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明士 正文 第四百三十六章 舞弊

正文 第四百三十六章 舞弊

目录:明士| 作者:黄石翁| 类别:都市言情

    求订阅!

    *

    晋阳府。

    孙继先的书房。

    此时坐的可不仅仅是孙继先,何心隐和吴同知,还有着五个人,整个书房被坐得满满的。但是屋子里面却极为寂静,而且每个人都在喝茶,一看就是刚刚争吵完。孙继先轻轻地放下了茶杯,轻叹了一声道:

    “厉害啊!没有想到我们这些人都成为了棋子!”

    “即使是成为了棋子,我们也要搏这一次!”何心隐重重地将茶杯放下道:“这个机会千载难逢,没有想到不器根本就不用我们,就能够造出如此声势。如果此时我们再推波助澜,《孔孟合璧》一定会在士林之中风靡。而就在这种情况下,《孔孟合璧》的作者却落榜了,我们到哪里还去找这样的机会?”

    “但是徐阁老……”一个皓首老者神色有些犹豫。

    “不要提他!”孙继先神色一沉,脸上带着恼怒道:“如果不是他私心太重,偏要将他的孙女嫁给不器,我们早就和不器联手了,而且不器也早就加入我们心学了。到那个时候,我们心学何其强大?再现我们心学的辉煌也指日可待。

    但是……

    如今我们生生地将不器挡在了心学之外,这都是因为徐阶才造成这个损失。要我说,我们现在就应该立刻施行我们之前停滞的计划,将不器的声势再造大一些,如果在这种情况下,徐阶还不行动,我看他根本就不适合做我们心学这一代的领头人,他根本就没有领悟知行合一的真谛。”

    “你的意思是逼迫徐阶动手?”何心隐眼睛一亮。

    “不错!”孙继先凝声道:“我们把架子给徐阶搭起来,然后就看徐阶怎么办了?他是公心。还是私心,就看这一次了。”

    屋子里又寂静了下来,大约一刻钟的时间。屋子里面的人纷纷点头。

    “好,我们就搏这一次!”

    *

    原本全国的《孔孟合璧》已经脱销了。就算是状元书局连夜印刷也来不及。但是,就在乡试的第五天,突然在全国各地的清雅书局也开始出售《孔孟合璧》,而且开始有着很多士林四处宣扬这本书,让这本《孔孟合璧》又达到了一个新的*。

    在往日科考大比之时,全国的目光都会聚集在科考之上,哪怕还在科考的过程中,士林中也会猜测谁会夺得解元。那个才子会取得什么名次。

    但是……

    今年却出现了一个奇怪现象,几乎没有人去关注科考,几乎所有人的目光就汇聚在《孔孟合璧》上,几乎所有人都在谈论孔孟合璧,都在猜测这本书的作者。就在这种*中,九天的时间过去了,科考结束了。

    九天的时间,交上试卷之后,就算是自幼习武的罗信都有些虚脱了,更不用说其他的考生了。尤其是在厕所附近的那些考生。脸都是极其灰败的,而且眼中都是一种要崩溃的目光。虽然他们被罗信行为举止激励,但是这种激励坚持一天还行。九天……

    真不是人能够坚持的!

    如果罗信不是早就做好了准备,提前写好了文章,而且有着口罩,恐怕也快崩溃了。

    罗信拖着疲惫的身子走出了考场,没有立刻回家,因为他还有着计划没有施行。所以他一路上和诸位考生打着招呼,或是询问考的如何,或是安慰大家一定能够高中,或是激励众人。当然少不了和大家约定,今日都回家好好休息。明日在大同最大的酒楼,大同酒楼聚会。

    众人自然是纷纷答应。一方面经过了九天的科考,在里面根本就吃的清淡,众人的嘴都淡出鸟来,有人请客,自然欣然前往。另一方面他们也需要发泄一下这九天的憋闷。

    做完了这些事情之后,罗信,周玉等晋阳九杰回到了租好的园子,早有下人烧好了水,此时每个人都懒得说话,一脸的疲惫,草草吃了一点儿东西,便都去洗澡。周玉等人在温水中一泡,不一会儿便一个个都在水中睡了过去。只有罗信强自忍着心中的困意,洗完了澡之后,便回到了自己的书房,写了一封信,然后将梁大柱叫了进来道:

    “大柱,你立刻带着这封信前往京城,将这些文章交给仲连,然后让仲连交给刘守有。”

    “是!侯爷!”

    梁大柱接过了那一叠纸,匆匆地离去。罗信这才晃悠着倒在了床上,酣睡了过去。

    而此时考场的大门再次闭上。考生虽然离开了,但是考官却不能够离开,一直到放榜之前,所有的考官都必须与外界隔绝联系。

    考卷首先被送到一个独立的院子中,这里是阅卷的场所,在这里有负责的官员坐镇,主导试卷的前期处理工作。

    考卷首先在这里的监临官主导下,将试卷送到收卷所,然后在这里整理清点,并且进行初步的剔选,凡是试卷有破损,有污渍,有明显记号的卷子都会被挑选出来,这些卷子基本上就被淘汰了,除非在拾遗的时候能够从里面看到惊世文章。最后便将剩下的考卷弥封,在放榜之前,谁也看不到考卷上的考生姓名。

    就在这忙碌之中,一个书吏在罗信的试卷后面用指甲划了一条印记,然后将罗信的文章弥封。所有的卷子最后都送到了誊写锁,在这里有二百多位书吏开始誊写考生的试卷。

    这是一个繁重的工作,每个书吏的脸上都带着疲惫。此时一个书吏正坐在桌子前,便见到从外面走进来一个书吏,手中捧着一叠试卷,径直走到他的跟前,将试卷放在他的桌子上,朝着他眨了眨眼,然后便离去。那个书吏便向着周围看了一眼,见到没有人注意他,便迅速地翻动着考卷,最后手停在一份考卷之上,在这份考卷的后面有着一个指甲划的印记。这个人迅速地将这份试卷抽了出来,开始抄写。他的字体很小,比正式要求的字体小很多,当他将划着指甲印的文章抄完之后,便在没有人注意的情况下,迅速地将其折叠,塞到了裤裆里,然后便去了厕所。在厕所内将这份抄写的纸张递给了另一个人,然后两个人匆匆离开。

    *

    求月票!求推荐票!

    *

    *(未完待续。)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