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明士 正文 第六百三十四章 宫门前

正文 第六百三十四章 宫门前

目录:明士| 作者:黄石翁| 类别:都市言情

    求订阅!

    *

    陈洪的心中便现出了一丝犹豫,而就在这个时候,罗信已经不知不觉中走到了他的跟前,一只手已经抓住了他的腕脉,含笑道:

    “陈公公,请!”

    陈洪的心中就是一凛,他此时才反应过来罗信可不是手无缚鸡之力的书生,那是大明的军神。他也是会武之人,但是怎么也没有想到罗信会对他动手。此时罗信的大手扣在他的腕脉之上,他感觉到自己半个身子都有些发麻。

    “罗信这是要干什么?难道他想要造反?”

    一想到这里,陈洪的心就紧张了起来,目光向着罗信望去,却见到罗信正平静地望着他微笑,正是这平静的目光让他心中一寒。他甚至有一种感觉,如果这个时候自己敢让人抓罗信,罗信就敢杀了他。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强迫自己冷静了下来,对那些番子道:

    “你们在这里等着!”

    罗信含笑点头,拉着他走进了书房。鲁大庆在外面将书房的门关上。

    进入到书房内,罗信便放开了陈洪道:“陈公公请坐!”

    陈洪恶狠狠地瞪着罗信,罗信却含笑给他捧来了一杯茶,然后坐在了主位上道:

    “陈公公请坐!”

    陈洪琢磨了一下,就是现在和罗信翻脸,如果罗信真的要造反的话,他也不是罗信的对手,心中暗道:

    “只要自己今日能够离开这里,罗信,你等着,咱家一定会置你于死地。”

    悻悻地坐了下去,也不去碰那杯茶,只是阴阴地盯着罗信。罗信神色平静地望着陈洪。在陈洪第一次离开罗府之后,罗信就知道陈洪还会再来。而且再来的时候,恐怕就是带着嘉靖帝的旨意来抓他。在这个时候,他自然是不能够被陈洪抓走。

    而且……

    他突然萌生了一声想法,他在皇宫内一直没有内线,说不定可以利用这次机会和陈洪搭上关系。他只是略微思索了一番,便认为自己和陈洪有合作的基础,而且自己应该还占据主动地位。这才有罗信离开大厅,在书房等待陈洪的事情发生。此时见到陈洪恶狠狠地瞪着自己,罗信的脸上便露出了一丝微笑道:

    “陈公公,你觉得我们两个是成为朋友好,还是成为敌人好?”

    陈洪的神色就是一愣,他没有想到罗信会如此地犀利,将话说得如此公开。不过随之而来的便是心中涌起了怒气。

    他是什么人?

    他是嘉靖帝信任的内臣,是东厂厂公。虽然他被锦衣卫陆炳压制得厉害,但是却也没有把罗信放在眼里。在他看来,如今的罗信被嘉靖帝剥夺了兵权,那就是没有牙的老虎,不由得脸上就现出了讥讽,刚想要说什么,却又听到罗信淡淡地说道:

    “我很年轻……对了,陛下没有被气到吧?陛下的身体还好吧?”

    陈洪的目光就是一缩,听着罗信的第一句话和后面的两句话没有什么关系,前言不搭后语,但是在这一瞬间,他的汗毛都悚立了起来。

    罗信第一句是说的他自己的年龄,第二句却是关心的嘉靖帝的身体。作为嘉靖帝的近臣,他怎么可能不知道嘉靖帝的身体已经每况愈下?在他看来,嘉靖帝的寿命也就没有几年了。别说几年了,在他看来,嘉靖帝随时都有死亡的可能。就是最近一个月,嘉靖帝就昏迷了两次。虽然都是很快醒了过来,但是这预示着嘉靖帝的身体已经到了十分糟糕的地步。

    这让陈洪和黄锦这样的人心中十分惊慌,他们是嘉靖帝的心腹,一旦嘉靖帝死去,新皇登基,他们是一定没有好果子吃的。每一代帝王都有着属于自己的心腹,他们这些先皇的心腹最好的结果就是被罢免了一切官职,过着凄惨的生活,苟延残喘。但是更多的情况是,这种生活对他们来说都是一种奢望。

