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明士 正文 第四百一十八章 做下棋的人

正文 第四百一十八章 做下棋的人

目录:明士| 作者:黄石翁| 类别:都市言情

    求订阅!

    *

    罗信还是强自按耐住心中的愤怒,他知道此时的愤怒解决不了问题。他需要冷静地去想想,去想出一个办法来。

    此时孙继先,吴同知和何心隐也都紧张地看着罗信。如果罗信拒绝,这会让他们的一切准备变成镜中月水中花。

    罗信心中已经确定自己不可能和陆如黛退婚,更不会娶徐阶的孙女,但是也同样知道在自己没有冷静下来,完全思虑周全之前,也不能够断然拒绝。他需要缓兵之计,好好思量一番。于是他的脸色虽然是阴沉的,但是声音却还是平静地说道:

    “何先生,是不是如果我不答应第二个条件,就算我答应了第一个条件也没有用?”

    “是!”何心隐艰难地说道。

    “那就全当我第一个条件也没有答应吧。”

    “不器你?”孙继先急了。

    罗信微微摇头道:“我现在心中有些乱,所以还不能够做出决定,给我一段时间,让我好好想想。”

    三个人心情便是一松,而且还有着一丝窃喜。罗信需要时间思考,这说明罗信并没有拒绝,而且这样的大事,罗信当然需要时间去思考。这就是换做他们也会如此,孙继先立刻露出了一丝笑容道:

    “这是应该的!不器你尽管去思考,我们会耐心等你的好消息。”

    “学生告辞了!”罗信站了起来。

    “我送你!”孙继先等三人也站了起来。

    罗信返回了驻地,把自己关进了房间。

    此时在孙继先的书房内。

    孙继先,吴同知和何心隐再次坐在了一起。吴同知有些担心地说道:

    “你们觉得罗信会答应吗?”

    “唉!”孙继先叹息了一声道:“这件事情我们做的不厚道。这是在逼不器。”

    说到这里,停顿了一下,思索着说道:“我想不器应该会答应,他想要救他老师。想要入朝为官,只有答应,因为他只有这一条路可走。”

    “但是如果不器若是答应了。我反而瞧不起他。”何心隐闷闷地说道。

    孙继先和吴同知脸色一滞,随后便苦笑摇头。那吴同知的脸上依旧有着忧虑道:

    “这件事情对不器很重要。对我们同样重要,如果不器拒绝,我们就失去了搬到严嵩的一次绝佳的机会。真不知道徐阶怎么想的。”

    “他这是以权谋私!”孙继先气哼哼地说道。

    “你说不器真的会答应?”一旁的何心隐死死地盯着孙继先。

    孙继先又认真地思索了一下,最后神色笃定地说道:“会!”

    罗信的书房内。

    罗信那紧锁的眉头轻轻舒展开来,他从头分析了一下徐阶的心思和徐阶如今局面,还有心学如今的局面,以及心学门人的心态。

    首先,徐阶这是再赌。赌罗信不敢和他赌。毕竟这次事件直接涉及到陆庭芳的性命和罗信自己的仕途。这对于罗信非常重要。但是对于徐阶就没有那么重要。他可以放弃这次搬到严嵩的机会,另外再寻找机会。

    好吧!

    就算是对徐阶也同等重要,但是他敢赌,罗信敢赌吗?

    罗信只要拒绝,陆庭芳就有着性命危险,罗信也别想进入朝堂。

    这就是徐阶笃定的地方。

    但是……

    罗信的嘴角却浮现出讥讽的笑容。徐阶他仅是考虑到了他自己的想法,从他自己的想法看,他完全可以和罗信赌。罗信不敢赌的比例占九成,拒绝的可能性只占一成。就算罗信拒绝了,他也只不过失去了一次机会。

    更何况……

    就算是把握住了这次机会。也未必能够搬到严嵩。反正他已经忍了这么久了,再忍耐一次也没有什么了不起。

    可是徐阶他忽略了心学门人的局面和心学门人的心态。

    实际上心学门人如今的局面非常不好,实在是被嘉靖帝打压得厉害。就算进入到朝堂都要隐瞒自己心学门人的身份。

    这种局面便让心学门人心中十分压抑,也就造成了他们的心态失衡。他们迫切地需要改变如今心学的局面,迫切地想要在朝堂之上有话语权,所以他们对于徐阶的谨小慎微,一味的忍耐已经心生不满,在这种心态之下,徐阶想要放弃这次机会,真的那么容易吗?

    要知道贵为皇上的嘉靖帝,有时候也不得不听从朝臣的意见。做出自己不愿意做的事情。更何况他一个学派的领头人?

    一旦出现了机会,徐阶就会被整个心学绑架。不想做的事情也要去做,否则他就会失去整个心学的支持。失去了整个心学的支持,让他一个人面对严嵩,他也就只能够做一辈子严嵩的跟屁虫。

    罗信是不敢赌,因为这要赌上老师的性命和自己的前途。但是,他徐阶真的敢赌吗?他如今是敢赌,但是当他面对整个心学的汹涌讨伐的时候,他还敢赌吗?

    那罗信如今要做什么?

    他需要做的就是准备绳子,准备给心学绑架徐阶的绳子。这根绳子就是《孔孟合璧》。

    如今孙继先等人是不可能在没有罗信答应你两个条件之前出售《孔孟合璧》了。如果罗信直接拒绝,《孔孟合璧》的出售就不会再发生,徐阶便会放弃这次机会,而且心学门徒没有了这个绳子,便也不会去绑架徐阶。所以,如今罗信需要做的就是将《孔孟合璧》出售,而且还是按照原计划出售,在自己进入考场之后,立刻在全国范围内的出售。而且还要想办法将《孔孟合璧》和自己的考试文章放在了嘉靖帝的面前。

    也就是说自己要按照原计划行事,只是不和孙继先他们合作,让他们不知道自己的运作。而到了那个时候,《孔孟合璧》已经在全国出售,声势已经造了起来,随后便是自己的落榜,心学门人便看到了这根绳子,看到了搬到严嵩的希望,自然会用这根绳子去绑架徐阶,迫使他不得不进入到这个计划中来。

    罗信静静地坐在椅子上,这次事件让罗信有一种强烈的不安全感,让他感觉到了自己的渺小。

    现实的残酷,政客的卑鄙,让他深深地意识到如果不想要再被别人当做棋子,那就必须让自己变得强大起来。让自己成为棋手,让别人成为棋子。只有这样才是最安全的方法。

    罗信从椅子上站了起来,推开了窗,向着外面望去。

    “都把我看成一个棋子,我偏偏要做一个下棋的人!”

    *

    求订阅!求月票!

    *

    *(未完待续。)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