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明士 正文 第四百六十一章 中举

正文 第四百六十一章 中举

目录:明士| 作者:黄石翁| 类别:都市言情

    万分感谢书友160310013723198,wcbacy同学,江风流年同学,寒号鸟的老大同学,330302同学,viulogic同学的打赏!

    *

    罗信的心中是真的平静,因为他能够做的都已经做过了,如今只能够看嘉靖帝的态度了。他已经想好了,如果嘉靖帝真的不理会他,他就做一个闲散侯爷。他相信嘉靖帝不会降罪于他,顶多在怒气之下,剥去了他举人的功名。如此,他也不会再考,彻底不再出现在大明的官场上,他准备用以后的时间周游大明各地,成为一个像徐霞客那样的人,倒也逍遥自在。

    而且随着这个想法的产生,罗信在心里反倒是期盼嘉靖帝不要搭理自己,就让自己去过那混吃等死,周游各地的日子。

    旅游,美食,而且年龄也大了,可以撩妹子了,多么轻松写意潇洒的生活啊!

    向往!

    简直是太向往了!

    就在罗信这种向往之中,嘉靖帝的旨意下来了。

    经过锦衣卫多日努力,终于撬开了赵文华的嘴巴,原来那赵文华与陆庭芳积怨,所以才针对罗信做出了陷害的举动。赵文华已经承认,是他偷改了罗信考场的文章。

    但是,因为这只是针对罗信个人的行动,所以并不算是大面子舞弊,也就是说这场乡试除了罗信之外,余下的考评都是公正的。而且因为已经放榜,虽然罗信有着冤屈,也不能够让罗信成为解元,依旧是补录,成为大同乡试举人中的最后一名。

    明眼人都能够看出嘉靖帝这是对罗信有着怨气。罗信就算将来进入朝堂,恐怕也没有好日子过。

    罗信轻叹了一声,遗憾地放弃了自己向往的那种旅游。美食,撩妹子美好生活。对于嘉靖帝的说法。罗信嗤之以鼻,嘉靖帝早就知道自己的被陷害的,只不过被自己识破了他的轨迹罢了,又被自己逼迫的不得不补录自己。

    想到以后在朝堂上要面对嘉靖帝和徐阶两个大老虎,罗信便不由长叹。

    “唉……向往的日子是过不下去了,那就打开大门宴客吧!”

    还没有等到他打开大门,将贴在大门上的那个告示撕下来,便有下人送上了拜帖。罗信接过拜帖一看,却是阳林县县令,柳知县前来拜访。

    罗府中门大开,罗信和家人将柳知县迎了进来,自然有家丁将贴在大门上的告示揭了下来。

    罗恒和罗平等人眼睛还是红红的,那是哭的。罗信终于可以堂堂正正地成为举人了,再也不虑名誉受损。虽然只是乡试中的最后一名,那也是举人。

    按理说,一个秀才中了举人,而且还是乡试中的最后一名。作为知县根本就不会登门拜访,反倒是罗信应该去拜见知县。

    但是,罗信这个举人和别的举人不同。

    这个举人原本是应该拿到解元的。是因为众所周知的原因才落到了乡试的最后一名。而且他的身份还不仅仅是一个解元那么简单,他可是一代大儒的身份,一代顶级诗词家的身份,这样的身份,别说还是一个举人,就算只是一个秀才,甚至只是一个没有功名在身的人,那也值得一个知县亲自拜访。

    罗平看着眼前的热闹,自觉得胸口发热。眼睛再一次湿润,眼前不断地闪现着过往的画面。这一切似乎都是从那一个令人痛苦的夜里发生了改变。

    自己的老父亲想要断去自己的大儿子一臂。如果自己的大儿子被断去一臂,小儿子又和从前一样。又被从家里赶了出去,不知道自己的日子会是什么样子,恐怕在之后的灾年中早就妻离子散了,说不定全家都死在流寇的刀下,哪里还有今日的荣光?

    至今在他的眼前还闪现着那个只有七岁的幼小身影,正是那个只有七岁的小儿子罗信,在那个令他痛苦和崩溃的夜晚,和自己的老父亲据理力争,才保住了自己大儿子的一臂,虽然被赶出家门,依旧令他心中难过和彷徨,但是在那一刻,没有什么比保住自己儿子的一臂更重要。

    但是,随后家里却发生了变化,并没有因为分家而落魄。自从小儿子罗信突然要学文的时候,家里就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他庆幸自己当初的决定,没有阻拦罗信学文,而是尽己所能,甚至身入打行,也要供罗信读书。如果当初不让罗信读书,这个家会是一个什么后果?

    不知不觉中他的眼睛又流出了泪水,抬起手将泪水擦干,脸上现出了骄傲之色。

    罗恒望着罗信的背影,心中也感概万千。眼前闪过在那个夜里,罗信那倔强的神色。当时自己毫不留情地将二儿子一家赶了出去,这个倔强的孙子便开始和自己疏离,虽然每次见到他这个爷爷,都很有礼貌,但正是这种礼貌让他感觉到自己这个孙子在心里排斥他。

    心中轻轻叹息了一声,此时认真回想起来,当时要断去罗青一臂,究竟是什么心理?

    不错!

    这是家规,罗家的家规,但是自己的心理在那个时候真的就没有一点儿偏心吗?

    当时将老二一家赶出去,心中可曾有一点儿担心他们的日子过不下去?

    四口家,只有三亩田……

    但是如今呢?

    这个孙子不仅争下了偌大一份家业,拥有良田数百亩,不说老二家在县城内都有了房子,就是在上林村那个庄子都不知道比他罗恒一家大上多少。

    这还是次要的!

    如今罗信可是侯爷,侯爷啊!大明一共才有多少侯爷?

    而且如今还成为了举人,罗恒虽然是一个武人,但是也听说自己的这个孙子如今已经成为大儒了。

    大儒啊!

    大儒会止步于举人吗?

    中进士那是必不可少的,也就是说自己这个孙子入朝为官那是板上钉钉的。

    可惜分家了啊!

    而就在这个时候,柳知县却已经走到了他的面前施礼道:

    “恭喜世伯,令孙乡试高中,本县与有荣焉。”

    作为如今在罗府中年龄最长的罗恒,柳知县自然要客客气气的。一个武人不值得柳知县客气,但是一个大儒的爷爷那就值得客气了。再说罗恒见到柳知县向他施礼,脑子便嗡的一声,这是他从来没有想过的荣誉。往常别说见到一个知县,就是见到一个县丞,他心中都慌乱和恐惧,此时却是一个县令像他问好,心里欢喜得像是开了花,手忙脚乱地向着柳知县回礼,而且还是习惯性地想要跪下,却被柳知县上前一把扶住,当然柳知县也不会说不用跪,而是笑着说道:

    “世伯的身体真是英朗。”

    *

    求订阅!求月票!

    *

    *(未完待续。)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