    内功的竞争更为残酷,在他们掌权这数十年来,得罪了无数人。一旦他们失势,会有无数的报复接踵而来,那个时候他们死得会连渣都不胜。

    所以,无论是陈洪,还是黄金都开始给自己寻找后路。他们都有意无意地向着高拱和徐阶伸出了橄榄枝,而且高拱和徐阶对他们都很客气。

    但是,陈洪的心中依旧没有底。高拱和徐阶就是两个老狐狸,没有人比他陈洪更了解了。别看现在对他陈洪很客气,一旦新皇登基,高拱和徐阶未必会帮他。

    但是罗信……

    陈洪开始冷静了下来,细细地思索了起来。

    这一思索,倒是让他对罗信期待了起来。

    罗信在军中有着很高的威望,虽然此时在朝堂上官职不显,但是最近却被嘉靖帝提升为六品詹事府右中允,成为了裕王的老师。如果在嘉靖帝死前再对罗信稍微提拔一下,哪怕就是提升到五品,待裕王登基之后,那罗信便是一飞冲天。

    说到底,如今罗信的局面要比他陈洪差了很多。但是,罗信的未来却比他陈洪高出了很多。如果能够结交罗信,对他陈洪的未来也许就是一个救命的关系。

    但是……罗信得能够活下来!

    作为内臣,他不是不知道嘉靖帝对罗信的忌惮,这个时候帮助罗信,会不会惹来嘉靖帝的暴怒?

    只是几个呼吸的时间,陈洪便想清楚了罗信话中的意思,也想清楚了自己应该如何做。能够结交罗信那是最好,但是却不能够让自己有风险。或者是说,风险小一些。于是,他的脸上也露出了笑容道:

    “不器这样说话就不对了,咱家可是一直很佩服不器,一直想要和不器交个朋友。”

    “好!”罗信欣然点头道:“陈公公,多余的话我就不说了。我想不器的一切举动,陈公公都应该很清楚。不器是怎样对待朋友的,陈公公也应该十分清楚,罗信今日就和你交个朋友。”

    陈洪的脸色就是一红,罗信这些话无疑是在告诉他,罗信一直知道东厂在监视他。但是正如罗信所言,他也非常清楚罗信是如何对待朋友的。而罗信刚才又言明今日与他陈洪成为朋友,心中便不由一喜,但是同时心中也有着一丝担忧,因为他不知道罗信会让他做什么事情,便轻声问道:

    “不器,陛下等着见你。”

    罗信淡淡地一笑道:“陛下是让陈公公来抓我的吧?”

    陈洪的脸上就现出了尴尬,罗信便摆摆手道:“不器对陈公公有一事相求。”

    陈洪的神色便现出了一丝为难道:“不器,你可不能够太为难我!”

    “不会!不器从来不为难朋友!”罗信淡淡地说道:“我只需陈公公在罗府等待半个时辰的时间,如果半个时辰内,不器还没有解决陛下交待下来的任务,不器便跟着你去面圣,如何?”

    陈洪沉吟了一下道:“只有半个时辰?”

    “是,就半个时辰。”罗信笃定地说道。

    而就在这个时候,门外响起了敲门声。罗信便道:“进来!”

    书房的门被推开,陆元站在门外,脸上尽是欢喜之色道:“侯爷,来了!”

    罗信的眼中跳动着兴奋之色,转头对陈洪道:“陈公公,不用半个时辰了。请陈公公随我来。”

    陈洪的心中也好奇了起来,他的心中也十分清楚如今罗信所处的险恶局势,他很好奇罗信如何能够从这种险恶的局势中跳出来,闻听便欣然点头,跟着罗信向着大厅走去。

    “不器……我的手下……”陈洪的神色有些犹豫。

    “让他们帮着维持一下秩序吧。”

    罗信淡淡地说道,陈洪的心中就是一喜。带着三十几个番子跟在了身后。罗信来到了大厅门前,便见到已经有三个人站在了大厅内。

    这三个人可不是什么代表了,而是真正的商行的主人。

    话说,那些人马不停蹄地跑回了家,将事情和家主一说,那些家主在商场打了一辈子滚,怎么可能看不到这其中的商机。而且罗信说了,这次不是拍卖,就看谁先到罗府。

    这无疑就是说,罗信看的不是钱,看的是态度。

    既然是看态度,就不能够空着手去,最起码必须把罗信定下来的那五万两银子准备好,还要给罗信准备一份礼。所以顷刻之间,这些人的府中就是一番鸡飞狗跳,然后就是家主或者骑马,或是乘坐马车,向着罗信这里以最快的速度跑来。

