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明士 正文 第五百五十二章 副枢密承旨(两章和一章)

正文 第五百五十二章 副枢密承旨(两章和一章)

目录:明士| 作者:黄石翁| 类别:都市言情

    万分感谢ds99同学,雨中无眠同学,rabit2011同学的打赏!

    *

    退朝之后,罗信便匆匆地返回家,这个时候罗信的家人只是知道大同城破了,用不了多久黄台吉就会兵临城下,却还不知道罗信已经总览战事。所以,罗信一回家,爷爷奶奶,大伯,父母,还有小叔等家人就围了过来。

    这个时候,爷爷奶奶和大伯等人对于罗信深为感激,同时在心中也深为佩服罗信的远见。当初罗信派鲁仲连急回上林村让他们轻车简从,立刻进京,他们还不愿意。不是他们不愿意进京,而是舍不得家产。而且鲁仲连都不给他们变卖家产的时间,让他们立刻启程,这让他们心中十分恼怒。

    但是,随后林昌和张树过来相劝,并且言明,明日就轻车简从立刻启程前往京城,他们这才不情不愿地跟随着鲁仲连来到了京城。此时回想起来,若不是罗信严命鲁仲连把他们以最快的速度弄进京城,恐怕他们就要死在了战乱之中。

    所以,此时他们望向罗信的目光都有些敬畏,虽然围着罗信,却不敢随便开口。不由将目光望向了罗平。罗平便急道:

    “不器,大同真的城破了?”

    “嗯!”罗信神色凝重地点头。

    “那……草原……”

    “很快就会兵临城下。”

    “那我们?”

    罗信吸了一口气道:“陛下封我为枢密承旨,总览军务……”

    罗信猛然从椅子上跳了起来,他猛然想起了,坚守京城需要的可是军械,军械排在第一,而军器司可在京郊,必须在最短的时间内,在黄台吉没有兵临城下之前,将军器司搬进京城。

    罗信三步两步地冲出了大门喊道:“大庆,备马。”

    原本罗信在京城为官之后,已经开始按照京城文人的规矩不骑马,而改乘轿了。但是此时却再也顾不得规矩,翻身上马,冲出了大门,向着皇宫疾驰而去。

    在门禁处亮出自己中书舍人的牌子,然后便向着御书房快步走去。一路来到了御书房外,自有太监通报,然后进入到御书房。看到罗信满脸大汗,嘉靖帝便知道罗信有急事,心中一慌。

    “罗卿,可是发生了什么事情?”

    “陛下,臣必须在最快的时间内将军器司搬进京城。”

    嘉靖帝一听就明白了,立刻点头道:“不器,你立刻去军器司主持搬迁,我会让工部给军器司准备一个新地方。”

    “谢陛下,那微臣……”

    “去吧!”

    罗信谢恩之后,又匆匆离去。快马奔驰,来到了五军营,五军营的提督见到罗信去而复返,立刻迎上来。罗信立刻言道:

    “张大人,立刻调一军士兵,随本官前往军器监,以最快的速度将军器监搬到京城之内。”

    张提督神色就是一变,罗信只是提到了军器司,他就明白了怎么回事儿,如果没有了军器司,那还守个屁城啊!于是,他立刻调出了一军士兵,赶着大车向着京郊军器司而去。而罗信为了让军器司那边早作准备,带着一小队骑兵,向着京郊的军器司疾驰而去。

    半个多时辰的时间便来到了京郊,进入到军器司之后,便见到姜松远远的跑了过来。

    “罗大人……”

    “姜大人!”罗信打断了他的话道:“奉陛下旨意,军器司立刻搬迁进京城。”

    姜松闻听就长长地松了一口气,他如今也知道黄台吉攻破了大同,用不了多久就会兵临城下,如果在那之前,军器司还没有搬迁,他就只有死路一条。他刚刚升职为军器监,自然是不想死。

    “是,大人,卑职这就去办。”

    话落,姜松便匆匆而去。整个军器司忙碌了起来,而在京城那边,嘉靖帝已经划出了一块地方给军器司,五军营接管了城防,夜不闭城,连夜将军器司搬进了京城之内。

    清晨。

    军器司新驻扎的地方,罗信忙乎了一夜没有合眼,此时正一边喝着粥,吃着小菜,一边和坐在对面同样在喝粥的姜松说道:

    “姜大人,如今军器司内的军械有多少?”

