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明士 正文 第五百一十五章 和裕王吃饭

正文 第五百一十五章 和裕王吃饭

目录:明士| 作者:黄石翁| 类别:都市言情

    求订阅!

    *

    “家乡的土方,可以一试。”

    裕王的眼神就是一黯,但是随即想起罗信的身份,虽然是土方,应该也好使吧,眼中便又现出了希望道:

    “罗候,请!”

    “王爷,请!”

    罗信话声刚落,裕王又紧拉着罗信的手,大步向着里面走去。罗信也只好紧跟着,说是紧跟着,罗信只是拿出来自己三分之一的速度,裕王那个身子骨根本就没法和罗信相比。

    来到了裕王寝室门外,罗信便顿住了脚步。这一顿住脚步,便如生根一般,将裕王拽住。裕王的身子被罗信的急停拽了一个踉跄,回头不解地望向了罗信,但是随后便恍然,罗信这是避嫌,当即便道:

    “罗候,病不讳医……”

    罗信便摇头道:“王爷,不器这个方子很简单,不必进去。只要将大蒜切片,敷在王妃的脚心就可以了。”

    裕王神色一愣,不过他这个时候已经是病急乱投医了。当即吩咐下人开始准备,很快便有人端着瓷盘,盘上放着切好的蒜片走了过来。裕王便朝着罗信拱手道:

    “罗候稍后。”

    “王爷请便!”罗信回礼道。

    裕王便带着下人走进了寝室,罗信便走到了一棵树下的石凳上坐下,他知道那位太医在里面,自然会搭理一切。里面那位太医听到了裕王和他说的方法,虽然心中很是质疑,但是却也不敢不听从吩咐,心中想的是,反正蒜片就算治不好,也治不坏。而且一旦王妃出了什么事情。还可以往罗候身上推,这么一想,心中对罗信还多了几分感激。当即便手脚麻利地将蒜片敷在了王妃了脚心。

    然后便和裕王盯着王妃。时间仿佛过得极慢,大约十几息的时间。那位太医神色就是一动。

    “好使!”

    此时便见到从王妃鼻中流出的鲜血开始慢慢减少,又过了大约二十几息的时间,王妃鼻中的鲜血终于完全止住不流。

    “呼……”

    裕王和太医都长长地松了一口气,太医急忙开始给王妃诊脉,然后脸上露出了轻松之色道:

    “王爷,王妃无恙了,卑职再开一副方子,喝上三副就痊愈了。”

    裕王点点头。目光却紧紧盯着王妃道:“爱妃,你没事了吧?”

    “王爷,我没事!”王妃有些虚弱的说道。

    “没事就好!没事就好!”裕王激动得有些语无伦次。

    罗信在外面等着,但是过了几十息的时间还不见里面有动静,心中也虚了起来。

    “不会给治坏了吧?”

    正在这是,便见到那位太医从门里走了出来,后面跟着丫鬟,手中拿着一张处方急急地走了出去。

    罗信见到太医走了出来,便从石凳上站了起来,向着那位太医走了过去。

    “太医。王妃可是无恙?”

    这个时候那位太医已经知道给王妃止血的方子是罗信所献,连忙拱手道:

    “罗候高明!”

    罗信的心中就是一松,知道王妃已经止血。便摆手道:“太医谬赞,只是家乡的一个土方子。”

    又和太医闲聊了几句,那位太医见到罗信有着心不在焉,便识趣地告辞。罗信朝着房门看了一眼,见到裕王还没有出现,自己也不好不告而别,便又回到了树下的石凳上坐下,默默地等待着。

    一阵脚步声传来,便看到一个丫鬟端着一个托盘。托盘上放着一个盖着盖子的瓷碗走了进来,然后又走进了寝室房门。又过了一会儿。才见到裕王从里面走了出来,目光一扫。便看见了坐在石凳上的罗信,脸上便露出了真挚的微笑,向着罗信走去。此时罗信也站了起来,朝着裕王拱手道:

    “王爷,王妃可是已经无恙?”

    “已经大好了!”裕王走到了罗信的面前深施一礼道:“多谢贤弟。”

    “王爷,您这称呼……”

    “没有什么不妥!”裕王抓住了罗信的手道:“为兄是王爷,贤弟是侯爷,称兄道弟没有什么不妥。”

    罗信细想了一下,还这是如此。自己总是把自己放在了文人之中,不由自主地认为自己如今还只是一个参加科考的学生。忘记了自己还有一个侯爷的身份。裕王如今并没有登基,两个人之前称兄道弟也实属正常,便不再推辞,对裕王再次施礼道:

    “不器见过朱兄。”

    “好!好!哈哈哈……”

    裕王开心地笑了起来,罗信能够看出来裕王是真的高兴。裕王拉着罗信的手道:

    “走,贤弟,今日你我兄弟二人共饮一杯。”

    “朱兄,王妃她……”

    “没事了,有下人照顾。”

    罗信也只好无奈一笑,便跟着裕王离开了后花园,来到了外面的大厅,裕王便吩咐备菜,很快便上来了四菜一汤。罗信的目光扫过,嘴角就抽了抽,桌子上的四道菜一盘豆腐,一盘萝卜,一盘白菜,一盘肉,而且是猪肉,不由心中暗道:

    “这裕王的日子……还真是苦啊!”

    此时裕王已经亲手给罗信倒了一杯酒,举起酒杯道:“贤弟,为兄敬你。”

    “敬朱兄!”罗信也举起了杯子。

    两个人来回了喝了几杯之后,话匣子便慢慢地打开。渐渐地,裕王的脸上便现出了苦涩。

    “贤弟,你不知道我的苦啊……”

    裕王虽然胆小懦弱了一些,但是却不是一个愚蠢之人,罗信的名声他自然听过,更是知道罗信的能力。

    文可成大儒,武可成名将。

    这样的人如果能够拉拢到自己的身边,对自己的帮助可是至关重要。但是他如今却没有什么资本让罗信能够追随他。

    要地位,他如今依旧是裕王,并不是太子。

    要金钱,他都穷成了这样。

    只有博取罗信的同情,而且他也确实苦啊,过得根本就不是一个王爷的日子,而且还要警惕来自景王的虎视眈眈。所以他有着大把的苦水向罗信倒。罗信听着,也不由心中唏嘘。

    “唉,贤弟,我倒是羡慕你的生活。”裕王感慨地望着罗信。

    罗信脸上便不由露出了苦笑,心中暗道,这裕王还真是准备和自己称兄道弟了,在自己的面前坚决不称“孤”,一直称“我”。

    *

    求月票!求推荐票!

    *

    *(未完待续。)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