    罗信进入到大厅,那三个家主立刻向着罗信施礼道:“拜见罗侯。”

    罗信摆摆手道:“把你们所从事的行业说出来,你们都有相对的负责人。他们会和你们谈。”

    罗信说完,便不再理会那三个人,拉着陈洪坐在了椅子上道:

    “陈公公,我们喝茶。”

    陈洪含笑点头,但是他的精力却放在了那三个人的身上,和罗信有一搭没一搭的闲聊着,很快他就听明白了,心中不由震惊。

    “这罗信实在是……太高了……”

    只是在一刻钟的时间内,便又陆续地有人前来,这次罗信将各项工作分成了八项,分别由周玉等八个人负责。而且每个行业只选择一个,所以很快一切都进行完毕。那些后来的人,被陆元客气地拦住,告诉他们这次招标已经完成,将那些人都请了出去。此时大厅内的商人就只剩下了那八个人。

    八个人都有些局促地望向了罗信,罗信从怀里取出来一张纸递给了陆元道:

    “让他们看看吧,如果同意,就在上面签字画押。”

    一旁的陈洪很想要知道纸上写的是什么,但是此时陆元已经把那张纸递给了一个商人,那个商人看完之后,立刻眉飞色舞地在上面签字画押,然后传给了下一个人,很快所有的人便都在上面签字画押。

    罗信便摆摆手道:“你们回去做好准备,三天之内动工。”

    “是,谢罗侯!”

    罗信再度摆摆手道:“陆元,送客!”

    待那些人离开之后,罗信将所有的东西收拾在一处,揣到了怀里,然后起身道:

    “陈公公,我们去拜见陛下。”

    此时陈洪已经完全轻松了下来,虽然他没有看到那张令那些商人眉飞色舞的纸上写的是什么,但是只要看到刚才那些商人心甘情愿的模样,就知道罗信这一局赢了,当即含笑道:

    “罗侯,请!”

    “陈公公,请!”

    皇宫门前。

    徐阶和那些死谏的人都等得有些不耐烦了,看那个架势,陈洪是去抓罗信的。但是时间过去半个多时辰了,罗信却依旧还没有被抓来。

    难道出现了什么变故?

    想到这里,众人心中都是一凛,他们这个时候才想到罗信可是军神,难道罗信还敢造反?徐阶的脸色也变得苍白。他知道一旦罗信造反,第一个想杀的人就是他。他有几次想要进入皇宫提醒嘉靖帝,但是又犹豫不定。在这件事情上,嘉靖帝原本就已经怀疑了他,如果罗信根本就没有造反,而自己却去和嘉靖帝说罗信造反,后果会是怎样?

    而就在这个时候,他们总算听到了马蹄声,便见到了数十骑风驰电掣地向着皇宫而来。在三十几个番子簇拥的中间,正是陈洪和罗信两个人。

    周唯一颤巍巍地站了起来,跪得太久,双腿都发麻,站起来的时候,不由一个踉跄,伸手指着罗信高喝道:

    “罗信,你这个奸佞之臣,置百姓生死于不顾,只知道媚惑圣上。”

    罗信淡淡地看了周唯一一眼,马蹄并没有停。来到了宫门之前,跳下马,便要进入到宫门之内。他不是没有看到徐阶,但是如今他的心里对徐阶十分失望。他不相信在这次事件中没有徐阶的影子,只是凭着一些商人蛊惑,别说闹出这么大的声势,就是国子监都不会反应如此快。所以,他根本就没有搭理徐阶。但是,他没有搭理徐阶,徐阶却是上前一步拦住了罗信道:

    “不器,周大人虽然话说得重了些,但是却是一个忠直之人,你这样不理会周大人,是不是太不礼貌了?”

    *

    求月票!求推荐票!

    *

    *(未完待续。)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