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明士 正文 第六百二十五章 见裕王

正文 第六百二十五章 见裕王

目录:明士| 作者:黄石翁| 类别:都市言情

    求订阅!

    *

    这个时候,那些守制的大臣便极力想要立裕王为太子,但是嘉靖帝却迟迟没有反应,于是这些守制的大臣便想要把裕王表现成太子,便处处想要和嘉靖帝争上一争。当裕王的母亲杜康妃去世的时候,这些守制的大臣便想把葬礼办得隆重一些,是按照太子母亲去世的标准举办。但是嘉靖帝却否决了,下旨从简。一年以后,裕王的妻子生下了儿子,这是嘉靖帝的第一个孙子,按理说这是一件大喜事,但是坏就坏在裕王的这个儿子是在裕王为母亲守孝期间弄出来的,这不禁让嘉靖帝大怒,对这个孙子自然也就没有了好感,而这个孙子不久也就夭折了。

    悲哀的是,深陷于丧母丧子之痛的裕王很快又陷于丧妻之痛,他的妻子也许是因为承受不了丧子之痛,不久也病死了。这便又给了守制大臣一个机会,礼部为裕王妃安排了太子妃的葬礼,没有想到又被嘉靖帝给否决了。一切又是从简。裕王默默地承受着,他已经习惯了嘉靖帝的一切命令,不敢有半句反对之言。这也造成了裕王后来成为皇帝之后,也是逆来顺受的性格,让大明的文人从嘉靖帝的独裁阴影中挣脱了出来,甚至到了后来,致使大明皇权旁落。

    但是……

    嘉靖帝的做法有很矛盾,说他想要立裕王为太子吧,但是他给裕王和景王的待遇一模一样。说他想要立景王为太子吧,但是他给裕王安排的老师却明显地高出景王。裕王的老师都是些什么人?

    徐阶就曾经担任过裕王的老师,后来徐阶入内阁,嘉靖帝便免去了徐阶做裕王老师的职位,让徐阶一心在内阁做事。但是却相继给裕王安排了高拱,陈以勤,张居正,殷士儋为老师,这些人都是什么人?

    这些人都是一时名士,这里面的人大多后来都进入到了内阁,比如如今的高拱。这又很明显地表明嘉靖帝对裕王的重视。

    想着这些裕王的经历,罗信对嘉靖帝的举动也有些不解,但是有一点可以确定的是,裕王此时的日子很不好过,每日过得如履薄冰,这个时候的裕王应该很好接触,也很好结交。

    但是……

    先后已经有了徐阶,高拱,陈以勤,张居正和殷士儋为裕王的老师,这些人都是裕王的支持者,而且罗信知道裕王对这些人都十分尊敬。虽然如今徐阶和高拱都已经不再担任裕王的老师,但是裕王依旧以弟子之礼待之。

    这就给罗信提出了一个新的课题,自己如何能够在徐阶,高拱,陈以勤,张居正和殷士儋这些人中脱颖而出,让裕王更愿意和自己亲近?

    这就需要罗信以不同的方式和裕王相处。

    那么,要如何不同呢?徐阶,高拱这些人的授课方式和特点是什么?

    罗信闭目寻思了片刻,眼前仿佛出现了徐阶,高拱,张居正等人的形象。这些人在裕王的面前一定是古板,讲究礼制,这不由让罗信想起了自己的启蒙老师林昌,实际上在那个时代的老师都是如此。

    “那就让我变得不同吧!”

    第二日。

    按照嘉靖帝的旨意,罗信上午依旧要做他的司值郎,所以他又跑去户部上班了,一进入户部尚书的房间,傅颐便拱手道:

    “恭喜不器!”

    罗信便摇头苦笑道:“傅大人,您就别取笑不器了。我都不知道陛下怎么就让我去当裕王的老师了。你看就我这个岁数,能当裕王的老师吗?”

    傅颐楞了一下,别说凭着罗信的战功,凭着罗信的学识,傅颐早就在潜意识中忽略了他的年龄,不自觉地把罗信当作了自己的同辈,如今听罗信这么说,才恍然罗信的年龄,不由也失笑不已。罗信便耸了耸肩道:

    “看吧,你也笑了!”

    “噗哈哈哈……”傅颐忍不住大笑了起来。

    罗信干脆懒得搭理他,自顾自地去给自己倒了一杯茶,然后坐了下来道:

    “有钱不?”

