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明士 正文 第五百二十八章 分配(两章合一章)

正文 第五百二十八章 分配(两章合一章)

目录:明士| 作者:黄石翁| 类别:都市言情

    万分感谢ds99同学,驭光者同学,吾王の呆毛同学的打赏!

    *

    这必须有一个合适的机会。

    当然,罗信也不是太着急,毕竟如今才是三月,就算黄台吉想要攻打大明,那也需要七月份以后,他还有着几个月的时间。

    只是几个月的时间说长不长,说短不短,嘉靖帝根本就不上朝,专心修道,几个月的时间很快就会过去。

    就这样,罗信有些心神不宁地过去了六天。这一天从外面聚会回来,便看到在自己家门外停着一辆马车。还没有等到罗信走到马车前,便见到马车车门打开,从里面露出了黄锦的脸,朝着他招了招手。罗信便对身边的周玉等人低声道:

    “你们先回去,我有点儿事情。”

    周玉等人不认识黄锦,只是朝着黄锦看了一眼便陆续走进了府门,罗信来到了黄锦的跟前拱手道:

    “见过黄公公。”

    “上来!”黄锦的身子往里面挪了挪。

    罗信便上了车,坐在了黄锦的对面。马车开始移动了起来,黄锦笑道:

    “恭喜状元郎。”

    “多谢公公。”罗信客气道。

    “陛下要见你。”

    “黄公公可知何事?”罗信试探地问道。

    “这个……”黄锦沉吟不语。

    罗信便从袖中取出了一袋银子递给了黄锦,黄锦却是沉吟了一下,反手将那个袋子推了回来道:

    “状元郎,你只要知道是喜事就行了。这个……”黄锦伸手指着罗信手中的那袋银子道:

    “这个就不必了,咱家只希望以后需要状元郎的时候,能够帮咱家一把。”

    一直服侍嘉靖帝的黄锦是最了解嘉靖帝的身体的,在他的心中早已经知道嘉靖帝活不了多久,一旦嘉靖帝死了,他黄锦都未必能够落个好死,而他很看重罗信的将来,所以便释放了自己想要和罗信相交的善意。

    了解历史的罗信略微思考了一下,便明白了黄锦的心意,便将手中的钱袋收了起来,脸上现出了微笑道:

    “谢谢公公。”

    之后,黄锦便微微垂下了眼帘不再言语,罗信也是如此。车厢内寂静无声。罗信在心中盘算着这样利用这次和嘉靖帝见面的机会将草原之事说出来。

    不知不觉中,车停了下来。

    这次马车停在了宫门之前,罗信下来一看,便知道这次嘉靖帝并没有想要秘密回见自己,看来黄锦口中所说的喜事,嘉靖帝也没有瞒着群臣的想法。跟着黄锦一路来到了御书房外,黄锦进去通报,一会儿便出来宣罗信进去。罗信步入御书房,在地上拜道:

    “臣,罗信,拜见吾皇陛下,万岁万岁万万岁!”

    “起来吧。”

    嘉靖帝的声音从上面响起,罗信谢恩之后,便站了起来,微微低着头站在那里。嘉靖帝望着罗信道:

    “朕封你为阳林候,早就应该赏赐你一座宅子,如今就把严嵩的那座宅子赏赐给你吧。”

    罗信心中就是一喜,那严嵩的宅子可是不小啊,这绝对是一个天大的恩赐。这样的事情罗信也没有想推辞,当即拜道:

    “臣罗信谢陛下恩典。”

    “起来吧!”

    “谢陛下。”

    这个时候,黄锦从御书案上拿起来了一个房契给罗信送了过来,罗信接过房契,心中感慨道:

    “哥也是有房一族了,而且还是豪宅。”

    “罗信,最近在做些什么?”

    “臣……”罗信脸色有些赫然道:“就是到处玩玩,和同年聚会。”

    “呵呵……”嘉靖帝笑道:“青春年少啊!”

    罗信的心中突然一动道:“陛下,臣在游玩的时候倒是从一些商人口中听到了一些关于草原的事情。”

    “嗯?草原?”

