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明士 正文 第四百五十二章 加一把火

正文 第四百五十二章 加一把火

目录:明士| 作者:黄石翁| 类别:都市言情

    求订阅!

    *

    这件事情偏偏还不是传言,是一件真正的事情,而且就是问到当事人,那当事人也点头承认。

    这个人消息是谁传出来的?

    是从严嵩的嘴里传出来的,那是在朝堂百官之前,严嵩当众笑眯眯地对徐阶道:

    “华亭,如今阳林候名满天下,不知道华亭何时将令孙女嫁给杨林候?”

    严嵩这一句话出口,便让百官神色一变,让徐阶神色苍白。

    “呵呵……”严嵩淡笑道:“华亭啊,我可是听说了,你派你的儿子亲自前往天牢,告知陆庭芳,只要他陆家和阳林候退婚,你便保他无事,否则陆庭芳不但有事,而且还会令罗信落榜。

    陆庭芳在被逼之下,写信与阳林县退婚。随后,你便派人前往面见阳林候,要把你的孙女嫁给罗信。

    呵呵……

    但是,你没有想到,这天下文人有傲骨,那阳林候更是铁骨铮铮,竟然拒绝了你。随后,阳林候就落榜了,呵呵……”

    这一声“呵呵”意味深长,徐阶的名声就有了臭的趋势,随后便有人寻到了陆庭芳相问是否有此事,陆庭芳此时对徐阶恨之入骨。

    不是徐阶,他的家产会被严嵩贪墨吗?

    不是徐阶,他陆庭芳会和罗信退婚吗?

    所以,陆庭芳也没有言语,只是阴沉着脸点头。

    如此,徐阶的名声就臭了……

    如果,最终罗信和严嵩选择了握手言和,徐阶和心学真是会哭晕在厕所。

    所以,何心隐此时很紧张!

    罗信淡淡一笑道:“你觉得我和严嵩有可能和解吗?”

    “这没有什么不可能!”何心隐深深地吸了一口气道:“在朝堂之上,什么事情都能够发生。本来就没有泾渭分明的敌我关系。每个人都有着自己的人生目标,为了这个目标,做一些妥协。只是很正常的事情。如今就看不器你怎么决定了,是觉得和严嵩联手对你更有利。还是和心学联手更有利。”

    罗信缓缓地端起茶杯,轻轻地饮了一口,目光渐渐地变得锐利。

    “何先生,别拿我和那些政客相比。严嵩是政客,徐阶也是政客。我一向认为政客是肮脏的。而且实际上,我不认为严嵩就比徐阶脏多少。你应该去过徐阶的家乡,如果只是以他在朝文官的俸禄,他凭什么占据良田数十万亩?”

    “这……”何心隐脸上现出尴尬之色。

    “我不是政客!”罗信目光灼灼地盯着何心隐道:“所以我不会和严嵩联手。”

    何心隐心中就是一松。他十分相信罗信。这个人品是罗信自己赚来的,正如他自己说的,他罗信不是政客。没有哪个政客会甘冒奇险深入草原。所以,罗信说他不会和严嵩联手,他便信。

    “不器,需要我们做什么?”何心隐真诚的问道。

    罗信闭上了眼睛,几息之后睁开了眼睛,凝声道:“你认为这次会搬到严嵩吗?”

    何心隐神色就是一黯,摇头道:“不知道!”

    说到这里,何心隐的脸上现出忧虑之色。看了罗信一眼,叹息了一声道:

    “不器,如今也不瞒你。这件事情还真是不好说啊!如果在之前。我们有着七成把握,如今却是连三成把握都没有。”

    “为何?”罗信淡淡地说道。

    “还不是因为徐阶的名声……陆兄也真是的!”

    罗信神色一肃道:“我老师是按照本心去做事。怎么?只有他徐阶能做,我老师不能够说?要我说,我老师做的还不够,应该去徐阶的大门前,指着他的鼻子骂一声卑鄙!”

    “我知道!”何心隐脸上现出无奈道:“但是……这不是时候啊!陆兄有些不顾大局了。”

    “大局?呵呵……”

    罗信的笑声里充满了讽刺,何心隐的神色便更为尴尬,罗信凝视着何心隐道:

    “何先生,你还真以为在这件事情上。你们心学,他徐阶起着至关重要的作用?”

    “难道不是吗?”何心隐眉毛一挑道:“我知道在这件事情上。不器你起着很大的作用,但是我们心学也起着不下于你的作用吧?”

    罗信便摇了摇头。叹息了一声道:“你把我罗信看得太高了,也把你们心学看得太高了,更是把徐阶看得太高了。如果你们心学有着那个能耐,徐阶有着那个能耐,早就搬到严嵩了,那严嵩怎么会还屹立朝堂?”

    “不器,你……什么意思?”

    “在这件事情上,我只是创造了一个机会,而你们只是起到了一个推波助澜的作用,真正起到至关重要的作用,不是我,也不是你们心学。”

    “那是谁?”

    “陛下!陛下的态度!”

    罗信冷然说道,何心隐的神色就是一愣。罗信继续说道:

    “在这之前,不是没有弹劾严嵩的机会,也不是没有人弹劾过,远的说就有我师父,近的就有沈炼沈青霞。

    但是又如何?

    严嵩不依旧稳若磐石?

    那些弹劾如果是弹劾在别人身上,恐怕早就被罢官了,但是放在严嵩的身上,却如同清风拂山岗一般。我想何先生不会不知道原因吧?”

    “陛下的宠信!”何心隐脸色非常不好地说道。

    “不错!”罗信点头道:“只要陛下对严嵩的宠信不减,严嵩便会稳如磐石。”

    “那我们……”何心隐的脸上现出了紧张之色。他的心中浮现出一种命运不在自己手中的无奈和彷徨。

    “徐阶为内阁次辅,不会一点儿关于陛下的消息都没有吧?”罗信轻声问道。

    “没有!”何心隐摇头道:“陛下如今非常平静!”

    “平静?”罗信低着头思索了片刻道:“也许是陛下正在暗中有动作。”

    何心隐的眼睛就是一亮。

    “也许陛下根本就没把这件事情当作一回事儿!”罗信又道。

    何心隐的眼睛不由又是一黯。

    “那我们就再加一把火,让陛下把这件事情当作一回事吧!”

    “不器,你有办法?”何心隐黯然的眼睛又亮了起来。

    “何先生,还请你在太行山休息一夜吧,这里的景致不错,不器可以陪你四处走走。”

    *

    求月票!求推荐票!

    *

    *(未完待续。)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