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明士 正文 第六百三十一章 推波助澜

正文 第六百三十一章 推波助澜

目录:明士| 作者:黄石翁| 类别:都市言情

    求订阅!

    *

    徐府。

    书房内。

    徐阶的嘴角浮现出一丝讥讽,对着站在他对面的一个官员道:“德之,看来这京城的商人很不给我们罗侯面子嘛!”

    “商人逐利,罗侯想要从那些商人的口袋中掏出银子,那根本就是痴人做梦。”

    “他痴人做梦和我们无关,不过这对于我们却也是一个机会。而且利用这次机会的人还不止是我们嘛!”

    徐阶嘴角的讥讽在扩大,那个官员神色一肃道:“阁老您的意思是国子监?”

    “呵呵……”徐阶笑着点点头道:“如今,满城风雨,大街小巷都在谈论罗信要为陛下修缮万寿宫的事情。北方战乱刚刚过去,民不聊生,而这个时候罗信却要为陛下修缮万寿宫,这无疑是点燃了一把火。那帮子国子监正是年轻冲动的时候,若不是陈以勤强压着那帮子国子监,那些书生说不定现在就已经跑到皇宫门前死谏了,呵呵……”

    徐阶说到这里,眼睛中闪过了一丝厉芒,低声道:“知道我为什么同意高拱的提议,让罗信负责修缮万寿宫事宜吗?”

    “卑职愚钝。”

    “呵呵……我知道高拱的心思。他也是看好罗信的理财能力,所以才对陛下提出让罗信负责万寿宫修缮之事。但是他的目的却不仅仅是为了给陛下修缮万寿宫,他是想要通过此事证明罗信的理财能力。如果罗信一旦证明了他的理财能力,他便会建议陛下,将罗信外放。”

    “外放?”

    “不错,德之啊,你觉得如果陛下外放罗信,会把罗信外放到什么地方?”

    “这……陛下将罗信外放,无非就是让罗信给陛下赚银子。而如今大明能够赚取银子的地方也只有开海……难道陛下是想要把罗信外放到东南??”

    “不错!”徐阶的眼中现出了赞赏之色道:“如果罗信真的能够妙手解决修缮万寿宫的事情,陛下一定会把罗信外放到东南,而且官职还不会小。而高拱打的就是这个意思,因为他知道陛下之前一直支持我,和如今对他的支持始终不够,就是因为罗信在京城。只有将罗信赶出京城,那个时候才是我和高拱之间真正的争斗。而我也想要和高拱真正决斗一番,真正地确定我在内阁的位置。所以,如今在京城的罗信就是我和高拱的绊脚石,必须把他给踢开。

    当然,如果能够置罗信于死地那就更好了,我一直在做这样的事情,但是罗信的城府真是很深,让我竟然拿他没有办法。而且不知道他用了什么手段,陛下竟然让他担任了裕王的老师,这对于我们的威胁实在是太大了。所以,既然不能够彻底打翻罗信,那就只好退而求其次,将罗信赶出京城再说。等我确定了在内阁的位置,再收拾罗信也不迟。

    这是我同意高拱提议的一个方面,另一个方面,这同样也是我们罗信致命一击的机会。如果罗信不能够解决修缮万寿宫的事情,而且引起骚乱,比如如今这种局势,国子监就是一个火种,这一个火种一旦成燎原之势,便能够将罗信烧死。所以,不管罗信是否具有理财的本事,对我们都是百利而无一害。”

    “大人高明!那么我们就坐看风云起?”

    “当然不!”徐阶淡淡地一笑道:“将罗信踢出京城之外,哪里有置之于死地来得干净?你去安排一下,让我们在国子监的人把动静闹得大一些,将罗信逼到绝境。”

    高府。

    书房。

    陈以勤神色焦躁地对高拱道:“高大人,如今满城风雨,国子监我已经有些控制不住了,那些学生情绪非常激动,他们已经喊出了大明养士二百年这样的口号,要去皇宫门前死谏。”

    “那你跑到我这里来做什么?”高拱脸色一沉道:“还不回去控制局势?”

    “砰砰砰……”

    书房门外传来了敲门声。

    “进来!”

