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明士 正文 第六百四十二章 伏击

正文 第六百四十二章 伏击

目录:明士| 作者:黄石翁| 类别:都市言情

    万分感谢《火之意志》的文文同学的打赏!

    *

    “我没事!”罗信轻声道。

    听到罗信没有事,万大权这才松了一口气,转头对那些护卫喝骂道:

    “还不给我追?蠢货!”

    “算了!”罗信摇了摇头道:“你们已经追不上了。”

    万大权等人的脸色就腾地一声变得通红,一个个低着头不敢去看罗信。万大权突然抬起头道:

    “大人,请您回屋,不要站在墙头上,这里危险。”

    罗信看了万大权一眼,万大权脸色一红。这才想起若不是罗信一身武艺,恐怕这个时候早已经被杀手杀死了。杀手还是罗信先发现的,而他们一个个睡得却像死猪似的,就是站岗的人都没有发现杀手。想到这里,他便将充满杀气的眼睛瞪向了那几个站岗的护卫。

    “噗通!”那几个站岗的护卫就跪在了地上,握着刀就向着自己的脖子抹去。

    “算了!”罗信的声音及时的响起,那几个护卫的手就是一顿,罗信望着他们说道:

    “江湖人的诡异不是你们能够防得住的,以后多加警惕!”

    “谢侯爷!”那几个护卫站了起来,低着头站在那里,脸上满是羞愧。

    “我们有多少斥候?”罗信望向了万大权。

    “八个!”万大权立刻回道。

    “秘密派出四个斥候,在外面监视驿站,不要动手,只要知道目标是谁就好。”

    “是,大人!”

    万大权立刻叫来了四个斥候,低声吩咐了几句,那四个斥候的身影很快就消失在夜色之中。罗信来到了窗户前,弯腰从地面捡起来一个竹筒,便知道这是迷香,将迷香扔给了跟在身旁的万大权,回到了自己的房间,万大权跟着进入到房间,期期艾艾地道:

    “侯爷……”

    罗信便摆摆手道:“这件事情不怪你,是刺客的武艺太高。”

    罗信的话刚落,便见到一个护卫走了进来施礼道:“侯爷,驿站的官员求见。”

    “告诉他们没事了!”

    “是!侯爷!”那个护卫退了出去。

    “侯爷!”万大权心中一动道:“那个刺客很可能就隐藏在驿站之中,我们逐门逐户地搜。”

    罗信朝着他一瞪眼道:“你脑袋是榆木疙瘩吗?这驿站之中居住的都是大明官员,你让我逐门逐户地去搜?宣扬出去,本侯在大明官场还有立足之地吗?”

    “这……”

    “好了!以后多加警惕就是了,你下去吧。”

    “是,侯爷!”

    万大权退了出去,罗信看了看破碎的窗户,摇了摇头,推门走了出去。便见到万大权站在外面,代替了护卫亲自在那里值哨,见到罗信出来,急忙施礼道:

    “侯爷!”

    “给我找个房间。”

    “是!侯爷!”这个时候万大权也反应了过来,急忙带路来到了一个房间,罗信走进房间道:

    “给我沏壶茶!”

    “是,侯爷!”

    罗信坐在桌前,手中捧着一杯茶。想一想心中就是一凛,如果不是今夜心中事情繁杂,睡不着,一遍一遍的起夜,恐怕自己早就被那个杀手迷昏,然后给杀了。

    说来也是巧合,罗信在最后一次起夜的时候,感觉到口渴,便来到桌前喝茶,感觉到气闷,便想着推开窗户透透气,但是当他将目光望向窗户的时候,便发现了窗户上的那个小洞。当即心中就是一凛,对于这种江湖手段,罗信在前世看各种小说可是看到过不少,立刻便知道有人要杀自己。但是又怕自己贸然出去,惊了刺客,让刺客跑了,所以罗信便像之前一样回到了床上,只是这次他并没有躺在床上,而是坐在床上,双脚踏在地上,随时准备冲出去,手中更是拿出了一柄匕首,紧盯着窗户,这才有了后面发生的事情。

