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明士 正文 第五百一十二章 冲突

正文 第五百一十二章 冲突

目录:明士| 作者:黄石翁| 类别:都市言情

    万分感谢游侠纳兰2016同学,rabit2011同学ds99同学的打赏!

    *

    “哦!”

    罗信“哦”了一声,转身便走出了大门,门外那两个青年太监见到他出来,便上前道:

    “侯爷,请随咱家来。”

    御书房。

    嘉靖帝的声音淡淡地响起:“黄伴伴,你觉得罗信如何?”

    “奴婢不知。”

    “说!”

    黄锦心中纠结了一下道:“奴婢觉得罗信的心性还是一个孩子。”

    “是啊!”良久,嘉靖帝怅然一叹道:“有武将之勇,有大儒之智,心性却如同顽童。真是令朕头痛。”

    嘉靖帝站了起来,在御书房内踱步道:“顽童便如初生之牛犊,他们心中没有畏惧,就是老虎也赶斗上一斗。这就是罗信敢私自杀入草原,逼迫朕的原因,因为他的心中没有畏惧。这种人若是调教不好,便会成为大明之祸根。”

    黄锦心中就是一紧,低着头在那里不敢言语,他感觉到嘉靖帝身上散发出来的杀气,额头上渗出冷寒。

    “呵呵……”嘉靖帝突然冷笑了两声:“没有人能够逃得出真的手心,就让朕调教他一番吧。他如果值得朕调教,朕就给他一场富贵,如果不值得……呵呵……”

    最后这两声笑充满了杀意,让御书房内温度陡然变得冰寒。

    一辆马车行走在大街上,坐在前辕的正是那个青年太监,罗信一个人坐在车厢内,脸上浮现出淡淡地笑容。

    他知道自己这一关是过去了,在御书房内他表现的一切都是在演戏,包括最后在御书房门口弱弱地问那一句。他知道自己一直都在走钢丝。从他来到大明的那一刻起就开始走钢丝,从分家之后家境的贫寒,到林昌的误会。老师陆庭芳险些被徐阶所害,恶了徐阶和严嵩两个人。为了自保,罗信北上草原,历经生死,连续出书,逼迫嘉靖。

    这都是在走钢丝,时刻面临着危险。

    尤以今日面对嘉靖帝最为凶险。哪怕是当初面临阿拉坦汗也没有今日凶险,因为面对阿拉坦汗的时候,罗信可以反抗。但是在面对嘉靖的时候,如果敢反抗,那就是一个死。

    他闭上了眼睛细细地将今日奏对的过程和一切细节都回忆了一遍,包括嘉靖帝语调和语气的变化,还有偶尔他抬头看到的嘉靖帝的表情。

    最终他分析了所有的因素,推测出嘉靖帝不会杀自己,最起码暂时不会杀自己,而回调教自己。这不由让罗信脸色一黑,心中暗道:

    “调教你妹啊,你以为你是御姐啊!”

    “算了。这几年就老老实实的吧,熬个几年,老子就把嘉靖帝给熬死了。”

    “可是如果就这么熬下去。嘉靖帝死去可就是徐阶和张居正的天下了。徐阶那老小子会这么对我?”

    罗信不仅摇头苦笑了一下,真是一进江湖便身不由己啊!罗信心中便觉得气闷,打开车窗对前面的那个太监道:

    “公公,你把学生在这里放下吧,学生自己走回去,就不麻烦公公了。”

    那个太监的脸上便现出了犹豫,罗信便笑道:“天子脚下,又不会出什么事情。”

    那个太监终于点头,将马车在路旁停下。罗信朝他拱拱手,便转身离去。

    看着大街上熙熙攘攘的人流。罗信渐渐地沉浸在这大明的古城之中,看着周围的人欢声笑语。郁闷的心情也渐渐放开。

    “让开!让开!”

    这时候在他的背后突然传来了一阵急促的马蹄声,随后便感觉到一道劲风向着他的脑袋而来,身形猛然向着旁边一闪,转过头便见到一道鞭影向他抽了过来。

    罗信目光一厉,探手一把就抓住了抽过来的鞭子,大喝了一声:

    “你给我下来!”

    那是一个骑手骑在一匹高头大马上,总共有四匹马,两匹马跑在前,两匹马跑在后,在中间是一辆马车,而挥鞭子抽罗信的那个那个人正是靠左侧的那个骑手。此时被罗信握住了鞭子一带,而他又正骑着马往前冲,身形便被罗信一下子拉了下来。

    “砰……”

    随着那个人狠狠摔在地上,那几个正在飞奔的人立刻勒住了战马。

    “小子,找死!”

    这个时候罗信也看清楚眼前的状况,倒在地上和正向着他奔驰而来的三个人都穿着家奴的服装。

    闹事狂奔,挥鞭抽人,典型的豪奴,那车厢里一定是坐着什么纨绔子弟。

    罗信的身形往前一抢,闪过了三匹冲撞而来的战马和空中抽过来的马鞭,将手中的马鞭轮了起来,耳边只听到:

    “啪啪啪……”

    三声鞭响,随后是三声惨叫,那三个豪奴生生地被罗信从马上给抽了下来。

    “大胆!”

    一个声音从前方响起,罗信猛然转头望了过去,便见到一个中年模样,一副管家派头的人正从那辆马车的车厢内出来,愤怒至极地瞪着罗信,指着罗信的手都在颤抖。但是,看到罗信猛然转头射过来的凶厉的眼神,不由双腿一软,向后踉跄了一步,撞在了后背的车厢上。痛得他一龇牙,见到罗信拿着马鞭向着他大步走了过来,眼中现出恐惧,颤抖地喝道:

    “你你你……咱咱咱……”

    他的口中一说“咱”,罗信的心中就是一愣,这回他注意到那个人的声音,心中便是一苦,对方这是一个太监啊,刚从嘉靖帝那里出来,不会又惹到他的太监吧?

    “咱家是裕王府的人,你敢打裕王府的人,小子,你等死吧。”

    罗信顿住了脚步,心中思索着,这个时候想要浑水摸鱼地逃走是不行了,不是他逃不走,就以眼前这几个人还挡不住他,但是连他在大相国寺碰到裕王的事情嘉靖帝都能够知道,谁知道此时是不是有几双嘉靖帝人的眼睛正在盯着自己?

    罗信将目光望向了车厢凝声道:“里面坐的可是裕王?”

    车厢里没有声音,罗信心中就是一定,既然里面坐的不是裕王,自己又逃不掉,那就亲自去裕王府解释一下吧。

    以罗信在历史上对裕王的了解,裕王是一个宽厚之人,甚至有些懦弱,绝对不会因为此事怪罪自己。

    *

    求订阅!求月票!

    *

    *(未完待续。)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