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明士 正文 第六百零二章 染缸

正文 第六百零二章 染缸

目录:明士| 作者:黄石翁| 类别:都市言情

    求订阅!

    *

    “也不知道陛下是怎么想的。”周玉轻叹了一声道:“之前是一味地宠信严嵩,让严嵩完全把持朝政,如今又是一味地宠信徐阶,如今让徐阶权倾朝野。”

    刘文秀冷静地说道:“如今邹应龙当上了吏部尚书,他门下在翰林院的走狗总盯着我们,我们每天小心翼翼,就是这样,恐怕也不会得到好评。说不定我们这些人就别想着在京城了,到时候把我们都给打发到地方了。”

    罗信的脸上露出了一丝苦涩道:“我估计陛下如此宠信徐阶,应该都是为了打压我,是我连累的大家,对不起大家。”

    陶兴彦笑道:“我们如果怕你连累,就不会没事儿就往你这里跑了。”

    罗信便拱了拱手,然后说道:“大家不要泄气,徐阶不可能一手遮天,高拱大人也不可能总被逼到墙角。”

    “是啊!”黄生道:“只有高大人和徐阶两个人争斗起来,徐阶才没有精力注意到我们这些小角色,我们才能够在夹缝中生存。”

    海正看了一眼罗信道:“原来高大人和徐阶还旗鼓相当,甚至一度占据上风。但是如今却完全没有了还手之力。这都是因为陛下对徐阶的宠信。

    但是……

    陛下为何如此宠信徐阶?正如不器所说,陛下是为了打压不器。所以,不器你……很危险。”

    海正这一句话出口,众人便感觉到后脊梁发冷,实际上在座的每个人都是聪慧之人,也早就看出罗信功高盖主,但是却一直没有说出口,如今被海正说出来,便如同一阵寒风吹到了众人的心里,让人不由遍体生寒。

    罗智关切心乱,不由说道:“难道陛下还能够治罪不器不成?”

    众人俱都沉默,罗智的心中便更乱,虽然如今罗家也算是官宦之家了。罗信贵为一等侯,六品内阁司值郎,他罗智也在翰林院,身为七品。罗野和罗平,还有罗胜如今已经是从五品武将,罗青更是正五品武将,罗家几乎都已经为官身,但是罗智的心中却十分清楚,这罗家所有的官身都是随着罗信的荣辱而变化。

    如果罗信出了事情,他们罗家也就完了,罗家还远远没有到失去了罗信,依旧能够挺立不倒的大家族地位。功高盖主的结果他也知道,历史上这样的人几乎没有好下场,历史上得到相对好下场的人似乎也只有李靖一个人,但是李靖后期过得是什么日子?大门不出,二门不迈,一副小心翼翼深入简出的模样。如此一想,心中更乱,不由脱口道:

    “难道陛下还能够治不器死罪不成?”

    “呼……”

    一阵大风将门吹开,冬季的寒风扑进了屋子内,只是瞬间便将屋子里的热乎气一卷而空,众人只觉心中透凉。

    罗信起身将房门关上,回头看桌子前的众兄弟一个个都脸色苍白,罗智的话点破了他们一直担心的事情。如今朝堂之上所有的人都视他们晋阳九杰为一体,如果罗信真的出了事情,他们也得不到好。周玉勉强笑了一下道:

    “这倒是不可能,陛下总不能够杀了大明的军神。”

    屋子里又寂静了下来,陶兴彦目光扫了一眼众人,最后落在了罗信的身上道:

    “事情是躲不过去的,既然今天大家将此事说出了口,倒不如我们说个彻底,看看能不能想出一个办法。”

    众人俱是点头,目光都汇聚在罗信的脸上,罗信不自然地笑了笑道:

    “你们说什么办?”

    众人的目光就是一缩,周玉试探地问道:“不器,你的意思是?”

    罗信压低了声音道:“陛下已经老了。”

    众人瞬间就明白了,陛下老了,这说明陛下也活不了几年了,陛下会把罗信这个危险的因子留给下一代吗?

    “那我们就束手以待?”罗智急迫地问道。

    罗信轻叹了一声道:“双方不在一个级别上。徐阶原本就高高在上,和徐阶比起来,他就如同一棵大树,而我们就像是蚍蜉。蚍蜉如何撼动大树?更何况,在这棵大树的后面还有着一个陛下?就算我们机关算尽,也无济于事。”

    “千里长提溃于蚁穴!”周玉凝声道:“我们可以从一点点做起,我们先不管陛下,也不去管徐阶,我们只管邹应龙。如果任由邹应龙在吏部尚书的位置上,恐怕我们早晚都要完蛋,哪怕我们被外放为官,也会被他们挑出毛病,将他们踢出局。而且……胡宗宪,俞大猷和戚继光他们也会完蛋,徐阶不可能留着严嵩的党羽胡宗宪,如此东南局势也完蛋,最后说不定大明也完蛋。”

    罗信缓缓地端起了一杯酒,缓缓地喝下去,却感觉口中没有酒的醇香,反而有着一种苦涩,轻叹了一声道:

    “但是……如今我真的没有想出可行的办法。”

    “一人计穷,二人计长,我们慢慢合计。”陶兴彦凝声道。

    “说的是!”

    众人纷纷点头称是,罗信也点头道:“那我们就合计合计!”

    黄昏。

    罗信将众人送到了大门口,直到众人的轿子都消失在黄昏之中,罗信才转身缓步向着门内走去,他走得很慢,一直皱着眉头,这一下午,九个人倒是也商议出了若干办法,有正道,有诡道,罗信感觉到当初九个热血青年如今就变了,开始向着腹黑转变,罗信不由轻叹了一声:

    “官场真是一个大染缸啊!”

    他发现自己兜兜转转又回到了当初的局势,当初他和严嵩斗,就是为了自保和生存,终于一步步通过了县试,府试,道试,乡试,会试,殿试,得了状元,进了翰林院,进了内阁,但是到如今又到了自保和生存的地步。

    不知不觉中走到了后花园,负手站在凉亭中,望着假山上的白雪,心中分析着局势。如今邹应龙就是徐阶手中的一把刀,而如今嘉靖帝的心思又让人琢磨不定。罗信坚信,嘉靖帝的心思在这样不明不白下去,邹应龙这把刀便一定会砍在他罗信的身上。也许邹应龙会先试探一下,如果嘉靖帝还没有反应,邹应龙这把刀就会狠狠地砍在自己的身上。

    *

    求月票!求推荐票!

    *

    *(未完待续。)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