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明士 正文 第六百三十二章 运筹

正文 第六百三十二章 运筹

目录:明士| 作者:黄石翁| 类别:都市言情

    求订阅!

    *

    一个个不由目光灼灼地望向了罗信。罗信的神色依旧淡淡地说道:

    “但是这个皇家专供可不是免费提供给你们的,也不是无限给你们的,这里有两个条件,你们听好了。”

    众人精神就是一振,知道戏肉来了,一个个精神更加地专注。

    “第一个条件,那就是修缮万寿宫的材料,出工你们要免费负责。第二个条件是要上交五万两银子。至于期限,本侯允许最后胜出的商行拥有皇家专供这个匾额五年时间。五年之后,会进行拍卖,谁出价高,谁得之。

    你们应该十分清楚,像这样的匾额一旦拍卖起来,你们中很多人将没有机会得到,一定会落在几大实力雄厚的商行手中。

    但是……

    今日就给你们一个便宜,你们现在立刻回去,将此事禀告你们的家主。本侯就在这里等着,谁先来,这个匾额就先给谁。你们记住,每种材料我只选择一家。哪怕你如今的实力不够雄厚,但是有了这五年的时间,便会变成京城最为雄厚的商行。本侯相信,五年之后的拍卖,你们依旧会得到匾额。

    所以,今日对于你们来说就是一个机会,唯一一个壮大起来的机会。本侯不看你们谁实力雄厚,只看你们谁的腿快,那个家主先来,本侯就选择谁。”

    众人都愣愣地望着罗信,他们被这个消息彻底震惊了。正如罗信所言,这对他们绝对是一个机会,一个壮大的机会,一个垄断的机会。和这个机会比起来,免费为陛下修缮万寿宫算什么?拿出五万两银子算什么?只要拿下那块匾额,这些银子只需一年就能够赚回来,余下的四年赚的就都是利润。

    罗信微微皱了皱眉头道:“你们还站在这里做什么?”

    “轰……”

    二十几个人反应了过来,此时最重要的就是速度,一个个疯狂地冲出了大厅,向着罗府大门拿出了吃奶的劲儿,疯狂地奔跑而去。

    一阵脚步声从偏厅传来,周玉等人目光闪亮地望着罗信。最终周玉摇了摇头感慨地说道:

    “不器,你真是不愧为军神,智谋百出啊!只是简单的一番话,就把各个商行玩弄于股掌之上。”

    罗信摇了摇头道:“这不算玩弄他们,这是双赢。我能够顺利地修缮万寿宫,他们能够通过修缮万寿宫得利。双方都欢喜。”

    海正摇了摇手中的那张纸道:“不器兄,你一直躲在偏厅不出去,难道你早就预料会发生这样的事情?”

    罗信轻轻点头道:“我们的政敌不会放过这个机会,当他们听到我召集商人的消息之后,一定会采取行动,鼓动国子监那帮热血而单纯的学生闹事,到时候在死上几个人,然后再在有心人的推动下,让京城骚乱起来。

    如今大明是什么状况?哪怕就是在京城,也有很多百姓一天只能够吃一顿饭了。他们的心中充满了戾气,一旦有人挑拨推动,恐怕一场大乱就会产生,出现打砸少抢的事情也不会奇怪,到时候死的人就会更多,你说到时候陛下会不会赐死与我?”

    众人闻言并没有露出惊荣,而是默默的思索了一会儿,眉宇之间渐渐地浮现出了忧虑。罗智有些急切地问道:

    “不器,既然你已经料到了这一点,而且有修缮万寿宫的办法,为什么不快刀斩乱麻,反而要等着国子监闹起来,才开始和那些我商人谈?你这不是自掘坟墓吗?”

    “我就是要让有些人跳出来。”罗信淡淡地说道:“就算我离开了京城,也不能够让他们好过。我相信陛下的锦衣卫和东厂想要探查清楚是谁在被背后捣鬼,并不困难。你们说,在我解决了陛下修缮万寿宫的同时,却有人暗中阻拦为陛下修缮万寿宫,不惜鼓动国子监,宫门死谏,陛下会是什么心情?”

