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明士 正文 第六百四十一章 夜杀

正文 第六百四十一章 夜杀

目录:明士| 作者:黄石翁| 类别:都市言情

    求订阅!

    *

    一方面,能够上岸购买大明货物,然后又能够安全运回国的船队必须要有很强的实力,否则便会被倭寇海盗抢劫。而实力弱的船队根本就不敢在海上运货。如此渐渐地市舶司便会被那几大势力掌控,失去了自主权。一旦失去了自主权,那就失去了定价权,到时候赚不到多少银子,嘉靖帝一定会怪罪下来。然后朝堂之上再有人进谗言,说不定嘉靖帝借着这个机会就把罗信给斩了。

    另一方面,自己断了豪强的财路,那些豪强一旦勾结倭寇,上岸闹出大乱子,再攻下一个或者两个城池,到时候徐阶等人在进言说是正是市舶司才引起的祸乱,说不定嘉靖帝也会一刀把他罗信给斩了。

    所以,就算短时间内不能够消灭倭寇,但是倭寇却最终必须灭掉。

    必须解决掉倭寇!

    但是,如何解决掉倭寇?

    罗信思索了一会儿,又在纸上写下了三个字:

    “胡宗宪!”

    又想了一下,最终又把“戚继光”的名字写到了上面。

    但是罗信知道,如今负责东南之事的胡宗宪,想要真正的解决倭寇之事,必须胡宗宪出力。

    “看来,到了东南之后,需要找个时间面见胡宗宪了。”

    “侯爷!”这个时候,外面响起了万大权的声音:“前面就是驿站了。”

    罗信打开车窗看了看天色,已经近黄昏,便点点头道:“今夜就住在这里吧。”

    驿站内住的都是来往的官员,很快罗信住进驿站的消息就传播开来,这些官员便纷纷前来拜见罗信,而且还不乏早早就等在这里,就是为了见罗信一面的官员。

    罗信如今以十七岁的年龄官至四品,而且还是一个一品侯爷,裕王的老师,就是瞎子也能够看出来罗信简在帝心,未来的前途不可限量,怎么会没有人前来投机?

    而罗信也知道自己因为提升得太快,年纪太年轻,官场混的时间太短,所以他的根基太浅,人脉还太少,所以虽然罗信不太喜欢这种浮躁的迎来送往,但还是打起了精神,一个一个地接见着,带着微笑交谈着。

    罗信将一个官员送出了门外,轻轻地叹息了一声,刚才那个官员姓卢,是一个南方人,前往大同担任同知,倒是和罗信一样都是正四品官。只是罗信心中很看不上那个人,那个人一脸的圆滑,一看就不会是一个好官,所以罗信只是和他泛泛地交谈了不到一刻钟。

    那位卢大人是一个胖子,一脸的笑眯眯,原本他和罗信都是正四品官,大家是平等的。就算他能够看到罗信的未来不可限量,是来巴结罗信的,但是做得也太明显了,简直对罗信都献媚了,这才是罗信不喜的原因。

    “这卢芳也是七大世家之一,怎么会如此?”罗信摇了摇头,又打起精神接待下一位官员。

    卢芳离开了罗信的房间,一路上看到其它的官员也都一副笑眯眯的模样,让其他官员心中都暗自摇头,这哪里像一个官员,倒是像一个商人。

    来到了自己的小院,推开了房门,卢芳脸上的笑容消失了,整个人一下气就变得阴沉了起来。反手关上门,房间内的光线昏暗,卢芳整个人的阴森仿佛融入了昏暗之中,更加显得阴沉,此时他的身上还哪里有半点儿像商人?

    昏暗的房间里还有着两个人,一个人是年轻人,一身书童的打扮,大约不到二十岁的模样,一个是一个三十许的人,一身师爷的打扮,见到卢芳进来,连忙拜见道:

    “老爷!”

    卢芳点点头,来到了房间内的椅子旁坐下。那个师爷轻声道:“是罗信?”

    “嗯!”卢芳点点头。

    “那我们?”

    卢芳的目光扫过两个人,压低着声音问道:“你们有把握?”

