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明士 正文 第四百五十六章 嘉靖的谋略

正文 第四百五十六章 嘉靖的谋略

目录:明士| 作者:黄石翁| 类别:都市言情

    求订阅!

    *

    那如今罗信是什么声望?

    大儒!

    名副其实的大儒!

    这个大儒就在大明朝,就在他嘉靖帝的时代落榜了……

    明白过来的百官如同被打了鸡血,一张张弹劾严嵩的折子如同雪片一样地摆在了嘉靖帝的御书案上。而此时陆炳就站在嘉靖帝的面前,低着头站着。

    虽然他低着头,但是却能够感觉到从嘉靖帝身上散发出来的寒意。御书房内很静,静得陆炳能够听到自己心跳的声音。

    不知道过去了多久,嘉靖帝那冷清的声音从上面传了下来。

    “罗信找到了吗?”

    “没有!”陆炳的额头上就渗出了冷汗。

    “不用找了!”嘉靖帝冷冷地说道。

    “啊?”

    陆炳惊讶地抬头望着嘉靖,心中暗道,难道陛下还是要保严嵩,彻底放弃了罗信?嘉靖帝冷冷地望着陆炳,冷然说道:

    “你在想什么?”

    “陛下……陛下……”

    “你可是在想,朕是不是放弃了罗信?朕是不是依旧宠信严嵩?朕是不是会剥夺了罗信的侯爷身份,贬为庶民?”

    “陛下……陛下……”陆炳的身体已经大汗淋漓。

    “朕怎么敢?”嘉靖帝突然大怒了起来,抬起手“哗啦”一声将御书案上的奏章都扫到了地上。

    “人家可是大儒啊!大儒怎么可以落榜,呵呵……朕怎么可以不闻不问?呵呵呵……”

    陆炳低着头一声不敢出,汗出如浆。黄锦挪动了过来,开始收拾地上的奏章。

    “动手吧!”嘉靖帝突然说道。

    “动手?”陆炳神色一愣,不明白嘉靖帝在说什么。

    “抓捕严嵩父子,查抄他们的府邸!”嘉靖帝望着陆炳吃惊的面孔冷然说道:

    “怎么?你们锦衣卫不是已经将严嵩父子查得清清楚楚吗?凡是严嵩的党羽一概抓。一概抄家。”

    陆炳精神一振:“臣遵旨!”

    “记住!查抄严嵩父子与罗信之事没有丝毫关系。”

    看到陆炳发愣的模样,嘉靖帝叹息了一声道:“朕不能够让大明的百姓知道在朕的治下会发生科场舞弊。所以查抄严嵩父子与罗信没有半点儿关系。你们锦衣卫掌握的证据足以让严嵩父子死上几回。”

    “那……罗信……”陆炳壮着胆子问道。

    “罗信?呵呵……”嘉靖帝的脸上带着莫名的笑意:“严嵩倒是给朕出了一个好主意,朕不能够承认科场舞弊。所以罗信的文章就是犯禁了,但是朕念他是一代大儒。准予补录,就让他成为榜上最后一名举人吧。我想他也应该不再隐居了。”

    “那些退出鹿鸣宴的人……”

    “就当没有发生过。”

    “是,陛下!”

    “黄锦!”

    “陛下!”

    “宣徐阶!”

    陆炳离开了玉熙宫,抬目朝着徐阶的府邸望了一眼。

    “徐阶就要成为内阁首府了!不过,朝堂即将闯进来一头幼虎……不,罗信不是幼虎,就是一头猛虎。不知道最终是猛虎胜,还是智狐胜。呵呵……不过罗信面临的困难可不止是来自徐阶啊,还有陛下的怒气!”

    京城的气氛凝重了起来,在酒肆中的食客说话的声音都小了起来,大街上的行人都稀少了很多,如果不是有急事,人们都会躲在家里。

    街道上不时地有锦衣卫和军队疾行而过,严嵩的府邸被查抄了,严嵩被抓进了大牢。严世番的府邸被查抄了,严世番被抓进了大牢,还有很多官员也都被抓了。自然那赵文华也不例外。

    获得胜利的官员弹冠相贺,同时也都命家人准备礼物前往阳林县拜会罗信。

    很明显,罗信要发达了!

    没有罗信。严嵩父子怎么会倒下?

    但是……

    随后他们就听到了消息,严党的倒台与罗信没有关系,是因为邹应龙的折子,更是因为皇上早就对严嵩起了疑心,早就开始秘查严嵩。而且皇上对罗信似乎很不满,只是碍着罗信如今大儒的身份,将罗信补录,并没有让罗信成为解元。

    按理说,凭借着罗信的文章。成为解元那是毫无疑问的。而如今罗信却只是被补录,而且是因为他大儒的身份。陛下不计较他犯禁的罪名,才将他补录。

    能够为官的人没有一个是傻子。他们只是略微寻思了一下,便明白了嘉靖帝的心理,陛下这是对罗信怒了。

    百官又立刻派出家丁将前往阳林县的人给追了回来。在他们的心中已经将罗信判了死刑,一个得罪了帝王的人不会有什么前途。

    严嵩的案子办得雷厉风行,只是三日的时光,便出了结果,严嵩罢官,其子严世蕃谪戍,还有一系列的严党官员被罢官,永不录用,其中便包括赵文华。

    徐府。

    张灯结彩,宾客盈门,百官俱来道贺徐阶升为内阁首府。

    徐阶也红光满面,数十年的心愿得成,站在了文官最巅峰的位子,就是城府甚深的徐阶也难免喜形于色,望着周围谄媚的面孔,他再度将已经挺得很直的腰杆挺了一下,他的气质再也没有了往常如老农一般,跟在严嵩背后那谨小慎微的模样,目光锐利,浑身散发着强大的自信。

    过往的一幕幕在他的眼前闪过,严嵩的面孔,百官的面孔,他自己的面孔……

    突然……

    一个模糊的面孔出现在他的面前,那个面孔只是能够看出很年轻,仿佛少年,却看不清面孔。

    但是……

    徐阶的心中却立刻浮现出一个名字。

    罗信!

    熙熙攘攘的人群终于散去,偌大的徐府变得冷清。

    一灯如豆!

    两个身影印在窗户纸上。

    一个人自然是徐阶,而另一个人却不是徐鲁卿,而是张居正。

    “恭贺老师!”张居正不修边幅,头发都有些乱,脸色红红地朝着徐阶道。

    徐阶摆摆手道:“不说这个,倒是严党被打,倒出了一批位置,需要我们好好商议一番。”

    张居正目光闪烁了一下道:“老师,您就不担心罗候?”

    “罗候?”徐阶淡淡地说道:“你觉得老夫应该担心吗?”

    *

    求月票!求推荐票!

    *

    *(未完待续。)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