    “但是……一旦引起骚乱……”

    “不会引起骚乱的,我想此时高拱一定已经去了皇宫大门前?事情想要发酵到那种骚乱的程度,首先宫门前的国子监学生必须先出事,然后再被有心人传播,推动,这都需要时间。最起码今夜是不会发酵到那种程度。而到了天明,所有的事情就已经结束了,我不会给他们发酵的时间。”

    “侯爷!”这个时候陆元走了进来道:“高大人派人来了。”

    “请他进来!”

    很快,一个人神色焦虑地走了进来,朝着罗信施礼道:“罗侯,我家老爷让我来告知您,国子监的学生已经聚集在宫门前死谏,此事已经惊动了陛下。”

    罗信微笑地说道:“你如今还能够见到高大人吗?”

    那人神色犹豫了一下道:“应该还可以。”

    “那好,麻烦你向高大人带几句话。你就告诉高大人,如果陛下召见他,请他对陛下说这几句话,“国子监学生宫门死谏,如果到时候在死上几个人,然后再在有心人的推动下,会让京城骚乱起来。

    如今在京城也有很多百姓一天只能够吃一顿饭了。百姓的心中充满了戾气,一旦有人挑拨推动,恐怕一场大乱就会产生,出现打砸少抢的事情也不会奇怪,到时候死的人就会更多。”

    那个人脸色就是一变,神色变得苍白。罗信神色一凝道:“还不快去?”

    “是,侯爷!”那个人匆匆离去。

    周玉望着罗信道:“不器,你……”

    “浩德兄,高大人将这些话说给陛下听,以陛下的智慧不会想不到这背后有人推动此事,陛下会立刻派人探查此事。像这样的事情探查的越早,那些推动此事的人越容易暴露,因为他们还没有来得及扫尾。而且有了这番话,陛下必定会所有警惕,调动三大营戒严,避免一旦事情不可控制,出现惨重的大乱。

    我虽然在利用此事,但是却也不想百姓因此而遭难。以防未然吧!”

    “不器,你觉得此事是谁在背后推动?”

    罗信淡淡一笑道:“第一波一定是那些商人,第二波自然是我们的徐阁老。至于还有没有其它的人我就不知道了。不过,有没有其它人也不重要。我不会让事情发展下去的。”

    “那陛下会不会调查出来?”

    “唉……”罗信叹息了一声,微微皱起了眉头道:“未必啊!徐阶他们就不用说了,也不要小瞧那些商人。他们不会认为这是小事,这是捅破天的大事,恐怕他们派出来的也都是死士。”

    “那……我们岂不是在冒险做白用功?”

    “不会!”罗信微笑道:“我们不需要陛下将背后推动此事的人揪出来,只需要陛下心中有所怀疑就可以了。”

    众人沉默了一会儿,不由纷纷点头,眼中露出了赞赏之色。一个人一旦被嘉靖帝所有怀疑,那么他的仕途也就完了。

    皇宫。

    御书房。

    嘉靖帝面沉似水,已经有多久了?

    自从大礼仪之后,再也没有人敢在皇宫门前死谏了,如今又出现了。此时高拱和徐阶就站在他的面前,两个人都低着头,只是两个人眼中却显露出不同的神色。高拱的眼中显露出忧虑之色,而且还有些迷惑,他在进入皇宫之前,接到了自己心腹传回来的消息,他不知道罗信为什么会让他说那些话,那不是让嘉靖帝更加羞恼成怒吗?而徐阶的眼中却显露出得意之色。

    “徐卿,那些国子监学生还在宫门之外?”

    徐阶抬起了头,眼中的得意瞬间变成了忧虑道:“是,陛下。微臣答应他们将他们的奏章递交给陛下,他们这才安分下来,等待陛下的旨意。”

    嘉靖帝的目光落在了御书案上的奏章上,脸上阴沉到了极点。

    “高卿,你怎么看?”

