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明士 正文 第五百四十七章 面见徐阶

正文 第五百四十七章 面见徐阶

目录:明士| 作者:黄石翁| 类别:都市言情

    求订阅!

    *

    只是在心中略微沉吟了一下,便有了一个主意,如今他对于罗信帮不上什么忙,但是却可以帮助罗信的朋友,让罗信欠下他一个小人情,小人情也是人情。

    “不器,我听说重修《元史》,你是主要的人。自从你去了军器司,重修《元史》的进度便停滞了下来。”

    看到罗信想要为周玉他们解释,便摆摆手止住了罗信道:“不器,为了不耽误重修《元史》,你再推荐两个人吧。”

    罗信知道这是张居正在向自己释放善意,他当然不会拒绝来自张居正的善意,更何况这也是给自己人一个机会。当即便开口道:

    “那就罗智和陶兴彦吧。”

    张居正点点头,脸上带着微笑道:“不器,没有想到你在会试之前就已经开始重修《元史》,而且写出了那么多的关于《元史》的书稿。真不知道你的脑袋怎么长的,别人都把所有的精力都放在八股文上,你却还有闲工夫著书立传,并且还考中的状元,这真是……嗨……”

    张居正感慨地摇了摇头,他自己都不知道说什么好。原本张居正自视甚高,但是自从罗信横空出世之后,他对自己都产生了怀疑。

    罗信唯有微微低着头默然无语,难道要告诉张居正自己两世为人?

    “不器啊!”张居正收起了心中的感慨道:“到了内阁之后,可别忘了咱们翰林院啊。”

    “当然不会!”罗信立刻点头道:“翰林院就是我的家。不过,我去内阁只是一个小小的司值郎,作用不大。”

    “呵呵……”张居正笑着说道:“不能够那么说,你距离阁老如此近,平时在阁老耳边说一句话,就比我们这些翰林院的人说上一百句都好使。”

    罗信知道这是张居正在奉承他,以他和徐阶的关系,还用自己多嘴吗?不过还是点头道:

    “如果有机会,定当义不容辞。”

    又和张居正闲聊了两刻钟的时间,便立刻了翰林院,然后直奔西苑。走在前往西苑的路上,罗信的心中很兴奋,在张居正面前,只是压抑着自己的兴奋,毕竟用了半年多点儿的时间,自己就不如内阁,不能不说这是一个巨大的进步,也是一个机遇。

    来到西苑,向门禁卫说明来意,门禁便进去通禀,大约两刻钟左右的时间,便见到一个青袍官员走了出来,对着罗信微笑道:

    “状元郎,跟我来吧。”

    罗信老老实实地跟着那个人走了一段路之后,偷偷打量那个官员,对方是一个四十岁左右的年龄,才=便轻声问道:

    “还未请教大人台甫?”

    那人便笑道:“哪里有什么大人,你我都是司值郎,以后我们兄弟相称就是。我叫丁士美。字邦彦,淮安府清河县人。”

    罗信闻听,脸上便现出了恭敬之色道:“你就是上届状元?”

    丁士美在三年前能够当上状元,也有一番曲折。本科殿试毕,考官呈卷时,第一名已有拟定。但世宗阅过不满意,及至丁士美卷,见其策对首起便言:“帝王之致治,是必君臣交儆,而后可以底德业之成;必人臣自靖,而后可以尽代理之责。“并提出“去三浮,汰三盈,审三计,““三浮“是指:官浮于冗员,禄浮于冗食,用浮于冗费。“三盈“是指:赏盈于太滥,俗盈于太侈,利盈于太趋。“三计“是指:有不终岁之计,下也;有数岁之计,中也;有万世之计,上也。世宗极为赞赏,亲自用朱笔圈“君臣交儆,人臣自靖“八字,填于首,遂擢丁士美第一甲第一名。时年39岁。

    所以,这件事情也广为流传,罗信也听说此事,却没有想到上一届的状元郎就在自己的面前,而且还和自己一样是一个司值郎。回想一下,这个丁士美确实是仕途不畅,直到万历初,才任吏部左侍郎,如今只是一个内阁司值郎,倒也不奇怪。

    丁士美点头,两个人是前后两届的状元郎,心中便兴起惺惺相惜之情,一边行走一边亲热的聊了起来,等到来到了无逸殿前的时候,两个人已经如同多年知心好友一般。

    丁士美放轻了脚步,压低着声音说道:“这里就是内阁大学士办公的地方了。看那里!”

    丁士美用目光示意罗信道:“那一排房子是大人们休息睡觉的地方,你也会有一间。”

    罗信点点头,跟着丁士美走进了正殿。进入到大殿之内,便发现这里已经被分成了数个单间,作为内阁阁老和大学士等办公的地方。

    丁士美让罗信稍等,他则是轻手轻脚地进去禀报,很快便又走了出来,这次没有称呼罗信为状元郎,而是规规矩矩地称呼道:

    “罗修撰,首辅请你进来。”

    罗信心中就是一紧,他知道自己终于要面对徐阶了。整理了一下衣衫,他没有真正和徐阶面对面打过交道,所以此时抖擞起精神,迈步走进去,看了一眼徐阶,便按照规矩大礼参拜。徐阶的脸上立刻露出了亲热的笑容,从椅子上站起来,亲自上前扶起罗信道:

    “状元郎何必多礼,老夫一直看好你,所以当初才想和你结下一份姻缘,却没有想到老夫的孙女没有那个福分。”

    罗信的心就是一跳,他千想万想也没有想到徐阶会在见他第一面的时候,就直接说起了当初和罗信结仇的事情。

    “徐阶这是什么意思?”

    “自己要如何应对?”

    这个时候不能够停顿,必须迅速接上徐阶的话。虽然罗信不耻徐阶的为人,而且与徐阶也算是有仇,但是此时的罗信实在是太弱小了,在徐阶的面前根本就没有还手之力。所以,罗信心中真的不想在这个时候和徐阶弄僵,但是此时说什么都是错,罗信灵机一动,脸上佯装出不好意思的神色一笑。

    徐阶便哈哈大笑道:“不器,不要在意。也是老夫爱才心切,不过后来细想之下,却是老夫做的不对。”

    *

    求月票!求推荐票!

    *

    *(未完待续。)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