    两个人对视了一眼,由那个师爷道:“没有问题。”

    “好!”卢芳的眼中闪过了一丝杀意道:“今天晚上你们两个就动手。”

    “不用两个人,我一个人去,让小虎接应我。罗信带着不少人,说以只有一击的机会,必须一击必中,即使不中,也要立刻远遁。寻找下一次机会。我的实力虽然不如小虎,但是论起隐匿刺杀,小虎却是不如我。”

    卢芳点点头道:“好!你们什么时候动手?”

    “三更!”

    罗信在鲁大庆的服侍下烫了脚,然后上床躺在了被窝里面,闭上了眼睛,但是却怎么也睡不着,满脑子都是东南的事情。

    在他的门口有着两个兵丁在站岗,在院门处还有着两个兵丁在站岗。整个驿站已经寂静了下来,寒风呼啸。

    一条人影在夜幕下如同一缕黑烟一般越过了墙头,落在了墙角的阴影中,用眼角的余光向着站在门口处的两个兵丁望去。那两个兵丁根本就没有反应,那个黑衣蒙面人眼中闪过了一丝不屑,身形在暗影中悄无声息地移动,很快便来到了房屋后面的后窗下,竖起了耳朵倾听着。

    倾听了一会儿,发现里面没有声息,便悄悄地站了起来,用手指沾了唾液,然后向着窗户纸轻轻地捅了过去,很快窗纸上便捅出了一个洞,那个蒙面人将一只眼睛凑到了洞前向着里面望去。

    眼珠子转动,他便看到了闭眼躺在床上的罗信,眼中就是一喜,看模样罗信是已经睡着了。从怀中取出了一个竹筒,这个竹筒内装的是*香,只要将这个竹筒从窗纸的那个洞伸进去,将里面的*香吹进去,很快罗信便会昏迷。然后这个蒙面人撬开窗户进去,就可以悄无声息地杀掉罗信,然后再悄无声息的离开。

    那蒙面人眼中现出了一丝不屑,心中暗道:“还军神呢!还不照样死在我的手中。”

    拿着那个竹筒就要通过窗纸上的那个洞伸进去,而就在这个时候,耳边听到了罗信的翻身声音。那个蒙面人立刻蹲下哦了身子,耳边便听到罗信下床的声音,然后便是罗信在地上来回踱步的声音。

    那个人悄悄地又探出了头,将眼睛凑到了那个窗纸洞望了过去,便见到罗信正背着手在地面上来回走动。

    屋子里只有一盏油灯,很是昏暗。他也看不清罗信是什么表情,只是奇怪罗信不是都睡着了吗?怎么有爬起来来回走?

    罗信是真睡不着,随着他距离东南越来越近,他的心中也越来越焦躁,心中始终没有一个成熟完整的计策,这让他夜不能寐。这几日心中的计划渐渐成形,便更加睡不着,反复推敲着自己的计划。

    罗信来回走了大约不到一刻钟的时间,便又躺回了床上。渐渐地屋子里又没有了声音。

    那个蒙面人此时早就又蹲在了窗户下,竖起耳朵听着,他不敢立刻动手,他要等罗信睡过去之后再动手,此时在这个院子里可是有着一百个兵丁,只要他一击不中,让罗信喊出一声,恐怕就很难逃出去,所以他非常地谨慎,虽然外面非诚寒冷,他的头发上都冻了冰霜,但是他依旧蹲在了床下足足有两刻钟的时间,确定屋子里面的罗信应该已经入睡,这才轻轻地站了起来,将手中的竹筒慢慢地靠近那个窗户纸。

    但是……

    随后他又听到了罗信起床的声音,吓得他立刻又蹲了下去,然后又听到罗信下地的声音,然后又听到罗信下地踱步的声音。那个蒙面人气得心中发苦,也不知道罗信不睡觉,老起来走什么步?