    高拱抬起头,心中下定了主意,既然罗信让他那样说,那他就说。如此一来,最起码会得到嘉靖帝的重视。一旦嘉靖帝再像大礼仪的时候,将那些书生打一顿,这事情可就大了。要知道如今可不是大礼仪那个时候,那个时候京城百姓还处于富足阶段,他们也只是站在一旁看热闹。而如今京城百姓都出现了卖儿卖女的事情,在这种充满戾气的气氛之中,嘉靖帝一旦一意孤行,说不定真的会像罗信所言那般,京城会出现大的骚乱,那事情就大了。所以,此时他再也没有犹豫。

    “陛下,此事非同小可!”

    “嗯?”

    嘉靖帝的目光变得锐利起来,嘉靖帝心中虽然愤怒,但是却没有把这件事当作一会儿事。当初百官的屁股他都打了,如今只是一些学生,大不了再打一顿就是了。如今高拱却说此事非同小可,这不禁让嘉靖帝心中反感。

    “陛下,陛下让罗信负责修缮万寿宫的事情不过一天,此事就闹得沸沸扬扬,不仅是国子监的学生到宫门死谏,就是京城的大街小巷也都在谈论此事,传播的速度之快,引起的轰动之大,这里面不能不说有些蹊跷。”

    嘉靖帝的目光便是微微一缩,徐阶的心脏也不由一跳。

    “陛下,臣怕的是此事只是一个开始。”

    “继续说!”嘉靖帝的目光变得冰冷。

    “陛下,如今百官发不出俸禄,京城的百姓日子过得更是苦。在这种情况下,如果有人在背后推波助澜的话,说不定就会引起京城大乱。”

    嘉靖帝的目光陡然变得锐利,做了几十年的皇帝,对局势的分析已经到了十分敏锐的程度。嘉靖帝只是在瞬间就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同时心中也明白,这件事的背后一定有人在推动,否则不会如此快的就发生宫门死谏的事情。

    “黄锦!”

    “在!”

    “让锦衣卫和东厂给我查,将背后推动此事的人给我揪出来。”

    “高卿,拟旨!”

    高拱的脸色就是一喜,徐阶的脸色就是一变。自从他成为内阁首辅之后,为嘉靖帝拟旨的事情可都是他来书写的。如今嘉靖帝却让高拱来书写,这意味着什么?

    此时嘉靖帝已经开始口述,高拱开始书写。无非就是命令三大营做好一切准备,随时准备全城戒严。徐阶此时没有心思听,他的心中惊恐地在想,难道是陛下知道了自己在背后推波助澜此事?

    不会啊!

    这件事情除了一两个人是官员在运作,余下的都是死士,这些死士是不会将他们供出来的。就算锦衣卫和东厂此时开始动手调查,也不可能找到蛛丝马迹。

    想到这里,徐阶的心就是一松。不由偷偷地向着嘉靖帝望去,见到嘉靖帝的脸阴沉得都能够滴出水来。他的心又不由一跳,猛然间他发现了自己一个疏忽的地方。

    嘉靖帝需要将事情探查清楚吗?

    不!

    不需要!

    只要嘉靖帝心中对自己有怀疑就足够了!

    嘉靖帝一旦怀疑了一个人,以后还会信任那个人吗?

    身在朝堂,犹如逆水行舟,不进则退。如果得不到嘉靖帝的信任,以后还有路可走吗?

    嘉靖帝有没有怀疑徐阶?

    只要看看现在让高拱给拟旨就很清楚了!

    这个时候徐阶恨不得给自己一个耳光,自己有些莽撞了,只是想着利用这次机会,一下子把罗信打垮,让罗信永世不得翻身,去掉自己这个危险。但是他忽略了嘉靖帝的感受,嘉靖帝是忌惮罗信,但是他更怕麻烦,如果因此引起了整个京城的骚乱,嘉靖帝会宁可放弃这次机会。

    更何况……

    如今是嘉靖帝对罗信考核的时候,如果罗信通过了考核,嘉靖帝还想用罗信。

    特别是高拱今天对嘉靖帝说的那番会引起京城骚乱的话,对于嘉靖帝也好,对于徐阶也罢都是致命一击。

    “还是操切了啊!”

    徐阶心中叹息了一声,这要是严嵩还在内阁的时候,徐阶一定会夹着尾巴做人,凡是都三思而后行。自从做了内阁首辅之后,还是膨胀了啊!

    *

    求月票!求推荐票!

    *

    *(未完待续。)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