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明士 正文 第六百三十九章 回乡大婚

正文 第六百三十九章 回乡大婚

目录:明士| 作者:黄石翁| 类别:都市言情

    求订阅!

    *

    当罗信还没有到达晋阳府城门,便见到了晋阳府知府孙继先和晋阳学府的院长吴同知,还有晋阳一干官员在城门口迎接自己。罗信自然是不敢托大,急忙从车上下来,上前拱手施礼道:

    “孙大人,吴院长!”

    “罗贤弟,为兄盼你好久了!”孙继先目光一闪,大笑着迎了上来,心中对于罗信极为羡慕。这才过去多久,罗信已经是正五品官员了,他孙继先也不过是一个正四品管。

    罗信和孙继先寒暄着,又和其他官员名流寒暄着,然后便被簇拥着进入到晋阳府中。罗信在晋阳府逗留了三天,这三天内离不开酒宴,还被吴同知请回了晋阳学府。罗信再次回到晋阳学府,身份已经决然不同。以前那是作为学生在这里求学,而如今却是以一个五品官的身份回来,如今的罗信在晋阳学府就是一个传奇,每一双望向罗信的目光都充满了崇拜。

    三日后。

    罗信离开了晋阳府,离开的时候在他的马车后面又多了五辆马车,那都是晋阳府官员送给罗信的结婚礼物,而且答应在罗信大婚那天,前往恭贺。

    朝发晋阳府,黄昏时分便到达了阳林县。

    距离阳林县城门还有好远,便看到阳林县的县令带着县内的官员和名流迎了上来。虽然这次迎接罗信的官员官职都很小,都不如罗信,但是罗信还是走下了车,含笑感谢,这令柳县令和那些名流激动万分。

    罗信在阳林县是有着宅子的,所以罗信便让万大权带着人将车队带回了府中,而他则是带着鲁大庆去赴柳县令早已就准备好的宴会。

    罗信又在阳林县逗留了两天,然后这才向着上林村行去,在他的身后又多了两辆装着礼物的马车。

    当罗信回到了上林村的时候,受到了全村的迎接,罗家在庄园内摆了三天流水席,整个村子如同过节一般。

    这确实是一件值得庆贺的事情,罗信是上林村出现的最大的官员。

    三天流水席摆完,罗府却开始更加热闹了。因为已经开始有客人陆陆续续地赶来了,罗信大婚的日子已经十分接近了。

    按理说,这个时候正是冬季农闲的时候,也是乡村最冷清的时候,但是在上林村却仿佛在过年一般。整个上林村家家户户张灯结彩。

    今日,全村出动,从张树一下全都为罗府服务,为罗信一个人忙碌。因为今日是他们上林村的骄傲,大明一等阳林候,杭州同知罗信罗不器的大婚之日,即将赢取陆家小姐为妻。

    可以想象会有多少客人前来,所以即使是罗信的庄园够大,也装不下那么多客人。所以整个上林村家家户户都变成了放席的地方,而每一户的家人也都成了招待客人的伙计,整个上林村都动员了起来,各司其职。

    这还不算什么,阳林县的柳县令将县内所有酒楼的厨子都叫到了上林村,距离大婚还有三天,上林村已经人满为患,开始摆上流水席了。

    罗信的人脉主要就是在北方,北方中又主要在军中,所以北方九镇的总兵,以及下属官员都来了。仅是这些军中将军就来了五百多人。

    至于文官方面来得比军中还多。

    那位好说了,不是说罗信军中的影响大吗?怎么文官来得还要比武将多?

    那是以前!如今罗信以不到十七岁的年龄成为了杭州同知,市舶司提举,裕王的老师,这谁都知道罗信要发达啊!这个时候不来巴结罗信,还要等到什么时候?

    所以只要能够和罗信搭上一点儿关系的官员都来了,到了最后,令罗信震惊的是杭州知府都派人送来了一份贺礼。如此文武官员加起来也就超过了两千五百人。

    这些人都是有实权的,还有有名没权的,就是那些名流。这些名流更是钦佩罗信,因为罗信当初的那三本书彻底地征服了他们。天下名流何其多也?而且名流可不像官员那样,还需要拉上点儿关系才能够来祝贺,他们不需要,只是言明自己的名流身份,打着钦佩和交流的旗号就来了。这些人来自天下各地,人数更多。

    那么,有权的来了,有名的来了,有钱的还会不来吗?

