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明士 正文 第四百一十七章 冷血政客

正文 第四百一十七章 冷血政客

目录:明士| 作者:黄石翁| 类别:都市言情

    万分感谢寒号鸟的老大同学,小王彦同学的打赏!

    *

    罗信便轻轻摇头道:“未必。刘守有未必有那个能力。二叔,你要记住,不要强逼刘守有救老师,否则刘守有可能会甩手不管,躲着你,以后你连见他都见不到。只要刘守有说他无能为力,你立刻不要再提救老师之事,只是求他将此事拖延下来,他精通这方面,一定会想到办法,将此事拖后。”

    “可是拖到什么时候?总不能够一直拖下去吧?那刘守有恐怕也不会愿意。”

    “你只要告诉他拖到乡试之后,罗信就感激不尽。”

    “你……有办法?”陆庭江又激动了起来。

    “我会想办法。倒是二叔你,要立刻进京。”

    “好!”陆庭江立刻站了起来道:“你写信,我立刻就走。家里要拜托不器了。”

    “我明白!”

    这个时候陆夫人也站了起来,望着罗信道:“不器,你既是庭芳的弟子,又是黛儿的丈夫,这个家就交给你了。”

    *

    京城。

    天牢。

    陆庭芳静静地看着坐在对面的徐琨,眼中尽是悲戚之色,缓声说道:

    “信我写,但是你要发誓,只要我写了这封信,不器不会落榜,我的家人不会受到牵连。”

    徐琨便笑了,神色倨傲地说道:“当然,就是你也不会有事,我父亲自会帮你。”

    陆庭芳重重地一点头道:“给我纸笔!”

    *

    阳林县。

    在陆庭江走了之后,罗信也离开了阳林县,向着晋阳府快马而去。他的心中很是不安,事情的变化太快,没有想到自己的老师也会被抓起来。所以他要去见孙继先,了解一下详细的情况。

    当罗信风尘仆仆地在知府大门前下马的时候,早有一个人走上前来道:

    “侯爷。我家大人已经去请了你两次了,你都不在。”

    罗信定睛一看。却是孙继先的总管,便拱手道:“大人可在?”

    “在,侯爷请!”

    罗信点点头,一边跟着那个总管向着里面走,一边让自己的心境渐渐地平静了下来。当他推开书房门的时候,便见到孙继先,吴同知和何心隐都坐在了里面,特别是看到了何心隐。罗信的眼睛便是一亮,朝着何心隐拱手道:

    “何先生回来了。”

    何心隐尴尬地一笑,孙继先便站起来道:“不器,坐下来说。”

    “谢大人。”罗信坐在椅子上将目光望向了孙继先。孙继先干咳了一声道:“不器,你老师的事情听说了吧?”

    “是,我刚从我老师家回来。”

    孙继先点点头,神色间却有着尴尬,仿佛不知道怎么说的模样。这种神色让罗信心中一跳,那种不安在瞬间放大。

    “大人,可是有话和不器说?”

    孙继先便抬手朝着何心隐一指道:“让他说吧。”

    何心隐便瞪了孙继先一眼。不过孙继先此时已经将眼皮耷拉了下去,一副我没有看到的模样。而一旁的吴同知也是如此,这不禁让罗信的心中更加地不安。将目光便望向了何心隐。见到罗信的目光望过来,那何心隐脸上的神色更加地尴尬,干咳了几声,最终无奈地开口道:

    “不器,我下面的话不是我的意思,是徐阁老的意思。”

    罗信的心脏就是剧烈一跳,那种不安更加的扩大,只是神色上依旧显得平静。

    何心隐深深地吸了一口气道:“徐阁老提出了两个条件,我们先来说说第一个条件。他要你加入心学。”

    罗信沉默了。何心隐也不说了。仿佛在告诉他,如果罗信不加入心学。那第二个条件也就不必说了。

    时间在寂静中度过,大约过去了半刻钟的时间。罗信才轻声问道:

    “徐……阁老的意思是,我必须加入心学,你们才肯实行那个计划?”

    何心隐的神色变得更加尴尬,但是还点头道:“是!”

    罗信的脸上便露出了苦笑,将目光转向了孙继先道:“大人,这是不是意味着,如果不加入心学,我们之前的所有计划便会立刻取消?”

    孙继先的脸上便现出了一丝无奈道:“不器,虽然我不想那样做,但是徐阶是我们心学第二代的领头人,他如果做出了决定,我们只能够听从。”

    罗信便揉了揉眉头,脸上露出了一丝苦笑,望着孙继先道:“我还有选择吗?”

    孙继先,吴同知和何心隐对视了一眼,神色没有丝毫的喜悦,反而依旧凝重。看到三个人凝重的神色,罗信的心中就是一跳,意识到第二个条件恐怕会更苛刻,心中便紧张了起来,慢慢地吸了一口气,将自己的心境平静了下来,望着何心隐道:

    “说第二个条件吧。”

    何心隐也同样慢慢地吸了一口气道:“第二个条件就是徐阁老希望能够将他的孙女下嫁给你。”

    罗信闻听便勃然变色,何心隐,孙继先和吴同知的脸上也露出了无奈和歉意。罗信强自忍下了心中的愤怒,他看到了三个人的神色,知道这件事情与他们三个无关。但是心中这愤怒怎么也按耐不下去。

    “真是太下作了!”罗信心中暗道:“为了巴结严嵩,许家将自己的一个孙女嫁给了严世番。如今又为了政治上的原因将他的另外一个孙女嫁给自己。政客都是这么卑鄙吗?”

    这还真是卑鄙是卑鄙者的通行证,高尚是高尚者的墓志铭。

    他的脑海中迅速地回忆起历史上对徐阶和他孙女之间的描写。

    徐阶在严嵩得势时,为了讨好严嵩,将其长子徐璠之女许配严世蕃之子,使严嵩很高兴,不再怀疑徐阶。后来严世蕃判处斩刑,徐璠进见父亲,愠怒不语,然后回到内宅,将亲生女儿毒杀,徐阶知道孙女已死,“冁然颔之”。为了权位斗争,徐阶不惜牺牲自己的孙女,其心也太残忍了。

    想到这些,罗信不禁毛骨悚然。娶这样人的孙女,恐怕将来是怎么死的都不知道。而且罗信不可能和陆如黛退婚,这样的事情他做不出来。他还做不到一个冷血的政客。

    *

    求订阅!求月票!

    *

    *(未完待续。)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