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明士 正文 第六百二十二章 城头变换大王旗

正文 第六百二十二章 城头变换大王旗

目录:明士| 作者:黄石翁| 类别:都市言情

    求订阅!求月票!

    *

    他心中明白,这些上折子的人都不是他的人,毫无疑问,这些折子都是高拱的人,高拱是在用自己人弹劾自己。

    但是……

    这件事情说不清楚啊!

    徐阶和嘉靖帝说,这些奏章都是高拱的人在弹劾高拱……

    嘉靖帝会信吗?

    搁自己身上,自己会信吗?

    “狠!真狠啊!妙!真妙啊!自己之前轻视了高拱啊,真是咬人的狗不叫啊,不叫的狗咬起人来,那才是入骨三分啊!

    但是,自己怎么办啊?”

    以他对嘉靖帝的了解,这个时候还不能够解释和辩解,那样只会令嘉靖帝更加的愤怒。他的脑海中闪过了严嵩遇到这个时候的反应,随后便“噗通”一声跪在了地上。

    “陛下,老臣有罪!请陛下责罚!”

    “呵呵……”嘉靖帝笑了两声,露出了两行森白的牙齿,语气冰寒地说道:

    “你何罪之有?”

    “老臣……老臣……”

    徐阶此时开始后悔自己为什么要讲什么学?如果不是自己跑去香山讲学,这些折子怎么有机会摆到嘉靖帝的面前?还不是高拱趁着自己去香山讲学,将这些折子派人送到了嘉靖帝的面前?

    “怎么?不知道了?”嘉靖帝的声音愈加冰寒。

    徐阶的身子就是一抖,知道这是嘉靖帝因为自己的沉吟而愤怒,立刻五体投地拜了下去。

    “陛下,老臣知罪!老臣知罪!”

    嘉靖帝看到徐阶只是不断地说“老臣知罪”,却始终没有说他有何罪,脸色变得愈加难看。这也不怪徐阶,他实在是哑巴吃黄连,有口难言啊!

    “好了!”嘉靖帝冷喝了一声:“你退下吧!”

    “老臣……老臣……”

    “退下!”

    “是,老臣告退!”

    黄昏!

    罗信皱着眉头坐在书房内,今日白天他通过了各种渠道也没有得到陈洪突然现身香山,宣徐阶入宫的原因。不过却是得知徐阶离开皇宫的时候,脸色十分苍白。

    “一定是出事了!一定是高拱出手了,但是高拱究竟是如何出手?”

    罗信的心中有些急躁,他意识到这对于他来说是一个机会,失去了这次机会,对自己来说就是一个极大的失误。

    “消息不对等啊!要想办法在皇宫内留下一个暗线啊!”

    “侯爷!”

    突然书房门外想起了鲁大庆的声音。

    “进来!”

    房门被推开,鲁大庆走了进来,手中拿着一封信道:“侯爷,您的信。”

    “信?谁的?”

    “不知道!”鲁大庆摇头道:“是一个小孩送到了门房,然后就跑了。”

    罗信微微皱了皱眉头,伸手接过那封信,拿起剪刀剪开封口,从里面抽出了一张纸,凝目望去,心中就是一跳,那张纸上只有几句话:

    “今日众官弹劾高拱尸位素餐,提议免去高拱内阁职务,提名张居正入阁。圣怒!”

    罗信闭上了眼睛,只有三息的时间,猛然张开了眼睛道:“立刻派人去请周玉他们前来,分别派人同时去,越快越好。”

    “是,侯爷!”

    鲁大庆匆匆而去,罗信站了起来,将那张纸放在了桌子上,望着纸上的那几句话,嘴角浮现出了一丝笑容。

    不到三刻钟的时间,晋阳九杰就聚集在罗信的书房内,此时大家都已经传阅完了那封信,罗信望着大家道:

    “各位怎么看?”

    “如果这件事情是真的,那么那些弹劾高拱的折子必定不是徐阶所为。”周玉语气坚定地说道。

    “不错!”张洵点头道:“如今徐阶已经完全掌控的朝堂,他完全没有必要那样赶尽杀绝,那样做反而会给陛下警觉。”

    “那你们认为会是谁弹劾高拱?”罗信轻声问道。

    大家相视而笑,刘秀文道:“高拱自己!”

