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明士 正文 第五百一十六章 可为友乎?

正文 第五百一十六章 可为友乎?

目录:明士| 作者:黄石翁| 类别:都市言情

    万分感谢ds99同学的打赏!

    *

    看到罗信脸上的苦笑,裕王心中就是一咯噔,难道罗信这是再表示不想和他这个裕王有瓜葛?

    是啊,自己有什么地方值得对方提前下注啊,想到这里,裕王的脸上也现出了苦涩。

    “朱兄,你这日子过得起码不会饿死啊,想当年不器可是差点儿饿死。”

    “哦?”

    裕王闻听精神一振,原来是自己的话勾起了罗信的伤心事,并不是不想和自己有瓜葛,当即心中也起了八卦之心。

    “不器,虚言了吧?我可听说了,你在会试之后,大宴同年啊!”

    罗信便苦笑着摇头道:“朱兄,你知道我是罗家后人。”

    “嗯!”裕王点头。

    “我们罗家枪的回马枪只传长子长孙,但是我大哥偏偏是个武痴,在我爷爷传授我堂兄回马枪的时候偷看,被我爷爷发现。于是,在我七岁的时候,我们一家便被爷爷赶了出来,只给了我家三亩田。

    三亩田,四口人,你觉得会不会饿死?”

    “这……”老朱家的人并不是纨绔,对农事还是有着一定的了解,闻言之下,不由问道:

    “那……不器你是如何熬过来的?”

    罗信便将自己的事情简略地说了一遍,裕王心中也不由唏嘘,谁也不容易啊!不过想到罗信在这种逆境之中,竟然能够走到这一步,不由心中敬佩。

    “不器,你比我强的多。”

    两个人互相说着辛酸史,之间的关系立刻亲近了许多。直到罗信离开王府大门,裕王还拉着他的手恋恋不舍。眼中流露出希翼道:

    “不器,我这一生没有朋友,不器可为我友乎?”

    罗信沉默了一下。低声道:“在朱兄没有登基之前,我们是朋友。”

    裕王身子就是一振道:“不器。不管到什么时候,我们都是朋友,我在这里立誓,只要你不负我,我一定不负你。”

    罗信脸上并没有现出什么感激之色,对于裕王的立誓他也没有放在心上。也许裕王此时说的是心里话,但是罗信认为很大的可能是裕王在拉拢自己。没有可能两个人就见了两面,下了一盘棋。喝了一顿酒,就成了知己。

    你当老朱家的人都是傻子吗?

    等他当了皇帝,谁还记得这个誓言?谁还敢提这个誓言?

    看着罗信洒脱的离开,裕王的双手精芒闪烁,最终却化作一声感慨。

    到底是罗信啊!对于自己的示好依旧云淡风轻。

    罗信离开了裕王府还没有多远,便见到对面行来了一辆马车,罗信向着道边挪了挪,继续向前行去。在他和马车相错的瞬间,突然听到有人在唤他。

    “不器!”

    罗信顿住了脚步转头望去,便见到车窗内露出了张居正的脸。

    “太岳兄!”

    “不器你这是从何而来?”这个时候马车已经停了下来。张居正从马车上跳了下来。

    “刚从裕王府出来。”

    “哦?王妃的病情如何?”张居正急忙问道。

    罗信心中就是一动,谁说张居正性格木纳,看来这张居正十分看好裕王。在紧紧地抱着裕王的大腿啊,就等着裕王登基,他好鹏程万里。不过,想了想,张居正也不可能是一个性格木纳,完全耿直之人。要知道大明的党争就是从高拱,徐阶和张居正这三个人开始的。

    别看张居正是徐阶的学生,但是和他的老师徐阶争起来却丝毫不让。徐阶原本就是一个谨小慎微之人,而且在严嵩为内阁首府的时候。表现得太过跟屁虫了,所以他成为内阁首府之后。根本就压服不住百官,特别是来自高拱的强势逼迫。

    徐阶本想着将张居正弄进内阁。成为自己的强有力的助手,但是当张居正进入内阁之后,却与高拱联手将徐阶逼走。徐阶告老还乡之后,张居正又与高拱相争,为大明开启了党争的洪流,到了万历期间,党争更是厉害,东林党就是党争中的一只怪兽,生生地将大明争得更加糜烂。

    裕王妃生病,得到消息的不可能只有张居正一人,但是在罗信离开裕王府到如今,却只有张居正一个人赶来,可见裕王如今在百官心中的地位,也可见张居正的目光独到。

    “已经痊愈了!”罗信含笑说道。

    张居正明显地松了一口气,然后奇怪地问道:“不器今日怎么去了王府?”

    罗信的脸上便现出了苦笑,将事情的经过简单地说了一遍。张居正的眼中就隐晦地闪过了一道光芒。

    “王妃的病竟然是不器给治愈的?而且王爷还请不器喝酒了?”

    他的心中电转,此时再去裕王府已经不重要了,裕王说不定已经喝的差不多,然后睡了。倒是眼前的罗信急需结交一下。他知道罗信和徐阶的恩怨,也知道罗信知道他是徐阶的学生,如此就更要打消罗信对他的忌惮。于是,脸上便现出了笑容道:

    “不器,今日有缘,不如我们喝杯茶?”

    罗信自然不能够拒绝,他当初连徐鲁卿都没有拒绝,怎么可能生硬地拒绝张居正这个未来的大能?

    而且他也知道张居正并不是和徐阶一条心,如果能够争取……哪怕是合作,何乐而不为?

    于是,罗信便拱手道:“哪里有让太岳兄请的道理,还是由小弟做东。”

    “哈哈哈……”张居正开心地大笑道:“你我兄弟,原本不应为此相争,但是既然贤弟提到做东,我比你早到京城,所以这第一东一定要为兄来做。走,上车。”

    两个人不是为了喝茶,而是为了相互试探,所以也没有挑什么地方,只是选了一个就近的茶楼走了进去。点了一壶龙井,两个人就闲聊了起来。

    只是闲聊了一刻钟左右的时间,罗信便对张居正深为佩服,旁征博引,句句蕴含深意。又过了大约一刻钟的时间,张居正发现罗信大多时候只是聆听,而不多言,便笑道:

    “不器,以你的学识,殿试之后,必入翰林院,你我兄弟二人就要在一个锅里吃饭了,奈何如此生分?”

    *

    求订阅!求月票!

    *

    *(未完待续。)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