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明士 正文 第六百二十八章 接旨

正文 第六百二十八章 接旨

目录:明士| 作者:黄石翁| 类别:都市言情

    万分感谢ds99(100)的打赏!

    *

    坐在那里想了一会儿,摇了摇头,不再想裕王日子清苦的事情。想了想明日自己还要跑户部,不由叹息了一声。

    第二日。

    罗信便又继续去跑户部,然后每隔三天便去裕王府。在如今的大明,也许在某一方面有人比罗信知识精深,但是若是比起来知识广博,却没有人能够比得过他。每次和裕王相处,罗信便会给裕王讲很多知识,而且大多都是以故事的形式讲解,令裕王大感兴趣,也大受启发,这让裕王和罗信之间的关系日渐深厚。

    这一日。

    罗信从户部回来,按规矩依旧去向徐阶报道。穿梭在内阁中,内阁所有的人都用怜悯的目光望着罗信。罗信心中也知道今日是徐阶给他限定一个月的日子最后一天,今日恐怕就是徐阶给他难看之时。

    看到一个个望向他那怜悯的眼神,罗信心中苦笑,不过他的神色依旧平静,没有丝毫的沮丧,一路来到了徐阶的衙房,通报之后,走了进去。徐阶望着罗信,一言不发,罗信也望着徐阶,没有半点儿退缩。两个人关系都已经撕破脸了,罗信也没有必要装孙子,只要保持着基本的礼仪就行了。

    徐阶看到罗信平静的神色,心中不由也渐渐地浮起了一丝怒气,淡淡地说道:

    “陛下修缮宫殿的钱要回来了?”

    罗信淡淡地说道:“没有。”

    徐阶的嘴角浮现出一丝讥笑:“陛下昨日还问起此时,你随老夫亲自去向陛下解释吧。”

    话落,徐阶便站了起来,向着门外走去。罗信也一言不发地跟在了后面,只是在行走的路上,心中飞快地思索着。

    上次嘉靖帝见自己的时候,对于修缮宫殿似乎并不是太重视,如今为什么又突然关心起来这件事情了?

    “难道是徐阶又在嘉靖帝面前给自己上眼药了?”

    就这么跟着徐阶来到了御书房,罗信便看到了嘉靖帝阴沉着一张脸,心中就是一沉。

    “臣,徐阶!”

    “臣,罗信!”

    “拜见陛下,万岁万岁万万岁!”

    “免礼!”嘉靖帝的声音清冷的响起,待两个人起身之后,嘉靖帝冷冷的望向了徐阶道:

    “徐卿,如今百官已经三个月没有发出完整的俸禄了,你这个内阁首辅是怎么当的?”

    “臣知罪!”

    徐阶满脸通红地跪了下去。他这个时候心中反而钦佩起严嵩来,最起码严嵩在内阁的时候,百官的俸禄还是能够发出来,如今在朝堂上下,对于徐阶开始有了不好的风评。说他徐阶也是一个贪官,家里有着数十万亩良田,但是能力却不如严嵩,只顾着他一个享受,完全不顾百官。

    千里做官为了什么?

    不就是为了一个钱吗?

    如今可好,连俸禄都发不全了,百官在暗地里已经暗流汹涌了。徐阶这些日子非常不好过,头发都愁白了一半。他心里有气,但是却无法倾述出来。

    如今大明的局势和严嵩在位的时候能够一样吗?

    北方刚刚被黄台吉几乎杀光,烧光,抢光。今年的庄稼根本就别想有收成了,税自然也就别想收了。而且朝堂还要拨款帮助北方复苏,即使是如此,如今的北方也是一片荒芜,每日都有饿死的百姓。而且眼看着就要进入到冬季,当初黄台吉大军路过,可是看到什么就烧什么,如今北方百姓别说是吃饭,就是连住的地方都没有,这要是等到冬季来临,恐怕会立刻冻死一批。局势如此恶劣,如果不能够在冬季来临之前,解决百姓的居住问题,到时候恐怕会爆发暴乱。

    但是这些话他能够说吗?说有用吗?你内阁首辅不就是解决这些问题的吗?解决不了你还当沙漠首辅?换一个人好不好?