    那些富豪乡绅自然不会放弃这个和罗信结缘的关系,至于商人就更不会放过这个机会,特别是京城那八大商行,每个家主都是早早地就来到了这里。

    这么一大帮子官员,名流,富豪乡绅前来,自然是不会光杆一个,都会带着下人,杂七杂八地加起来可就人数多了去了,等着陆元将人数统计出来给罗信一看,罗信心中都有些发麻。

    好嘛!

    前来参加他婚礼的人数已经超过了一万人。当然,这一万多人中仆从占据了绝大多数,但是,即使这些人都是那些前来恭贺的客人的仆人,那也得给饭吃不是?

    你说这一万多人,还不得一千多桌?

    阳林县柳县令直接成了罗信这次婚礼的大管家,一切接待工作都由他来做。陆元则是被安排了专门掌管临时由阳林县所有酒楼联合组成的超级大厨队伍。

    上林村并不是一个大村子,只有三百多户,在三百多户家里摆放一千多桌,这要是在春夏秋三个季节还真不是问题,大不了将酒席摆在户外。

    但是,如今是冬季啊!这要是把酒席摆在了露天,那菜还不是赶着上赶着凉啊?

    再说了……

    客人也坐不住啊!

    所以柳县令又安排县里的工匠在极短的时间内围绕着上林村盖了很多木屋,在木屋内生上炭盆,倒也是暖洋洋。

    这边刚刚盖完了临时木屋,那边借来的座椅便已经送来了。罗家不可能有那么多的桌椅,整个上林村加起来也不会有那么多桌椅,这都是在阳林县借来的,不仅是阳林县所有酒楼的桌椅都被借来了,而且还从各家各户里借来了很多。

    这些借给罗信的桌椅,后来都被各家各户当作了宝贝,那些酒楼的桌椅后来更是被疯抢一空,让那些酒楼发了一笔财。每个抢购这些桌椅的人不为别的,就是为了沾染一些罗信的喜气和贵气。

    不到十七岁的侯爷和四品官啊!

    不提这后话,阳林县柳县令如今最着急的是食材,就凭一个小小的阳林县,一下子要举办这么大的宴席,这食材是真不够啊!柳县令急得嘴都起泡了。好在孙继先早就考虑到了这个办法,以晋阳知府的身份下达了命令,整个晋阳府的食材都先紧着罗府。于是,从晋阳府到上林村这条路上,运送各种食材的车辆络绎不绝。

    罗信望着堆成山的食材,不由偷偷擦了一把汗,心中暗道:

    “这要是夏天……这些食材恐怕不等到吃,就臭了。”

    第二天就是大婚之日了,一切准备就绪,戏班子也都请好了。一切都在有序而安静的忙碌之中。

    第二天清晨。

    上林村一下子就热闹了起来,那些从四处提前赶来的客人不可能住在上林村,也没有地方给这么多人住,所以他们都居住在阳林县。这些人都起得早,距离中午还有一个时辰多,便开始有客人陆续到达。

    厨房开始忙碌,迎宾的开始忙碌,戏班子开始演唱……

    这样的状况一直到中午,客人已经到齐了,已经变身为罗信婚礼大总管的柳县令高声喝道:

    “开席!”

    这一声传下去,早就准备好一切的厨子门便开始动手了,这些厨子被分成了三个档次,不仅是厨子分成了三个档次,就是食材也分成了三个档次。第一个档次自然是为那些真正客人准备的,而第二个档次则是为了那些客人的管家准备的,第三个档次则是为了那些客人的仆人准备的。

