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明士 正文 第六百三十五章 外放

正文 第六百三十五章 外放

目录:明士| 作者:黄石翁| 类别:都市言情

    求订阅!

    *

    徐阶此时已经认定罗信是被陈洪抓了来,嘉靖帝是要借助此时处罚罗信了。既然如此,他不妨再加一把火,最好让罗信在皇宫门前和那些官员书生吵起来,那样会让罗信掉进深渊。

    罗信淡淡地看了徐阶一眼道:“忠直之人?那就应该为君分忧,为大明劳心劳力,为百姓解决困难,而不是跪在这里什么也不做。”

    话落,罗信直接伸出手轻轻一拨,便将徐阶拨到了一边,快步迈进了大门。徐阶倒是想要拉住罗信,但是就他那个身体被罗信轻轻一拨,已经向着旁边踉跄了几步,等到他站稳,罗信早已经进入了宫门,令徐阶气得满脸通红。罗信的一番话,令宫门外的周唯一听得清清楚楚,浑身气得颤抖,朝着罗信的背影喊道:

    “罗信,竖子……”

    罗信背对着他没有回头,而是竖起了一个中指!

    陈洪好奇地问道:“不器,你这是什么意思?”

    “哦……这是问好的意思!”

    陈洪看着罗信,眼中露出了怀疑之色。

    御书房内,

    嘉靖帝的脸色愈来愈阴沉,胸膛起伏得越来越厉害。从陈洪离开到如今已经快一个时辰了,但是罗信还没有被抓来,他的眼中已经露出了杀气。

    高拱和黄锦低着头站在那里,连大气都不敢出。门外突然响起了脚步声,嘉靖帝的目光锐利地望了过去,如同利箭一般充满了杀气。

    门口出现了两条身影,正是陈洪和罗信。陈洪和罗信走进御书房拜倒在地道:

    “奴婢陈洪!”

    “微臣罗信!”

    “拜见陛下,万岁万岁万万岁!”

    嘉靖帝目光充满杀意地望着罗信,目光又转向了陈洪,冷冽地说道:

    “陈洪,你可知罪?”

    陈洪的身子就是一抖,趴在地上道:“臣知罪?只是……”

    “只是什么?”嘉靖帝陡然提高了声音。

    “只是……奴婢到达罗府的时候,罗侯正在和商人商议修缮万寿宫的事情,所以……所以……”

    嘉靖帝的目光猛然落在了罗信的身上道:“罗信,你在商议万寿宫之事?”

    此时嘉靖帝的心中非常奇怪,那些商人不是离开了罗府了吗?怎么又再次去了罗府?

    罗信从怀里取出了一叠纸道:“陛下,这是八大商行和朝堂签订的契约,他们愿意免费为陛下修缮万寿宫。”

    “嗯?”

    嘉靖帝眉毛一扬,而这个时候,黄锦已经走了过来,从罗信的手中取走了那叠纸,放在了嘉靖帝的面前。嘉靖帝飞快地将八份契约看完,脸上现出了奇怪之色。这八份契约只是阐明了八大商行愿意免费负责为嘉靖帝修缮万寿宫。此时嘉靖帝的心中非常犹豫,有人给他免费修缮万寿宫,他自然的高兴。但是,他又怕这是罗信威胁那些商人的结果,到时候会引起大乱子。只要想想外面那些死谏的官员和书生,他的头就痛。

    在他看来,谁会免费出力啊?这一定是罗信使用了威胁的手段。闭目寻思了一下,最终还是决定不修缮万寿宫,处罚罗信,平息了这次骚乱。他的目光再次变得锐利,刚想要开口说话,却见到罗信又从怀里取出了一叠银票道:

    “陛下,那八大商行听闻不器说起北方民不聊生,陛下每日忧思过度。便每家捐献了五万两银子,总共四十万两银子,为陛下分忧。”

    嘉靖帝心中就是一愣,这些日子他最烦恼的就是北方赈灾事宜,他都从内库拿出五万两银子,但是对于北方的灾难依旧是杯水车薪。如今听到一下子有了四十万两银子,他的眼睛都绿了。

    “呈上来!”