    如今朝堂的风向对徐阶很不利,已经有一种说法在京城内流传,那就是如果让高拱担任内阁首辅,一定比徐阶做的好,在这种情况下,徐阶有怎么敢倒苦水?如果他敢倒苦水,传到嘉靖帝那里,恐怕嘉靖帝立刻会说:

    “好啊,既然你做不来内阁首辅,那就换高拱吧。”

    此时,徐阶跪在地上,心中充满了无力感,上方的嘉靖帝一言不发,御书房内变得寂静无声,滞重的气氛如水般压迫而来,就是站在一旁的罗信都感觉到了压力。继而徐阶都受到了嘉靖帝的呵斥,恐怕自己也躲不了。

    果然,嘉靖帝的声音再次清冷的响起:“罗信,户部你跑了很久了吧?”

    “是!”罗信低着头小声道。

    “马上就要进入冬季了,你就想要让朕住这四面透风的房子?”

    “臣有罪!”罗信也跪下了,心中却在暗骂,你这也算是透风的房子?那北地百姓住的草房算什么?

    “户部你不用跑了!”嘉靖帝淡淡地说道。

    罗信的心中就是一喜,但是随后嘉靖帝的话却令他无语:“给朕修缮这万寿宫的事情就交给你了,朕不管你用什么办法,必须给朕修缮好。”

    “那钱?”

    “你去想办法。”嘉靖帝冷冷地说道。

    罗信不由抓了抓脑袋,然后问道:“那是不是臣怎么做都行?”

    “只要不违反规矩,随你怎么做都行。”嘉靖帝的眼中闪过了一丝好奇,他发现罗信在听到他的要求之时,脸上竟然没有什么惊慌和为难,心中不由暗道:

    “难道这小子真的有什么办法?”

    “规矩啊!”罗信沉吟了一下道:“那微臣借用一下‘皇家’这个招牌可以吧?”

    嘉靖帝皱了一下眉头,有些不解地问道:“借用皇家的招牌?怎么借用?”

    “就是让天下人都知道这是给皇家修缮宫殿。”

    “这本来就是给皇家修缮宫殿,准了。”

    “还有,这件事情不是臣一个人能够忙过来的……”

    “你想要谁?”

    “周玉……”罗信也不客气,直接将晋阳九杰的其他八个人的名字都点了出来,嘉靖帝也一一准奏。

    “谢陛下,那臣下去想办法了。”

    “去吧!”话落,嘉靖帝看了一眼徐阶道:“你也退下吧,下个月朕不希望看到百官再发不出俸禄。”

    “是,老臣告退。”

    徐阶和罗信走出了御书房,徐阶走在前面,罗信走在后面。两个人都低着头走路,各自想着各自的事情。突然走在前面的徐阶脚步一缓,淡淡地说道:

    “你可知道是谁向陛下推举了你?”

    “难道不是你吗?”罗信心中暗道,不过表面上还是摇头道:

    “不知道!”

    “高拱!”徐阶淡淡地吐出了两个字,然后加快了脚步离去。

    望着徐阶的背影,罗信明白了。高拱这还是想要自己离开京城。他目前虽然得到了嘉靖帝的支持,但是嘉靖帝对他的支持远不如当初对徐阶的支持。

    这说明什么?

    这说明嘉靖帝对于高拱和罗信还是不放心,心中忌惮高拱和罗信联手。也就是说罗信一天不离开京城,嘉靖帝对于高拱的支持就不会再增加,而且一旦发现高拱做大之后,就会转而支持徐阶。绝对不会出现之前支持严嵩那样支持高拱或者徐阶。

    那么,如果条件允许的话,嘉靖帝会不会像当初支持严嵩那样支持高拱或者徐阶呢?

    无论是高拱,还是徐阶,实际上对于嘉靖帝的性格都摸得很透,嘉靖帝是一个怕麻烦的人,为了修道,他当初可以把一切都交给严嵩。这才造成了严嵩独揽朝政,权倾朝野。而如今年纪增大的嘉靖帝感觉到自己似乎命不久矣,这个时候他对于修道是更加地急迫,希望能够借助修道延年益寿,所以高拱和徐阶心中都十分清楚,如果嘉靖帝能够找到一个值得他信任的人,不需要十分信任,只需要有六分到八分信任,他就绝对会把朝政丢给那个人,而嘉靖帝则会去一心修道。因为嘉靖帝对于修道已经到了痴迷的程度。