    三个档次的厨子很快便将一道道菜烧制出来,然后由伙计将热气腾腾的菜肴迅速地端到了一张张桌子上。

    罗信的老爹罗平此时也不能够闲着,他必须挨桌敬酒,当然每一桌敬酒都是单纯的敬酒,罗平并不需要喝,否则敬酒一万多人,罗平就算是酒仙也会喝死。

    原本这敬酒之事是应该由罗信来,不过罗信此时已经离开了上林村,前往阳林县陆府去接新娘了。

    这新娘必须要在落日之前接回来,冬季日短,所以罗信在上午就带着队伍出发了。

    这边的罗信带着迎亲队伍还在路上,那边的陆府也是忙乱一片。

    陆府原本就是大家族,此时所有的亲朋好友也都来了,在秀楼之上,几个婆子正在帮陆如黛化妆。黛儿的母亲也围着陆如黛转,不时地提出一些建议。

    等到一些收拾完毕,陆如黛便静静地坐在了秀楼内,此时那些亲戚都退了下去,秀楼上便只剩下了陆如黛和陆夫人母女两个人,陆夫人抓着黛儿的手,向着她传授一些经验,陆如黛脸红红地用心倾听着。

    “噼里啪啦……”

    一阵爆竹声响起,便听到秀楼下的婆子门齐声喊道:

    “花轿临门喽……”

    罗信笑眯眯地骑在高头大马上望着陆府门前大放鞭炮,放完鞭炮之后,陆府的人便退了回去,而且将大门关上了。

    不过罗信没有丝毫慌张,他知道这是习俗,这种习俗在后世中很多地方还保留着。这种习俗叫作“拦轿门”,也就是女方的年轻人提出要求,男方要尽量满足。

    在绝大多数的情况下,女方那些年轻人要的都是钱,所以每个新郎在接新娘的时候都会准备很多红包。当然,也有书香门第的女方,他们不要钱,他们要新郎对对子,作诗等。

    而罗信受到的待遇就大了些,不仅仅是要红包,还要对对子。不过这些事情都难不住罗信,只是用了不到一刻钟的时间,陆府的大门便又重新打开,罗信进入到陆府,那顶接新娘的轿子也终于落地。

    之后便是男方的喜娘进去催新娘上轿,按照习俗,新娘不会喜娘一催,就立刻上轿。不管愿不愿意,女方都的佯装不愿意出嫁,得反复催促三次,这个时间并不短,所以借着喜娘催嫁的时间,罗信便去给自己的老师,如今的岳父敬酒。罗信先是去给陆庭芳磕了头,改了口叫岳父,然后敬了酒,这才站了起来。因为时间的问题,罗信不可能将岳父家的亲朋好友各个敬酒,便端起酒杯一起敬了一杯。

    陆庭芳满脸都是笑容,能够有罗信这么一个女婿,他的心中也已经十分满意了。而且罗信和陆如黛是青梅竹马,两个人的感情也没有问题,罗信又前途似锦,他还有什么理由不高兴?

    站在陆庭芳身旁的还有从草原赶回来的陆庭江,在外面喊出了“新娘子出来了”这句话之后,陆庭江借着送罗信往外走的功夫,在罗信的耳边说道:

    “一切顺利!”

    罗信自然是知道陆庭江说的是草原上的一切顺利,便压低着声音道:

    “二叔辛苦了!”

    这个时候,罗信已经到了大门外,而陆如黛则是蒙着大红盖头走了出来,然后便是由陆夫人喂上轿饭,寓意不要忘记哺育之恩。这个时候,陆如黛已经泪如雨下。

    吃完上轿饭,陆庭芳给双亲磕头,然后在嫂子的搀扶下来到了大门外,进入到轿中。

    这回去的时间就要比来的时候慢了许多,因为来的时候花轿的空的,而回去的时候,花轿里面可是坐着新娘,这花轿一定要抬得稳,因为这一切都是有讲究的,新娘一旦进入到花轿内之后,屁股就不能够动了,寓意“平安稳定”之一,所以抬轿子的也要稳,这如果是因为抬轿子的不稳,令新娘子的屁股移动了,被罗信责怪,那谁负这个责任?

    所以,差不多黄昏的时候,轿子才进入到罗府大门。自然是一片礼乐和爆竹声。

    待鞭炮上停,那轿子也正好落地。便有主持高声喊道:

    “新郎立轿前!”

    罗信便下马按照规矩去做,同样的是,在轿内的陆如黛也按在安排去做。

    *

    求月票!求推荐票!

    *

    *(未完待续。)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