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明士 正文 第四百四十八章 坐看风云起

正文 第四百四十八章 坐看风云起

目录:明士| 作者:黄石翁| 类别:都市言情

    求订阅!

    *

    罗信淡淡一笑道:“你们心学人脉广众,消息灵通,如今局势如何?”

    何心隐的嘴角便露出了一丝笑意道:“一切都应该在不器的帷幄之中,又何必来问我?”

    罗信便也不再问,只是那目光变得更加地深邃,望着小河波光粼粼,仿佛已经忘记了身边的何心隐。

    何心隐不由心中佩服,原本他还想要急罗信一下,刚才他反问罗信,而没有回答罗信的问题,想着罗信一定会追问自己,没有想到罗信根本就没有追问的意思,反而似乎陶醉在山水之间。不由暗自摇头,心中暗道,心学究竟错过了一个什么样的人才?当下也不再故作沉吟了,轻笑着说道:

    “周玉他们那些人闹出来的动静可是有点儿大,而且如今整个大同都在传说着他们的事迹,同时也将大同科场舞弊的事情再度推高,最重要的是,徐阶也准备出手了。”

    “准备出手了吗?”罗信的嘴角浮现出一丝淡淡地讥讽。

    “不错!我们这次只是借着科场舞弊这件事情作为一个引头,矛头会直接针对严嵩,这是他不会想到的,好笑的是,严嵩还亲自上折子弹劾赵文华。”

    “断臂求生吗?”罗信淡淡地说道。

    “不错!”何心隐点头道。

    罗信沉默了一会儿道:“何先生找不器有何事?不会只是来告诉不器几个消息吧?”

    “自然不是!”何心隐严肃地说道:“不器,这科场这件事情上,我们心学做得确实错了,希望我们能够补救。你有什么条件尽管提,我们只是希望你能够加入心学。”

    “呵呵……”罗信淡笑了两声道:“这件事情徐阶可是知道?”

    “嗯!”何心隐点头应道。

    罗信嘴角的讥讽更大:“那徐阶的孙女呢?”

    何心隐的老脸就是一红:“只要不器肯加入心学就可。当然,不器如果肯娶徐阶孙女。老哥哥可带你传达。”

    罗信默然片刻道:“这件事情以后再说吧。你知道,当初我们可是计划好的,然后你们半道突然撤去了梯子。好悬没有把我给摔死。”

    “可是……”何心隐急道:“我们后来不也补救了吗?那清雅书局也是尽最大努力推动此事,而且心学中的各地士林也竭尽全力……”

    罗信转过头望着何心隐。眼中毫不掩饰自己的讥讽,让何心隐说不下去了。罗信轻叹了一声道:

    “何先生,不器虽然只有十四岁,但是不要把不器当成小孩子,好吗?”

    “不器,我没有……”

    “别说你们补救的事情,你们只是在抓住一个机会,是你们一个急需的机会。而这个机会是我罗信给你们的,所以到目前为止,我罗信不欠你们的,你们做的那些也不是对我的补救。而只是在利用一个机会罢了。”

    “那……你要怎样?”何心隐不由有些气馁道:“我说不过你,你是曾经打败阿拉坦汗的人,是心学轻视了你,严嵩也轻视了你。算了,是我们心学欠你的,行吧?那你说,你要我们如何做。才能够加入心学?”

    “加入心学?”罗信的脸上又露出淡淡地笑意:“何先生,你说得太早了。要知道我们之间可是有着裂痕的,这个裂痕不是我罗信造成的。而是你们心学造成的。之前我们之间的合作是在没有裂痕的情况下,如果想要再度合作,最起码你们得把这个裂痕给填上,重新回到过去的情况,我们才具备合作的基础,甚至进一步让不器加入心学。如今,你们根本就没有补救这个裂痕,只是拾人牙慧,让静雅书局参了一腿。就认为自己已经补救了裂痕,这是不是你们心学之人太高高在上了?或者是把不器太当做小孩子了?”

    何心隐被罗信说得满脸通红。半响道:“不器。你有什么要求,你说。我会带回去和大家商量。”

    “好!”罗信点头道:“你可以把我刚才说过的话,原封不动地说给你们那些人听。而且我还要送给心学一句话,知行合一是心学的真谛,不要把心学变成了玄学。”

    何心隐吭哧吭哧没有说话,罗信便冷声说道:“如果心学能够保证周玉那二十几个人的举人身份,不耽误会试,这个裂痕就算你们给填平了。我们可以重新坐在一起好好谈谈。”

    “好!”何心隐立刻答应,然后问道:“还有什么?”

    “没有了!”

    “那我以后去哪里找你?”

    “太行山!”

    “告辞!”

    何心隐现在真的打怵面对罗信,毕竟是他们做的不对,所以便立刻告辞离开,望着何心隐的背影,罗信的脸上露出了笑容。

    罗信和周玉等人消失在众人的视野中,让人们认为罗信和周玉等人是真的对大明失去了希望,彻底隐居了起来。

    在众人的眼中,罗信就是一个被人陷害的忠良,而周玉那二十几个人就是仗义执言的义士。

    但是,罗信这些人偏偏还不闹事,只是平静的离开,更是让人感慨他们的人品,真是视功名和富贵如粪土。

    各地都已经放完榜,也都举行完了鹿鸣宴,派往各地的主考官也都依次返京。赵文华也不例外,怀着惴惴不安的心情离开了大同,同时心中还有着一丝希望,因为嘉靖帝并没有派锦衣卫来抓他。

    京城。

    严府书房。

    严嵩和严世番相对而坐。

    “父亲,你上折子弹劾赵文华,陛下怎么说?”

    严嵩的脸上带着疲惫道:“陛下什么也没有说!”

    严世番脸上一喜道:“陛下没有责罚父亲?”

    严嵩抬起眼帘看了一眼严世番道:“这比责罚为父还要可怕!”

    严世番脸色一变:“父亲,您是说……陛下已经起了动你的心思?”

    “是啊!”严嵩叹息了一声。

    严世番腾地一声站了起来,来回在地上走动着。半响,严世番顿住了脚步道:

    “父亲,这件事情也不一定没有转机。”

    “嗯?”严嵩神色一动:“计将安出?”

    *

    求月票!求推荐票!

    *

    *(未完待续。)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