    嘉靖帝的眉头便皱了起来,最怕麻烦的嘉靖帝一听到罗信提起了草原,便预感到不是什么好事,心中便不由有些烦躁。

    “是,陛下!”罗信点头道:“据那些商人说,如今的草原人已经食不果腹,穷困潦倒,眼看着一个个部落都生存不下去了。”

    嘉靖帝那紧皱的眉头立刻舒展开来,脸上现出了笑意道:“这是好事啊。但是也没有听说今年草原有大灾啊,他们怎么会到了如此境地?”

    罗信便不好意思地笑了笑道:“都是微臣……当初在草原杀得太狠,烧得太狠,将他们的牛羊和奴隶都很杀了。”

    “哈哈哈……”嘉靖帝畅快地大笑了起来,伸手指着罗信道:“你这是不是在向朕邀功?”

    话落,脸色故作一沉道:“严嵩的那个宅子可是不小了,你可不要太过贪婪。”

    “不是,陛下,臣不敢。而是臣从这里嗅到了一丝危险。”

    “嗯?”

    嘉靖帝的神色又严肃了起来,现在的嘉靖帝可是不敢轻视罗信的话,毕竟罗信的军功都是打出来的,也可视之为一代名将。

    “陛下,那是一群饿狼。”罗信凝声说道。

    嘉靖目光就是一凝:“你的意思是他们会狗急跳墙?”

    罗信认真地点点头道:“臣认为在今年夏天在边关肯定会有一场大的战役,我们需要准备一下。”

    嘉靖帝的眉头紧紧地皱了起来,片刻之后说道:“你先退下吧,这件事情朕要好好想一想。”

    “是,陛下,臣告退。”

    罗信退出了御书房,向着宫门走去。半道上看到了两个人迎着自己走来,定睛一看,却原来是高拱和马芳,心中便想到,这马芳开来是和高拱结盟了。快走了几步,向着高拱和马芳施礼道:

    “学生见过马大人,高大人。”

    “状元郎啊!”高拱的脸上露出了笑容道:“你这是刚刚从陛下那里来?”

    “是,因为学生是阳林候,所以陛下赐给了学生一座宅子。”

    “哦!”高拱点头道:“这也是题中之意。”

    马芳笑眯眯地望着罗信道:“不器,你可是要记得你还有一个身份是武侯啊。”

    罗信看到了马芳,心中又是一动道:“马大人,刚才我曾经和陛下说过,我很怀疑草原部落会在今年的夏天攻打大明。”

    “这怎么可能?”马芳神色一惊道。

    罗信的脸上便露出了苦笑道:“如今草原已经食不果腹,很多部落已经快要生存不下去了。”

    马芳的眼睛眨了眨,瞬间便明白了原因,当初他也曾经率领大军进入草原,将草原部落狠狠地烧杀了一遍,作为一个常年和草原打交道的人来说,他十分了解草原人的习性,略微沉吟了一下道:

    “不器,只是这个理由未必能够形成大规模的战意,而小型的劫掠,如今的大明官兵会让他们吃尽苦头。”

    “黄台吉。”罗信轻轻地吐出了三个字。

    马芳的脸色就是一变,意识到了什么。朝着罗信点点头道:“我明白了,我会和陛下说。”

    罗信朝着马芳和高拱施礼之后,便离开了皇宫。径直回到了府上。一回到府上,周玉等人就围了过来。

    “不器,那个人是谁?你去了哪里?”

    罗信脸上便露出了灿烂的笑容道:“走,我带你们去个地方。”

    “去什么地方?”

    “跟我走就是了。”

    罗信带着周玉等八个人,又叫上陆元一起,分乘着两辆马车,向着严嵩曾经的府邸行去。马车停下,罗信等人跳了下来,周玉打量着严府道:

    “不器,你来这里做什么?”

    罗信从怀中取出了房契道:“从今天开始,这座府邸就是我的了。”

    “什么?”众人的脸上都大吃一惊。

    “有什么吃惊的?”罗信满眼鄙视地说道:“不要忘了,我可不仅仅是状元郎,我还是阳林候,作为一个侯爷,陛下是应该送给我一座宅子的。”

    “给我看看!”

    周玉一把将罗信手中的房契抢了过去,打开一看,便嚷道:“是真的。”

    “我看看!”

    “我看看!”