    黄锦立刻从罗信的手中取过了那叠银票,快步来到了嘉靖帝的面前,放在了御书案上。嘉靖帝快速地翻动,果然是四十万两银票,心中一下子就欢愉了起来。不过随即又担心了起来,他担心罗信把那些商人威胁得狠了,会引起天大的乱子。但是看着眼前这四十万两银子,他怎么也舍不得拿出去。有了这四十万两银子,加上自己内库的五万两,这一下子就几乎解决了一半,剩下的一半如果户部还解决不了,他们就应该撤职了。他犹豫的目光落在了罗信的身上,心中突然一跳,因为他发现罗信又从怀中取出了一张纸。

    “这会是什么?”嘉靖帝此时的心情期待了起来。

    “陛下!这是那八个商行呈给您的奏章,里面讲述了他们为什么愿意为陛下修缮万寿宫,为什么要捐献银子的理由。”

    “哦?”嘉靖帝眉毛一扬:“呈上来。”

    黄锦便再一次将那张纸送到了嘉靖帝的跟前。嘉靖帝的目光落在了那张纸上,初始有些愕然,继而激动得满脸潮红,最后放声大笑了起来。

    “哈哈哈……”

    高拱,黄锦都愕然地望向了嘉靖帝,随后又望向了罗信,眼中现出了探究之色,他们不知道罗信究竟给嘉靖帝看了什么,让嘉靖帝如此地高兴。就是陈洪的眼中也充满了好奇之色。

    “好!好!好!”嘉靖帝笑声罗信,连道了三声好。目光欣赏地望向了罗信。但是他的心中却依旧好奇,好奇罗信究竟怎么做到的这一点,略微沉吟了一下道:

    “罗卿留下,尔等退下!”

    高拱等人退了出去,御书房内只剩下了罗信和嘉靖帝两个人。嘉靖帝再次望向了罗信,但是还没有等到他说话,便听到罗信开口道:

    “陛下!那八大商行为陛下分忧。陛下应该对他们有所赏赐。让天下百姓看到君民情深,这会成为一段流传千古的佳话。”

    “嗯!”嘉靖帝点头道:“罗卿有何建议?来,先坐下。”

    “谢陛下!”罗信坐在了一个锦凳上道:

    “陛下,依微臣之见,不如每家赏赐他们一块匾额,上面写着‘皇家专供’。”

    嘉靖帝是一个十分聪慧之人,只是瞬间便明白了,怪不得当初罗信要用皇家的招牌。那八大商行有了这块招牌,生意自然会更加兴隆。所花费的银子说不定一两年内就会赚回去。如此说来,反倒是朕亏了。

    “陛下!他们拥有这块匾额是有期限的。只有五年的时间,五年后,我们可以再次拍卖,到那个时候可就是价高者得。”

    嘉靖帝的心中就是一亮,高兴了起来。随后又皱起了眉头道:

    “你这次没有拍卖?”

    “没有!”罗信摇头道。

    嘉靖帝的心中不高兴了,他此时最缺的是什么?

    钱!

    如果能够拍卖,岂不是能够多卖一些钱?不由皱紧了眉头道:

    “为什么没有拍卖?”

    罗信便叹了一口气道:“陛下,微臣当然想要拍卖。但是……皇宫外面……如果微臣不能够快刀斩乱麻,恐怕会引起京城骚乱,那个时候微臣便是死罪。”

    嘉靖帝想起之前自己派陈洪去抓罗信,脸上便现出了一丝尴尬。但是随后他又高兴了起来。如今自己的万寿宫可以修缮了,赈灾的银子解决了一半,宫门外的那些死谏的人也会哑口无言。此时他真的想要看看那些人见到御书案上这张纸后的嘴脸。

    他的目光落在了罗信的脸上,心中暗道:“这罗信还这是大才啊!竟然又如此理财的才能。看来还是要用他啊,而且如果能够把他栓在理财之上,倒也让人放心。只是……”

    想起之前自己对罗信的打压,知道自己必须安抚一下罗信。脑海中迅速地思索了一番,温声道:

    “罗卿,你也知道如今大明的财政状况,不说北方灾难,也不说东南需要的军饷,如今连官员的俸禄都发布出来了。”

    罗信沉默不语,嘉靖帝望着罗信道:“你可愿意为朕分忧?”

    “愿!”

    “好!”嘉靖帝点头道:“罗卿听封!”

    罗信便从锦凳上站起,跪在了地上。听到嘉靖帝道:“朕封你为杭州同知。”

    “终于外放了!”