    姜松心中明白自己这个军器监是怎么来的,那完全是得自于罗信的推荐,所以他的心中对罗信有一种士为知己者死的情绪。闻言立刻道:

    “弩车有一千五百架,弓有两万张,霹雳弹也生产出来一万颗。”

    罗信的脸上就是一喜道:“库存的材料还能够制作出来多少霹雳弹?”

    姜松脸上露出了为难之色道:“材料不多了,估计只能够制作出五千颗。”

    罗信吃完了最后一口饭,放下筷子道:“姜大人,我要你在三天之内将五千颗霹雳弹制作出来,还要制作出来一些火药引线。嗯,还有一些细长的竹管,要将竹管打通。三天,我只给你三天时间,能完成吗?”

    姜松微微皱起了眉头思索了片刻,最终使劲儿地点头道:

    “罗大人,卑职一定不负使命。”

    “好,这里就交给你了,三天之后我来提霹雳弹。”

    从军器司离开,罗信又来到了自己新的办公地点,他的办公地点就安置在五军营。此时五军营,神机营和神枢营三大营提督都聚集在这里,罗信将城防安排了下去。实际上,如今战事还没有开始,一切按部就班就可以了,罗信只是简单地说一下,三大营就会自动防卫得当,同时派出无数斥候,不断地将军报报回来。

    罗信安排完了一切,便起身回家。昨天在家里只呆了不到一刻钟,就匆匆离去,此时不知道家人会焦急成什么样子,罗信必须回去将家人安稳下来,才好集中精力抵抗即将到来的黄台吉。

    到了家里,果然见到家里人都坐在堂屋内等着自己。一个个都双目赤红,一对对黑眼圈,一看也是昨日未睡,小叔罗智此时也坐在堂屋之内。罗氏见到罗信走了进来,未语语先落泪。

    “信儿,你真的当上枢密承旨?”

    罗信看了一眼罗智,知道这是罗智已经将自己的事情向家人说清楚了。便点点头,疲惫地坐在了椅子上。但是,罗氏见到罗信点头,哭得就更加厉害了,闹着不让罗信担任枢密承旨。倒是弄得罗信手忙脚乱,就连罗平出面都不好使,最后还是爷爷罗恒训斥了一顿罗氏,罗氏才不敢闹。罗恒见罗氏老实了,这才转目望向了罗信道:

    “信儿,虽然你走上了文人的道路,但是我们罗家却是以武传家。鞑子来了,就把他们打回去。不要受你母亲的影响。”

    “是!”罗信轻轻点头。

    罗恒又将目光望向了罗野和罗平道:“你们两个跟着信儿去,信儿如果有个三长两短,你们两个也就不用回来见我了。”

    “爷爷……”罗信急忙出声阻拦,却见到罗恒一摆手道:“信儿,我已经想开了,学成文武艺,货卖帝王家。这也是给你大伯和你爹爹一个机会。”

    “可是……”

    “没什么可是,生死有命富贵在天!”说到这里,罗恒又将目光望向了罗野和罗平道:

    “你们两个意下如何?”

    罗野和罗平激动地站了起来道:“孩儿求之不得。”

    罗信看到大伯和父亲激动之色,便知道自己阻拦不了。心中无奈地叹息了一声,便也应承了下来。告知大伯和父亲明日跟随他前往五军营,以他如今总览战事的地位,安排两个人容易的很。

    罗信疲惫的回到了自己房间,一头钻到了床上,不到几息的时间便睡了过去。只是,他还没有睡上一刻钟的时间,便听到鲁大庆来报,说是皇上又封了一个枢密副承旨,而那位副枢密承旨来拜见他了。

    罗信便从床上爬了起来,用冷水洗了洗脸,这才从卧室内走了出来。一边走一边想着,嘉靖帝给自己派个副手是什么意思?

    一直走到书房门前,他也没有想清楚嘉靖帝为什么会给他派个副手来,但是等到他走进书房之后,神色却不由一愣。

    “鲁卿兄,怎么是你?”