    “…………”

    那张房契从一个人手里传到了另一个人的手里,陆元在旁边急得抓耳挠腮,没有人比他更想要看那张房契的,他可是罗信的大管家,这可也是他的荣耀。好不容易那张房契终于传到了他的手中,他激动地双手在颤抖,当他细细地看了一遍之后,“扑通”一声就跪在了地上,双手举着那张房契,激动得老泪纵横。

    “恭贺侯爷。”

    罗信接过了那张房契放入怀中,伸手将陆元扶了起来道:

    “陆元,随我进去看看,未来的几****要忙碌起来,看看府中缺少什么便去购买,尽快将府中布置起来。”

    “是,侯爷!”陆元激动地说道,如何便精神抖擞地跟着罗信走进了大门。

    时间很快就到了月底,吏部在衙门外的墙上悬挂起新科进士的分配名单,罗信看了一下,朝考之后的名次基本上没有什么变化,看来会试的成绩真是代表了众人的学问。

    分配就是按照成绩来的,成绩分成了四等。第四等的进士将会被分配到各个地方省级的衙门观政,一旦有哪个县令或者同等级的官位有缺,便会被立刻分配。如此一个七品前程实际上也算是握在了手中,所差者不过需要等段时日。

    第三等的进士的待遇就要比第四等的进士强多了,他们不必被赶出京城去地方,而是被派到京城内的六部,通政司,等重要衙门观政,等着京城出缺之后,便随即补上,成为尊贵的京官。当然也有等不上出缺的,或者是没有那个耐心一直等下去,在等了几年之后便主动要求外放地方当七品县令。但是因为他们在京城呆了好几年,怎么也会积攒一些人脉,上任的地方怎么也比当初第四等进士上任的地方好,升迁的也要快一些。

    第二等的进士就能够进翰林院了,只不过他们不是去翰林院当官,而是学习,也就是继续深造。这段时间为三年,在这三年的时间内,会由翰林院内部拥有丰富经验的官员教导他们。三年后,再一次经过考试,成绩优秀的便会留在翰林院,和罗信,徐时行和周玉一样成为翰林院的官员。而其他的人则是会被派往六部,或者派往各地任地方官。

    第一等就只有三个人,就是三鼎甲的罗信,徐时行和周玉。他们三个今天去吏部注册,然后便可以直接去翰林院上班了。

    这一日。

    罗信和周玉离开家,在吏部衙门的大门前和徐时行汇合,然后要先去拜会吏部尚书郭朴。之前他们都对郭朴有了一番了解,知道郭朴是一个正直的人,而且还是去年冬季刚刚上任的礼部尚书。

    堂堂礼部尚书自然不会出来迎接他们三个小字辈,三个人进入大堂中,按照礼数拜见之后,便老老实实地站在那里,等待着郭朴开口。郭朴不苟言笑,声音中说不出是亲切还是冷淡,但是神色之间却有着高官的威严。

    “十年寒窗苦,一朝天下知。前些日子在朝堂之上,本官已经向你们恭贺过了,所以今日也就不再恭贺你们了。”

    “学生不敢。”罗信三个人急忙施礼说道。

    郭朴的脸上露出了一丝笑容道:“从今日起你们就不应该再称呼自己为学生了,你们已经是官了。”

    三个人便再次施礼道:“多谢大人教诲。”

    “这不算是教诲,下面的才是教诲。”郭朴收敛了那一丝笑容,脸色又变得威严了起来:

    “你们从童生开始,一路过关到如今的进士,所依仗的就是学问,只要是学问到了,便能够取得今日的成就。但是,从今日起,想要在仕途上走得更远,或者是说不想被罢官黜落,看得就不仅仅是学问了,重要的是要看你们的能力和品德。而在能力和品德之间,尤为重要的是品德。”

    郭朴的目光威严的扫过站在他面前的三个人,声音有些冷然地说道:

    “一个人的学问再好,能力再强,如果品德不好,就算将来能够得到高官厚禄,最终却也只能落得一个悲惨的下场。

    远的不说,就说严嵩,不说别的,就说他的学问,就是本官也深为佩服。他的能力也很强。如果是一个没有能力的庸才,陛下也不会让他坐在内阁首府的位置。但是,就是因为他的品德,最终的下场你们都知道,而且罗信你更应该清楚。”

    *

    求订阅!求月票!

    *

    *(未完待续。)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