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明士 正文 第五百零一章 会试结束

正文 第五百零一章 会试结束

目录:明士| 作者:黄石翁| 类别:都市言情

    求订阅!

    *

    殿试之后,袁炜被授翰林院编修,迁侍读学士。撰写青词得宠,眷遇日隆,超迁礼部右侍郎。第二年,加太子宾客兼学士。四十一年,万寿宫建成,升为少保,礼部尚书。

    只是袁炜为人十分傲慢无礼,这也是就是因为他自幼便是神童,看不起他人的原因,甚至到了后期,为人极其刻薄。

    历史上,申时行、王锡爵、余有丁殿试之后,皆在翰林供职,每有应酬文字或皇上所派撰事玄诸醮章,以至翰林馆中重要文章,都要叫这三位门生到他的私宅,代他属草,稍有不如意,先是厉声呵叱,继而恶语相向。

    余有丁本与袁炜同郡,一次袁炜竟大骂道:你怎么得名“有丁“,当呼为“余白丁“。其傲慢无礼到了如此之地步。有时入直西苑,为皇上准备笔札,袁炜竟将房门反锁而去,屋内连饭食酒菜也不备,三个人从早至晚都饿着肚子,每每以菜色而归。

    此时,袁炜正同十八位同考官,还有十八位内监官坐在致公堂内等待着,而本届会试的主考官徐阶和总监官陆炳正押送着第一场的考卷走过了飞虹桥。

    见到两位大人进来,袁炜和其他人急忙离座参见,徐阶和陆炳也拱手还礼,然后率领着诸位考官来到了大堂之上,朝着孔子的牌位行三跪九叩大礼,徐阶还代表诸位考官宣读誓言,一切程序完成之后,徐阶才站起来,转身面对诸位考官。

    此时的徐阶再无严嵩在位之时的老农一般的窝囊模样,而是满脸官威,神态昂然。他的心中确实志得意满。奋斗了一辈子,终于坐在了内阁首府的位子,把持大明朝政。目光威严地扫过众人。见到众人都畏惧地低下头,心中更是兴奋。他十分喜欢如今的感受,连身上的血液都在呻/吟,这才是大丈夫一生所求。

    “诸位,晋阳乡试舞弊案刚刚发生,赵文华的下场我想诸位都没有忘记。所以我们一定要秉公,阅卷的时候如果忘记了什么是秉公,就想想赵文华。”

    徐阶这次为主考官,是他成为内阁首府之后。第一次主考。他不想出一丝一毫的问题。之前徐鲁卿回来曾经告诉他罗信的不凡,一定要用最大的力量打压罗信,但是徐阶思考了三日,最终还是放弃了在会试中给罗信使绊子。

    罗信如今真是碰不得啊,最起码是在科考的时候碰不得。如果碰了罗信,之后罗信的文章公示出来,远超同年,自己的下场说不定就会立刻和严嵩一般。这是因为如今罗信的身份已经不同,在乡试的时候,罗信还默默无闻。但是如今却已经名满天下。

    所以,徐阶准备在这届会试中秉公一切,如果罗信的文章确实优秀。那就是会元。如果写的不好,那就别怪他徐阶落井下石了,只要罗信没有中会元,而且原因还就是因为文章的水平不行,他就准备针对罗信采取一系列行动,首先要做的就是质疑《孔孟合璧》,《阳林百篇》和《阳林诗词集》是不是由罗信所写。

    他对于罗信并不是很担心,哪怕是罗信最终中了状元,到了官场上之后。他有的是办法整治罗信。

    你一个大儒如果在野,他徐阶没有什么办法针对罗信。但是你出仕为官。而徐阶为百官之首,那罗信还不是捏在徐阶的手中。

    听到徐阶的话。众人俱都心中不由一凛,想起了赵文华的下场,众人在心里都决定这次一定要秉公,想必嘉靖帝的眼睛也一定死死地盯着这次会试,谁也不想在风头浪尖上招惹嘉靖帝。

    见到众人神色肃然,徐阶满意地点头道:“抽签吧!”

    十八房同考官便依次上前抽签,然后每个人拿着属于自己的试卷回到座位上正襟危坐,等候徐阶出示他拟定的本届会试考题的标准答案。

    徐阶便将他按照嘉靖帝的意思拟定的文章发了下去,然后又宣布了取卷的要求,同考官们才打开试卷,开始阅卷。看到中意的卷子,便会加以圈点,并作出平定,最后上交给副主考袁炜。

    十八房的阅卷是作为第一道程序,叫做荐卷。只要被十八房同考官圈点,这便是通过了第一道关卡,有着五成的希望考中进士。待这些荐卷送到副主考袁炜那里,袁炜便会一一阅读这些荐卷,选出中意者,在试卷上写下一个“取”字,得到袁炜这个“取”字,这张试卷的主人便有了九成希望高中进士了。最后所有写着“取”字的试卷会送到主考官徐阶那里,徐阶会逐一阅卷,将中意的卷子遴选出来,在上面写下一个“中”字,这张试卷的主人就高中进士了。

    不说他们在这里阅卷,罗信他们终于从考场内出来了。每个人的气色都不好,俗话说,金窝银窝不如自己家的狗窝。

    更何况……

    这号房内根本就不是金窝银窝,和狗窝倒是差不多,不是一般的遭罪。特别是晋阳九杰因为准备的充分,罗信又押题准确,这些人早就答完了试卷,窝在号房内那叫一个遭罪。如果有事情做,还觉得时间过得快,这没事情做,真是度日如年。会试又不允许提前离场,晋阳九杰就只好在号房内睡觉。却有偏偏睡不着,让那些兵丁都看傻了,没见过考生在号房内这么能睡的。

    所以,晋阳九杰走出顺天贡院,在大门口一集合,就迫不及待地向着家里赶去,早有家人和书童在门外准备好了马车,书童帮着拎过书箱,这些人挤上了马车,便向着府中赶去。

    马车上的众人都没有兴致说话,这倒不是他们对自己没有信心,相反的是他们从来没有这么有信心过,只是被关在考场内九天,一个个神情委顿,实在是没有说话的兴致,九天没有洗澡,身上痒的恨不得找个大树蹭蹭。

    而且他们口中都淡出鸟来,再怎么准备充分,在考场内吃的东西也没法和在家里相比。所以,他们现在最想做的三件事就是洗澡,大吃,长睡。

    *

    求月票!求推荐票!

    *

    *(未完待续。)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