    如此折腾,眼看着天就要亮了,罗信也感觉到困乏,想着经历了刚才刺杀的事情,应该不会再有刺客来了,罗信便将一柄长剑放在了枕头底下,合衣躺在了床上睡去。

    再说卢芳,自从他那两个手下离开之后,他便坐在桌前静静地等待着。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自己的两个手下还没有回来,而且罗信那边也没有丝毫的动静,他渐渐地沉不住起来,脸上渐渐地现出了焦躁之色。到了后来,他已经坐不住了,站起身形在地上来回走动着。

    抬头看看天色,已经是近四更天了,但是他的两个手下却依旧没有回来,罗信那边也没有动静,这让他的心越来越不安,正当他的忍耐已经快要到极致的时候,猛然听到了罗信的院落中传来了嘈杂声。他一步就窜到了窗户前,想要推开窗户张望,但是手都摸到了窗户的时候,却停了下来,慢慢地收回手,负手站在那里,竖起耳朵倾听着。

    过了不到一刻钟的时间,罗信那边寂静了下来。但是却没有见到他的两个手下回来,这让他的心悬了起来。而边听到了驿站内传来的声音,他知道是有人出来,便也转身来到了门前,推门走了出去,便看到驿站内不少官员都走了出来,一个个低声议论着。

    “于兄,你刚才听到了什么?”

    “我好像听到了有刺客。”

    “难道有人要刺杀罗侯?”

    “…………”

    卢芳的目光一凝,他看到了驿站的那个驿长正慌张地向着罗信的院落走去,略微沉吟了一下,举步跟了过去,同时朝着周围的官员拱手道:

    “我们也去看看罗侯吧!”

    “正是,正是!”

    “同去!同去!”

    他们跟着那个驿长来到了罗信的院落之外,便被护卫挡住,不一会儿,那护卫又转了回来道:

    “侯爷没事,请各位大人回去吧!”

    在这种时候,众人也不好强求去看罗信,便一个个返了回去。卢芳回到了自己的院落,看到自己的护卫还在那里好奇地张望着,便径直走回了自己的房间,进入自己的房间之后,反手关上了门,三步并作两步就来到了桌前,抓起了桌子上的茶壶,对着茶壶嘴“咕咚咕咚”地将一壶茶喝光,这才放下了茶杯,背后便渗出了冷汗。

    到现在他的两个手下还没有回来,这不由让他担心那两个人是不是让罗信给抓住了,是不是此时正在审问他的两个手下。

    如果自己的两个手下真的被罗信抓住了,而且问出来他,那他可就危险了。虽然他也是一个四品官,和罗信同等品级。按理说就算罗信审问出来,他也可以否认,然后到京城打官司,凭着他卢家老牌世家的底蕴,未必就没有活路。

    但是……

    谁都知道罗信除了一个文人的身份,还有一个武人的身份。一旦罗信确定了他是幕后凶手,不按常理出牌,也派人把他给刺杀了,这怎么办?

    他的额头开始渗出冷汗,身体都开始微微发抖,而且随着时间的流逝,他的心中越来越不安,身子也抖得越来越厉害,最后再也站不住,一屁股坐在了椅子上。

    天渐渐地亮了!

    卢芳的心中依旧慌乱,他的脸已经变得不正常的苍白。他的两个手下依旧没有回来,这让他心中的不安越来越大。

    猛然间,他听到了从罗信院落那边传出来嘈杂之声,他吓得浑身一软,心中浮现出一个声音。

    “罗信来抓我了!”

    但是……

    随后他便听到嘈杂的声音渐渐的向着驿站外而去,很快便消失了声音。卢芳腾的一声从椅子上跳了起来,这个时候也不知道哪来的力气,飞快地推开了房门,挥手招来了一个护卫道:

    “罗侯离开了?”

    “回大人,罗侯刚刚离开。”那个护卫急忙说道。

    “你看到罗侯了?”

    “回大人,看到了。”

    “快说,那罗侯可有什么反应?”卢芳的目光紧紧地盯着那个护卫。

    那个护卫有些迷茫地摇头道:“没有……什么反应啊!”

    卢芳此时反倒冷静了下来,微微眯起了眼睛思索道:“难道自己的人并没有被罗信抓到,而是伤了罗信?很可能是如此!”

