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明士 正文 第四百七十七章 寂寞寒窗空守寡

正文 第四百七十七章 寂寞寒窗空守寡

目录:明士| 作者:黄石翁| 类别:都市言情

    ps.奉上今天的更新,顺便给『起点』515粉丝节拉一下票,每个人都有8张票,投票还送起点币,跪求大家支持赞赏!

    万分感谢第五寒影同学的打赏!

    *

    徐鲁卿脸色未变,这种情况他不是没有想到,自己对上了罗信的上联,一定会激起阳林县读书人,甚至在阳林县游历的天下读书人的不服,出联为难自己。但是他的心中却没有丝毫慌乱,反而是斗志昂扬。因为在罗信家乡斗联,这对他来说也是一个扬名的机会。虽然他的名声已经很响了,也曾经拥有大明才子的名声,但是自从罗信出世,再也没有人谈论与他,实际上他的心中对罗信十分不服气。所以,他便含笑示意那个书生说出上联。

    那个书生再次施礼,然后才道:“寂寞寒窗空守寡”。

    此联一出,众人脸色俱是一变。就是一直含笑的徐鲁卿脸色也变得凝重。人群后面的罗信脸色也变得失神,仿佛在回忆着什么。

    这个对联七个字,却是每个字都有一个宝字盖,这就已经极难,就如同罗信的烟锁池塘柳一般,拥有五行部首。

    但是,最难的还不是这个,而是这个上联的意境。

    周围的人都寂静了下来,每个人都紧皱着眉头苦苦思索,徐鲁卿也开始在慢慢地移动着脚步,不时地右手握着折扇拍打着左手,却是愁眉深锁。

    罗青的嘴角泛起了苦涩,这幅上联将他带回了前世,带回了前世的学生时代。因为这个上联有着一个凄美的故事,当时他给女朋友讲这个故事的时候,女朋友哭得稀里哗啦。所以他记忆十分深刻。

    这个上联所出的年代已经不可考,没有人知道是什么时候发生的事情,或者是哪个时代的文人编撰出来的感人故事。

    说的是有一大户人家。主人姓徐名祖荫,家财万贯又知书达理。可就是家里人丁不旺,娶了三房妻室都未得一男半女,直到娶了第四房小妾才生了一个女儿,取名静仪。

    虽说是个女孩,可全家大小还是欢喜得不得了,视作掌上明珠,令人称奇的是这女孩儿自小聪慧异常,三岁即能读书过目不忘。四岁便能吟诗作对,尤其是对联句有常人不及的天赋。

    一次,徐祖荫独自在花园中散步,见到满园鲜花争相绽放,不禁触景生情,托口吟出一联:“满堂花醉还多事。”一旁正随丫鬟玩耍的小静仪忽然应声道:“顽石无言最可人!”徐祖荫听了不禁大为惊奇,要知道当时她还不到五岁啊,打这以后,徐祖荫更加宝贝这个女儿,并将琴、棋、书、画悉心相授。

    静仪长到十七岁。出落得跟出水芙蓉一般,也到了谈婚论嫁的时候了。此时远近都知道徐家有一个美若天仙的才女,一时求亲的王公贵族趋之若鹜。几乎踏破了徐家门槛,然而这徐家小姐择婿不求富贵显赫之家,声称只要有人能对出她所出三联,无论老幼她都将嫁与此人。

    半年过去了,来应征的人当然不少,可还真没有一个人能对出小姐出的三个上联,这倒让徐祖荫伤透了脑筋。

    这一日,有一姓王名宝钥的英俊小生来徐府求见徐小姐,说是从千里之外赶来的。徐祖荫见王宝钥气宇不凡。不由先喜了三分,连忙到后堂与女儿说了。待会出联时切不可太偏太难,以免人家对不上来。错过了良缘。静仪听了口上答应,心下却不以为然,心想:“若无真才实学我还是一样打发他走人!”可等到花厅相见的时候,也不由在心中赞叹,有了几分喜欢。

    徐小姐娇羞地说道:“公子,请听好了,奴家要出上联了。”宝钥欣然道:“小姐,请!”静仪吟道:“青衫磊落,莫非太白转世?”宝钥听了,明白她是在夸自己,立刻应道:“环佩叮当,原来天女下凡!”

    两人心意相通,相视而笑。静仪又吟道:“文章千古好。”宝钥托口道:“仕途一时荣。”一旁的徐祖荫抚掌笑道:“妙,妙极!我看今天就到这里,第三联过两天再对不迟。”说罢吩咐摆宴为宝钥洗尘。

    接下来的几天,静仪与宝钥终日不是闲庭散步,就是抚琴清谈,两相爱慕,却绝口不提对联之事。最后还是宝钥先提出要小姐再出最后一联,好结良缘。静仪沉吟了一会才说:“这第三联不对也罢!”宝钥道:“这是为何?”

    静仪先是不答,后禁不住他的一再追问,说道:“先前两联只因家父有言在先,叫我不要为难公子,所以出得简单。这二日来与公子相随,感觉甚是投缘,所以不对也罢。”宝钥年轻气盛,听了这话深以为辱,当下断然道:“小生本为联句求亲而来,岂可因大人与小姐眷顾便负初衷?即请小姐出第三联,小生若对不上来即当告辞回乡,再不敢提提亲之事!”

    静仪见他对自己一腔深情置之不顾,心中气极,也不由恼道:“这可是你说的!”恰巧徐家有一仆人正在用锤子往墙上钉一根木楔,静仪见此当即吟道:“壁上钉楔楔钉壁。”宝钥听了顿时呆了一呆,未料得她竟然出了这么句上联。此联看似平淡无奇却十分难对,宝钥冥思苦想了半天也未能对出下联来。静仪见状十分后悔,刚想重新出对,没想到宝钥却深施一礼,说道:“小生才疏学浅,让小姐见笑了,就此告辞。”静仪垂泪道:“事已至此,但只要公子半年能对出下联,咱们依然可续前缘。”宝钥默然无语,转身便走了。

    宝钥回到家里,日思夜想,脑中只想着那句上联,恍恍然已过了数月。

    一日,他信步来到江边,只见江边泊着一只渔船,船上只有一个老渔翁,不一会老翁摇着橹向对岸划去。宝钥望着那橹一下一下拨动着水面,脑中不由灵光一闪,不禁跳了起来:“有了!”当夜他便收拾行装赶往金陵。

    可当他赶到徐府时,早已物是人非了,徐祖荫伤感地告诉他:“你来晚了,静仪已于一个月前在城外古梅庵削发为尼了。老夫苦劝无用,也只得由她去了。”

    *

    求订阅!求月票!

    *

    *

    【马上就要515了,希望继续能冲击515红包榜,到5月15日当天红包雨能回馈读者外加宣传作品。一块也是爱,肯定好好更!】(未完待续。)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