    嘉靖帝将高拱纳入内阁,就是想要通过高拱和徐阶之间的比较来进行一场考核,这两个人谁通过了他的考核,他便会将朝政扔给谁。这原本就是嘉靖帝的打算。

    但是……

    如今罗信横空出世,让嘉靖帝十分忌惮。

    罗信如果只是一个单纯的文人,嘉靖帝不仅不会忌惮,而且还会十分高兴,会将罗信当作未来的首辅培养,留给自己的儿子。

    但是,罗信不是一个单纯的文人。不仅不是,而且在军中有着非常高的威望,被大明誉为军神。

    文人的威望再高,嘉靖帝给他的权利再大,那个文人再权倾朝野,嘉靖帝也不怕。就像严嵩,独揽朝政,权倾朝野。

    但是,又如何?

    还不是嘉靖帝一句话,就轰然倒塌?

    因为嘉靖帝心中清楚,文人没有造反的基础,他们的荣辱兴衰都要看自己一句话,给予他们宠信,他们就会权倾朝野。反之,便会把他们打落尘埃,他们没有丝毫的反抗能力。

    但是,武人不同。

    武人乱国,这是历朝历代的帝王都忌惮的原因。所以,嘉靖帝对罗信便十分忌惮。只要罗信在,他就不可能给予高拱和徐阶真正公平的考核。

    徐阶明白这一点吗?

    他当然明白,但是他更知道嘉靖帝想要通过打压罗信,促使罗信心中怨恨而做出过激的举动,如此嘉靖帝就会对罗信采取雷霆动作,将罗信真正的拔出。所以,他坚定地执行了嘉靖帝的思想,却发现罗信完全不像一个十六岁的人,倒是像一个六十岁的人,是真正的能够隐忍。

    说实话,看到罗信的隐忍,徐阶都害怕了。他害怕罗信一旦挺过了这段最困难的时期,在将来报复他。

    但是,他有没有办法。一边是嘉靖帝,一边是罗信,他自然选择嘉靖帝。

    高拱在这方面就要比徐阶聪明了许多,他没有选择去和徐阶联手打压罗信,也没有选择和罗信联手,反而想出了让罗信离开京城的办法。但是,他却发现罗信似乎根本没有离开京城的意思。特别是最近一个月被嘉靖帝封为詹事府右中允,成为了裕王的老师之后,似乎罗信更加没有离开京城的意思了,于是他急了。

    因为他知道,罗信一日不离开京城,嘉靖帝就不会给他和徐阶真正的考核。也就是说只有罗信死了……或者是离开了京城,嘉靖帝对于他和徐阶的考核才会真正的开始,他和徐阶的争斗才会真正的开始。

    在这个念头之下,高拱终于忍不住了,在一次他和徐阶面见嘉靖帝商议财政困难的时候,高拱佯装无意地说出罗信善理财,想当初罗信家里一贫如洗,但是罗信却能够在极短的时间内就让家里富裕了起来。

    对于罗信的事情,没有人比嘉靖帝更加了解了的了。想当初他可是把罗信的祖宗八代都调查了个清清楚楚,如今听到高拱如此说,自己又回忆了一下,觉得还真是这么一会儿事。

    而且嘉靖帝认真思索了一下,觉得这还真是一个解决罗信的办法。如果罗信真的善于理财,就把罗信打发出去,让他离开京城,为自己赚钱。如此罗信远离了朝堂的中心,其影响力势必降低。

    嗯!

    就把罗信打发到南方去,如此罗信不仅是远离了朝堂中心,而且远离了北方,而罗信在军中的影响力主要就在北方。如此一来,罗信慢慢地就会对朝政和军方失去了影响力。再用赚钱这个工作彻底绑住罗信,让罗信没有精力再顾及其他,罗信的威胁就可以彻底地解决。最重要的是还能够解决大明的财政问题,如今嘉靖帝穷得都要疯了。

    别说罗信还这么低调,就算是罗信高调,在大明这种情况下,嘉靖帝都会容忍,让罗信先为他赚了钱再说。

    只是……罗信真的善于理财吗?

    嘉靖帝还没有糊涂到听风就是雨,所以他还是准备先对罗信进行一番考核。考核的题目都是现成的,那就是让罗信解决修缮万寿宫的钱财来源,只要罗信能够解决这个问题,那就证明罗信善于理财。所以才有了今日召见罗信的事情发生。

    *

    求订阅!求月票!

    *

    *(未完待续。)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