    罗信欣然点头道:“如今我们要确定的就是这件事情究竟是不是真的。”

    “不器,你确定了吗?”罗智渴望地望着罗信。

    罗信摇了摇头道:“没有渠道去确定,如今我们只能够凭着我们的判断。当然,如果你们有渠道去确定的话最好。”

    众人相视了一眼,俱都摇头。陶兴彦叹息了一声道:“我们的层面还是太低了,消息不对等啊!”

    “是啊!”众人纷纷点头。

    叶知秋有些苦闷地说道:“以前还真是小看了高拱,他和徐阶都不是简单的人!”

    黄生苦笑了一声道:“简单的人能够入阁吗?”

    海正皱着眉头道:“我担心的是,就算我们最终胜利了,获得最大胜利果实的也是高拱,那个时候高拱没有了徐阶的牵制,以他的果断狠辣,又有谁是他的对手?”

    “是啊!”周玉也感叹地说道:“我们别前门驱狼,后门进虎!”

    “如今我们顾不了那么长远!”罗信沉声说道:“如今我们需要的是先把徐阶的气焰打下去。”

    “我们要动手了?”众人的眼睛都是一亮。

    “在动手之前,我们要判断一下这封信上说的是不是事实?”

    张洵微微皱了皱眉头道:“你刚才说过了,这封信是一个小孩子送到了门房就跑了,这要我们如何确定真假?”

    “我们一点一点来分析!”刘秀文一边思索着一边说道:“首先,徐阶这次香山讲学,连我们都去了,想必京官没有几个不去的。”

    “不错!”众人纷纷点头。

    刘秀文接着说道:“这就给了高拱机会,如果徐阶在内阁,那些弹劾的折子根本就送不到陛下的面前,徐阶不会那么蠢。而就在徐阶在香山讲学,不在内阁的时候,这些折子便摆在了嘉靖帝的面前。今日高拱没有去香山吧?”

    “他自然不会去!”众人皆笑。

    “而就在徐阶在香山讲学的时候,那陈洪却突然现身,宣徐阶入宫。从这一点上看,最起码是宫中一定发生了事情,再从徐阶出宫时候难看的脸色推断,发生的事情一定是与徐阶有关,而且是对于徐阶很不妙的事情。所以,我的推断是这封信上所说的是事实。”

    众人纷纷点头,海正开口问道:“那么,这封信是谁送给不器的呢?”

    众人便将目光都望向了罗信,罗信嘴角泛起了一丝笑容:

    “如果这件事情是真的,那么送给我这封信的真正人就是高拱。”

    “为什么会是他?”

    “因为他想要拉我下水,如果可能的话,他甚至想要通过这件事情,将我们全部收到他的手下。”

    罗信的脸上露出了微笑。

    “那么我们是立刻动手,还是等着进一步确定消息?”

    罗信微微摇头道:“机会稍纵即逝,陛下的性子各位也都知道,等到我们确定了事情的真伪,那个时候的陛下恐怕不想在理会此事。我们必须趁热打铁,趁着陛下还在愤怒的时候出手,否则必定错过时机。”

    “那我们立刻动手?”

    “动手!”

    第二日。

    几十道折子送到了内阁,这些上折子的人官都不大,没有一个五品一上的,都是一些六七品的小官,但是这些人的折子却是在共同弹劾一个人。

    邹应龙。

    弹劾他任人唯亲,提拔的那些官员贪赃枉法,随着折子还有着邹应龙提拔那些官员所贪赃枉法的罪证。

    当这些折子摆在徐阶的面前的时候,徐阶就知道自己最强的臂膀邹应龙完了。

    这要是放在之前,徐阶会毫不犹豫地将这些折子压下去,而且还会知会邹应龙报复这些六七品的小官,在他徐阶掌权的时代,绝对不允许其他的声音。

    但是……

    如今这个节骨眼,他还真是不敢将这些折子压下来。他相信这些折子的内容高拱一定知道,就算他将这些折子压下来,高拱也会找个机会禀报给嘉靖帝,如此会换来嘉靖帝更加的暴怒。到了那个时候,就不仅仅是邹应龙的问题了,而是他徐阶还能不能待在内阁的问题了。

    他深深知道,如今的大明朝就算嘉靖帝的一言堂,失去了嘉靖帝的宠信,便如同无根飘萍一般。

    所以,徐阶只好忍痛将那些奏章老老实实地送到了嘉靖帝的面前。嘉靖帝看过之后,难得地脸上露出了一丝笑容,淡淡地说道:

    “你做的不错,这件事情我会让陆炳彻查!”