    徐阶的话音刚落,便见到自己的老管家推开了房门道:“老爷,外面有一个叫作吴秋桂的人要见陈大人。”

    徐阶的目光就望向了陈以勤,陈以勤脸色大变,他在离开国子监到徐阶这里之前,让吴秋桂看好哪些学生,此时吴秋桂却跑到了这里来,这……一定是发生了什么事情。看到了陈以勤的脸色巨变,徐阶的目光也是一缩,沉声道:

    “让他过来。”

    “是,老爷!”

    老管家匆匆离去,很快吴秋桂就被老管家领了进来,还没等吴秋桂说话,陈以勤就急声问道:

    “可是国子监出了事情?”

    吴秋桂哭丧着一张脸道:“陈大人,学生们去皇宫大门了……”

    “什么?”陈以勤神色慌乱道:“不是让你看好他们吗?你怎么做事的?”

    吴秋桂都快要苦了:“学生人数太多了,原本他们还安静,也不知道怎么回事,突然就爆发了起来,卑职根本就拦不住。”

    “砰!”

    高拱霍然而起,大步向着门外走去。陈以勤不由跟在了后面道:“大人您去哪?”

    “去哪?”高拱顿住了脚步,望着陈以勤凝声喝道:“我还能够去哪?如果让那般学生闹出大事来,你以为我脱得了关系?罗信修缮万寿宫可是我推荐的。徐阶,你这个老匹夫。”

    “徐阶……大人您……”

    “你已经把国子监学生安抚了下来,却突然暴乱了,如果不是有人安排,你以为会发生这样的事情?老匹夫真是狠啊!一箭双雕啊!”

    “那您……”

    “先去皇宫门前将事态安抚住,你和我一起去。对了……”高拱将目光望向了吴秋桂道:

    “吴秋桂!”

    “卑职在!”

    “你立刻去罗府,将事情告知罗侯。”

    “是,大人可有什么话转告罗侯?”

    徐阶闭上了眼睛,只有不到一息的时间便睁开了眼睛道:“不用,你只要把这里的事情告诉他就行了。以罗侯的谋略,他会知道自己应该如何做。”

    “是!”

    罗府。

    此时在大厅内二十几个人已经有些坐不住了,时间已经过去了两刻钟,罗信还没有出现,一个个脸上便现出了讥讽之色,开始窃窃私语。

    “王兄,罗信还真以为能够拿捏住我们了。”

    “就是,就算他是官又如何?”

    “他也太骄傲了,难道以为我们是那些草原鞑子,可以随意任他杀戮?”

    “一会儿,他就骄傲不起来了。”

    “呵呵……”

    偏厅内,周玉等人听到正厅内的谈话,不由一个个色变,目光变得愤怒。原本周玉等人得知前来的这二十几个人都不是各个商行的正主,心中就愤怒,此时再听到他们如此肆无忌惮的言语,他们恨不得冲出去痛骂他们一顿。同时又担心地望着罗信。罗信脸上露出淡淡地笑容,只是依旧没有出去的意思。又过了大约一刻钟的时间,从偏门悄无声息地走进来一个人,正是陆元,来到了罗信的面前,将手中的一张纸递给了罗信,罗信看了一眼,然后随手递给了周玉,周玉看完,神色巨变,手颤抖着传给了张洵,而就在这个时候,罗信从椅子上站起来,然后从偏门走了出去,绕过房屋,从大门走进了大厅。

    听到了门口的脚步声,大厅内的窃窃私语就是一静,二十几双目光望向了罗信,罗信的脸上现出了微笑,朝着众人拱手道:

    “让诸位久等了!”

    别看那二十几个人刚才在屋里说得痛快,看轻罗信,此时见到罗信进来,一个个早就站了起来,朝着罗信施礼道:

    “拜见罗侯。”

    “诸位请起!”

    罗信走到了自己的位子坐下,二十几个人站了起来,目光望向了罗信。罗信淡然地说道:

    “今日召集诸位前来,是为了修缮万寿宫之事。”说到这里,神色一沉:“只是你们各个商行来的都非正主,你们做得了主吗?”