    罗信的心中松了一口气,而且心中也十分兴奋。杭州同知也算是杭州的二把手,在他的上面只有一个杭州知府。杭州知府是正四品,而杭州同知则是正五品。罗信刚刚成为真正的正六品,如今就提升为正五品,这绝对是破格提拔,经营一方,会让他的人脉和影响力极大的提升,这怎么不让罗信心中兴奋?

    “谢陛下!”

    “起来吧!”嘉靖帝和蔼地说道。

    罗信站了起来,嘉靖帝又让他坐下。然后这才严肃地说道:

    “朕刚才说让你为朕分忧,如今把你放到了杭州,你可知道朕要让你做何事?”

    罗信自然是心中明白,但还是谦虚地说道:“请陛下指点。”

    “朕要你去杭州为朝堂解决财政问题。所以,杭州的其它政事不用你管,那些事都由杭州知府去管,你要做第一个事情就是为朕理财。所以,朕除了外放你为杭州同知之外,还要你兼任市舶司提举。”

    “微臣定不辱使命!”

    “很好!”嘉靖帝点点头道:“罗卿,你今年有十六岁了吧?”

    “是!”

    “你还是太年轻了啊!如果你再长几岁,朕会直接让你去担任杭州知府。”

    罗信的脸上便现出了惶恐之色道:“微臣才疏学浅……”

    嘉靖帝便摆摆手道:“罗卿,你不用在朕面前谦虚,你是朕要大用之人。只是你的年纪对你难免有局限。不过这不要紧,你先去杭州帮朕将财理好,有了功劳,朕再提拔你,也能够堵住他们的嘴。”

    “谢陛下!”罗信的脸上恰当地露出了感恩之色。

    嘉靖帝又道:“你放心,虽然你只是杭州的同知,在你的上面还有一个知府。但是朕会告知他,不允许他干涉你市舶司的任何事情。市舶司的一切都是你说了算,没有人会给你造成一点儿阻碍。”

    “臣定当鞠躬尽瘁!”

    “还有一件事!”嘉靖帝望着罗信严肃地说道:“为朕理财只是你明面上的一件事情,还有需要你暗地里做的一件事情,就是为朕去看看东南的局势,那胡宗宪究竟有没有尽力剿灭倭寇。”

    罗信的心中就是一紧道:“是,陛下!”

    “走吧!让我们君臣两个去看看宫门外那些人的嘴脸。”

    嘉靖帝从椅子上站了起来,手中拿起了那张纸向着门外走去,罗信跟在了后面。心中长长地松了一口气,今日的危险总算是过去了,而且自己也终于外放了,可谓龙归大海。

    跟着嘉靖帝走到了御书房外,便见到黄锦,陈洪和高拱都站在了外面。三个人见到嘉靖帝走出来,齐齐上来拜见。嘉靖帝将手中的那张纸递给了高拱道:

    “高卿,你去将这张纸贴在宫门外,让那些人看看。”

    “遵旨!”高拱双手接过了那张纸,他的心中很好奇那张纸上写着什么,会让嘉靖帝心情大好。嘉靖帝又将目光落在了陈洪的身上道:

    “陈洪,你跟着高卿去,如果还有闹事的人,就给朕狠狠地打。”

    “遵旨!”陈洪的眼中现出了狠厉之色。

    “去吧!”

    高拱和陈洪两个人向着宫门走去。

    “罗卿,黄伴伴,我们走!”

    高拱在行走的路上,便亟不可待地将那张纸展开,一目十行地扫过去,手就是一抖,心中就是一寒。原本他对罗信的钦佩也只是在指挥作战上,认为罗信是一个天生的军神。但是在朝政上,罗信虽然有些城府,但是还嫩了很多。

    但是,现在他看着手中这张纸,那种想法再也没有了。他虽然不知道罗信是用了什么方法让那些商人写下了这个奏章,但是罗信通过这个奏章可谓狠狠地踹了徐阶一脚。

    “真是后生可畏啊!”

    高拱心中叹息了一声暗道:“看来罗信外放已成定局,让他从京城的漩涡中离开,真的就对我有利吗?”

    摇了摇头,甩去了心中的想法。不管怎么说,罗信外放,嘉靖帝对徐阶心中有了怀疑和厌恶,这对他高拱来说都是有利的,只要自己把握住这个机会,这朝堂便会牢牢地把握在自己的手中。而且罗信外放,裕王也会重归正途,再次把握在自己的手中。挤掉徐阶,把握裕王,陛下寿元不久……

    *

    求月票!求推荐票!

    *

    *(未完待续。)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