    想到这里,他的精神又不由一振,但是随后他的脸色又是一凝,心中暗道:

    “不对!如果是罗信受伤,我的人怎么没有回来?”

    沉吟了片刻道:“收拾东西,我们离开!”

    “是,大人!”

    通往大同的路上。一条人影站在路的中间,却正是卢芳身边的那个书童打扮的小虎。而在他的对面正有一个队伍缓缓行来,中间的那辆马车停了下来,小虎快步走到了马车前,车厢门打开,小虎轻轻一跳,就进入到了车厢,车厢门关上,队伍有开始向前行去。

    车厢内。

    小虎跪在卢芳的面前,将刺杀罗信的经过低声讲述了一遍,卢芳的脸色变得十分难看。凝声问道:

    “你确定罗信没有跟踪到你?”

    “小人确定!”小虎点点头道。

    “你大哥呢?”

    小虎的脸上一苦道:“我大哥死了,已经被我埋了。”

    “没有留下踪迹?”

    “没有!”

    卢芳沉吟了一下道:“你立刻返回苏州,将事情的经过告诉我大哥。”

    “是!”

    小虎打开车厢门跳了出去,从一个护卫那里要来了一匹马,翻身上马,疾驰而去。

    车厢内。

    卢芳阴沉着脸低声呢喃道:“罗信,东南不是北方,就算你是军神,也要你死!北方草原的蛮子如何能够和我们世家相比,呵呵……”

    三日后。

    万大权骑马来到了罗信的车厢前,轻轻敲门。车厢打开,露出了罗信的脸。万大权轻声道:

    “侯爷,斥候回来了。”

    罗信的眼睛就是一亮道:“可是有什么发现?”

    万大权沮丧地摇头道:“没有!四个斥候一直等到驿站内所有的官员都离开了,也没有发现丝毫蛛丝马迹。”

    罗信略微沉思了一下道:“让他们归队吧。”

    “是!”

    “还有多久到杭州?”

    “还有三天的路程。”

    罗信沉吟了一下道:“先去苏州。”

    “是!侯爷!”

    罗信刚想要关上车门,却猛然见到外面有些荒凉,便探出头向着前面望去,便见到前方是一座山脉,这条路正是通过这条山脉的两座山峰之间,罗信不由皱起了眉头,在他的前面没有人,在他的后面有着一个商队。大约有二百多人。罗信便对着万大权道:

    “大权,你看这地势如何?”

    万大权也是一个老兵,而且也是一个裨将,带过兵,只是如今从动乱的北方来到了安宁的南方,没有注意地势,如今听到罗信一说,便向着前方打量,然后便倒吸了一口冷气道:

    “好一个伏击的地方。”

    话落,他脸色一变,想起了几天前罗信被刺杀的事情,不由结结巴巴地说道:

    “侯爷……贼子……他们不会……这么大胆吧?”

    “连驿站都敢进去刺杀本侯,他们还有什么事情不敢做?”

    “那我们?”

    “先停下来!”

    “是,侯爷!”

    此时就算是罗信不下命令,万大权也不敢让罗信去冒险,立刻下令队伍停了下来。摆出了一个防御阵型。在他们身后的那个商队见到前面的罗信他们停了下来,有些莫名其妙地也停了下来。

    “大权,去后面找一个经常走这条路的商人过来。”

    “是,侯爷!”

    万大权匆匆离去,很快便带着一个干瘦的中年人走了过来,那个人来到了罗信面前,躬身施礼道:

    “草民拜见大人!”

    罗信点点头道:“你经常走这条路?”

    “是,大人,草民在这条路上已经来往十几年了。”

    “这里可出现过盗匪?”

    那个商人略微思索了一下点头道:“十年前曾经出现过,不过很快就被官府围剿了,从那之后便再也没有出现过盗匪。”

    说到这里,他猛然反应了过来道:“大人,您莫非是觉得这里会有盗匪?”

    罗信点点头道:“不错!”

    那中年商人便笑道:“大人,不会的,我上个月刚刚从这里经过。”

    话落,脸上现出了讨好之色道:“大人,草民可以为您开路。”

    罗信刚想要摇头,却猛然停住道:“那你们就先过去吧。”

    “是,大人!”

    *

    求订阅!求月票!

    *

    *(未完待续。)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