    徐阶带着浑身的冷汗离开了,他知道自己这次断臂之痛换来了嘉靖帝对自己的愤怒降低,在嘉靖帝看来,自己这是识趣,说不定嘉靖帝在心里还认为这是自己派人弹劾邹应龙,消减自己的力量,来讨好嘉靖帝。

    “唉!”

    徐阶叹息了一声,突然感觉自己好累,比严嵩在内阁的时候,还要累。只是一想到这些日子自己掌权的荣耀,又挺直了腰杆。握了握拳头,心中暗道:

    “陛下,春秋几何?呵呵……”

    徐阶刚进入自己的办公房间,便见到一条人影向着他扑了过来。

    “阁老,我冤啊!”

    一开始把徐阶下了一条,待定睛一看,却是邹应龙,便将邹应龙拉到了椅子旁,将他按在了椅子上坐下,又亲手给邹应龙倒了一杯茶,见到邹应龙惶恐地站了起来,示意他坐下,然后徐阶也坐下道:

    “应龙,这次就委屈你了。不过,你不用担心,你也就是在家赋闲几年,老夫很快就会让你重返朝堂,到时候职位只会比现在高,不会比现在低。”

    邹应龙的眼中就现出了一丝失望,知道徐阶这是要舍弃他了。但是他也没有丝毫的办法,只要徐阶不保他,他根本就逃不过这一劫,不过听到徐阶对他的保证,心中又升起了一丝希望。他知道自己如今只有徐阶这一棵大树依靠,当即站起身形朝着徐阶一礼道:

    “应龙听阁老的,阁老让应龙如何做,应龙就如何做。”

    徐阶满意地点点头道:“你放心,只不过让你回家赋闲一段时间,正好休息一下。”

    很快,邹应龙就被罢官了。邹应龙似乎早就知道自己的结局,所以早就收拾好的行李,在罢官的当天,便带着家小离开了京城,返回了家乡。

    罗府的后花园。

    晋阳九杰围坐花前,罗智喝了一杯酒,砸吧砸吧嘴道:

    “几日之前,邹应龙府前还车水马龙,今日离京,竟然无一人相送,真是世态炎凉啊!”

    “你怎知无人相送?”周玉好奇地问道。

    “嘿嘿……”罗智干笑了两声道:“我偷偷跟着去看了!”

    众人相视而笑,然后齐声道:“真是无聊!”

    “这怎么就无聊了?”罗智急眼了,放下手中酒杯道:“你们别说,我这次跟着去,还真是发现了一个问题。”

    “什么问题?”众人神色一肃。

    罗智神色有些奇怪地说道:“我观那邹应龙脸上没有半点儿沮丧,神色非常平静,怎么会这样?声誉正隆的时候,突然被罢官,又没有一个人去相送,他怎么可能一脸的平静?”

    众人都沉默了下来,半响,罗信轻叹了一声道:“那是因为他知道,他一定会再回来的。”

    “再回来?”罗智吓了一跳:“陛下会再重用他?”

    罗信点点头,轻声道:“非此陛下!”

    罗智微微一愣,随即恍然。如今大明朝中所有的官员都知道,嘉靖帝的身体已经不行了,曾经有过几次晕厥,只待嘉靖帝死去,那个时候如果徐阶还是内阁首辅的话,再启用邹应龙不是什么难事。

    “那……我们岂不是白忙乎了?”罗智不甘心的问道。

    “那就要看高拱如何做了!”罗信微笑着说道:“我们不需要担心以后的事情,我们只需要成长的时间。”

    “是啊!”陶兴彦道:“徐阶如果就这样地倒下了,让高拱完全掌权,对我们也未必就是一件好事。”

    “唉!”罗信叹息了一声道:“我们不想结党,我们只想对事不对人。但是如今的大明朝堂已经变成了对人不对事。”

    “唉!”众人齐齐地叹息了一声。

    时间没有过去几日,便让罗信等人真正见识了大明朝堂的对人不对事。高拱趁着嘉靖帝对徐阶有所愤怒的机会,连连上奏,先是提了李春芳为吏部尚书,然后又陆续或罢免,或降职了一些徐党官员,提升了一批高拱一党的官员。

    真是城头变换大王旗!

    *

    求推荐票!

    *

    *(未完待续。)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