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明士 正文 第六百一十五章 徐阶和高拱

正文 第六百一十五章 徐阶和高拱

目录:明士| 作者:黄石翁| 类别:都市言情

    求订阅!

    *

    “之前没想着做。走,他们应该准备的差不多了。”

    罗恒和陆元都好奇地跟着罗信来到了厨房,罗信在两个厨子不信任的目光中开始做菜了。当罗信第一道才出炉的时候,两个厨子各自尝了一口,眼睛便是一亮,望向罗信的目光充满了崇拜。

    “噗通”一声就跪了下去,连连磕头,要拜罗信为师。罗恒当即就不愿意了,一张脸就耷拉了下来,你们两个是什么身份?

    厨子而已。

    我家信儿什么身份?

    军神!

    大儒!

    收你们两个厨子为弟子?

    这要是传出去,信儿还不被人喷死?

    当即上前朝着两个正跪在地上磕头的厨子就是“砰砰”两脚踹了出去,跳着脚骂道:

    “你们两个是什么身份?竟然想要拜文曲星为师?你们配吗?你们想要沾光,我们罗家还嫌丢人,真是癞蛤蟆想吃天鹅肉。”

    “砰砰砰……”

    罗恒越说越气,抬起脚又连续踹了过去。一旁的陆元也感觉到自家主人被羞辱了,脸红脖子粗地冲上前去,也是一阵“砰砰”地乱踹。两个厨子这个时候才知道自己事情做差了。

    人家罗信是厨子吗?

    根本不是!

    人家是文曲星,是军神,是大儒,是侯爷……

    登时两个人便心如死灰,反应过来的他们知道,自己这番拜师的举动简直就是对罗信的一种羞辱,是把罗信当成了厨子。罗恒和陆元踹在身上的脚丫子,他们已经感觉不到痛了,他们心中升起了恐惧,他们在恐惧,罗信会不会气得杀了他们。

    “爷爷,陆元,不要再踹了,再踹就踹死了。”这个时候,他们耳边响起了罗信的声音。

    “砰!”罗恒又踹了一脚,才停了下来,犹自气哼哼地说道:“就应该踹死他们两个。”

    “砰砰……”陆元也有踹了两脚,这才义愤填膺地退到了一遍,一双怒目依旧恶狠狠地瞪着那两个厨子。

    罗信望着两个厨子道:“我不会收你们为弟子。”

    “不敢!”两个厨子连忙磕头道:“是什么错了,请侯爷惩罚。”

    “算了!”罗信淡淡地说道:“你们也是碰到了喜欢的菜,才失去了方寸。不过,虽然我不会收你们为徒,却会将我会的菜教给你们。”

    罗氏等人新奇地看着一盘盘从未见过样式的菜端了上来,等到罗信也坐了下来,便望向了罗信。罗信便拿起了筷子对罗恒道:

    “爷爷,尝尝!”

    罗恒拿起了筷子,夹了一块回锅肉,放到嘴里,眼睛就是一亮,使劲儿地点头道:

    “不错,很好吃!”

    大家见到罗恒对于罗信做菜没有不高兴,又赞很好吃,一个个便也放开了,这一吃第一口,然后就是神仙筷子不落地了,当所有的菜都被一扫而空的时候,众人都摸着鼓胀的肚子,脸上的神色还是意犹未尽,罗氏爱怜地望着罗信道:

    “信儿,你这真是从书里学的?”

    “是啊!”罗信点头道:“书中自有黄金屋,书中自有颜如玉,自然像做菜这种小道不在话下。”

    “听到了吗?”小婶看着罗文道:“好好读书,将来才会像你哥哥这样有粗细。”

    罗氏心中撇撇嘴,以前罗信和罗青哥俩可是小婶口中的废物,如今却成了罗家的榜样,不过这话听着舒服啊,所以罗氏就笑眯眯地坐在那里听着。

    罗信满腹心事,也没有心思留在这里和大家话家常,便起身告辞离去。

    此时。

    徐阶家也高朋满座,如今徐阶在朝堂的威望那是如日中天,他感觉到高拱已经对他没有了威胁,至于罗信……

    催户部的事情,就足够罗信焦头烂额的了。

    “终归是太年轻啊!”

    徐阶心中自得地为罗信叹息了一声,然后又将心思转到了怎样将高拱彻底挤出内阁的事情上来。

    在他这边高朋满座的时候,在高拱的府上也聚集了几个人。

    高拱的房间内,郭朴和杨博几个人聚集于此,这几个月来,他们已经看到了徐阶为了独章朝纲,排除异己,已经不是一才取人,以能升职了。凡是和他有不同意见的官员,都采取了打压的态度。

    “高兄,这样下去不行啊!”郭朴的脸上布满了皱纹,一双智慧的老眼中充满了忧虑。

    杨博叹息了一声道:“我们不怕和徐阶争,但是却无法和陛下争,如今陛下先是宠信严嵩,将大明弄得内外忧患,如今又宠信徐阶,将朝堂之上搞得乌烟瘴气,却没有人去理会正经事,如今大明财政已经糜烂到了极点,官员都开始发半薪了,这样下去,大明必乱啊!”

    高拱也叹息了一声道:“所以我们如今真正要争的不是徐阶,而是陛下。”

    屋子里的人不由都露出了苦笑,这如何去和陛下争?那嘉靖帝是一个容易说话的人吗?当初大礼仪的时候,廷杖了几百官员,多次的廷杖让大明的官员知道,和陛下去争,那就是一个死。

    看到几个人的目光,高拱摆摆手道:“我的意思不是去和陛下争,而是将陛下争取到我们这一边来,来支持我们。”

    众人紧张的心都松弛了下来,如果高拱真的要直面和嘉靖帝争,他们还真是不敢跟着高拱,但是如果能够把陛下争取过来,从支持徐阶变成支持自己……

    “高兄,您有把握?”

    高拱一双浓眉之下的眼睛释放着张狂的目光,凝声道:

    “各位,你们这数月以来,一直埋怨我不对徐阶做出丝毫反击,甚至在你们的心中都暗骂我胆小怕事,是严嵩时期的第二个徐阶吧?”

    众人脸色都不禁微红,这几个月以来,他们简直都不认识高拱了。高拱的为人性格极强,是一个极为张狂之人,历史上能够被他放在眼里的也只有一个张居正,余下他都不放在眼里,可见他是一个多么自信,多么张狂的人。

    但是……

    就是这么一个张狂的人,竟然在徐阶咄咄逼人的脚步中,步步退却不说,还不敢说一句话,这也罢了,还让所有高拱一党的人都不要反抗,忍气吞声,哪怕是被降职,罢官。

    *

    求月票!求推荐票!

    *

    *(未完待续。)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