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明士 正文 第五百五十三章 罗信在此

正文 第五百五十三章 罗信在此

目录:明士| 作者:黄石翁| 类别:都市言情

    两章合一章!

    *

    罗信摇头道:“鲁卿兄,你太乐观了。我们不能够有这个想法,草原在出兵的时候是没有多少粮草,但是你不要忘记,他们从进入大明疆土就开始劫掠,所以……他们不会却粮草。”

    “但是……但是……”

    徐鲁卿脸色变得苍白,他没有想到自己苦思冥想的草原部落的弱点,都被罗信否决了。黄台吉的人数比京城多,又不缺粮草,难道真的要坚守三个月?

    三个月……能够守住吗?

    他的脸色变得愈加的苍白,双目有些失神地望着罗信道:“不器,难道真就没有办法吗?”

    罗信摇头道:“我们也不是没有优势。别看草原部落如今势如破竹,只不过是因为他们不断取得的胜利掩盖了他们的矛盾。他们并不是铁板一块。草原自从阿拉坦汗死去之后,已经变成了群雄逐鹿的局面,所以一旦他们在京城这里碰了钉子,很快他们就会内部产生嫌隙。”

    徐鲁卿精神一振,刚想要说话,却见到罗信摆摆手道:

    “鲁卿兄,我昨夜一夜未睡,如今脑袋都昏昏沉沉,还是先让我睡一觉吧,待我醒来,我们再谈,如何?”

    罗信去睡觉了,徐鲁卿却留在了罗信的书房内苦思冥想,一会儿神色振奋,一会儿又神色沮丧。

    罗信回到了卧室,躺在床上,心中不由叹息了一声。朝堂上的人没有一个好惹的。他不相信徐鲁卿向嘉靖帝求副枢密承旨的事情徐阶不知道,恐怕这还是徐阶出的主意。

    将来一旦胜利,这也有徐家的一份功劳,到时候百官也不能够那徐阶当初提出迁都的事情攻击徐阶,人家儿子都站在最前线,最终赢得了胜利,这还有什么好说的?

    一旦最终城破,徐阶然后能够保着嘉靖帝逃到南京,也可以言明,当初若是早听他的迁都,哪里会有如今的窘迫?

    真是一个老狐狸,进退都想好了路。

    只是……

    这样的人算不得英雄,也算不得奸雄,更算不得枭雄,这种心胸谋略和性格,注定他会被排挤出大明内阁。

    罗信嘴角浮现出一丝微笑,迷迷糊糊地睡了过去。

    第二日。

    罗信告别了家人,和徐鲁卿两个人来到了五军营,击鼓升帐。三大营的将军俱都列在大帐内。徐鲁卿拿着名册点名之后,罗信便站了起来道:

    “去看看防务!”

    众人看到罗信雷厉风行,神色也都变得严肃,紧跟在罗信的身后走出了大帐,纷纷上马,上了城墙开始巡视。

    徐鲁卿打量着那些武将,脸上现出了凝重之色,等到他们上了城墙,脸色变得更加凝重。

    城墙之上,一片忙碌,士兵们在忙着修补城墙,搬运滚木礌石等等,虽然每个士兵都在忙碌,但是罗信和徐鲁卿都看到了每个士兵脸色的麻木和绝望。

    大同城破,对士气打击得太严重了。而且……这些三大营的士兵已经多年没有打过仗,而且驻扎在京城,早就糜烂了。这不仅仅是生活上的糜烂,更有精神上的糜烂。他们已经变成了军痞,没有了尚武精神。

    徐鲁卿凑到了罗信的跟前,压低着声音说道:“不器,当初阿拉坦汗兵临城下的时候,曾经派出五万余人出城迎战,竟然没有人敢出去,最后被强逼了出去,一个个痛哭流涕,根本就没有作战能力。如今你看看这些人,满脸的彷徨和绝望,以这种士气迎战黄台吉,恐怕真的守不住啊!”

    罗信的脸色也变得凝重,转头望向了张提督等众将,见到众将的眼中也不时地闪过一丝彷徨,心中便不由一沉。

    未战先怯!

    这不是一个好兆头!