    “没钱!”傅颐止住了笑道,然后也坐了下来,神色变得认真道:“不器,你不要妄自菲薄。说实话,今日若不是你提起你的年龄,我都忽略了你的年龄。在当朝,没有人的战功比得上你,也没有人在学识上比得上你。”

    “傅大人过誉了!”罗信急忙摆手。

    “并非过誉!”傅颐认真地说道:“只是凭着你的《孔孟合璧》就完全可以担任裕王的老师。”

    罗信便抓了抓脑袋道:“我看傅大人怎么比我还高兴?”

    “当然高兴!”傅颐的脸上现出了激动之色道:“陛下下旨让你担任裕王的老师,看来陛下还是想要立裕王为太子。”

    罗信便摸了摸鼻子道:“我有那么重要?”

    “当然!”傅颐重重点头道:“不可否认,你是大明的军神。有你在,大明就有底气。而在士林,你又是一代大儒。现有徐阶和高拱,中间有张居正,陈以勤和殷士儋,后有你罗信。想必朝中大臣此时都已经能够看清陛下的心意。”

    “未必!”罗信摇头道:“如果我在担任裕王老师的期间……”

    罗信的神色变得认真道:“一旦我被陛下责罚了呢?嗯,是很重的那种责罚?”

    傅颐的脸色就是一变,如果真如罗信所说,那嘉靖帝就是铁了心要立景王为太子了。实际上在朝堂之上每个大臣都知道罗信如今的处境很危险,功高盖主令嘉靖帝忌惮。

    之前嘉靖帝是极力打压罗信,但是罗信够隐忍。如今会不会是嘉靖帝准备捧杀罗信?让罗信得意忘形,给嘉靖帝处置他的把柄?

    如果真是这样,那嘉靖帝就是连带着裕王一起收拾了。想当年唐朝李世民的儿子李承乾不就是被侯君集鼓动着造反?

    以罗信的战功却受到嘉靖帝不公的待遇,心中会没有怨气?

    裕王多年来屡次被嘉靖帝给予难看,心中会没有怨气?

    这两个心有怨气之人跑到了一起,谁知道会不会干出造反的事情?

    一旦做出这样的事情,成功了还好,如果失败了,那他们这些支持裕王的人俱都会受到牵连。想到这里,傅颐的脸色都白了。罗信莫名其妙地看着脸色苍白,甚至额头都渗出汗水的傅颐道:

    “傅大人,您病了?”

    “没!”傅颐摆手道:“不器,你不会害裕王吧?”

    “我?”罗信指着自己吃惊地道:“我害裕王?为什么?”

    傅颐纠结了好久,但是却不好说出口,看着傅颐在那里像是大便干燥似的,罗信不由开口道:

    “傅大人,你我也算是忘年交了吧?”

    “嗯!”傅颐点头道:“我以不器为知己!”

    “那还请傅大人直言!”

    看着罗信坦荡的模样,傅颐将牙一咬道:“不器不要怪老哥我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

    “没那么言重,今日就算您一口吐沫吐在我的脸上,我都不擦,让它自己干!”

    傅颐不禁莞尔,心中也不由一松:“这个问题会让不器以为老哥在羞辱你。但是,老哥又不能够不问,因为这关系到裕王,关系到大明的天下。”

    听到傅颐说得严重,罗信的神色也严肃了起来道:“请直言!”

    傅颐点点头,站起身形,走到门口将房门打开,来到外面东张西望,见到屋外无人,这才回到了罗信的面前,压低着声音说道:

    “李承乾和侯君集!”

    罗信神色就是一愣,继而哭笑不得地望着傅颐道:“傅大人,您这脑洞可是够大的啊!”

    “脑洞?”傅颐摸了摸自己的脑袋道:“我脑袋上没有洞啊?”、

    “噗……”罗信不由笑出声来,摆着手道:“我的意思是您的想象力还真是丰富啊!”

    “这不是想象力丰富!”傅颐却是一脸的严肃道:“也许你如今没有这个心,但是将来……”

    “将来也不会有!”罗信断然道。

    “即使陛下对你……”

    傅颐停住口,直直地望着罗信,虽然后面的话没有说,但是罗信却明白他的意思,那就是当嘉靖帝要杀他的时候,他也不反?

