到了罗信的跟前道:

    “侯爷,他们只是一个山寨的马贼,一个月前,有一个人拿着五万两银票找到了他们,让他们来伏杀侯爷。他们不认识那个人,但是那个人说只有完成了这个任务,他还会给他们五万两银子,所以他们就来了。”

    罗信皱了皱眉头道:“他们就没有想到抢了那个人的银子?”

    “他们说那个人的武功很高,他们曾经这样想过,也这样做过,但是那个人轻易地就逃走了,然后又回来了。所以他们最终同意了那个人雇佣。”

    罗信皱起了眉头,脸色已经阴沉了下来。

    “侯爷,那个人会是谁?您能够推测出来吗?”

    “还能够是谁?”罗信舒展开眉头,淡淡地说道:“不过就是那些不想要我去东南的人罢了。我偏要去会会他们,砸了他们的饭碗。”

    “侯爷,这些人?”

    “杀了!”罗信淡淡地说道:“派个人去最近的衙门,将这件事情告诉他们。”

    “是,侯爷!”

    万大权很快将那十七个人处理了,然后又派人回去路的那边,将罗信的马车赶了过来,罗信跳下马,进入到车厢之内,队伍再次向着苏州的方向行去。

    两天后。

    罗信一行人进入到苏州城。径直去了苏州驿站住下,罗信看了看天色,此时已经近黄昏时分。便熄灭了立刻前往摆放胡宗宪的念头,准备明天一早去东南总督衙门。

    通过这次刺杀,让罗信心中警惕了起来。虽然他还不知道刺杀自己的人的身份,但是却知道范围,无非就是那些世家豪强,或者倭寇,当然也很可能是海盗。

    自己还没有上任,对方救已经开始了对自己的刺杀,可见对方非常不愿意见到自己出现在杭州。

    而且对他的刺杀一次比一次厉害,所以罗信必须尽快有一支军队,他相信嘉靖帝的旨意已经到了胡宗宪那里,所以他要去向胡宗宪要一支军队。另外,他必须尽快剿灭倭寇。原本他以为自己过来只是经营市舶司就行了,就算那些豪强世家勾结倭寇想要害他,也不会太明目张胆。但是如今他知道自己错了,对方都敢明目张胆地伏击他了,说不定在以后会有更大规模的伏击。

    那么,更大规模的伏击会是什么?

    倭寇!

    倭寇也曾经有数次攻击大明的城池,而且还有过攻破城池,屠城的事情发生,当然,罗信所在的杭州城不是那么好攻破的,但是如此一来,罗信便如同被禁足在杭州城,而不敢出去。他相信自己一旦进入到杭州城之后,便会立刻被监视起来,他的一举一动都会被探查得一清二楚,一旦离开了杭州城,消息便会立刻被传出去,到时候来个几千倭寇将他包围起来,那结果没有人敢预料。

    所以,必须剿灭倭寇,而在东南拥有剿灭倭寇力量的只有胡宗宪。所以他必须劝说胡宗宪剿灭倭寇,否则他觉得自己经营市舶司的局面很难打开,而且时时刻刻有着生命危险。

    *

    求月票!求推荐票!

    *

    *(未完待续。)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