    “罗侯!”此时张之古的弟弟朝着罗信施礼道:“家兄身体有恙,所以让小人前来,陛下修缮万寿宫,我们张氏商行愿意捐献五百两银子。”

    罗信的脸当时就撂下来了,目光变得凌厉,冷然道:“大胆,你把陛下当作什么?捐献五百两银子?你以为陛下是乞丐不成?”

    “我……”

    罗信一发威,身上的威严就散发了出来,再听到罗信如此说,脸色变得苍白。嘴唇哆嗦着,却不知道说什么。

    “来人!”

    “侯爷!”立刻便从外面进来了罗府四个家将。

    “将他打将出去!”

    “是!”

    一个家境走上前来,一把将张之古的弟弟抓了起来,向着大门外一扔,“噗通”一声,就被摔在了外面,摔得他惨叫了起来,还没有等到他爬起来,那四个家将便拿着棍子冲了过去,朝着他就打将下去。他慌忙地从地上爬了起来,一路惨叫地被打了出去。

    大厅内寂静无声,二十几人都目光恐惧地望着罗信,他们没有想到罗信还真是敢打啊!想起刚才罗信的话,呵斥张之洞,说他把陛下当作乞丐,这是嫌弃张氏商行捐献得少啊!

    但是……

    他们根本就做不了主,来的时候已经被家主告知捐多少钱。这些人不由相互对视了一眼,一个个心中暗道:

    “看来今天这顿揍是躲不过去了!揍就揍吧,反正也不敢杀了我们。我倒要看看,把我揍走之后,你罗信如何为陛下修缮万寿宫?”

    所以,一个个人虽然脸色苍白,目光恐惧,但是心中却是准备和罗信僵上了。

    “大家坐吧!”罗信的声音淡淡地响起。

    众人老老实实地坐下,打定主意,这次谁也不说话。如果罗信让自己等人捐款,自己就说出家主的数目,然后挨顿揍就是了。

    偏厅内的周玉等人面面相觑,他们不知道罗信这是在做什么,特别是他们刚才看到陆元拿进来的那张纸,那张纸上写着,国子监的学生都跑到皇宫面前谏言去了,这简直就是想要置罗信于死地。而在这边,罗信却将捐款的人打跑了。难道罗信这是知道了国子监的事情,不敢募捐了?

    但是,他不募捐,又如何修缮万寿宫?

    “本侯这次召集你们来,并不是让你们捐款的。朝堂再没有钱,修缮一个万寿宫,也不需你们捐款。这天下都是陛下的,陛下会缺少那几个银子?有人竟然敢将陛下当作乞丐,真是该死。”

    众人闻听罗信的话,眼中便现出了迷茫之色。

    罗信不是让他们捐款?

    那……召集他们干什么?

    难道是……要从他们这里购买修缮万寿宫的材料?

    想到这里,众人的精神不由一振,但是随后又觉得不可能。如今大明财政是什么情况,别人不知道,他们这些商人还不知道吗?

    这便让他们更加迷惑了,不知道罗信在摆什么龙门阵。不过,这个时候他们的精神更加专注了,生怕漏掉了罗信口中的一个字。

    “既然你们不是做主之人,我也不管你们的家主今日为什么没有来。但是,我余下的话只说一遍,你们听好了。”

    众人都是精神一紧,就是偏厅内的周玉等人精神也是一紧。耳边就听到罗信的声音冷然响起。

    “这次修缮万寿宫,需要沙,石,砖,瓦,木料,油漆等等各种材料,每种材料我将从你们中选择一家,只选择一家。而且朝廷将颁发给每家一个牌匾,牌匾上面只有四个字

    皇家专供!”

    “嗡……”

    大厅内就响起了一阵骚动,这些人是什么人?是商人!商人逐利,只是在这一瞬间,他们就反应过来,这个“皇家专供”对他们有多么重要的影响。

    比方说,在京城就有三家制作砖的商行,如果是谁家得到了皇家专供这个牌子,会在非常短的时间内垄断这个市场。

    无论谁家盖房子,如果三家制砖商行的价格是一样的,但是又一家却是为皇宫专门提供砖头的商行,试问买谁家的?

    那还要问吗?

    这……商机简直是无限啊!

    *

    求月票!求推荐票!

    *

    *(未完待续。)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