    罗信深深地吸了一口气,神色认真地说道:“不会!”

    心中却暗道:“我不会给嘉靖那个机会,他如果真的对我下手,我就远去草原。”

    傅颐直直地望着罗信,半响,感慨地说道:“不器,你如此忠义,陛下不该啊!”

    罗信在心中叹息了一声,暗道:“我怎么会对那个老妖怪效忠,我只不过是不忍,不忍大明百姓受苦罢了。”

    经过了这一番相谈,傅颐和罗信之间的关系就更进了一步,两个人愈加亲热地交谈了起来。

    中午,罗信在饭馆随便凑付了一顿,便乘着马车向着裕王府行去。

    来到了裕王府门前,便打发车夫去附近的茶馆喝茶,等待着自己。然后向着裕王府大门行去。在裕王府大门前的士兵上午就得知下午罗信会来担任裕王的老师,虽然他们没有见过罗信,但是看到罗信的年龄,便确信面前之人就是罗信,便急忙上前施礼道:

    “拜年罗侯。”

    罗侯抬眼一望,便见到已经有一个人向着府中快步行去。收回目光,轻轻点头道:

    “裕王可在?”

    “在,罗侯请!”

    罗信举步踏上了台阶,走进了大门。顺着青石路向着前方走去。还没有行走多久,便听到前方传来了脚步声,裕王满脸笑容,大步向着罗信走来。

    “罗侯,孤可是盼了你好久啊!”

    罗信急走两步,朝着裕王施礼道:“臣拜见裕王殿下。”

    裕王疾走两步,上前扶住了罗信真诚地笑道:“罗侯,你是孤的老师,应该是孤拜见你才对。”

    话落,裕王松开扶着罗信的手,倒退了一步,然后朝着罗信施礼道:

    “学生拜见老师!”

    这次轮到罗信急忙上前扶住裕王道:“裕王殿下,你我就不要客气了。说实话,让臣统帅千军没问题,但是这当老师,臣还是大姑娘坐轿,头一回,心中忐忑的很。”

    “哈哈哈……”

    裕王开心地笑了起来,他发现罗信和徐阶,高拱和张居正等人很是不同。高拱,张居正,陈以勤和殷士儋等人,那个不是在他的面前严肃着一张脸,虽然空中称呼自己臣,但是却摆出一副老师的模样?

    生怕裕王不把他们当作老师,也生怕自己辜负了嘉靖帝的期望,生怕自己没有教好裕王,对裕王不够严厉,这自然就要摆出一副严师的模样。

    裕王在嘉靖帝的冷漠对待中,性子已经变得软弱。所以当高拱等人摆出严师的模样,哪怕是年龄和他相仿的张居正摆出一副严师的模样时,他也唯唯诺诺,表现出尊敬的模样,一副好学生的形象。

    但是……

    即使是性格懦弱的人,也不愿意被人管束,只是对嘉靖帝的畏惧,让他不得不如此罢了。他过得非常清苦,下人没有几个,朋友更没有一个,父亲更是寻常见不到一面,最常见到的就是教导自己的几个老师。但是这些老师严厉的很,也无趣的很,每日只知道给他枯燥地讲解儒道,给他布置作业,他有时感觉自己就像是在坐牢。心中的苦闷无人倾诉,只能够憋闷在心里。

    如今见到罗信,便感觉心中一松。原本在这一上午,他的心中充满了紧张。一想到罗信被誉为一代军神,眼前便出现了一个一脸威严的罗信。他的心中十分忐忑地想道:

    “恐怕罗信要比其他的几位老师更加严厉吧?”

    但是看到眼前的罗信,他的心轻松了下来。罗信的脸上没有半点儿严厉,反而有着亲切。上前拉住罗信的手道:

    “罗师……”

    “裕王,你还是称呼我不器吧!”

    “这……”

    胆小懦弱的裕王神色间现出了犹豫之色,他害怕他称呼罗信为不器被嘉靖帝得知,斥责自己不懂得尊师重道,对他的印象更差。罗信是多聪明的人啊!见到裕王的神色,立刻便明白了裕王内心的想法。便道:

    “没人的时候就称呼我不器,有人的时候就称呼我罗师!”

    *

    秋月票!求推荐票!

    *

    *(未完待续。)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