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明士 正文 第六百二十章 正义军

正文 第六百二十章 正义军

目录:明士| 作者:黄石翁| 类别:都市言情

    万分感谢林8605,修罗-龙君,鄙人南山竹,rabit2011,胜这为王,山风之鱼,宝宝猫熊ds99,小桥楼头,烽火流星雨,清涟,书友160320114335851,37033,zyh99512123,左左周,想晒太陽的魚,智者无为的打赏!

    *

    罗信从酒缸内舀了一碗酒,然后将酒缸交给了罗平,罗平也舀了一碗酒,然后将酒缸交给了罗野,罗野舀完酒之后,将酒缸交给了洪磊,洪磊舀完酒之后,将酒缸继续传了下去,当一层到四层一千多个壮汉都舀完酒之后,一个个双手端着酒碗望向了四层回廊上的罗信。

    罗信一撩衣袍跪在了楼板之上。

    “呼啦……”

    一千多个壮汉整齐地跪在了楼板之上,双目依旧狂热地望着回廊之上的罗信。罗信跪在楼板之上,双手举着酒碗,低沉的声音在贾家楼内回响,清晰地送到了每个人的耳中。

    “青天在上,厚土在下。

    我罗信今日与众袍泽创立正义军!”

    “青天在上,厚土在下。

    我罗平(罗野)(洪磊)(……)今日与众袍泽创立正义军!”一千多人跟着罗信低声诵道。

    “我们将为伸张天地正义而战!

    我们将为守护天下苍生而战!

    我们永不为贪婪和自私而战!

    我们将无惧地抗击一切邪恶!

    我们将勇敢地抗击一切错误!

    我们将无私地帮助袍泽!

    为了我们的目标,我们将百死无悔!”

    随着罗信的声音,一千多军中袍泽低声诵吟,他们望向罗信的目光变得愈加的狂热,随着一句句诵吟,他们体内的热血在沸腾,一种共鸣在生成。

    “众袍泽!请!”

    罗信将手中的血酒一饮而尽。

    “军主!请!”

    众人也将手中的血酒一饮而尽。

    罗信从地上站起,众人也紧随着罗信站了起来,罗信缓步来到了洪磊,刘文涛和吴凡的跟前。

    “剑!”

    罗野怀中捧着三柄剑来到了罗信的身旁。这三柄剑是罗信请人专门打造的百炼精刚剑。罗信分别将这三柄剑交到了三个人的手中。凝声说道:

    “三位将军,这剑守护的不是帝王,也不是我罗信,它们守护的是天地正义,是天下苍生。你们……承受得起吗?”

    “军主!”洪磊,刘文涛和吴凡双手捧剑,单膝跪地,狂热地望着罗信道:“我们的余生将如同军主所赐的长剑一般,刚强正直,宁折不弯。追随军主,百死无悔!”

    “轰!”一千多将士跪倒在地:“追随军主,百死无悔!”

    罗信亲手将洪磊,刘文涛和吴凡扶了起来,然后对众将士道:“各位袍泽,请起。”

    一千多将士站了起来,静静地望着罗信。

    “各位袍泽,不器今日就陪各位到这里,来日方长。”罗信朝着众将士抱拳行礼。

    众将士躬身回礼道:“送军主!”

    罗府的大门前。

    罗信又穿着家丁的服装,混在了几个家丁中,随着陆元走进了大门。回到了府中,迅速地换回了衣服,然后快步地向着自己的院落走去,推门进去,便见到八个人正喝得热闹,见到罗信进来,便一个个起哄道:

    “不器,去了这么久,可要把酒补上!”

    罗信眉开眼笑道:“补,一定补!”

    皇宫。

    嘉靖帝将吞服的丹药在体内化开,脸色现出一种不正常的潮红,但是精神却旺盛了很多,从塌上站了起来,赤着脚来到了窗前,将目光阴沉地望向了香山的方向,淡淡地说道:

    “徐阶又讲学了?”

    一旁的黄锦上前了几步,站在了嘉靖帝的身后,低声应道:“是!”

    嘉靖帝的嘴角浮现出一丝冷笑道:“京城官员去的不少吧?”

    “几乎都去了,听东厂陈洪说,仅是京城官员就去了近千人,还有数千的士林学子。”

    嘉靖帝的脸色就变得更加阴沉,目光渐渐地露出了锋芒。突然他的目光跳跃了一下,沉声问道:

    “罗信呢?他去了没有?”

    “去了!”