    来人正是徐阶的长子徐鲁卿,徐鲁卿见到罗信吃惊的模样,便笑道:

    “不器,很吃惊吗?为什么不能是我?”

    罗信脸上吃惊了一下,便恢复了平静,迈步落座,望向了徐鲁卿,只是心中怎么也没有想到嘉靖帝会派徐鲁卿来做他的副枢密承旨。

    “鲁卿兄,是徐阁老他?”

    徐鲁卿摇头道:“家父之前并不知道,是我向陛下求来的,如今还不知道家父在家里会气成什么样子,所以我就跑你这里来了,今日就住在你这里,明日跟你一起去三大营。”

    罗信摇了摇头叹息道:“此战凶险,我们的背后就是陛下,而且如今士气低迷,想要守住京城,必须重振士气,所以我们必须身先士卒,很可能就死在了城墙之上。鲁卿兄,这不是儿戏。”

    徐鲁卿的神色变得认真道:“不器,这些我都知道。黄台吉这次进攻大明要比他父亲当年凶猛得多,阿拉坦汗当年也没有攻破大同,但是黄台吉却把大同给屠城了,对于危险我有心理准备。”

    罗信皱了皱眉,徐鲁卿便笑道:“不器,你不要皱眉。实际上,如今大家的命运都拴在了一起,如果京城被破,我还有活命的机会吗?所以,反倒是不如背水一战。

    更何况……

    我们未必没有胜利的把握。”

    罗信眉毛一扬道:“计将安出?”

    徐鲁卿的眼中闪过了一丝讥讽道:“黄台吉看似凶猛,这是因为他们的开局太顺利了。边军自从马大人入阁之后,他的嫡系都被调到了东南。”

    说到这里,徐鲁卿看了一眼罗信道:“在你罗信横空出世之前,边关能战之军只有马家军。如今马家军被陛下肢解,边军除了马家军,余下就是一般散沙,根本没有战之力,这才是黄台吉开局顺利的原因。

    但是,朝中百官却看不到这一点,反而以为黄台吉比他的父亲阿拉坦汗还凶猛,竟然兴起了迁都的心思,我不想迁都,所以只能够守住京城。”

    罗信心中就是一愣,脸上的神色露出了一丝不自然道:“鲁卿兄,提出迁都的可是你父亲……”

    徐鲁卿的脸色变得黯然,半响,低声道:“家父……太关心陛下的安全……”

    罗信垂下了眼帘,心中知道徐鲁卿和徐阶父子两个人起了分歧,恐怕在徐鲁卿的心里也不耻徐阶的胆小怕事吧?只是为人子不言父过罢了。

    而就在这个时候,徐鲁卿重整了神色道:“不器,黄台吉虽然凶猛,但是我们却并不是没有机会。”

    罗信的眼中释放出光芒道:“鲁卿兄心中有了计策?”

    “不器!”徐鲁卿双目放光道:“如今已经是八月,我们只要坚持三个月,便到了寒冬季节。到那时,黄台吉便只有退兵。”

    “三个月……”罗信苦笑道:“鲁卿兄真的有信心守住三个月吗?要知道大同的城墙和京城同样坚固。”

    徐鲁卿摇头道:“正因为大同的城墙和坚固,战事在那里又持续了近一个月,虽然我们大明边军损失惨重,但是黄台吉也不可能没有一点儿损失。当初他们出兵的时候号称二十万,就算他们有二十万,如今攻破了大同之后,还会剩下多少?”

    罗信点点头道:“军报上说,草原部落大概损失了三万人左右。但是他们依旧拥有十七万左右。而我们京城三大营已经不如以前,以前三大营有十七万兵将,如今的编制却只有十二万,这还有五万派了出去支援大同,剩下的只有七万,再临时征召一些,也只有十万之数,所以我们在数量上并不占有。”

    徐鲁卿并没有失去自信道:“但是他们的粮草。不器,草原境况你如今应该知道,他们已经活不下去了,所以才来大明劫掠,所以他们的粮草一定不多。我们也许不用坚持三个月,只要坚持一个月,草原部落也许就没有粮草了,那时候不战自退。”

    *

    求订阅!求月票!

    *

    *(未完待续。)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