    有过了大约一刻钟的时间,便又听到罗信上床的声音,那个蒙面人又等了大约两刻钟的时间,再次将眼睛凑到了窗纸上的洞口上,见到罗信又躺在了床上没有了动静,心道这次应该是睡着了,刚想要将竹筒探进去,便见到罗信又忽然从床上坐了起来,吓得他又急忙蹲了下去。

    但是……

    这次他听到了罗信的脚步声似乎是向着他走了过来,他的心脏不由剧烈地一跳,立刻屏住了呼吸,身子紧紧地靠在了墙壁上。

    “踏踏踏……”

    脚步声来到了窗前,那个蒙面人的心脏已经跳到了嗓子眼,若不是他还不敢肯定是罗信发现了他,他此时早就跳起来跑了。

    脚步声突然停了下来,随后便听到“哗啦啦”的声音,窗外的那个蒙面人心中就是一松,他这个时候才想起,房间内的桌子是靠在窗口,罗信此时应该是口渴,起来倒茶喝。果然,他很快就听到了罗信喝水的声音,随后是放下茶杯的声音,然后是一阵脚步声离去,床板的吱呀声,最后没有了声音。

    窗外的蒙面人紧张的身体一松,软软地靠在了墙壁上,轻轻地呼出了一口气,心中真是哭笑不得。他这一辈子也刺杀过不少人,但是却从来没有遇到这种情况。哪里有人半夜三更不睡觉,或者是说不睡觉也成,哪里有罗信这般,一会儿躺下,一会儿又起来的?

    不过,作为刺客最不缺的就是耐心,他静静地蹲在了那里,冬季的凛冽寒风吹在他的身上,他仿佛根本就感觉不到一般。

    又过去了两刻钟的时间,屋子里没有了声音,但是这次那个蒙面人学乖了,虽然过去了两刻钟,他依旧没有动,依旧蹲在了窗下。因为前几次他都是等了两刻钟,然后刚刚想要吹迷香,罗信就起来了,所以这次他准备多等一会儿。

    又过去了一刻钟左右,屋子里面依旧没有丝毫的声音,蒙面人再次慢慢地站了起来,将眼睛凑到了窗户纸上的洞口上,心中便猛然一惊,透过窗户纸上的那个小洞,他看到了罗信正坐在床上,手中拿着一把匕首,目光炯炯地望着他,看到他的眼睛凑到了小孔上,还朝着他龇牙一乐,随后便见到罗信手一扬,手中的匕首便在空中划过了一道冷光,向着他****而来。

    这实在是太出乎意料了,说起来话长,实际上几乎是他的眼睛刚刚凑到窗户纸上的小孔上,他便看到了罗信扬起了手,根本就没有反应过来,便感觉眼睛一痛,匕首便齐柄而入,脑袋轰地一声,便昏死了过去。

    “砰……”

    屋子里面的罗信大脚在地面上一跺,身形便像一只利箭一般冲向了窗户。

    “砰……”

    罗信的身体撞碎了窗户,猛然便是目光一凝,便看到从对面射来了一点寒光,却是一支利箭向着他****而至。

    罗信一式铁板桥,身子便向着后面躺了下去,那支利箭便紧贴着鼻尖射了过去。

    “砰……”

    罗信的房门被撞开,便见到两个护卫冲了进来,随后便一边向着罗信这边冲了过来,一边高声喊道:

    “有刺客!”

    “轰……”

    整个院落就一阵急促地脚步声,万大权等人手持利刃便冲了出来。

    罗信在一式铁板桥的同时,便看到对面的墙头上有一个持弓的人,那人在射出一箭之后,迅速地将弓收起,扬手扔出了一根长索,便见到那根长索瞬间将那个正在向着地面倒去的蒙面人拦腰捆住,用力一拉,那个蒙面人便凌空向着墙头那个人落去,那个人一把抓住了那个蒙面人,翻下了墙头,消失不见。

    罗信翻身站起,脚下一跺,身形便凌空飞起,但是他终究不是江湖人,不能够一下子跃到墙头上,而是落在了墙下,双脚再度用力,双手搭在了墙头上一用力,翻上了墙头,目光一凝,便看到一个黑影如同大鸟一般飞起,已经又跃过了一个墙头。

    “砰砰砰……”

    几个人爬上了墙头,其中一个惊慌地望着罗信道:“侯爷……”

    罗信站在墙头上,看着夜色中那个人再一次如同一只大鸟一般跃起,然后消失在夜色之中,再看看身边这些护卫,心中不由叹息了一声。自己身边这些人终归是一些军中人,而不是江湖人,对于轻功这种江湖武技差得太多,让他们去追那个杀手根本不现实。

    *

    求月票!求推荐票!

    *

    *(未完待续。)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