    嘉靖帝的目光就是一缩,心中便升起了一丝不安。

    “难道罗信向徐阶屈服了?我扶持徐阶就是为了打压罗信,如果罗信向徐阶屈服,那……”

    “可是又离开了……”

    刚刚一个念头之间,黄锦的话又响了起来,气得嘉靖帝差点儿朝着黄锦一脚踹过去,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凝声道:

    “然后呢?”

    “罗信前往香山似乎只是在表达他一个作为下属的礼节,只是和徐大人朝了一个面,便和周玉等人离开了,之后那些人便径直去了罗信的府中,如今还呆在那里。”

    “罗信没有什么异动?”

    “没有!”黄锦轻声道:“他每日几乎都在户部!”

    说到这里,黄锦的心中就觉得好笑,声音中便带着一丝笑意:“好像他是户部的官员一般。”

    随后又收起了语气中的笑意道:“他自从回京之后,便和军中再也没有一点儿接触,似乎已经忘记了他武侯的身份,专心做一个文臣。”

    嘉靖沉吟了片刻,似乎是自言自语般道:“朕是不是对罗信太苛求了?”

    黄锦赶紧低下了头,他自然是不会在这方面说一句多余的话,他明白自己的身份,紧守着自己的本分。

    嘉靖帝也没有想黄锦回答这个问题,独自沉吟了一会儿道:“罗野和罗平呢?”

    “他们两个也没有什么异动,每日规规矩矩的,只是这武人性格难免粗豪一些,喜欢聚在一起喝酒。”

    嘉靖帝又独自沉吟了一会儿道:“我是不是应该把罗野和罗平调出京城?”

    黄锦的心中就是一动,这是嘉靖帝对罗信的看法有变啊,看来罗信最近一段时间的表现让嘉靖帝少了一些忌惮之心……

    谁知道嘉靖帝又立刻摇头道:“还是先等等吧……”

    “帝心难测!”黄锦的心中浮现出这个念头,神色变得更加谦卑。

    嘉靖帝就那么静静地站在窗口,望着空落落的皇宫,寂静的气氛向着他汇聚而来。他的脸色渐渐地又变得阴沉道:

    “想必现在的香山一定很热闹吧?”

    黄锦的头垂得更低,嘉靖帝突然冷哼了一声道:“京城所有官员都跑了香山,徐阶就那么值得他们巴结吗?”

    御书房内寂静无声,过了半响,嘉靖帝悠悠地说道:“今天轮到谁当值?”

    “是高阁老!”

    “他在?”

    “在。”

    “哎……”

    嘉靖帝叹息了一声,心中突然觉得自己给徐阶的支持太过了,想当初自己提升高拱进入内阁,可是向着用高拱制约徐阶,后来因为罗信的原因,才全力支持徐阶,如今看来,高拱已经完全被徐阶架空了……

    嘉靖帝脸色难看地回到了御书案前坐下,伸手从一摞奏章上拿起了一个翻阅了起来,然后脸色就变得更加难看。匆匆扫了几眼,便将手中的奏章扔到了一边,又拿起了一个奏章,再匆匆地看了几眼,又拿起了一本……

    当他看了十几本之后,脸上已经现出了暴怒之色,猛地将手在御书案上一划拉,便将所有的奏章掀飞了出去。

    黄锦急忙跑上前去,弯下腰开始捡那些奏章。那些奏章被嘉靖帝扔了出去,很多都已经散开,黄锦在捡的过程中,匆匆看了几眼,心中就是剧烈的一跳。那些奏章中全部都是弹劾高拱的,他们在弹劾高拱,弹劾我无能,身在内阁,却什么事情也不做,致使徐阁老公务繁重,身体每况愈下,呼吁陛下将我罢黜内阁,换一个人来内阁辅助徐阶,而且还提名张居正入内阁。

    “张居正!”此时嘉靖帝冷冷地说道:“难道朕不知道张居正是徐阶的学生吗?朕还没有死,他们是不是太心急了?”

    黄锦小心翼翼地将奏章捧在了怀里,看着嘉靖帝暴怒的神色,又不敢放回到御书案上,嘉靖帝看了一眼黄锦道:

    “捧着它们干什么?放回来吧。”

    黄锦急忙轻轻地将那些奏章放回了御书案上,嘉靖帝的神色略缓道:

    “去请高阁老来,再吩咐送两碗粥来!”

    “是!”

    黄锦悄悄地退下,向着值房走去,心中暗道:“高拱这是要被陛下重用了啊!”