    越看,罗信的心越沉。此时他带领着众将来到了城头,那些正在忙碌的士兵竟然如同没有看到他们一般,一个个神色麻木而绝望,如同一个个木偶一般地搬运着军械,罗信望着不时地从他身前经过的一个个如同行尸走肉的士兵,猛然大喝了一声:

    “罗信在此!”

    那些如同行尸走肉的士兵猛然顿住了脚步,然后慢慢地将目光望了过来。而跟在罗信身后的那些众将精神却是一振。

    “罗信在此!”

    罗信再次大喝一声,他知道此时和这些士兵说其它的没有用,你和他们说临战之时不准后退一步,违令者斩,他们会更加恐惧和绝望。你和他们说斩杀一个鞑子,奖赏多少银子,官升多少,他们也不会有什么感触,命都没了,升官发财有用吗?

    这个时候只能够给我们信心,正所谓将是军中胆,士兵的信心只有将能够给予。而罗信就想利用自己的名声激励士兵。毕竟罗信的名声可不是虚的,那是实打实打出来的,每个大明人都知道罗信击败了二十万蒙古大军,每个大明人都知道罗信曾经纵横草原,砍下了阿拉坦汗的头颅。

    在大明人的心中,他罗信就是传奇,就是军神。如果这还不能够激励起士兵的士气,罗信能够做的也只有迁都了。

    那些士兵麻木而绝望的目光渐渐地变得有生气了,当罗信喊出了第二句“罗信在此”的时候,每个士兵的眼中现出了激动之色。

    罗信大步向前迈出了一步,宏声喝道:“罗信在此!”

    周围所有的士兵眼中现出了希望,慢慢地这种希望的目光变成了信任,不知道谁先喊了一声:

    “罗信,军神!”

    所有的人便同时喊了起来。

    “罗信,军神!军神!”

    罗信大步向前走去,围着城墙走着,每走一步都宏声喝道:

    “罗信在此!”

    回应他的是山呼海啸一般的声音:“军神!军神!”

    当罗信围绕着城墙走了一圈之后,他的声音已经喊得嘶哑了,但是他的眼中却透露出兴奋之色。

    跟随在身后的众将眼中也现出了激动之色。心中原有的彷徨和不安变得安定了下来,每个人都想起了罗信的传奇经历,感觉只要跟随着罗信,黄台吉不足为虑。徐鲁卿望着罗信的背影,眼中流露出羡慕之色,直到这一刻,他才感受到罗信在军中的威信。一群毫无斗志的士兵,就因为罗信在此而换发了斗志。

    他的心中只有羡慕,却没有嫉妒。因为他知道罗信的名望是拼死赢得的。他不知道罗信只有两千人,是如何纵横草原的,而且最终砍下了阿拉坦汗的头颅,但是却知道绝对不是像说书先生说的那么简单,其中的艰辛和危险可想而知。也只有从这种生死历练中活下来的人才会具备面临危险如山如岳的气质,才会有这种能够影响到其他人的气质。

    城墙之上的士兵从麻木中苏醒了过来,信心在心中滋生,勃发。沉重的脚步变得轻盈,效率立刻提升了上来。

    徐鲁卿望着眼前士兵的变化,低声对罗信说道:“京城可守矣!”

    “这还不够!”

    罗信看着眼前的士兵,精神是恢复了,但是罗信知道当他们面临艰苦的战争之时,恐惧依旧会滋生,信心依旧会动摇。这不是一次的角逐,很可能是数月的艰苦战争,想要让三大营的兵将誓死守城,还需要给他们一些刺激。当即向着三大营的众将招收,三大营众将立刻聚在了罗信的面前。

    “传令,战事开启之后,凡斩杀一个敌人,赏钱十贯,斩杀十个赏百贯,以此类推,只要坚守至冬季,京城不丢,我保大家升官。但,谁敢后退一步,定斩不饶。”

    “尊令!”众将齐齐拱手应是。

    罗信摆摆手,立刻便有传令官在城上跑马,宣告军令。很快,城墙之后便传来了欢呼之声。此时不仅仅是那些士兵,就是三大营的众将心中也是兴奋,完全没有了之前的忐忑。心中都觉得跟着罗信,不可能打败仗。

    罗信是谁?

    常胜将军好不好?

