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明士 正文 第五百零六章 张居正

正文 第五百零六章 张居正

目录:明士| 作者:黄石翁| 类别:都市言情

    万分感谢齐安小刀同学(1888),rabit2011?同学ds99同学的打赏!

    *

    会试是考完了,榜也下来了,前来进京参加会试的举子中,那些没有考中的举子便可以离开了,而考中的那些人还需要留在京城等待殿试。

    所以,这几日也成了送别会,晋阳九杰很是在京城举办了几次文会,文会的内容只有两个,一个是晋阳九杰轮番登台讲解八股文精要和科举经验,另一个主题就是送别。

    晋阳九杰如今的名声可不仅仅局限于北方了,本次会试晋阳九杰全部中榜不说,名次最差的也是第二十七名,罗信和周玉更是进入一甲,罗信为会元,周玉为第三。不管南方士子心中如何想的,但是铁一般的事实摆在了面前,让南方士子不服也不行。

    而且在北方士子举行送别文会的时候,徐时行等人也在为南方士子举办送别文会。

    这个人啊!一旦进入到官场,思想就会发生变化。

    这不?

    徐时行等人还没有进入官场,还需要走过殿试这个程序,但是他们的思想已经开始发生了变化。

    他们心中都非常清楚,罗信在官场上已经走在了他们的前面,这不仅仅是因为罗信是侯爷,而且罗信已经在官场结交了一批人,完全不是他们这种一片黑的状态,更何况罗信已经简在帝心,既然同朝为官,就不要搞什么南北相争了,就是要搞也是要等到自己在朝堂上站稳脚跟之后再说,这个时候作为朝堂新人。大家还是要来往结交一下。

    罗信的心中当然就更没有什么南北概念,所以当徐时行前来拜访之时,双方相谈得十分投机。留在京城中的这些已经成为进士的人已经开始很快地熟悉。称兄唤弟。

    这一日。

    难得地没有文会,也没有聚会。罗信也难得地没有起来习武。而是睡了一个懒觉,因为昨日喝得有些多,直到日上三竿才恋恋不舍地从床上爬了起来。

    洗漱完毕,吃完饭,去了周玉几个人的房间,见到几个人还懒在床上不愿意动弹,罗信便也不打扰他们懒床,便带着鲁大庆。两个人出门在大街上闲逛。

    漫无目的地走了大约两刻钟的时间,罗信便带着鲁大庆向着大相国寺走去,那里是如今京城最大的寺庙,罗信还从来没有去过,便向着去那里观赏一番。

    还没有到达大相国寺,便看到信徒络绎不绝,随着人流进入到大相国寺,四处地观赏起来。渐至行人稀少处,便看到前方不远处有一个月亮门,透过月亮门便看到里面树木葱葱。别有一番天地,心中便兴起了游兴,只是看到月亮门出有两个僧人站在那里。似乎在守护。

    此时,罗信游兴已起,还是趋步上前,果然那两个僧人合十行礼道:

    “施主,此地为本寺僧人起居之所,并非香客游玩之地,施主请回。”

    罗信便遗憾地看了一眼月亮门内的景致,便转身带着鲁大庆顺着小径向着来路行去。行走出去没有十数米,便见到对面行来一个四十许的文士。有些不修边幅,穿着一身儒衫。行走之间倒是显露出一种官威,这种官威也就是罗信这种见惯了当官的人才能够看出来。普通的士子是看不出来的。罗信便带着鲁大庆向着旁边站立,将小径让给了那位文士。

    那位文士见到罗信让到了一边,便向着罗信点头示意,随后神色一怔,脸上露出了笑容道:

    “罗候今日没有文会?”

    罗信神色就是一愣:“您认识我?”

    那文士便笑道:“当今会元,老夫如何能不认得?”

    罗信便不由抓了抓脑袋,怎么也想不起自己在什么地方见过眼前这个文士,那个文士便好笑道:

    “不用想了,你没有见过我,我见过你。前日在状元酒楼偶遇你和徐时行他们,意气风发啊!”

    罗信心中恍然,连忙向着那个文士施礼道:“还未请教大人尊姓大名。”

    “哦?”那中年文士奇道:“你如果知道我在为官?”

    罗信便笑道:“大人,不器也接触过很多官员,这官当久了,身上便有着一种气质。实际上各行各业做久了,都有属于各行的气质。”

    那中年文士闻言点头道:“不错!老夫张居正。”

    罗信神色就是一怔,张居正他自然知道,后世对他的争论也很大,他也曾经研究过张居正,对于他的经历非常了解。眼前这位如今过得还不怎么样,就如同还为展翅的鲲鹏。但是罗信却知道,张居正的日子应该已经开始有所变化,自从他的老师徐阶成为内阁首府之后,他的日子就不会再像过去那般窘迫,等到嘉靖帝死后,裕王登基之后,就是张居正大展宏图之时。

    实际上,张居正如今的职位已经有了改变,任右谕德兼侍讲学士,领翰林院事。只是他如今主要的工作还是裕王的老师。知道眼前之人是张居正,罗信便急忙施礼道:

    “不器见过张大人!”

    张居正便笑着虚扶罗信道:“不器,你这样和我客气,我是不是也要给你施礼,称呼你一声阳林候?”

    罗信闻言便笑道:“张大人不要折煞学生。”

    “学生?”张居正伸出手指点着罗信哭笑不得地道:“你要是学生,你让我这张脸放在哪儿?一代大儒在这里调戏我吗?”

    “这……”罗信的脸上不由现出尴尬之色。

    “不器,我们兄弟相称如何?”

    罗信也是一个洒脱之人,闻言便朝着张居正重新见礼道:“见过太岳兄。”

    张居正拉着罗信哈哈大笑道:“走,为兄为你引荐一人。”

    话落,便拉着罗信向着月亮门走去。罗信眉头略微一皱,心中便知道张居正引荐的人是谁。月亮门有人把手,而且张居正与里面的人很熟,这还用猜吗?

    裕王!朱载垕!

    只能够是裕王朱载垕!

    罗信心中便是一跳,他可是知道裕王最终继承了帝位。如果月亮门内的人是景王朱载圳,他会立刻托词离去。

    *

    求订阅!求月票!

    *

    *(未完待续。)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