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明士 正文 第五百二十三章 走御道

正文 第五百二十三章 走御道

目录:明士| 作者:黄石翁| 类别:都市言情

    求订阅!

    *

    虽然罗信没有中六元,但是百官的心中都把他当作连中六元的奇才。事实上如果没有乡试舞弊案,罗信也就是罗六元。

    而且罗信还有一个荣誉,他打破了大明的一项纪录,大明最年轻的状元是曾经的首府费宏,费宏二十岁夺得状元,但是罗信却是十五岁夺得状元,比费宏整整早了五年。

    而且在大殿之上还出现了一个奇景,往常热烈恭贺的都是文官。因为这是文人的一项盛事,对于武官来说也就是那么一回事儿,说不定这些人在朝堂之上都将成为武官的敌人。所以,往常那些武官也都是不咸不淡地恭贺两声走个形式。

    但是,这次不同。

    这次的状元可是罗信,别忘了罗信还有一个武侯的身份,是一代名将,也是属于他们武将阵营中的,所以这些武官用比文官还热烈的热情向着罗信恭贺,整个金殿都响着向罗信恭贺的声音。

    这种情况看在那些新科进士的眼中,心中充满了羡慕,但是罗信却不是那么美好,他根本就应付过来。

    正频于招架的时候,高拱走了过来,望着罗信和蔼地笑道:“状元郎,该去更衣了!”

    如此众人这才散开,罗信,徐时行和周玉三个人跟着礼部官员进入到偏殿去更衣。

    徐阶望着罗信进入偏殿的背影,心中酸醋异常。脑子里回想起在圣寿宫内嘉靖帝的雷霆暴怒。

    当时的徐阶还想着用开海的利益迫使嘉靖帝退让,如此便能够将罗信黜落。但是却没有想到嘉靖帝直接令徐阶将所有的卷子俱都搬进来,他要一一御揽。

    这一御揽,便看到了罗信提出的官商的观点,而且罗信并没有大开大合,而是十分谨慎的提出。可先开放一处码头作为试点,然后逐渐开放。

    嘉靖帝当即就把罗信的卷子扔在了徐阶的身上,毫不留情地呵斥道:

    “如此老成谋国之策论。竟然被你黜落。你一把年纪难道还不如一个十五岁的年轻人持重吗?

    你看看你推荐的这十二份卷子都写了什么?

    大开海禁,重建海上强军。难道你不知道国虽大,好战必亡吗?”

    徐阶脸色苍白,战战兢兢,毕竟多年跟在严嵩的背后,已经胆小惯了。或者是说他只是习惯了阴谋,而失去了阳谋的堂正,一时之间,在嘉靖帝面前竟然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此时的嘉靖帝心中真是觉得罗信的策论真是好。如此不用太过操心便可以赚些钱,自己便可以继续修道,心情大好之下,便把和罗信观点一致的卷子都提前的名次,而把其它观点的卷子都降了名次。

    到了这个时候,徐阶如何还不得知嘉靖帝又犯了曾铣事件的毛病,在麻烦之前又退缩了,逃避了?

    徐阶不由在心中长叹了一声,这罗信就是上天派来给我做敌人的吗?

    他知道此时不能够再和嘉靖帝唱反调了,曾铣就是他的前车之鉴。自己还是有些想当然了。坐上了内阁首府的位子,有些飘飘然了。

    如今看着罗信进入到偏殿,徐阶的心情非常郁闷。再看到一旁高拱那笑眯眯的模样。心中就更加的郁闷,好在他的城府还够深,重整了一下精神,脸上也露出了笑眯眯的神色。

    罗信,徐时行和周玉三个人进入到偏殿,并见到偏殿内已经用幔布围成了三个更衣室,罗信三个人便各自被带进了一个更衣间,里面有着宫女为他们三个人更衣。

    这三个人也不是第一次被女人更衣,倒是没有什么慌张。在宫女的服侍下,将身上的衣服脱光……

    剩下一条裤衩……

    罗信可不是文弱书生。这将衣服一脱下来,便露出了一身的强劲肌肉。令那些宫女为之脸红。一个羞涩涩地给罗信穿上了白绸所制的内衣,这绫罗绸缎可不是谁都能够穿的,平民百姓是不允许穿的,哪怕你再有钱,也不行,必须是官才能够穿。

    穿上了白绸内衣,便开始穿赤罗青缘的圆领朝服,腰间围上光素银带,挂上玉佩,头上的乌纱帽左右各簪了一朵大红花。

    待从头至尾打扮完毕,宫女又搬来镜子让罗信观看。罗信看着镜子中的自己,心中便给自己点了一个赞,好一个风流倜傥状元郎。

    宫女又细心地将罗信的衣服摆弄了一番,再三确认没有问题之后,罗信这才走出了更衣室。

    出了更衣室之后,见到徐时行和周玉还没有出来。原来是这两个人还没有从惊喜中完全清醒过来,脑袋还是乱哄哄的,身子便像木头一般,完全不如罗信那么灵活,懂得配合宫女,所以这两个人到现在还没有出来。

    但是随着时间的过去,两个人也渐渐地平静了下来,等到他们两个从里面出来,看到罗信,三个人还知道相互拱手恭贺。罗信向着他们的头上看去,见到他们的头上也有花,不过只有一个,榜眼的徐时行花在左,探花的周玉花在右。

    三个人回到了奉天殿,此时徐阶却是笑眯眯地第一个迎了上来,揽须而笑道:

    “嗯,不错,换上这身衣服,便有了官样。”

    罗信看着徐阶笑眯眯的模样,心中暗骂:“老狐狸。”

    但是,罗信却依旧只能够忍着心中的反感,周围的百官都看着呢,带着徐时行和周玉上前,神色恭敬地施礼道:

    “学生拜见恩师。”

    徐阶是本次会试的主考官,所以就算是罗信心中再不愿意,也得这么叫。徐阶脸色的神色非常和蔼,温言勉励和恭贺,然后又亲自将三个人送道了午门外,那里的礼部尚书远远地看到他们,便上前迎了过来,从徐阶那里接过了罗信等三个人,又亲自护送着向着承天门而去,在他们的身后跟着众进士。

    只是……

    罗信,周玉和徐时行行走在只有皇帝才能够行走的中间御道上,而其余的进士则是走在左侧的通道上。

    三个人,罗信走在中间,周玉和徐时行一左一右,三个人在踏上御道的第一步便相互对视了一眼,眼中都闪烁着激动,他们的心中都非常清楚,这条御道是他们第一次踏上,也是最后一次踏上,这一辈子只有这一次机会了。

    *

    求月票!求推荐票!

    *

    *(未完待续。)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