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明士 正文 第五百一十章 以退为进

正文 第五百一十章 以退为进

目录:明士| 作者:黄石翁| 类别:都市言情

    万分感谢ds99同学,游侠纳兰2016同学的打赏!

    *

    “哦?”

    嘉靖帝眼睛微微一眯,不愧是大明历史上天性凉薄的皇帝,他可以容忍罗信的懵懂,甚至感觉有些亲切,但是罗信和他的观点不同之时,心中便升起了不悦。阴影中的黄锦暗暗抹了一把汗,心中暗道:

    “这……还真是初生牛犊不怕虎啊!”

    罗信却在那里正色说道:“微臣认为性格和是否是武将与大儒没有关系。武将也有注重仪表,言谈举止十分风雅,大儒也有狂放不羁真性情。”

    嘉靖帝的脸色慢慢地阴沉了下来,缓缓地说道:“不器,你是曾经为大明立下了赫赫战功,朕也封你为阳林候,你既然是一代大儒,当翻看历史,我大明二百年历史,南七北六一十三省,可有你这个年纪就贵为侯爷的?”

    罗信思索了一下,似乎就算那些开国公候的后代也没有在他这个年龄就成为侯爷的,因为他们的老爹那个时候还没有死,便摇头道:

    “没有!”

    嘉靖帝的声音变得阴沉道:“不错,你是为大明,为朕立下了赫赫战功,但是你的战功都是私下的行动,没有得到朕丝毫的命令。你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吗?你知道这是什么罪名吗?如果天下武将都如同你这一般,大明还是朕的天下吗?”

    罗信没有言语,他知道这个时候没法言语,难道要和嘉靖帝说自己这是为了大明?为了大明就可以不在乎你这个皇帝?

    那不是找死吗?

    嘉靖帝的声音带有了一丝怒气:“就是这样,朕也封你为候,虽然你为军方开了一个不好的头,朕并没有治罪于你。只是夺去了马芳的兵权。因为朕相信你对大明,对朕的忠心。你的一切行动都是为了朕的大明江山。但是,你是如何对朕的信任?你拥有上奏的权利。但是当你被严嵩暗中计算的时候,你没有想到向朕上折子。而是布下一个好大的局啊,你把朕置于何地?

    《孔孟合璧》,《阳林百篇》,《阳林诗词集》连续地问世,逼迫于朕,将来你一旦入朝,是不是也想如此布局逼迫于朕?”

    罗信心中就是一惊,实际上嘉靖帝说的没错。自己私自出战,确实给武将带了一个不好的头。如果天下武将都是如此,这天下非乱不可。而他也确实逼迫过嘉靖。虽然他做的一切都是为了自保,但是从嘉靖帝的角度来看这一文一武的事情,罗信和乱臣贼子也差不了许多。这件事情如果在嘉靖帝的心里过不去,罗信便没有未来,最少在嘉靖帝没有死之前是没有未来,而且还非常有可能,在嘉靖帝死之前先弄死他罗信,为未来的皇帝除去一个危险。所以。罗信急忙摇头道:

    “微臣不敢!”

    “不敢?”嘉靖帝的声音变得冰冷,甚至罗信都能够听出一丝杀气:“都做出来的,还有什么不敢?”

    罗信默然。虽然低着头,但是却能够清晰地感觉到嘉靖帝的杀气,他知道自己必须要开口了,否则即使现在嘉靖帝不杀他,在他死之前也会杀了他,每个帝王都不会给子孙留下祸患。

    但是……

    怎么说?

    说自己为了大明百姓?难道大明百姓比他嘉靖重要吗?

    只要他敢说这句话,嘉靖帝在心中一定就给罗信判了死刑。

    说是为了嘉靖帝的脸面?为了阿拉坦汗曾经兵临北京城下报仇?那不是说嘉靖帝不如他罗信吗?

    这绝对的是拉仇恨!

    说布局逼迫嘉靖是因为嘉靖帝宠信严嵩,根本不会理会罗信上的折子?所以罗信才布局自保?

    这不是骂嘉靖帝昏庸吗?

    在这个封建的社会里,必须把皇帝放在第一位。皇帝必须是圣明的。

    但是……

    这么说?

    御书房内寂静无声,罗信感觉到周围的气氛非常的压抑。来自嘉靖帝的怒气和阴冷扑面而来,如同一只蟒蛇缠在他的脖子上。如果再不开口,就会把自己勒死。

    “微臣一颗丹心,可鉴日月。虽然一直没有拜见陛下天颜的机会,但是却对陛下一片忠心。”

    “这么说,你是没有错了?”嘉靖帝的声音又冰寒了几分。

    “微臣错了!”罗信干脆地说道,反倒是令嘉靖帝一愣道:“你知道错了?”

    罗信点点头道:“陛下,微臣也许是一代名将,也许是一代大儒。但是即使是名将,眼里也只能够看到战场上胜负的机会,心思也会放在战场上。而且微臣了解自己,一旦琢磨起战争,心中便只有战争,想的也都是把握任何机会取胜,也就是说,一旦把微臣放到战场上,微臣就是一个纯粹的武将,不会去考虑其它的事情,微臣相信,如果不能够做到一个纯粹的武将,便不会成为一代名将,名将不需要多余的心思。

    至于说到大儒,微臣就是一个纯粹的做学问的人,和名将相同,微臣之所以成为大儒,那也是因为微臣的纯粹,在学问上的纯粹,不放别的心思在心里,只有这种纯粹做学问的心灵才能够做出惊世文章。正如陛下纯粹的修道之心,才能够成就如今的道家境界。”

    “幼稚!”嘉靖帝的声音有了一丝温度:“朕都做不到纯粹,你又如何能够做到万物不染?这大明朝上下哪件事情不用朕操心?如果没有这些令朕操心的事情,真早就得道了。”

    罗信抬起头来,双眸现出黯然之色道:“陛下,微臣没有陛下那等大智慧,方才听闻陛下所言,才知道自己错的如此离谱。战时只想着为君解忧,没有考虑到陛下的感受,这是臣之错。科考之时,微臣绝对没有想过逼迫陛下,当时只是想着给严嵩一个难看,微臣的胸中格局还是太小了。”

    说到这里,罗信叹息了一声道:“陛下,微臣能够成为一个名将,也能够成为一代大儒。但是,今日微臣被陛下的话点醒,微臣成不了一个优秀的政客,这是心性使然,不是环境能够改变的。

    *

    求订阅!求月票!

    *

    *(未完待续。)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