    值房内。

    高拱靠着一个枕头半躺在那里,微微眯着眼睛。从眼缝中不时地闪过一道精芒。

    “徐阶现在应该正意得志满吧?陛下也应该心中不满了吧,而且这个时候也应该看到折子了吧?原本是想要等着罗信离开京城再行动,但是这罗信不亏是军神啊,竟然硬生生地能够放下身段,忍得下去。这小子,一点儿也不像十六岁啊,倒像是六十岁,老奸巨猾啊!”

    原本高拱是准备等到罗信离开京城,再针对徐阶行动。但是罗信太能够忍了,而徐阶又太能够折腾了,不仅仅是独掌朝纲,如今更是不断地讲学,其声势越来越盛,在这样下去,高拱就完全没有了机会了。所以,高拱才不得不提前行动。

    心中正琢磨着,便听到推门的声音,偏过头一望,便立刻起身道:

    “黄公公,您怎么来了?”

    “呵呵……”黄锦未语先笑:“陛下请您过去。”

    高拱心中就是一动:“现在就去?”

    “现在就去,陛下正在御书房内等着您,请高阁老喝粥。”

    高拱心中就是一定,朝着黄锦拱手道:“有劳公公了。”

    当高拱走进御书房的时候,嘉靖帝的面前已经摆放了两碗粥,见到高拱进来,还没有等高拱下拜,便笑着指着面前的粥道:

    “高卿,陪朕喝碗粥!”

    “谢陛下!”

    高拱一边走过去,一边偷偷地观察着嘉靖帝脸上的神色,见到嘉靖帝脸上虽然带着笑,但是那眉宇之间却浮动着一丝怒色。

    高拱心中就是一喜,他知道嘉靖帝这一定是对谁不满了,肯定不是自己,否则嘉靖帝也不会请自己来喝粥。

    既然不是自己,那是谁还用说吗?

    嘉靖帝让高拱挨着他坐下,两个人一边喝着粥,一边聊着。

    “高卿,朕当初让你人内阁,可是对你寄予厚望。如今你可是令朕有些失望啊。”

    高拱的心中不由大骂,如果不是你全力支持徐阶,老子会被逼成这样嘛!

    不过,脸上却现出了惶恐之色,急忙放下碗,跪在地上道:

    “臣有愧!臣有负圣恩!”

    “起来吧!”嘉靖帝看着惶恐的高拱,温声说道。见到高拱站了起来,便又道:

    “这也不怨你,是这些日子你我君臣见面的次数太少了,以后高卿可以随时来见朕。”

    “臣披肝沥胆,鞠躬尽瘁……”高拱激动地又跪了下去。

    “来来来!”嘉靖帝笑着说道:“不说了,陪朕喝粥。”

    “臣谢恩!”

    高拱一脸感激的神色从地上爬了起来,又挨着嘉靖帝坐下,端起了粥。

    一碗粥君臣两个人很快就喝完,早有小太监送上了茶,君臣两个便品茶闲聊。

    嘉靖帝在位四十几年,尊道教,所以这四十几年来,对大明有着很大的影响,每个官员,特别是京官,没有不研究道教的。所以此时君臣两个人论起道来,高拱说得头头是道,让嘉靖帝龙心大悦。

    君臣两个聊了近半个时辰,嘉靖帝突然问道:“高卿,当初内阁有三人,后来马芳去了兵部。如今只剩下你们两个人,可是有些忙不过来?”

    “还好!”高拱低眉顺眼地说道:“有徐首辅在!”

    嘉靖帝便似笑非笑地望着高拱道:“可是有人上折子说,徐首辅每日工作繁重,身体都已经顶不住了啊!”

    高拱心中知道是怎么回事儿,口中立刻说道:“是臣无能,不能够为徐首辅分忧。”

    嘉靖帝依旧似笑非笑地望着高拱道:“如果在增设一个内阁如何?”

    高拱的心中就是一愣,只是表面上神色不动,神色恭敬地说道:

    “全凭陛下圣裁!请陛下告知臣想要哪位进入内阁?”

    “张居正如何?”嘉靖帝死死地盯着高拱。

    但是,高拱脸上的神色却没有丝毫的变化,只是过了大约两息的时间,他那恭敬的神色就变得满是敬佩道:

    “陛下英明,臣与张居正同为裕王老师,很了解张居正。张居正为人正直坦荡,能力很强,是个不可多得的人才。”

    嘉靖帝眼中闪过了瞬间的错愕!

    怎么会这样?

    难道高拱不知道张居正是徐阶的学生吗?

    *

    求订阅!求月票!

    *

    *(未完待续。)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