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明士 正文 第五百三十四章 马芳的分析

正文 第五百三十四章 马芳的分析

目录:明士| 作者:黄石翁| 类别:都市言情

    求订阅!

    *

    他还记得初次见到罗信的时候,罗信还是一个稚嫩的孩子,虽然一身英武,显露出来的智慧也令他赞叹。但是他还是没有将罗信提升到和他平起平坐的地位。

    那个时候是在面临阿拉坦汗二十万大军之中,罗信扬声断喝“阳林罗信在此”的声音仿佛依旧在耳边回荡。随后便是罗信率领着二千骑兵纵横草原,最终将阿拉坦汗斩杀,从那个时候他便将罗信看成了和自己同等地位的人,忽视了罗信的年龄。转眼数年过去,罗信竟然成为了大儒,今科状元,入翰林院。

    他在那里感慨,罗信也在感慨。

    当初第一次见到马芳的时候,马芳是何等的英武,但是如今再见到马芳,却见到马芳已经华发丛生,有了老态。

    酒菜很快上来,两个人碰了一杯,放下酒杯之后,马芳感慨地说道:

    “长高了,更加英武了,而且还有着儒雅之气。”说到这里,脸上绽放出笑容道:

    “如今你已经入了翰林,什么时候娶陆家小姐?”

    罗信的脸色微红道:“家父母和老师正准备进京。”

    马芳点点头,知道罗信的父母和陆庭芳进京之后,罗信就该结婚了。不过,他也知道陆庭芳当初和罗信退婚之事,微微皱了皱眉道:

    “陆家当初做得有些过分。”

    罗信苦笑道:“当时的局势想必马老哥也知道,我认为那个时候老师那样做是合理的,再说了,老师当初做出那样的决定,也是为了不牵累我。”

    “说得也是!”马芳叹息了一声道:“不过,陆庭芳还是眼界不够,他以为和你退婚就能够不牵累你,却不知道他的被抓就是因为严党想要对付你,所以说即使他和你退婚,严党也依旧会对付你,他如此做,反倒是让严党有了一个扰乱你心境的机会。”

    “这……”罗信的脸上愈加苦涩道:“退婚这件事情还真是和严党无关,而是徐阶逼迫老师如此做。”

    “我也听到传闻,如此说来那些传闻都是真的?”

    “是!”

    “啪!”马芳一拍桌子道:“真是个小人,在内阁我看他很不顺眼。当初严嵩还在内阁的时候,一副跟屁虫的模样。如今成为内阁首府,又嚣张得了不得。可是就他那个阴柔的性子,早晚会被高拱给挤出内阁。”

    罗信点点头,因为他知道,历史上徐阶最终就是被高拱和张居正联手挤出了内阁。

    “你也这样认为?”马芳见到罗信点头,兴奋地问道。

    “嗯!”罗信点头道:“徐阶的人格魅力不足以服众,但是……”

    “但是什么?”

    罗信的眉头渐渐地皱了起来道:“徐阶在那个位子却压不住百官,势必会引起党争,一旦最终高拱将徐阶挤出内阁,便开了一个不好的头,大明朝堂的党争便会愈演愈烈,最终大明会毁在党争之中。”

    马芳沉默了半响,最终点头道:“不器所虑甚是。”

    罗信也不说话了,两个人开始喝着闷酒,半响,罗信问道:

    “那****和老哥说的草原之事,你和陛下说过吗?”

    马芳阴着脸点点头道:“说了,但是陛下却没有说什么。”

    说到这里,自嘲一笑道:“陛下每日醉心于修道,只要黄台吉不打到京城城下,恐怕他是得过且过。”

    罗信长叹了一声道:“陛下也老了,已经失去了雄心。唉……我还是先自保吧。”

    “自保?”马芳眼中露出了震惊和担心之色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罗信眼中露出了一丝讥讽道:“那位徐首府让我重修《元史》。”

    “重修《元史》?”马芳思索了一下道:“徐阶也只能够做出此等阴险之事,不过这也没有什么大不了的,不过是想要打压你十年八年。”

    “十年八年……我有几个十年八年?”罗信苦涩地说道:“更何况,我重修《元史》用不了那么久的时间。我在想,如果我用一年的时间将《元史》重修完毕,会不会逼得徐阶对我下重手?”

    马芳的脸上露出了笑容道:“你担心徐阶害你?”

    “难道不应该担心吗?”

    马芳的脸上露出了开心的笑容道:“不器,你智慧过人,但是对于做官的经验还是差了一些。”

    罗信精神一振,朝着马芳拱手道:“还请老哥指点。”

    马芳目光变得深邃道:“你知道做官要有哪三思吗?”

    罗信微微皱起了眉头,他前世今生还真是都没有做过官,对做官这个职业还真是没有丝毫心得。于是干脆便再次拱手道:

    “老哥,你就别难为我了,我如今一头扎进官场,根本就是懵懵懂懂。”

    “思危,思退,思变。”马芳凝声道。

    “思危,思退,思变!”罗信轻声重复,眼中现出思索之色。

    “不错,为官之道,眼光要长远,否则没有一个会有好下场。”马芳淡淡地说道:“所以,徐阶不能,也不敢加害与你,最多是打压与你,让他在内阁时期,不允许朝堂之上有你的声音。”

    “如何不能?如何不敢?”罗信有些不明所以。

    “先说不能!”马芳的眼中也露出了一丝讥讽道:“不器,不要小看自己。如今你的官职是小,只是一个六品官,而且还没有什么实权,只是一个清贵翰林。但是不要忘记了,既还是一代名将,是你自己亲手打出来的一代名将,金字招牌,满朝武将,无人可与你争锋。你更是一代大儒,整个大明士林也都对你尊敬。

    这些还都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你的年龄。如今你才只有十五岁,你这个状元的岁数实在是太可怕了,只要你不出错,未来的内阁首府一定是你的。

    试想一下,你这样的一个人,满朝文武谁不想和你搭上关系?谁不想在你微末之际和你交好?所以说,徐阶打压你,大家还不能够说什么。但是,徐阶一旦想要害你,立刻便会有无数的达官显贵来保你,因为他们一旦保下了你,你就欠他们一个人情。而且以你的名将和大儒的地位,想要保住你并不困难,只要保你不死,朝堂之上的起起伏伏,以你的学识和名望,终有一日会重返朝堂。最重要的是,到时候百官保你,徐阶便会被孤立,想要在内阁首府这个位置上做得久一些,他就不能够害你,最多只是打压。”

    *

    求月票!求推荐票!

    *

    *(未完待续。)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