    所以,此时听到罗信宣告奖赏,一个个都心动了起来。谁不想升官发财?想要升官发财,就要有军功。

    此刻,这些人没有了对草原部落的畏惧,反倒是盼望着黄台吉快快到来。

    “于将军。”

    管粮草的于将军立刻走出了人群,来到了罗信的面前拱手道:“卑职见过罗大人。”

    “京中的粮草如何?”

    “卑职算了一下,应该能够坚持八个月。”

    罗信点点头,心中轻松了一些。看来粮草完全足够,如今是八月初,距离冬季最多三个月,粮草无忧,便不会有内乱滋生,又将目光望向了姜松道:

    “姜大人,军械来得及供应吗?”

    “回大人!”姜松上前拱手道:“军器司材料充足,昼夜不停制作,一定及时供应各种军械。”

    罗信心情又是一松,心中感叹,到底是京城,后备物资不缺,如今再有了士气,守住京城应该没有问题。

    只是……

    罗信突然向着五军营提督问道:“张将军,三大营多久没有打仗了?”

    张将军脸上便现出了尴尬之色道:“自从土木堡之后,实际上三大营就没有怎么打仗,最近的一次就是上次阿拉坦汗兵临城下,距今已经有近二十年。”

    罗信便微微皱起了眉头,说实话,他对三大营真的没有多少信心,近二十年没有打过仗的士兵,还能够打仗吗?

    “得想想办法啊!不能够全指望三大营啊!”

    “我们再看看!”

    罗信沿着城墙行走,这回他行走了很慢,不想刚才那般锐气逼人,一边慢行,一边向着城外望去,脸上尽是思索之色。

    “火药!”

    这是他第一个想起来的念头,他的心中深深知道,别看眼前三大营的兵将被自己激发了斗志,但是一旦黄台吉上来就高强度猛攻,说不定三大营就会崩溃。想要不让三大营崩溃,就必须先给黄台吉当头一棒,胜上一场,给三大营足够的信心,让他们知道黄台吉也没有什么了不得,更让三大营对他罗信建立牢不可破的信心,如此才能够无论在多么艰苦的情况下,只要自己的旗帜不倒,只要自己不后退一步,三大营的兵将势必誓死坚守。

    罗信的脚步一顿,目光望向了前方。凝声道:“当初阿拉坦汗兵临城下,就是在那里安营扎寨吧?”

    “是!”张将军点头道:“那里是最佳的安营之所。’

    罗信点点头,他转头对姜松道:“姜大人,我让你准备的火药引线和细长竹管都准备好了吗?”

    姜松的脸色就是一滞,低声道:“还没有,不过在黄昏之前,一定能够准备完毕。”

    “嗯!”

    罗信点点头,脸色露出了一丝喜色道:“一定要保证黄昏之前完成。”

    “是,大人。”

    “黄昏时分让军器监所有的工匠集合,我有事情吩咐他们做。”

    “是,大人。”

    “张将军,李将军!”

    五军营和神机营提督站了出来,罗信望着他们两个道:“你们两个各自抽调一万士兵,入夜之后随本宫出城。”

    “出城?”

    两位将军都是脸色一变,他们都以为罗信是想要主动向着大同方向去攻击黄台吉,心中便是一紧。他们这样想一点儿都不奇怪,在罗信的事迹中,罗信就是一个善攻的将军,从来没有听说过罗信善守。

    但是……

    他们清楚自己的手下,根本就是十几年没有打过仗了,带着这些人出去和士气正旺的草原部落野战……

    恐怕是一触即溃吧?

    不仅仅是他们两个这样想,三大营的将军都是怎么想,一个个脸色都变得不自然。罗信看到他们的脸色,却也不好揭破,令他们难看,便淡淡地说道:

    “今夜你们两个各自带着一万人出城警戒,就在黄台吉即将安营的地方,不允许任何人靠近,撒出斥候小队,远探十里,发现有靠近的人,不管是草原人,还是大明人,一律格杀勿论。”

    众将心中就是一松,原来的罗大人要提前做些布置。而且还是布置在黄台吉即将安营之地,罗大人会布置什么?

    *

    求订阅!求月票!

    *

    *(未完待续。)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